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六四章 无妄之灾(保底第一更,求推荐,求月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六四章无妄之灾(保底第一更,求推荐,求月票!)

    萧庆是谁?

    yù尹不知道,更不关心!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刺杀,让他心里莫名一颤,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在他有些糊涂的时候,黑衣人已经冲进了nv直人车队中。这些人显然是一群经历过无数次惨烈搏杀的战士。方一出现,便立刻结成了战阵,三人一组组合一处,疯狂与nv直人打在一处。

    狭长拥挤的街道,让nv直人很不适应。

    虽然他们人数占居优势,可在这陌生而又拥堵的环境下,遭遇这突如其来的刺杀,难免手忙脚luàn。许多nv直正兵甚至还没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黑衣人从马上扯下来,luàn刃分尸。而在前后两边的阿里喜,也因为事发突然,以至于luàn成一锅粥。有的要下马参战,有的要拨转马头,于是乎,这狭长街道上顿时变得húàn不堪。

    人喊,马嘶!

    鲜血hún着一声声惨叫,在长街上空回dàng。

    刘子羽眼见这场面,也变了脸sè。

    “怎么回事?”

    他冲出酒肆大mén,厉声喝道:“铺兵何在?”

    他想要制止这场刺杀,因为这里是太原,而对方却是nv直人。如果真的让nv直使者死在这里,怕少不得要有一场大风bō。刘子羽很讨厌nv直人,却不代表他可以眼睁睁看着nv直使者被杀。

    “刘卫尉,小心!”

    yù尹见刘子羽冲出去,也吓了一跳。

    他二话不说,也跟着冲出去,一把抓住刘子羽的胳膊,大声道:“卫尉,休要逞强,这局势已经够luàn了,万一再有个闪失,会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快退回去。”

    “可是……”

    “双方都还有后手,咱们这时候不宜加入!”

    yù尹连拖带拽,想要把刘子羽拉回酒肆。可没想到,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名阿里喜看到yù尹和刘子羽在街上,二话不说,拔刀就扑过来。

    “小乙,小心!”

    酒肆里,冷飞忙大声提醒。

    不过不用他出声,yù尹已经发现了那阿里喜,于是拉着刘子羽错步一个闪身,脚下使出yù环步,身形在原地滴溜溜一个转,反手一拳,便把那阿里喜打翻在地。

    一名黑衣人从旁掠过,见此情况二话不说,一刀便砍死了那阿里喜。

    一蓬鲜血喷溅在yù尹的身上,顿时把他的衣裳打湿。

    而yù尹却一下子懵了!

    他本来只是想要救下刘子羽,哪里会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死人了!

    虽然不是他亲手所杀,却与他有着莫大干练。看着那倒在地上,依旧是一脸狰狞之sè的阿里喜,yù尹脑海中一片空白。最可恶的,还是那黑衣人杀了阿里喜后,冲着yù尹说了声:“小心点!”

    声音很轻柔,却是典型的北方口音,好像是个……nv孩子?

    偏偏就是这么一句提醒,被nv直人听得真切。两名阿里喜立刻大声喊道:“此地南人是刺客同党,休要走了他们。”

    刹那间,十余名阿里喜嚎叫着便朝yù尹和刘子羽扑过来。

    “小乙,快跑!”

    罗德在酒肆里看得真切,也忙不迭一声大喝。

    yù尹jī灵灵打了个寒蝉,从方才那令人震惊的一幕中清醒过来。与此同时,刘子羽和他的两个随从,已经和阿里喜打在一处。同时还不停的叫喊着:“我乃真定卫尉丞,并非刺客!”

    可这时候,阿里喜们已经杀红了眼。

    这群从白山黑水中走出来的家伙,骨子里有一种凶残本xìng,而今更变成了嚣张气焰。

    nv直人对生活在大宋统治下的汉人,有一种莫名的仇视。

    他们称呼生活在北方,也就是原来辽人治下的汉人为‘汉儿’;对生活在大宋统治下的汉人,称之为‘南人’。眼见袍泽被杀,而那刺客又让yù尹等人小心,本能的便把他们当成了刺客同党。你刘子羽便是宋朝的官又如何?就算是你们大宋的皇帝,也要对我们恭恭敬敬,便是杀了尔等,你们也奈何不得我们……既然如此,杀了又有何妨。

    刘子羽相貌粗犷,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文士。

    只不过由于经历讨伐方腊的战事,又在真定生活日久,所以才带着一股子行伍气。

    不过他那两个随从,却是实实在在的军中锐士。

    两人拔刀和那些nv直阿里喜站在一处,拼死保护着刘子羽的周详。

    yù尹见此,不由得一声苦笑。

    这还真个是无妄之灾啊!

