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六九章 也许异想天开(3/3)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庭院里很静,蝉虫清脆的鸣叫声,不时从花丛中,草地里传出,更给这宁静平添几分祥和之气。月光如水,洒在庭院里,仿佛méng上一层薄薄的,如雾一般轻纱。

    玉尹的提问,让余黎燕沉默了!

    这个问题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女直人而今兵强马壮,而且名将能臣辈出,绝不是已日落西山的天祚帝可以抗衡。

    可若说胜不得,余黎燕似乎也不太愿意承认。

    自去岁青冢寨告破,她与四皇子耶律习泥烈东躲西藏,多亏了身边亲随拼死保护,才算是保住了xìng命。自幼锦衣玉食,从未受过半点委屈的余黎燕,在这半年多时间里,变得成熟了,理智了……对于而今这天下大局,她心里自有一本帐。

    胜得,而且是必胜无疑!

    她一遍又一遍这样催眠自己,可同时脑海中又有一个声音不停响起:而今大辽,已非当年,如何能抵挡住凶残暴虐的女真人?所谓大胜,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

    玉尹见余黎燕不说话,笑了。

    他神态悠闲,拿起那支嵇琴,用弓子不时轻轻滑动,发出一声声忧郁的呜咽……

    “小乙,你什么意思?”

    余黎燕深吸一口气,看着玉尹,沉声问道。

    玉尹说:“其实燕子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令尊虽说从室韦借来兵马,却不代表着能够大获全胜。而今女直气焰正炽,绝不是大辽可以抵御。如果是我,定然会保存实力,休养生息,而不是急着与女直人决战,更不会幻想能够夺回燕云。

    这道理,你很清楚!

    可你也知道,令尊刚愎自用,听不得你劝说。

    所以你才和你兄长筹划了这么一场伏击,意图刺杀萧庆。你嘴上说那萧庆背主,可实际上你们大辽投降女直人,又何止萧庆一个?据我所知,你那姨父耶律余绪也投降了女直人,而且还是上京失守的元凶之一……如果你真的那么很萧庆,就应该更愤恨你姨父才是。可我看到这支嵇琴上,可有余绪二字……你从青冢寨狼狈撤离,一路颠簸,却未丢失这支嵇琴,说明在你内心里,并不愤恨他。

    燕子,你刺杀萧庆,是想要嫁祸我大宋,借此迫使我大宋和女直人开战,对不对?”

    余黎燕面颊一抽搐,抬起头,骇然看着玉尹。

    半晌后,她幽幽问道:“小乙,你真个只是肉屠?”

    “这有什么值得隐瞒?”玉尹微微一笑心里暗自庆幸,自己当初因为喜爱宋词,而刻意看了一些研究宋史的书籍,以方便理解当时那些词人填词时的心境和想法。却没想到,后世几乎是用不到的东西,在而今却派上用场,真个有些可笑。

    “你若不信,将来有机会可以去开封,到马行街打听一下,便知道我有没有说谎。”

    余黎燕目光mí离,半晌后苦笑道:“若你这等本事,只能做一个肉屠,那咱只能说,大宋真的是藏龙卧虎。可惜你们大宋皇帝不会用人,你也只能做个肉屠……”

    说着,她噗嗤笑出了声来。

    先前有些凝重的气氛,因余黎燕这一声轻笑,变得轻松许多。

    “没错,咱的确是希望大宋朝能和女真人开战……不过咱也知道,你们大宋朝的皇帝,没有这个胆量。咱不指望你们大宋朝能取得胜利,只希望能拖住女真人一些时日,让我们可以获得喘息之机。父皇他老了,已不再适合坐在皇位之上。”

    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盯着玉尹,一眨也不眨。

    玉尹倒是有些紧张了!

    同时心里面暗自吃惊:余黎燕说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耶律延禧不适合再坐在皇位上,那谁适合?

    难道说……

    玉尹眯起眼睛,好似出神一般拉了一下嵇琴。

    幽幽琴声,在小院的上空回dàng……

    余黎燕突然展颜一笑,“便算你是个肉屠,小乙给咱说说,这一战咱真的没有胜算?”

    “没有!”

    玉尹非常果断的摇了摇头。

    余黎燕咬着嘴chún,“咱还有林牙大石,乃我大辽名将。

    当初他在白沟,大胜你们宋军,可谓是功劳卓著。咱觉得,就算不能大胜,也未必会输得太惨。”

    又是耶律大石!

    玉尹方才还在头疼,怎么把话题扯到耶律大石身上。却没想到,余黎燕主动提了出来。他依稀记得,历史上耶律大石在大辽灭亡之后,带着兵马西进,逃到中亚建立了西辽帝国,自己当了皇帝。但具体的情况,玉尹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若耶律大石走了呢?”

    “嗯?”

