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七六章 蒲辇孛堇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七六章蒲辇孛堇

    当yù尹用枪刺穿了nv直首领的脑袋时,林中突然一静。

    “蒲辇孛堇死了!”

    一名阿里喜发出一声呢喃,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口wěn。也许在他们而言,这位蒲辇孛堇不应该被杀,也不可能被杀,可是那具尸体,却活生生倒在他们的眼前。

    “蒲辇孛堇死了……”

    阿里喜发出一声凄厉嘶吼。

    三名本在围攻余黎燕的阿里喜,在刹那间全都放开了余黎燕,纵马朝yù尹扑过来。

    为首的阿里喜,咬牙切齿,面目狰狞,轮刀劈下。

    不就是杀了个头目,何至于像死了老爹一样?

    yù尹而今赤手空拳,眼见阿里喜冲过来,不免手忙脚luàn……

    “小乙小心!”

    余黎燕大声呼喊,可是距离太远,却帮不得yù尹。而耶律习泥烈和任怨等人,被那些正兵和阿里喜拦在林外,也无法给与支援。眼看着yù尹就要活生生被阿里喜砍死,余黎燕弃了大宁笔枪,擎弓取箭,想要shè杀那阿里喜。说时迟,那时快,yù尹却紧握那杆入地两尺深的大宁笔枪,身体猛然借力回旋,喀吧一声把大枪折断。

    躲过阿里喜凶狠一刀之后,yù尹躺在低声,撑起身子,右手发力,把那支断枪狠狠扎进了战马的脖子上,生生刺了个对穿。战马希聿聿一声悲嘶,噗通就摔倒在地,连带着那名阿里喜也被压在马身下动弹不得。阿里喜手中的钢刀已经脱手,正掉在yù尹身旁。yù尹顺手抓起钢刀,手起刀落,便砍下了那阿里喜的脑袋。

    与此同时,剩下两名阿里喜也冲过来。

    看着两人气势汹汹的模样,yù尹单手撑地,刚要起身,却不想手底下有硬物膈了一下。也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武器,yù尹顺势抓在手里,站起身来挥刀架开一名阿里喜的腰刀,同时右手抡起手中那不知是什么武器的事物,呼的飞向另一名阿里喜。

    这武器轮出去,yù尹才算看清楚模样,正是先前那nv直首领手中的链锤……

    也不知道这链锤是如何打造,份量不轻,大约在五十斤靠上。一根长约半米的手柄,有儿臂粗细,下面挂着一条三尺长的锁链,锁链一头系着一个香瓜大小的铁球,锤头上更有一根根尖锐挂刺。yù尹这也是情急出手,链锤带着千钧之力便砸在那阿里喜的头上。只听蓬的一声,阿里喜的脑袋被砸的粉碎,脑浆飞溅。

    这阿里喜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未来得及出口,便一头栽倒在马下。

    剩下那名阿里喜见势不妙,拨马就想逃走,身后却听弓弦声响,一支利箭飞来,将他shè下战马。yù尹随后垫步上前,一刀砍下这阿里喜的首级,鲜血喷溅一身。

    “小乙,你没事儿吧!”

    余黎燕纵马上前,神情紧张。

    yù尹则靠在大树上,朝余黎燕微微一笑,喘了口气道:“燕子别担心我,只管去帮忙。”

    “那你小心!”

    余黎燕虽然关心yù尹,却也分得清楚轻重。

    林外,耶律习泥烈和任怨正和nv直人打在一处,轮不到她这时候来儿nv情长。

    余黎燕摘下大枪,纵马便冲出树林。

    “四哥休要担心,咱来助你!”

    余黎燕这一出现,耶律习泥烈顿时也放下心来。

    只见他大笑一声,抡起狼牙bāng,便把一名nv直正兵拍下马。他那支狼牙bāng,有六十多斤重,砸在人身上,直接便把那nv直兵砸的骨断筋折,眼见着已经活不成了!

    而任怨在折损了四个手下之后,占居有力地形,接连shè杀了三名正兵。

    那nv直首领一直不见出现,余黎燕又杀将出来,令nv直兵顿时慌了神……耶律习泥烈带着人,一阵狠杀,眨眼间便把nv直兵杀了个干净。宽敞的大路上,横七竖八倒着一具具死尸,十几匹无主的战马,在大路上徘徊,空气中弥漫浓浓的血腥之气。

    yù尹从林中出来时,战斗已经结束。

    失去了首领的nv直兵,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不过,耶律习泥烈这边,也有七人丧命,此外还有三人身上有伤。任怨冲到了路上,把那些无主战马收拢起来,一共有十五匹。而耶律习泥烈这边,加上伤者,恰好还剩下十五人。

    “一人双骑,咱们马上离开。”

    耶律习泥烈看了一眼战场上的惨状,忙不迭发出命令。

    “这里既然有nv直巡兵,想来nv直兵营离此不会太远……若是惊动了nv直人,再想离开怕是难了。大家收拾一下,马上离开这里,待离开河滨县之后,咱们再休息。”

    任怨等人忙答应一声,迅速忙碌起来。

    余黎燕则下了马,走到yù尹跟前问道:“小乙,还好吗?

