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六章 楼兰宝刀(810票加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六章楼兰宝刀(810票加更!)

    “四六叔,怎不去睡?”

    玉尹挪了挪身子,看着罗一刀笑道:“明日还要赶路,再要休息,怕是天黑之后。”

    罗一刀笑了笑,没有回答。

    玉尹奇怪,但罗一刀不开口,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可以感觉得出来,罗一刀有话要说。索性也闭上了嘴巴,顺手把哨棒顺在身旁,靠着树干上,一言不发……

    “小乙怕不会使枪棒。”

    “啊?”

    罗一刀突如其来一句话,让玉尹愣了。

    “小乙这年纪,便是再学枪棒,怕也是难有大成就。

    这枪棒之术,还是要从小学来,似小乙如今再学,也赶不及,最多是学一个把式。”

    我可是从没说过,要学枪棒!

    玉尹被罗一刀说糊涂了,好半晌才笑道:“四六叔,你究竟想说什么?”

    罗一刀似乎很纠结,半晌后轻声道:“我观小乙手掌,学刀最合适,不知有兴趣否?”

    “学刀?”

    “嗯!”

    罗一刀看着玉尹说:“可记得当日我教你杀猪,曾说过小乙有天分。

    不瞒你说,我家中祖传有一刀谱……我家这大哥,却不指望了!文不成,武不就,从小就不喜欢耍枪弄棒。可这刀法,却真个不想在我手中失传。小乙拳脚不差,又使得好扑,思来想去,唯有你最合适,故而才冒昧一问,不知小乙愿否?”

    学刀?

    玉尹真有些懵了!

    他怔怔看着罗一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那牛宝亮可是练过扑的,哪怕是喝多了酒,这武者的本能犹在。勿论是从气力还是体格来看,罗一刀都不是牛宝亮的对手。偏偏这罗一刀竟杀了牛宝亮,而且还从许多泼皮手中保住性命!以前,玉尹没想太多,可而今罗一刀说出这些话来,让他蓦地醒悟。罗一刀能杀了牛宝亮,恐怕不仅仅是因为牛宝亮喝多了酒。

    他,也是个武人!

    不过在玉尹看来,罗一刀怎地也不像个练过武的。

    至于他说的那家传刀法……

    “怎么,你不信?”

    罗一刀看出了玉尹眼中的怀疑,顿时急了。

    玉尹连声道:“信,怎地不信?”

    可那模样,怎么看都不是‘信’的表情。

    “我祖上,乃折御卿……帐下亲军。”

    见玉尹仍一副迷茫模样,罗一刀又说:“你知道天波杨府?”

    天波杨府?杨家将!

    玉尹立刻如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杨家将嘛,我怎可能不知道?

    小时候听杨家将演义,可是听得极为痴迷。不过杨家将历六朝天子,自神宗之后便开始衰落。而今老杨家已经破败,天波杨府早已变成一处为人凭吊的遗迹。

    虽然水浒传里说,那青面兽杨志也是老杨家子弟,但终究属于演义。

    而岳飞传里,更说杨再兴是杨家将后人。可杨再兴世代居汤阴,显然和天波杨府没有什么联系。也就是说,在宣和年间,老杨家基本上已经破败,再无后人……

    罗一刀又道:“即知天波杨府,想来也知折老太君?”

    “折太君?”玉尹愣了一下,旋即醒悟过来,罗一刀说的折太君,不就是杨家将里,那位老而弥坚的佘赛花,佘老太君的原型吗?于是,玉尹再次点头,表示知道。

    “折御卿,便是折老太君的二哥,曾随太祖东征西讨,拜永安军节度使。当年他老人家在子河汊,曾一战灭辽人五千余人,打得辽人望风而逃,不敢正视……”

    说到这里,罗一刀又露出落寞之色。

    “可惜,折将军死得早,否则焉有后来辽人肆虐?”

    玉尹这一回,真听懂了!

    这折御卿,原来还是赵匡胤时期的人物……

    罗一刀说:“我祖上曾在折将军帐下做事,后来犯了军纪,被赶出折家军,这才回到东京定居。我那祖上回来之后,便郁郁不乐。后来听说折将军病死,他不久后,也追折将军而去!自那时候,我家这刀法便不得全,无真法可以筑基,只能做个屠户。其实那天我教你杀猪执刀之法,便是从我家祖传刀法中脱胎出来。

    你家学不俗,又有周教头真法相传,想必能练好我家祖传刀法。

    大郎以后,也就是那样子,难有什么作为;我呢,这一去太原,这刀法便失传了……

    小乙,你待我姓罗的,没话说。

    姓罗的也没什么可以报答,唯有这家传刀法,和一口祖传宝刀,还请小乙笑纳。”

    家传刀法,祖传宝刀?

    玉尹越听,越觉得有些发懵。

    却见罗一刀起身,走到那一旁拴在树上的骡子边上,从那骡子背上取下一个小包来。

    他复又回到玉尹跟前,把包裹放在玉尹手中。

    好沉!