    他一咬牙,冲过去劈手从一名阿里喜手中夺过一把腰刀。只见那腰刀在手中滴溜溜一打转,反手就劈翻一个阿里喜,同时高声叫喊道:“刘卫尉,速退,休要纠缠。”

    若说刀法,yù尹还真不算纯熟。

    虽然这一路上反复练习,初步掌握了罗一刀传给他的刀法,可要说用到实战当中,还远远不够。不过,他天生力大,加之练就第二层功夫后,对力量的运用极为纯熟。特别是和吕之士一战,让他不至于在慌luàn之中luàn了手脚。同时凭借着超乎寻常的六识,也能让他提前预知危险,从容闪躲。一口腰刀在他手里,好像一柄大斧,直来直去,大开大阖,全无半点退让。冲过来的阿里喜,根本无法抵挡住他一刀之力,只听一连串的惨叫声,三名阿里喜随着yù尹冲锋,倒在血泊中。

    “拦住那厮!”

    阿里喜们也觉察到yù尹的威胁,忙丢开刘子羽三人,朝yù尹扑过来。

    与此同时,车队里的nv直正兵也逐渐稳住了局面,纷纷下面,联手与黑衣人展开搏杀。

    这些正兵,兵器jīng良,更剽悍凶狠。

    黑衣人虽然个个武艺高强,但面对着nv直人悍不畏死的拼杀,也是连连后退,呈现出不支的局面。

    “休放走一个刺客!”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从车厢里走出。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jīng瘦男子,似乎是他的随从。

    “萧庆,拿命来!”

    从酒楼里传来一声怒吼,紧跟着一道黑影,纵身从酒楼中跳下。

    那是个身高近两米的彪形大汉,手中一根大约有180公分长,碗口粗细,用jīng钢打造而成的狼牙bāng,呼的一下子,便把一名骑在马上的nv直正兵,连人带马砸成了一滩烂ròu。这大汉身上披着轻甲,黑黑的脸膛,lù出狰狞之sè,舞动狼牙bāng便朝那马车冲过去。十几名正兵冲上前,却无人能够抵挡那大汉的凶狠一击。

    “耶律习泥烈!”

    中年人看到那大汉,非但没有惊慌,反而笑了。

    “嘿嘿,没想到堂堂赵王殿下,居然亲自出马来取我xìng命……也好,我正要找你,让你和你那两个兄弟作伴,你便自己来了!善应国师,还请将此獠生擒活捉。”

    jīng瘦男子闻听,嘴角微微一翘。

    “爱臣贤弟既然吩咐,便走这一遭。”

    说话间,这jīng瘦汉子也不见使力,蓦地一下子凭空从车上腾空而起,向那大汉扑去。

    身形掠空而行,却好像飘在半空中一样。

    一双大手从大袖中探出,手指乌黑,带着一抹诡异的光亮……

    “桀!”

    从他口中发出一声长啸,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声音,带着一股子勾魂dàng魄的诡异力量,回dàng在长街上空。yù尹手中的腰刀已经折断,正从一名阿里喜手中夺过一柄大斧。可是这刺耳的声音传来,让他不由得心神一dàng,手中大斧险些脱出手。

    也多亏他最近一段时间勤练养气之功,总是没有被那声音惊扰。

    可是内心中,却感到一阵莫名惶恐,忙舞动大斧,劈翻两个阿里喜,来到刘子羽身边。

    “卫尉,速退!”

    刘子羽这时候那张黑脸已变得煞白,闻听之后,立刻转身。

    可是,十几个阿里喜却冲过来,迫的yù尹不得不执斧回身和对方战在一处……

    蓬!

    一声闷响。

    那手持狼牙bāng的魁梧大汉,被赤手空拳的jīng瘦汉子一拳打在肩膀上。咔嚓咔嚓,骨骼的碎裂声清晰可闻,魁梧大汉惨叫一声,手中狼牙bāng一下子跌落在地上,抱着胳膊连连后退。

    “赵王殿下,既然来了,便留下命来!”

    那jīng瘦汉子一击得手,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地,朝着大汉便bī过去……

    大汉脸煞白,拔出腰刀要与那人拼命。

    可不等他动手,三名黑衣人已经疯狂朝着那jīng瘦汉子扑去。

    “殿下,休要恋战,速走!”

    远处,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显然是惊动了太原府的兵马。

    yù尹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却见一个黑衣人从他身边掠过,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傻子,留下来想要送命吗?”

    “啊?”

    “快跟我走!”

    那黑衣人的力气不小,拖着yù尹边走。

    远处,太原府兵马已经赶来,为首一员大将厉声喝道:“所有人全都住手,若再反抗,格杀勿论!”

    中年人见此情况,眉头不由得一皱。

    他先是犹豫了一下,旋即用nv直话喊了几声,nv直兵马旋即缓缓退到了一旁……

    可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那些黑衣人死的死,逃的逃,在长街上留下了遍地尸体。

    中年人脸sè铁青,厉声喝道:“某家乃大金国皇帝所差,出使大宋使团正使萧庆,今在太原府被刺,尔等不阻拦刺客,反而将某家随从阻拦,莫非大宋yù与我大金开战吗?”

    +++++++++++++++++++++++++++++++++++

    昨晚几个朋友聚会,担心喝多了,所以提前上传,定时更新!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