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七四章 搏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晕啊……中午那一章上传后忘记更了!!!!

    连带着把章节名也写错了。这是第三更,应该是七五章,实在是……抱歉抱歉。

    +++++++++++++++++++++++++++++++++=

    马蹄声渐近,玉尹心情越发紧张。

    虽说在太原府曾经历过一场搏杀,但当时更多是因为意外而卷入。可现在,确是实实在在的伏击!哪怕玉尹曾杀过人,可还是免不了紧张,心里更是砰砰直跳。

    不对!

    玉尹蜷在树上,透过枝叶缝隙看去,脸sè骤然一变。

    对方可不是十几个人!

    就见从大路前方行来一队女直人,有大约十人是披重甲而行,另外尚有十几个人,没有穿戴甲胄,随着那些重甲骑军牵马步行。玉尹对金兵军制不太清楚,可是耶律习泥烈等人却了然于xiōng。这可是半蒲辇兵马,披甲的是金军正兵,而那步行未着甲者,则是正兵扈从,阿里喜。来的人数,可己方人数可是相差不太多。

    耶律习泥烈犹豫了!

    还要不要继续伏击呢?

    就在这时,为首一个身披重甲的女直人突然发出一声古怪的吼叫,金军立刻停下脚步。

    紧跟着,就见那女直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女直土语,刹那间所有女直人都lù出紧张之sè,一个个取出了兵器。而那些阿里喜,更翻身上马,手中也都擎着腰刀。

    马蹄印!

    道路上遍布马蹄印,引起了女直人的警惕。

    任怨本一直在等待耶律习泥烈的信号,可是见女直人如此反应,立刻知道坏事了!

    没想到,这些女直人竟如此细心。

    任怨心里暗自责备耶律习泥烈,怎可以在这时候优柔寡断?

    方才这些女直人明明没有防备,进入伏击圈后正好可以击杀。现在可好,他们有了提防,再想要伏击,这难度可增加不小。两名阿里喜口中发出呼啸,便朝路旁冲过来。任怨也知道,若这时候再犹豫的话,只怕己方的死伤,会更加严重。

    “放箭!”

    他猛然长身而起,挽弓搭箭,抬手就是一支点钢箭呼啸飞出。

    这点钢箭,也是宋军制式装备,杀伤力极强。为首的阿里喜被猛然站起来的任怨吓了一跳,措手不及便被射下马来。与此同时,十名辽人shì卫也长身而起,十支点钢箭呼啸射出,顿时又有两名阿里喜被射下马来。可是,也仅止是如此了……

    先前那名女直首领见此,勃然大怒。

    “无胆鼠辈,也敢偷袭咱家……一个不留,给我杀!”

    十名正兵同时呼啸,手持长枪,便冲上前来。

    任怨等人的脸sè顿时变了……原以为对方会混乱,而后四下逃窜,正好可以和耶律习泥烈配合,把这些人击杀于此,哪知道女直人竟然临危不乱,还发起反击。

    “大家别慌,后撤!”

    任怨连忙大声叫喊,率领辽国shì卫,朝高处退去。

    一边退,一边以弓箭射杀,只是面对女直正兵身上那厚厚沉重铠甲,即便是点钢箭,也有些奈何不得。两名shì卫一个慌张,便摔倒在地上,迎面一名女直正兵纵马而来,一枪便把那shì卫钉死在地上,任由shì卫凄厉嘶号,全无半点怜悯之sè。

    “不要慌,不要慌,随我放箭!”

    任怨一边射箭,一边叫喊,“射他们的马……”

    心里面更万分焦虑:怎地四太子还不动手?难道要眼睁睁看我们死在这里不成?

    说实话,耶律习泥烈是有点害怕!

    他太了解这帮子女直人了,一个个俨然亡命徒般,悍不畏死。

    这也和女直人实行同名队有关,战场上一人逃跑,就会遭遇连坐……也正因此,当女直人进入伏击圈后,耶律习泥烈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下令出击。谁又能想到,女直人竟发现了己方存在,而任怨的擅自行动,更使习泥烈陷入两难境地。

    “虏人尔敢!”

    习泥烈正犹豫不决,却听到一声jiāo呼,令他脸sè大变。

    原来,当女直人向任怨等人发起攻击的刹那,余黎燕的战马,似乎产生了不安情绪,以至于发出一声嘶鸣。也难怪,女直人出击时,煞气逼人……而习泥烈等人的坐骑,多是被军中淘汰战马,顿时有些惊慌。余黎燕战马这一嘶鸣,立刻便吸引了那些阿里喜的注意力。女直人的阿里喜,大都是一些从正兵退下来的老兵,因年纪大或者身体不好,不得不充当正兵随从。不过,这些家伙也是一帮子老兵痞子,非常清楚该如何选择……正兵攻击任怨,三名阿里喜拨马便冲向林中。