    玉尹接过那包裹,心中不由得一动。

    这包裹看上去并不大,没想到入手极重。玉尹粗略估量了一下,这包裹得有三十多斤。他扭头看了一眼罗一刀,却见罗一刀朝他一笑,示意他打开那包裹查看。

    揉了揉鼻子,玉尹把包裹放在腿上,解开上面的结扣。

    包裹里,放着一本羊皮图册,还有一把黑鲨皮制成的短刀。这短刀的长度,大约在55公分左右,也就是半米出头。刀柄是用什么材质做成,黑色,呈龙形,长约二十厘米,入手凉润,令人精神一振;刀身越三十厘米出头,大约在三十三四的模样,刀背极厚,靠近刀锷处,有十余个龙牙锯齿,而且打磨的也极为锋利……

    刀身呈现一个非常柔和的线条弯曲,使得这口刀看上去,感觉赏心悦目。

    宽越十厘米,透着一股子冷幽的光芒。

    “好刀!”

    虽然不太了解,可玉尹还是能感觉得出来,这口刀的不凡之处。

    在手里掂量一下,玉尹不禁一呲牙,扭头对罗一刀说:“这家伙得有三十斤吧。”

    “三十六斤七两!”

    罗一刀说的是宋斤宋两,如果折算下来,差不多四十斤左右。

    也不知打造这口刀的人是怎么想,竟然如此沉重。可以想想,罗一刀的祖上,一定是一位臂力雄浑的猛士。玉尹在手里掂量掂量,觉得这口刀的份量,刚刚好……

    把刀收回刀鞘,玉尹有些相信刚才罗一刀的那些话了。

    “这刀,怎地不像是中土所造?”

    罗一刀一听,顿时笑了,“小乙好眼力,我祖上唤这口刀,名为不死鸟!据说是当年楼兰古国所造的宝刀。后来不知道怎地,就落到我祖上手中,一直传到了今日。

    只是这不死鸟,着实太重。

    想要使用,不但要有足够的臂力,还有筋膜粗壮悠长,手指灵活……我曾曾祖父,也是个有臂力的,想要使用这口宝刀,结果……自己把自己的手指给削了三根,变成残废。从那以后,我家便无人再能使用,更不要说,去修炼刀谱中刀法。

    小乙臂力惊人,筋膜粗壮,更兼一双灵活的手,正适合做这宝刀主人。

    有道是宝刀赠烈士,我想这口‘不死鸟’,等待了一百多年,便是在等小乙出现。”

    玉尹,顿时沉默了!

    他犹豫一下,再次拔刀出鞘。

    在火光照映下,那刀口透出一抹淡淡的暗红色,显然是饱饮鲜血所致。伸出手,在刀身上拂过。玉尹闭上眼睛,似乎感受到一种,从宝刀传来的莫名喜悦之情。

    这,莫非就是武侠小说所说的‘刀中有灵’?

    他再次把宝刀收回鞘中,拿起羊皮图册。图册并不算后,一共只有十页而已……头七页,画了七个人像,做出不同的执刀姿势,图下面还有密密麻麻,详细注解。

    而在最后三页中,却共有三十多副小图。

    每张小图下,注明了文字,是练习手指的诀窍。

    玉尹初看时倒未在意,但仔细又看,却发现这练习手指的诀窍,居然和多罗叶手的练习诀窍相似。只不过,比多罗叶手更加繁琐,更加详细,同时也更加困难。

    他看了一遍之后,突然笑了!

    莫非真是如此?这劳什子刀法,还有这劳什子宝刀,竟然是为他量身打造而成……

    玉尹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改手下。

    哪知罗一刀已经为他做好了决定,把刀和图册放好,又包裹起来,打了结扣,塞在玉尹怀中。

    “这以后便是你的了!”

    “四六叔……要不这样,这口刀,我买下?”

    这可是宝刀,若在市面上,怎地也要价值千贯。

    哪知玉尹话刚出口,罗一刀却恼了!

    “小乙,莫非看你四六叔不起吗?”

    “四六叔,你这话怎说。”

    “便你能帮得我,我便不能送你东西?这东西放在我身边,说实话也着实无用……之前在牢里时,我不知是生是死,便已经决定,把他送给你,只是苦于无有机会。你帮衬我恁多,甚至还救了我的性命……难不成我这一条命,比不得这口刀吗?”

    罗一刀气得须发贲张,让玉尹也无话可说。

    许久,他苦笑一声道:“既然四六叔这么说,那小乙再推辞,便是矫情了……好吧,这刀和刀谱,便先放在小乙这边。他日若四六叔想要回去,只管与小乙开口。”

    “你四六叔,是这等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的人吗?”

    罗一刀一脸不快,站起身道:“小乙,当初你做人太爽快,爽快的让人心烦……可而今你虽变得好了,却婆婆妈妈的惹人心烦。真不晓得,九儿姐怎受得你这脾气。”

    一句话,说的玉尹面红耳赤,又苦笑不迭。

    这四六叔,说话还真直接啊!

    不过他倒没有生气,把包裹往身边一放,“既然如此,那小乙便生受了!”

    “这才对嘛!”

    罗一刀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伸了个懒腰,笑呵呵道:“总算是不至于老祖宗的绝技失传,自家也算是放了心。

    睡了,睡了,明日一早,还要早起……”

    说完话,罗一刀便走到一旁,和衣而卧躺下。许是了却了心事,罗一刀很快便睡着了,发出均匀鼾声。

    初夏的夜,极静!

    草丛里不时还传出蝉虫的鸣叫声,更给这夜晚,平添了几分静谧。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