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六八八章 月夜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六八八章月夜

    太原的夏夜,很生动。由网友上传==

    一轮皎月高悬于天空,把阳曲县城笼罩在一层薄薄的,如雾一般,míméng的银白中。

    没有风,天气也不算热。

    坐在小院里的石阶上,耳听隐隐蝉鸣,别有一番好滋味。

    yù尹拿出那支嵇琴,在院子里坐好。

    已经有许久没有使过琴了,心里面不禁有些意动。

    调了一下弦,用弓子在琴弦上轻轻拉了一下,嵇琴顿时发出如泣如诉的幽幽呜咽。

    如此仲夏良宵,怎个不让人心生感触。

    在沉思片刻,yù尹奏响嵇琴。

    那乐曲旋律柔美,一改二话幽怨悲戚之声,委婉质美。

    余黎燕原本已经睡下,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嵇琴声,不由得一怔,披衣走到窗前。透过薄薄窗纱,却见yù尹瘦削的背影,在月sè中更显出一种难言的孤高气质……

    “三哥?”

    余黎燕忙róu了róu眼睛,这才认出院中那人并不是她的三哥耶律挞卢,而是那个南人yù尹。不得不说,yù尹的嵇琴真个优美。此时他演奏的,正是后世一代国乐大师刘天华的作品《月夜》。据说,在1918年夏天,刘天华在月下纳凉,突然触景生情,信手cào起二胡望月抒怀,乐思入流,于是便有了《月夜》初稿。而后时隔六年,《月夜》定稿。甫一问世,便被无数乐家称赞,并且迅速流传开来……

    在后世二胡评级考试中,《月夜》也是一首必考曲目,更被列入二胡十大名曲。

    yù尹当年学二胡时,曾对此曲下过苦功夫。

    而今景sè,正恰恰和了当年刘天华创作《月夜》时的心境,不由自主把自己带入曲中。这曲子,以级进为主的旋律进行,不时会出现六度、七度和八度的大跳音阶,跌宕生姿,不拘一格。

    余黎燕也曾酷爱嵇琴,更下过一段苦功夫。

    如此优美乐曲,她从未听过,不禁侧耳聆听,细细品味。

    余黎燕可以肯定,yù尹使琴的手法,绝对是独创,她可以品味出yù尹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那如同chūn蚕吐丝,连绵不断的曲调,每断尾句固定的终止型,绝对是一种创新……

    一唱三叹!

    这也是《月夜》一曲采用展衍旋法之后,所产生的独特效果。

    “更深月夜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chūn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这是唐代诗人刘方平的《月夜》一诗,恰好与此时景致wěn合一处。聆听着乐曲,余黎燕闭上眼睛,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这首《月夜》诗,并伴随曲调,幽幽清唱起来。她的声音很甜美,当年在上京时,曾被许多人称之为辽人的黄鹂鸟。

    可是现在……

    余黎燕唱着唱着,竟忍不住生出了悲戚感受。歌声伴随着嵇琴声,更催使的余黎燕泪流满面。曾几何时,她就像而今这般模样,无忧无虑的在父母呵护下快活歌唱。余黎燕的母亲,便是天祚帝文妃萧瑟瑟,出身于大辽豪mén,乃国舅大房父之nv,才华横溢,文采卓绝。母亲如此出sè,身为nv儿的余黎燕自然家学渊源。

    可惜最后,母亲被萧奉先所陷害,为天祚帝所杀。

    不仅是母亲,连同余黎燕一母同胞的哥哥,也就是天祚帝皇长子耶律敖卢斡,也惨死于天祚帝之手。

    对于天祚帝,余黎燕又敬又恨!

    此时聆听月夜一曲,悲由心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哭到伤心时,甚至连yù尹何时停下嵇琴,来到房mén口都不知道。

    一只修长的手,出现在余黎燕面前。那手上有一方手帕,还带着些许体温。余黎燕下意识接过手帕,擦去脸上泪水。可突然间,她醒悟过来,忙回身向后看去。

    “我听到有哭声,以为出了事情,所以上来看看。

    公主切莫以为小乙是故意犯了规矩,而是担心有什么意外。若公主无事,那小乙便先告退。”

    “你……”

    余黎燕俏脸腾地一下红了。

    不过她也知道,yù尹也是出于关心,便强自一笑,“你这人真是……咱心里正难受,你不说宽慰,反而要走,真个是个铁石心肠的鲁男子。还有,别再唤咱公主了!而今咱这模样,比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又算得是什么公主?说出来笑话!

    母后在世时,唤咱做燕子!

    你若当咱是朋友,便也唤我燕子吧……”

    “这……”

    “吞吞吐吐的,当什么事,便这么说了,陪咱说说话吧。”

    余黎燕说着,便往屋外走去。

    毕竟是nv儿家的香闺,怎好让个臭男人一直呆在里面?哪怕余黎燕是契丹人,没有宋人那些繁琐规矩,可依旧会感觉不好意思。yù尹笑了笑,也不赘言,便陪着余黎燕走出香闺。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来到院子里,余黎燕一捋裙子,便坐在台阶上。

    “小乙,和咱说说你的事吧。

    咱的事情,都和你说了,可是却不知你的过往。你怎会来到太原?还有你妻子为何不随你一起?她……长得可漂亮。”

    yù尹笑了笑,便也颇为随意坐下。

    说实话,他tǐng喜欢余黎燕的xìng格。

    开朗,一点都不做作,更没有那种所谓大家闺秀的扭捏,更多是一种异族nv儿家的豪爽。

    “自家,不过是在开封马行街上,一个ròu屠而已。”

    “啊?”