    “我是说,如果耶律大石也不想打,而你父皇却一定要打,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玉尹目光灼灼,盯着余黎燕。

    余黎燕脸sè突然一变,半晌后她站起身来,轻声道:“小乙,夜了!咱要去休息,你也早些休息吧。”

    说罢,她不等玉尹开口,扭头便走。

    走到门厅时,余黎燕又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看着玉尹道:“小乙,咱想要请你帮忙,你愿不愿意?”

    玉尹lù出愕然之sè,犹豫了一下道:“那要看帮什么忙。”

    “帮咱回天德军!”

    “啊?”

    “咱想回天德军去看看,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状况。”

    余黎燕的眼中,充满了期盼之sè。

    玉尹想了想,“若只是回天德军,那倒也并非难事。”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你明天随咱出城后,一起去天德军吧。咱如今虽比不得当初,可至少也不会像你们那大宋皇帝一样,把大好的人才赶去当一个肉屠。”

    余黎燕说完,便走了。

    只留下玉尹一个人呆呆站在庭院里,半晌后转过身,脸上闪过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似乎,成了!

    要想找耶律大石报仇,那必须要先见到他。

    如果是他一个人孤零零跑去,恐怕不等见到耶律大石,便要死了……而今有余黎燕想要,也就名正言顺。等见到了耶律大石,再想伺机而动,打听那杀父仇人的下落。

    玉尹没见过玉飞,可是却不止一次,听到别人提起玉飞的名字。

    哪怕没有半点感情,却终究是血浓于水的父子。而今玉尹夺舍重生,在某种程度上,也继承了原先玉尹的感情。若不能报仇雪恨,只怕这心里面终究还有些疙瘩。

    同时,他脑海中有一个极为疯狂,甚至是荒谬的计划。

    记得上辈子,他生前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是个宋史博士。曾经和玉尹不止一次讨论靖康,并且谈到了一个近乎于疯狂的猜想。若时大辽尚在,耶律大石未西行,那么历史又会变成什么状况?根据好友的猜想,如果当时天祚帝战败,耶律大石留守可敦城,进行休养生息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与女真人再一次争锋。

    可是耶律大石走了!

    他名为西进,倒不如说是逃往……

    哪怕后来在中亚建立了西辽帝国,甚至说横扫了中亚,却也加速了女真人崛起的速度。

    正因为天祚帝被俘,耶律大石西进,使得西夏最终,停止了对女真人的抵抗。要知道,西夏虽然对女真人称藩,可一直到建炎年间,也没有停止对女真人的抵抗。

    双方没有太大的战争,可是小冲突却接连不止。

    后来在辽国灭亡,北宋南迁之后,西夏才算是彻底平静下来。

    好友说:“辽对西夏,有救国之恩。

    所以只要大辽犹存,西夏就不会停止对女真人的战斗。哪怕只是些小冲突,也可以对女真人形成一定程度的牵制。而大宋若在当时坚守北方,战局会成为什么样子,恐怕谁也说不准!”

    为此,好友还模拟了各种情况,和玉尹进行讨论。

    只是最终的结果,却让好友非常失落,因为玉尹当时提出了一个先决条件:赵构不可登基,一切推演方有可能。只要赵构,乃至徽钦二帝在位,南迁不可避免。

    因为这三人,都算不得那种有魄力的雄主。

    莫说比不得宋太祖赵匡胤,恐怕连宋太宗赵光义也远远不如。

    一头狮子可以带着一群羊打败一群狼;可若是一只羊带着一群狮子,只可能让所有狮子,成为恶狼裹腹的食物。徽钦二帝以及赵构,就是一只羊!女真人当时虽然名将迭出,可大宋名将也多不胜数。岳飞韩世忠这种在后世尽人皆知的民族英雄就不用说了,除他们之外,当时的大宋还有许许多多能征惯战的猛将,未必就逊sè于女真将领……好友最后,也只能扼腕长叹,感慨华夏多灾多难……

    负手站在庭院里,玉尹闭上了眼睛。

    他有些紧张,同时心里更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澎湃!

    玉尹不知道他这个想法能否实现,也不知道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局和后果……

    但不管怎样,也要搏一回!

    哪怕是为了九儿姐,为了开封城里那些朋友,那些伙伴,他也想要好好的拼一次。

    重生以来,一直浑浑噩噩。

    为了那三百贯的债务,可谓是费尽心神。

    玉尹一直觉得自己没有一个目标,而现在,他似乎找到了一个目标。

    改变历史的机会,就在他面前……老纪,但愿你当年的推演是正确的,否则便是做鬼也不和你善罢甘休!

    玉尹仰天望着寂寥苍穹。

    那一轮皎月在天空中格外明亮,繁星点点,也预示着明日会是一个好天气……

    玉尹嘴角轻轻一翘,勾勒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