    余黎燕也是吓了一跳,眼见无法藏身,催马便冲出来。

    掌中大宁笔枪一颤,扑棱棱划出一抹冷芒。为首阿里喜举刀相迎,却见那道枪芒一闪,让过了阿里喜掌中腰刀,噗嗤一声便刺入他xiōng口。不过,剩下两名阿里喜却丝毫不慌张,甚至连看也不看那名被余黎燕刺落马下的阿里喜,舞刀夹击。

    余黎燕别看是个女人,却极有胆气。

    眼见对方夹击而来,却不慌不忙,拔出大宁笔枪,拍马冲过去……

    玉尹在树上看得真切,也不禁为余黎燕这份胆气而赞叹。只是,他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蜷缩在树上,默默等待。因为他看得出,余黎燕枪马纯熟,两名阿里喜并非对手。他想要再等等,等到时机成熟再出手,最好能把那名女直首领干掉。

    可是,看到余黎燕被夹击,耶律习泥烈却急了!

    也不再犹豫,催马便冲出来,口中一声厉喝,“休伤咱家燕子!”

    他这一出来,也引起阿里喜们一阵sāo乱。但这帮久经战阵的老兵痞们,很快就平静下来,三骑纵马冲出,便拦住了耶律习泥烈。与此同时,其余阿里喜也纷纷上前,将辽人shì卫拦住。双方在这大路上打成一团,只听一声声呼喊,血肉横飞。

    那女直首领原本没有把这些人辽人看在眼中,却不想发生了这等变故。

    眼见那耶律习泥烈手持狼牙棒纵横无阻,两个阿里喜冲上去,却未敌一个回合,便被耶律习泥烈轰杀马下。女直首领也努力,一双三角眼圆睁,一手持刀,另一只手里却拎着一支如同链锤般的武器,纵马便扑向了余黎燕……这家伙长得五大三粗,却心思细腻。他自然看得出,习泥烈等人出击,是为了救援余黎燕……

    也就是说,这余黎燕并非等闲人物。

    只要拿下余黎燕,便可以结束这场战斗!

    余黎燕此时正被三名阿里喜围攻……虽然她枪马纯熟,可是论搏杀经验,却远远不如阿里喜们丰富。三名阿里喜你来我往,相互配合,把余黎燕死死圈在中央。再加上余黎燕原本学得是双枪,而今一支大宁笔枪给了玉尹,单枪匹马便有些抵挡不住。

    见女直首领纵马冲过来,余黎燕也是一紧张。

    怎地小乙,还不出手?

    就在她感到疑huò的时候,那女直首领已经冲过来,正好从玉尹藏身的那棵大树下经过。

    已经蓄势待发许久的玉尹,咬牙切齿,纵身从树上跃下。

    盾牌挡在身前,一只手擎着那大宁笔枪,宛如泰山压顶般向女直首领扑去……

    女直首领就要冲到余黎燕马前,甚至已经看清楚余黎燕脸上的惊慌之sè。

    这娘们儿倒是个美人,少不得擒回去,好生快活一番!可是,他突然看到余黎燕脸上的惊慌之s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古怪微笑。也就在这时候,玉尹已经到了他头上,女直首领jī灵灵打了个寒蝉,抬头看,正好看到玉尹脸上的狞笑。

    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他在马上一拧腰,手中链锤呼的一声便斜liáo砸去。

    只听蓬的一声闷响,玉尹手里的盾牌被砸的变形,不过却把那链锤给崩了出去。巨大的力量,让玉尹也是一惊,不过他借着这股力在空中生生一个扭身,躲过女直首领手中大刀之后,抬手一把便搂住女直首领的脖子,把那女直首领生生从马上拽下来。

    两人落地,同时发出一声闷响,dàng起烟尘翻滚。

    女直首领摔在地上,身上沉重的厚甲,令他难以立刻起身。相反玉尹却在地上一个就地十八滚,顺势丢了盾牌,一把便把这女直首领按在地上。那只大手,青筋毕lù,把女直首领死死按住。

    “去死吧!”

    玉尹大吼一声,手中大宁笔枪高高举起,带着一股锐风,狠狠扎进了女直首领的面门。

    余黎燕这支大宁笔枪有八尺长,却被玉尹一下子贯入土地两尺。

    女直首领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身体拼命挣扎两下,便再也动弹不得……一蓬鲜血,混合着黄浊且发白的脑浆喷到了玉尹脸上,却让玉尹生出一种莫名的快感……

    此前在阳曲,他虽然杀了十几人,也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感受。

    可现在……

    当这个女直首领活生生被他杀死的一刹那,有一种无法说清楚,道明白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帮子虏人,也不过如此!

    “小乙,小心!”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余黎燕惊声呼喊。

    玉尹一个寒蝉,陡然清醒,同时更生出一股子毛发森然的警兆。他连忙伏身趴在地上,一支利箭就擦着他头皮,蓬的射入地面。紧跟着,一匹快马呼啸而来,那骑在马上的阿里喜,脸sè惨白,更因扭曲而显得无比狰狞,轮刀便劈向玉尹……!。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