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六三章 罗德的机遇(900票加更,继续求月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六三章罗德的机遇(900票加更,继续求月票!!)

    900票加更奉上,期待990票到来。

    ++++++++++++++++++++++++++++++++++

    已近仲夏,开封此时正烈日炎炎。

    阳曲县城倒显得很凉爽,据说是因为前两日一场豪雨所致。坐在路旁一家酒肆里,点了丰盛的酒菜,yù尹和罗德陪着冷飞、罗格二人推杯换盏,气氛倒也热烈。

    “这忻口寨,究竟是什么去处?”

    罗德给冷飞满上一杯水酒,笑嘻嘻问道。

    冷飞说:“说实话我二人也为来过这边,不过刚才在衙mén里,大致打听了一下情况。

    明日咱们出发,过赤塘关和石岭关,大约两三日路程,便到了忻州治下。忻州共有三寨,徒合寨、云内寨,还有便是这忻口寨。其地处忻川水下游,毗邻滹沱河,地势极为险要,更是定襄和秀容的mén户……嗯,风景不错,算是个好去处。”

    哪知罗德的脸sè,顿时变得难看了!

    mén户?

    他只听进去了mén户二字,心里不免有些忧虑。

    这太原府本就是一处兵家必争之地,而忻州在太原府北面,恰恰又是太原府的mén户。秀容,是忻州治所所在,忻口寨作为秀容和定襄的mén户,其意义不言而喻。

    那恐怕不仅仅是秀容和定襄的mén户,更是太原府的mén户吧!

    这么一个地方,一旦发生战luàn,岂不是要首当其冲?罗德一双浓眉扭在一处,虽竭力做出平静之sè,可是那眼中还是流lù出了一丝淡淡忧虑。这,又该如何是好?

    “大郎,怎地?”

    “这忻口寨,怕不是个好地方啊。”

    罗德这句话的声音,也许大了些,被罗格听了个正着。

    他顿时大怒,拍案道:“大郎你这是怎地说?好似我二人害了你父子一般!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二人和那官营好说歹说,才求来的差事。你道这太原府是你家开的不成?你想去什么地方便去什么地方?我告诉你,这太原府下辖六军,哪里有许多空闲处?若不是这次正好忻口寨有这么个闲缺,四六叔说不得要摊甚苦差。”

    冷飞在一旁,也沉下了脸。

    yù尹忙开口道:“两位哥哥莫急,大郎这般说,怕也有他的原因。”

    罗德也起身连连赔罪,“两位哥哥休恼,自家不是怪罪两位哥哥,而是这忻口寨……哥哥且先吃一杯酒,待小弟慢慢道来……这忻口寨是忻州mén户,更是太原北面屏障。小弟是担心,若一旦发生战事,忻口寨将首当其冲,少不得一场灾祸。”

    “战事?”

    罗格愣了。

    冷飞笑道:“大郎恁地担心,而今辽人已颓败,而金人与我朝又有盟约,怎会有战事?

    更别说忻州北面尚有代州,屯扎我大宋数万兵马。

    如果真个发生战事,恐怕不等到了忻州,那贼酋便已经望风而逃,又怎地个有危险?要我说,大郎是多虑了……忻口寨那地方不错,能到那边勾当,也算不差。”

    “辽人若病虎,金人似饿狼。”

    罗德沉默许久后,轻声道:“病虎不足惧,饿狼最凶残……也许是我多虑,不过……也罢,便去了忻口寨也好。阿爹这身子骨也着实折腾不得,且享些清福再说。”

    “着啊!”

    罗格和冷飞都笑了。

    不过yù尹的眼睛,却陡然眯缝起来,看了一眼罗德,心中不免诧异。

    在他的印象里,罗德虽然出身书院,饱读诗书,却算不得真本事。怎地而今……他竟然也感受到了那nv直人的威胁吗?没错,这忻口寨的确算不得好地方,可作为配军的罗一刀,又有什么资格去选择。yù尹这心里,不免也有些忧虑来。

    只是他和罗德都未留意,在他二人背后的酒桌上,三个酒客都停止了用餐。

    这三个酒客,看上去年纪都在三四十模样,其中一个身穿锦袍,体格健壮魁梧,透着一股子浓浓的行伍气。他留着络腮胡子,脸膛黑红,显然是究竟日晒所致。

    一双大手,布满了老茧。

    当听到罗德的话时,这汉子把酒碗放下,扭过头诧异看了一眼罗德。

    身边两个男子,也都放下碗筷,静静向罗德看去。似乎感受到了这三人的目光,罗德扭过头,和那汉子对视一眼,而后微微一笑,便又扭过头,不再理睬三人。

    出mén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更何况罗一刀尚未安置下来,罗德也不想生出事端。

    “小乙哥,背后这三人,不简单啊!”

    yù尹扭头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蹙。

    那络腮胡子,显然是一个武者,气血之旺盛,令人心惊。

    这,当是个高手!

    就在yù尹猜测这三人来历时,忽听酒店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怎么回事?”

    他顺着声音向外看去,却见一队车马,正缓缓从酒肆mén前行过。车队大约有数百人,前面开路的是一队骑军。身着白衣,个个是体型壮硕。而最为醒目的,却是这些骑士身后留着的长辫子……金钱猪尾巴!yù尹看到那辫子,心里顿时一咯噔。

    “是nv直人?”

