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七二章 蝴蝶振翅第一弹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有宋以来,大宋朝一直都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马!

    大宋缺马,而且极其严重。虽然立国一百多年,宋的科技文化一直在发展,但是缺马的问题,始终是大宋朝难以解决的麻烦。没有马匹,就等于失去了机动力。大宋朝的科技很发达,制造出各种武器,以弥补机动力不足的问题,但只能被动防御,而无法主动出击。所以,守有余而攻不足,也就成了一个极大麻烦。

    太原临近北疆,同样缺马。

    好在任老公也算神通广大,准备了二十多匹战马,供耶律习泥烈等人充当脚力。

    问题来了!

    玉尹不会骑马。

    开封汴梁虽然发达,存在骡马市,但大多是以驽马为主。

    用来牵引车辆倒是可以,但若用来充当战马,显然不太可能。即便是这样一匹驽马,也价格昂贵。至少以玉尹此前的财力来说,买一匹驽马还是有一些吃力。

    当然了,这个财力,是指玉尹接收李师师和马娘子四千贯之前而言。

    不过如此一来,玉尹自然也就没有机会接触马匹,更不要说练就一身上等的骑术。

    分配给玉尹的马,是一匹老马。

    据任怨说,这些马大都是从平定军买……可即便是这样一匹老马,也让玉尹好生头疼。幸亏余黎燕叮嘱了任怨,让他多多照顾玉尹,否则玉尹可能连上马都成问题。

    “小乙不会骑马?”

    任怨有些奇怪问道。

    玉尹尴尬点头,“自家在开封,如何能学得骑马?”

    “那倒是,开封虽然繁华,但好马多为军用,不似北地这般方便。”

    任怨说着话,便上前点拨玉尹如何上马,如何与战马交流,令它能够老老实实,服从命令。

    “马有灵xìng,也许交流。

    这匹马虽老了些,胜在温顺,也懂得人心思。小乙只需掌握好诀窍,便可驾驭得当。呵呵,刚开始骑马,难免会紧张……不过千万别紧张,你越是紧张,它也会紧张,如此最容易出事。放轻松点,先上了马,缰绳别扯的太紧,它会紧张……”

    任怨虽拜了任老公为契爷,但终究也是南人。

    在一帮子契丹人和北地汉儿当中,难免会觉得不舒服。而今有了玉尹,也算是有了一个伙伴。他不太清楚玉尹的本事,可余黎燕看上去很看重他,任怨也就尽心尽力。加之大家都是南人,也就更加亲切,不一会儿的功夫,玉尹便学会了骑马。

    只是,想要纵马疾驰,还有些难度!

    任怨见此情况,便和习泥烈商量一下,让习泥烈他们先走,而后他们慢慢在后面追赶。

    玉尹的速度,也着实让耶律习泥烈心烦。

    若非方才试了玉尹的力气,而且又有余黎燕推荐,说不得早就把玉尹赶出队伍……

    “如此,我们便先走,你们不要耽搁太久,我们会在前边等候。”

    耶律习泥烈吩咐过后,便带着人纵马离去。

    余黎燕看着小心翼翼骑在马上的玉尹,也是吃吃一笑,紧随耶律习泥烈等人离去。

    玉尹感觉很丢人。

    但这骑术,可不是一时半会儿便能练出来。

    身为大宋子民,总比不得契丹人那般从小在马背上长大,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好在,这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

    老马温顺,并非那种桀骜烈马,易于控制。

    而任怨又是一个好老师,而且颇有耐心……一路上,任怨领着玉尹驰行,不时点出玉尹姿势的错误,不断调整。大约半天时间,玉尹便已经初步掌握了这匹老马xìng情,午饭时草草用了些食物,两人纵马驰行,玉尹竟然能勉强跟上任怨……

    “小乙,好悟xìng!”

    任怨在马上回身,笑着对玉尹说道。

    “先学会骑行,等慢慢熟悉了,便可以练习骑射功夫……当年自家也是学了很久,才算是勉强入门。小乙悟xìng不差,想来用不得太久,便可以完全掌握这骑术。”

    玉尹在马上笑道:“也要怨哥儿多多指点。”

    “嘿嘿,大家都是南人出身,此次北上,少不得要相互照拂,以免被人欺负才是。”

    “那是自然!”

    玉尹也觉得,有个熟人照顾,总是一桩好事情。

    “怨哥儿,可否快些?”

    “小乙莫着急……呵呵,而今你方学会骑马,还要多熟悉才是。而今这速度,正适合你的骑术,若是走的太快,肯定吃不消。此去天德军,路途遥远……有的是机会纵马疾驰。说不定到了天德军,小乙这骑术便可以追上自家的骑术了……”

    既然任怨这么说,玉尹也就不急了!

    任怨都不着急,他又着急什么?

