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七章 断碑沟(保底第一更,求月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七章断碑沟(保底第一更,求月票!!!)

    阳光,炽烈!

    yù尹停下脚步,取下水囊喝了一大口水,随后将水囊递给罗德,用布巾抹去额头汗水。[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这狗娘养的天气,真个要把人热昏了。”

    罗德喝了口水,忍不住破口大骂。

    是啊,好热的天气!

    方初夏,便如此炎热,真不知到了三伏时,会成什么模样。一旁罗一刀气喘吁吁,罗格和冷飞两人也是有气无力。从罗德手里接过水囊,冷飞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看上去jīng神不少。解开身上的差衣,坦lù出xiōng膛来,用力呼出一口浊气。

    “哥哥,天气这般炎热,不如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待凉爽些时,再启程赶路,好过这般难耐。”

    yù尹忍不住开口劝说,从驴子背上解下一个水囊,递到罗一刀嘴边。

    罗一刀此时的模样,真个狼狈。

    身上囚衣已经湿透了,更要命的是,带着沉重的木枷和锁链,行走起来也更加辛苦。若年轻个十岁二十岁,也许还能忍受。可罗一刀毕竟老了,身子骨又不算太好,自然更加辛苦。真亏了yù尹和罗德两人一路扶持,否则怕早就坚持不住。

    冷飞看了一眼罗格,似是询问罗格的意思。

    罗格的年纪比冷飞大,这解差更有多年经验,所以一路上,大都是以罗格做主。

    “自家记得这条路,再往前大约三五里路,有一处村子。

    便到村子里落脚歇息一下,顺便吃些东西……等过了这晌午头再出发,也许能凉爽些。今年这天气真他娘的怪异,这才什么时候?居然就热的让人难受无比……”

    yù尹犹豫了一下,走到罗格跟前,轻声道:“罗大哥,可否商量件事情?”

    “小乙但说无妨。”

    “四六叔年纪大了,这行走起来,颇不方便。

    而今又带着如此沉重的枷锁,更有诸多不便……可否为他取了枷,也好加快速度?”

    “这个……”

    罗格犹豫了!

    这披枷戴锁,是解差的规矩。

    罗格看了一眼罗一刀,不禁眉头紧蹙。

    正犹豫着,却觉手里一沉。低头看时,原来是yù尹放了一贯钱在他手里。这叫做‘开枷钱’,虽说朝廷有规矩,犯人要披枷戴锁,可实际上在cào作时,也不是那般严密。罗四六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凶徒,年纪又大,更别说和罗格冷飞还是乡亲。

    罗格想了想,便从腰间解下了钥匙,递给冷飞。

    “小乙真个是xìng情中人,也罢……便开了这枷,也算是一场缘分。不过枷可开,锁不可解,还请小乙宽恕则个。这规矩毕竟是规矩,真若不带枷锁,怕更惹来是非。

    这样吧,四六叔也算是熟人,若真个辛苦时,便骑驴走一遭,免得耽搁了行程。”

    罗格这么做,也算是给足了yù尹面子。

    自古以来,哪有犯人能骑驴赶路的先例?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加之罗四六和罗格也认识,才有如此方便。冷飞上前为罗四六开了枷,罗德忙不迭道谢。五人再次启程赶路,取了枷的罗四六,也显得轻松不少,这速度更加快许多。

    快正午时,一行人来到了罗格所说的村子。

    只是眼前的景sè,让yù尹和罗格大吃一惊……只见一片残垣断壁,哪里还有村庄模样?走进村子里,半晌也见不到一个人影,冷冷清清,恍若一块死地般,令人心悸。

    “这是怎么回事?”

    罗格瞪大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

    冷飞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哥哥前次来这边,是甚时候?”

    “这个……差不多两年前吧。”

    两年!

    yù尹不禁苦笑。

    “看起来,这里怕是发生了什么事故,以至于成了废墟。”罗格搔搔头,lù出几分尴尬之sè。他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可真个是实实在在,丢了颜面。想了想,罗格道:“记得村口有一处龙王庙,实在不行,咱们就去龙王庙里歇脚如何?”

    “便依了哥哥所言。”

    此地,名为断碑沟,理论上属河yīn管辖。不过又因为靠近荥阳,同时还接壤荥泽,所以便成了一个三不管的地带。断碑沟面积不算太大,据罗格介绍,当初有几十户人家居住此地。天晓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偌大个村庄,变成了废墟。yù尹示意罗德搀扶罗一刀,他拎着哨bāng,与冷飞走在前面开道。而罗格则手持钢刀,牵着那头驴子在后面压阵,五个人一路穿过废墟,便到了村口。

    远远的,便看到了那座龙王庙。

    灰sè的山墙上,布满岁月的斑驳。

    “小乙,怎地?”

    yù尹突然停下脚步,引起了冷飞的注意。

    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前后左右的四处张望许久。yù尹摇摇头,轻声道:“不知怎地,总觉着好像有人在盯着咱们。”

    “有人?”

    冷飞蓦地打了个哆嗦,向四处张望了一下。

    只见一片残垣断壁之外,便是半人多高的荒草。这鬼地方连个人影都没有,哪里有人盯着?除非……冷飞的脸,刷的一下子便白了!