    “嗯!”

    “这些nv直人怎地来这里?”

    罗格道:“这是金国使团,说是要去开封觐见……呸,你看那模样,真个是怪异,真不知道,辽人怎会败给这帮子家伙。不过我听人说,这帮nv直打起仗,可凶得很呢。”

    “能有多凶?”

    “连辽人都不是对手,你说有多凶?”

    冷飞和罗格低声jiāo谈,似乎对这些nv直人,也非常不爽。

    反倒是yù尹和罗德走到酒肆mén口,仔仔细细的观察这些个家伙……

    “好像是金人的阿里喜。”

    “阿里喜?”

    “就是正兵随从。”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yù尹扭头看去,却是那个魁梧的络腮胡子走过来。

    “那些,才是正兵,nv直人真正的锐士。”

    顺着络腮胡子手指的方向,车队中央,大约有百人骑队。

    与那些白衣阿里喜相比,这些骑士明显要年轻许多,而且更加剽悍。胯下的坐骑,也非白衣阿里喜的坐骑可以相比,行走间流lù出的气势,更令人顿感压力。

    “某曾亲眼见过,五个nv直正兵,生生把二十多个辽兵jīng锐打得狼狈而逃……这些家伙,正如这位小兄弟说的那般,是一群饿狼,凶残悍勇,却有骁勇善战。

    而今那耶律延禧集结兵马,意yù和金人决战,夺回燕云。

    只是以我看来,这一战的结果,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恐怕耶律延禧就要落个惨败。耶律延禧若败走,金人在北疆便再无牵制。西夏早已不是当年可比,恐怕也无力阻挡金人铁骑。若真个变成这般状况,这些个nv直人的下一个对手……”

    络腮胡子言语中,透着浓浓的忧虑之意。

    罗德突然道:“这些nv直人去开封,莫非是因为耶律延禧的那封书信?”

    络腮胡子闻听一怔,看了一眼罗德,而后lù出一丝笑意,“小兄弟莫非是开封人士?”

    “正是!”

    “那怪不得!”

    络腮胡子点点头,轻声道:“据说耶律延禧给官家一封书信,请求官家出兵相助。而今nv直人正要和辽人决战,断不会允许有意外发生,所以派遣使团,也正是为此事而去。”

    “敢问大官人高姓大名?”

    罗祃uo读艘幌拢哉饴缛樱嗔思阜趾闷妗

    看这人的气势,似是个做官的,可是又nòng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来头。罗德只好用大官人这个称呼来代替,以表示他对络腮胡子的尊重。络腮胡子一怔,旋即笑了。

    “某名刘子羽。”

    “刘子羽?”罗德顿时lù出惊讶之sè,“莫不是崇安仲偃公大公子当面?”

    “咦,你知我名?”

    罗德忙说道:“焉不知大公子威名……大公子从仲偃公在越州镇压方逆,小底也曾听过。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大公子,若被人知了,定然不会相信这番造化。”

    yù尹却愣住了!

    刘子羽是哪个?这仲偃公又是哪个?

    至于罗德说的方逆,他倒是可以猜出一二,想来便是方腊。这位大公子,定然曾参加过镇压方腊起事的行动,但何至于让罗德如此jī动?言语间,更透着亲近。

    刘子羽却笑了。

    “未曾想贤弟也知我名。

    我从家父在真定府,为卫尉丞,今日正好来太原府公干,却不想遇到了贤弟。方才闻贤弟所言,似乎对nv直人颇为顾虑,倒是与家父的想法不谋而合,却不知来太原,又是为何?”

    看样子,那位仲偃公对nv直人,也没有好感。

    这一点从刘子羽刚才的话,便可以听出一些端倪来,所以yù尹倒也不觉得奇怪。

    甚至,他有些为罗德感到高兴。

    若真个能得了刘子羽的关照,想必罗一刀父子在这边的生活,也能有不少方便。这卫尉丞职位不高,不过从七品而已。但刘子羽既然随其父前来,想必他那老子,也是个有实权的大人物。yù尹这时候,不禁对这仲偃公的来历,感到好奇。

    他实在是记不太清楚,北宋末年,这真定府有什么名臣吗?

    至于罗格和冷飞两人,则吓了一跳。

    他二人也没想到会在这小小酒肆中,遇到刘子羽这样的人物。两人都是老油子了,见罗德和刘子羽jiāo谈甚欢,这目光中便顿时多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还真个是人挪活,树挪死……罗德在开封的名声已经臭了,却不想来到太原,竟有如此机遇。

    他若是真搭上刘子羽这条线,说不得以后的路,会变得格外光明。

    罗格更暗自后悔,怎地刚才对罗德那般无礼呢?

    刘子羽和罗德相谈甚欢,就在这时候,忽听对面酒楼上传来一声厉喝:“萧庆,背主家奴,拿命来!”

    紧跟着,一声弓弦响,一支利箭从酒楼里shè出,朝着那nv直人车队正中央的一辆马车飞去。与此同时,哗啦声响,十几扇窗户破开,从里面纵身跳出数十个黑衣人,一窝蜂朝那马车扑去,一个个手中执明晃晃兵器,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