    咱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原本以为能顺顺利利抵达可敦城,不想……看样子,这一路多有凶险,要不然,你还是走吧。万一你出了事情,只怕家中妻子会难过。”

    yù尹笑了!

    “燕子直恁小看人?

    自家既然答应和你一起去可敦城,怎地也要到了目的地再说。大丈夫岂能做那缩头乌龟,遇到点危险便要离开……放心吧,我没事儿!几个虏人,又能奈我何。”

    不知为什么,余黎燕觉得yù尹变了。

    如果说,此前yù尹给她的感觉带着些许儒雅,那么此时,却有一股子剽悍之气扑面而来。

    “对了,你看这是什么?”

    yù尹一手拎着那支链锤,一手递给余黎燕一块木牌。

    余黎燕接过来看了一眼,木排上写着‘蒲辇谋良虎孛堇’的字样。脸上闪过一抹笑容,她转过身,对耶律习泥烈道:“四哥,小乙杀了那蒲辇孛堇,居然叫谋良虎。

    看着腰牌,似乎是蒲察石家奴的手下……咱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蒲察石家奴那厮,确不好对付。”

    耶律习泥烈听罢,脸sè顿时变了。

    他忙朝着正在收拾nv直人尸体上箭支和干粮的任怨喊道:“怨哥儿,休再管了,马上动身。”

    显然,耶律习泥烈对那蒲察石家奴颇为忌惮。

    余黎燕牵过一匹战马,把缰绳放到yù尹手里,“小乙,你那匹马老了,倒不如换骑这匹马。”

    余黎燕牵过来的战马,看上去雄壮许多,比先前yù尹骑得那匹马要强不少。

    却在这时,那匹老马从林中走出来,看到yù尹,立刻发出一声欢叫,一路小跑到跟前。

    yù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缰绳还给了余黎燕。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别看这匹马老,可我觉着却好过所有战马……燕子,我还是骑这匹马走吧。”

    yù尹说者无心,可余黎燕却听者有意。

    她咬了一下嘴chún,轻声道:“便随小乙心思。”

    只是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那双若秋水般明媚的大眼睛里,却闪过一抹失落之sè。

    也许在小乙心里,咱怎地也比不得他得妻子!

    ++++++++++++++++++++++++++++++++++++++++++++++++++++++++++++

    入夜之后,yù尹已远离河滨县。

    河水滔滔,在夜幕中发出如同怪兽咆哮般的嘶吼,给这夜sè又平添了一分恐怖……

    日间那场搏杀,虽然大获全胜。

    可一想到那些战死的袍泽,大家的兴致也就变得极其低落。

    所以在找到一处山峪做宿营地后,耶律习泥烈等人吃了干粮后,便早早躺下歇息。

    算算时间,距离上次服yào,正好过了三天。

    yù尹在峪谷中找了一处偏僻位置,服了强筋壮骨丹,便盘坐在一块巨石后,闭目调息。

    耳边,传来轻弱脚步声。

    yù尹猛然睁开眼,扭头笑道:“燕子怎地不去歇息?”

    “你怎知是咱?”

    余黎燕一脸好奇之sè,走过来在yù尹身边坐下,而后好奇问道。

    “我听得出你脚步声。”

    “嗯?”

    余黎燕一怔,旋即眼中闪过一抹喜sè。

    “你兄长他们脚步沉重,唯有你步履轻柔……咱这些人当中,只你一个nv子,如何猜不出来?”

    “哦……”

    余黎燕眼中喜sè一黯。

    “怎地不去歇息?我看大家都很疲惫。”

    “睡不着……这还没有到可敦城,便死了这么多人,咱这心里不太舒服。”余黎燕轻声回答,又叹了口气,“这些人都是当初随咱从青冢寨杀出的好汉,却没想到,还是死在了nv直人手中。今天看这些nv直人的模样,咱真有些担心,父皇胜不得他们。”

    是啊,nv直人骁勇,凶残至极。

    可yù尹就想不明白,这些家伙明明已经没了活路,居然没有一个人逃走,未免太过悍勇了吧。

    如果nv直人都这般模样,还真难对付。

    yù尹耐不住心中疑huò,便向余黎燕请教。

    哪知道,余黎燕听罢后却笑了。

    “非是他们不怕死,而是知道,他们若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见yù尹仍不明白,余黎燕便耐心解释道:“nv直人行‘同命队’军法。比如今天被你杀死的那个家伙,嗯,便是那个叫谋良虎的虏人,是nv直人的蒲辇孛堇……所谓蒲辇孛堇,便是五十夫长。他既然战死沙场,而他的部曲却跑回去,便要遭受‘洼勃辣骇’的军法处置。五十夫长以下十夫长、五夫长、包括五夫长所属,都要被杀。”

    “洼勃辣骇?”

    yù尹lù出茫然之sè。

    “那又是什么处罚?”

    余黎燕犹豫一下之后,轻声道:“洼勃辣骇是nv真语,便是用棍bāng敲碎脑袋而死。”

    +++++++++++++++++++++++++++++++++++++

    感谢破晓更新长风如◆是小口袋乌鸦多多星空的物语慷慨打赏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