    余黎燕闻听一愣,诧异扭头看着yù尹,突然咯咯笑起来,“小乙,你休要玩笑咱,你若是个ròu屠,那咱便是酒肆里那温酒的焌褿嫂嫂了。”

    很显然,余黎燕不太相信。

    yù尹笑道:“自家为何不能是个ròu屠?”

    “你身手这般好,又使得好琴,怎可能……”

    余黎燕话说到一半,突然闭上了嘴。

    是啊,身手好,又使得好琴,便不能是ròu屠了吗?

    “你真是ròu屠?”

    “千真万确。”

    “那你不在家好好做你的勾当,怎跑来阳曲?”

    yù尹笑了笑,“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于是,他便把他过去这两个月的经历,若说故事般与余黎燕讲述起来。说到好时,余黎燕笑靥绽放,说到紧张时,便lù出惊骇之sè。当然,yù尹不会告诉她什么八闪十二翻的事情,只说是家传的绝学。不过当余黎燕听yù尹说起他的身世,却蹙起眉头。

    “你阿爹是yù飞?”

    “是啊。”

    “怪不得,你有这么好的本事。”

    “你听说过我阿爹的名字?”yù尹愣了一下,旋即醒悟到,十年前yù飞和辽人争跤,而余黎燕不正是辽国公主?说起来,他两人之间,可是还有一段血海深仇。

    当年yù飞之所以丧命,便是中了辽人诡计。

    “咱似乎听重德皇叔提起过这个名字,还说你阿爹是一条好汉,只可惜投错了胎。”

    yù尹脸sè顿时一变。

    他当然能听得出余黎燕这话中之意,无疑是说辽国人也很敬佩他老子,只可惜他老子是辽国的敌人。眉头微微一蹙,脸上lù出不快之sè,“重德皇叔,又是哪个?”

    “便是我大辽北院大王,耶律大石。”

    耶律大石?

    好熟悉的名字。

    历史上这家伙在辽国灭亡之后,带领辽国残部,建立西辽,更横扫中亚。只可惜,这个在历史上只存在了九十年的西辽帝国,最终毁灭在méng古人的铁蹄之下……

    yù尹犹豫一下,轻声问道:“你皇叔,又怎知我阿爹?”

    “当初出使大宋,便是我皇叔为使者,当然知道。”

    难道说……

    yù尹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自他重生以来,人人提起他阿爹yù飞,都会lù出敬佩之sè。可不管是谁,都没有说yù飞究竟死在谁人诡计之下,只说是中了暗算,才在献台之上落败身亡……

    耶律大石是辽国使者,而他又知道阿爹的名字。

    说不定,这家伙就是暗算阿爹的凶手?就算不是,他一定也知道那凶手是什么人!

    对耶律大石,yù尹倒是有些了解。

    《辽史》曾有记载,说耶律大石是太祖耶律阿保机八世孙,属于皇族。不过若细想,追溯八代的皇族,又能有多少血亲关系?耶律大石这皇族的身份,恐怕和三国演义里那位号称皇叔的刘备刘玄德,也相差不多,甚至可能还比不得刘备。

    不过,这家伙的确是很有本事。

    公元1115年,耶律大石以二十九岁的年纪,中殿试第一,翰林应奉,故而又称之为‘林牙大石’。

    时大辽大辽正值动dàng,耶律大石迅速得到重用。

    宣和四年,宋金相约夹击大宋,nv真人攻取中京。天祚帝南走南京,不理朝政,这时候年尚不足四十的耶律大石,竟做出了一次赌博,支持当时大辽宰相李处温,拥戴耶律淳为帝,建立北辽帝国。时宋军攻辽,宋将杨可世轻骑数千,直取燕山,被耶律大石在兰沟甸伏击,大获全胜。后耶律大石率部与宋军对峙白沟,耶律大石避开宋军主力,命起兵自西边上游涉水渡过,两面包夹,再次大败宋军。

    可以说,在大辽国末年,这耶律大石便是大辽为数不多的名将之一。

    只是后来,北辽发生内讧,耶律大石复又归附天祚帝,与nv真人决战,遭遇金军都统完颜宗望围攻,被金军俘虏。这完颜宗望,又名完颜斡离不,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二儿子,同时也是后世《说岳全传》里的金人四太子金兀术的原型……

    后耶律大石逃离金兵大营,投奔当时身处夹山的天祚帝,更甚得天祚帝的重用!

    没错,就是耶律大石!

    yù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耶律大石说不定便是我改变这历史的一个关键人物……想到这里,yù尹顿感心跳加速,猛然扭头问道:“燕子,你说你父皇这次出兵,真的可以取胜吗?”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