    +++++++++++++++++++++++++++++++++++++++++++++++++++++++++++++++

    天德军,最初治于北城,也就是后世内méng古乌梁素海土城子。

    公元749年,张齐丘在可敦城置恒寨军,同年又从中受降城迁移安北都护府治于此。

    可敦城,原名可贺顿成,是突厥语音译而来,意思是皇后之城。

    753年,庵寺顺和郭子仪奏弃横寨军,在大同川以西筑城置军,作为朔方根本。755年,唐玄宗赐名大安军,也就是天德军的前身。安史之乱以后,郭子仪奉调征讨,只留下老弱病残留守,后被燕将宋星星攻破,纵火焚毁……天德军都防御使便把治所迁至西受降城,改名天德军,并安置军马在永清栅,位于后世乌梁素海南岸。

    公元813年,河套泛滥。

    西受降城被黄河河水冲毁,天德军都防御使周怀义上表请求重修天德军城,但是因费用过高,最终否决,迁天德军治所至中受降城,后被称之为天德军北城……

    公元920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攻占天德军城。

    但由于辽对经营河套地区颇感困难,不得不把其统治范围向东收缩,迁入前套地区,隶属西京道。后辽又设置了一些州、军,形成了大辽在西南地区的统治体系。

    玉尹在历经三天学习之后,已完全掌握了骑术要点,并且可以跟随耶律习泥烈等人一同驰行。这也让余黎燕感到吃惊,盖因玉尹的学习能力太过强悍,只三天便掌握了要点。虽然每次骑行,玉尹都是最后一名,却已无需再去专门等候……

    不过,这一加快速度,玉尹可算是遭了老罪。

    也亏得他身体强壮,否则这一路下来,少不得筋疲力尽,每次停下来休息,他吃过了饭菜,倒头就睡。一连五六日,才算是完全习惯了这种生活,逐渐适应下来。

    “燕子,刚得到了消息,父皇兵出夹山之后,在渔阳岭大败女真番子,正逼近青冢寨。

    我估计用不了多久,父皇便夺下振武,直逼西京大同府。

    我的意思,咱们便直奔振武,与父皇汇合……说不得还能赶上与女真番子的决战。”

    一行人过宁远镇后,天已经黑了。

    耶律习泥烈便选了一个偏僻残破的寺观落脚,并拉着余黎燕,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玉尹等人,则在大殿中生活做饭。

    余黎燕却犹豫了!

    按道理说,直奔振武,与耶律延禧汇合,也是她和耶律习泥烈之前的计划。可是在和玉尹一番交谈后,余黎燕却有些犹豫了,一直想和习泥烈商量,改变主意。

    可是,父皇兵马接连取胜,甚至很可能拿下振武……

    这又让余黎燕不知如何是好。

    是返回天德军,亦或者是去振武和父皇汇合?两个念头交织一处,让余黎燕难以决断。

    “小乙!”

    她突然起身朝玉尹唤道。

    耶律习泥烈一怔,诧异道:“燕子,叫那南蛮子作甚?”

    “四哥,小乙是咱请来帮忙的,你能不能不要整日里把那‘南蛮子’挂在嘴上,好生无礼。小乙见识非同一般,而且极有主意。咱想要听听他的主意,再做决定。”

    耶律习泥烈浓眉一蹙,lù出不快之sè。

    “这有什么好商量,他不过是开封的一个肉屠,又能有什么见识?燕子,你太抬举他了。”

    “便是肉屠,也是个有见识的肉屠。

    再说了,听听他的主意又算得什么?若有道理便听,没道理时,便依着原来计划行事。四哥,而今咱不比当初,所以每走一步,都要三思,以免重蹈当初覆辙。”

    见余黎燕生气,耶律习泥烈也有些怕了!

    这耶律习泥烈别看是耶律延禧的四子,而且还得了赵王封号,可实际上,耶律习泥烈的出身却算不得好。他的母亲原本只是皇宫里的宫女,而且也没什么背景。只不过耶律延禧一次酒醉之后,将他母亲临幸,这才有了耶律习泥烈……没多久,耶律习泥烈的母亲病故,耶律延禧也没有对他太多留意。可以说,耶律习泥烈能长大成人,完全是多亏了余黎燕之母,也就是文妃萧瑟瑟的多方照拂。

    后来耶律习泥烈以武勇称雄,得了耶律延禧的喜爱。

    但对于萧瑟瑟的恩情,耶律习泥烈从未忘记。内心里,他甚至把萧瑟瑟当成了生母,当年萧瑟瑟被害,耶律习泥烈更躲在府中痛哭不止,为此还生了一场大病。

    对余黎燕,耶律习泥烈非常宠爱,甚至有些害怕。

    他也知道自家的事情,冲锋陷阵或许还可以,但如果说运筹帷幄,却远远不如余黎燕。

    “既然燕子说了,便听那南……南人说说。

    不过咱还是觉着,那南人未必有什么好主意……而且都到了这一步,不和父皇汇合,难不成再躲回太原府?”

    余黎燕狠狠瞪了耶律习泥烈一眼,便站起身来。

    “小乙,过来一下,咱有事情想要向你请教。”

    她朝着玉尹一声呼唤,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了玉尹身上。

    玉尹愣了一下,便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来,“公主,唤自家何事?”!。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