    “小乙,你莫吓我,难道有不干净的东西吗?”

    “啊?”

    yù尹一怔,旋即便明白了冷飞所说的不干净东西是什么,不由得笑起来,连连摇头。

    “哥哥误会了,不是甚不干净的东西,只是……有些不自在。”

    所谓不干净的东西,便是那鬼怪神灵。这地方这么荒凉,一个好端端的村子成了废墟,难免会让冷飞生出luàn七八糟的想法来。这年头,怪力luàn神之说颇多,似冷飞更对这些事情深信不疑。身处在这一片荒凉之中,自然少不得让他感到惶恐。

    听了yù尹的解释,冷飞松了口气。

    “小乙,你以后把话说清楚点,哥哥胆子小,受不得惊吓。”

    yù尹听罢,笑容更盛。

    只是那眼眸中,却闪过一抹冷芒。

    先前那种被人盯梢的感觉,真实存在,绝非他的臆想。若按照安道全和燕奴的说法,练武到了第二层功夫后,六识灵敏,若有危险时,便会产生máo发森然感受。

    古时候说某某大将厉害,常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其xìng质,相差不大,而习武之人的六识,更远非普通人能够比拟。

    就在刚才,yù尹真的生出了一种máo发森然的感受……

    +++++++++++++++++++++++++++++++++++++++++++++++++++++++++

    龙王庙不是很大,也就是二百多平方的模样。

    当中央是一座龙王雕像,不过龙头已经不见,只剩下半截残躯。而庙宇墙壁,也坍塌了一面,以至于看上去更加残破。走进龙王庙,yù尹四下看了一眼,便与冷飞清扫出一块空地,把那龙王庙的供桌拉扯一旁,而后唤罗一刀等人进来休息。

    这庙里,地上的灰尘积得很厚,角落里还挂着蜘蛛网。

    yù尹在庙后面,找到了一个水井,发现里面的井水,颇为清澈甘甜。取了井水回来,罗德已生了火,准备煮饭。yù尹便坐在罗四六身边,一言不发,神情凝重。

    “小乙,发生何事?”

    “四六叔,我总觉着有点不太对劲。”

    “哦?”

    “说不上来原因,反正就是觉得不太好,似乎有事要发生……一会儿吃了饭,天气稍凉爽些,咱们就上路吧。若停留太久,我担心会生出变故,说不得会有危险。”

    “嗯,这样也好。”

    罗四六很累了,靠在供桌tuǐ上,很快便有了困倦之意。

    而罗格和冷飞两人,则坐在旁边,看上去也有些疲乏……这么热的天,赶了一晌午的路,即便两人是解差,也有些吃受不得。偏偏又没有其他办法,干得便是这辛苦行当,哪怕再辛苦,也要干下去。所以,两人更抓紧了时间,想要休息。

    初夏时节的天气,变幻莫测。

    晌午还是yàn阳高照,可刚过了正午,便见天边飘来两朵乌云。

    忽然起了大风,卷起风沙漫天来……yù尹一直没休息,站在龙王庙的mén口,向外张望。

    “好像要下雨了!”

    “是啊,这一场雨下来,说不得要凉爽几日。”

    罗格和冷飞也觉察到了天气的变化,走到yù尹身边,低声jiāo谈起来。

    正说话间,忽听一声闷雷炸响。紧跟着一道惨亮银蛇在天空划过,似要撕裂苍穹。

    “看起来,却走不得了!”

    罗格眉头紧蹙,不过言语间却透出几分得意,“幸亏咱们落了脚,否则要继续赶路的话,必然会遭逢这场大雨。不过这场雨下来,说不得今后两日,会舒服些。”

    冷飞笑道:“还是哥哥有见识。”

    他扭头过来,见yù尹脸sè凝重,便拍着yù尹的肩膀说:“小乙,莫担心……咱们这两日走的还算顺畅,比预定行程,要快一些。等雨过之后,咱们再奔汴口,待过了河,便进入怀州治下。按照如今行程,说不得二十天便可以抵达太原府。”

    yù尹闻听,只笑了一声。

    咔嚓!

    又是一声闷雷炸响!

    紧跟着,瓢泼大雨落下,将天地顿时笼罩在一片水幕之中。

    yù尹眉头紧蹙,负手站在庙mén外的台阶上,心中那不安的感觉,却越发强烈起来。

    “小乙哥,何故如此紧张?”

    罗德做好了饭,走到了yù尹身边,轻声询问。

    yù尹回头看了一眼正蹲在篝火旁狼吞虎咽的罗格和冷飞二人,压低声音道:“不知为何,总有些不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会儿照顾好四六叔,警醒一点。”

    说着话,他把哨bāng塞到了罗德手里。

    而后转身走到篝火旁,盛了一碗粥,便坐在神龛旁边,默默的吃起来。

    +++++++++++++++++++++++++++++++++++++

    感谢小夜一叶即落chūn村儿北洋军阀水师心碎的狐狸923

    乌鸦多多破晓更新淺愛丶呐庅殇沐浴晨霞等书友慷慨打赏,感jī!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