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四章 流传在东京的传说(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四章流传在东京的传说(一)

    昨天只有不到三十张票,颇有些失望!

    希望今天,能够给力一点吧……

    保底第一更奉上,从今天开始,每天第一更放在早上八点左右,第二更在中午一点左右。90票一加更,绝不食言,老新继续努力码字,感觉渐入佳境。

    +++++++++++++++++++++++++++++++++++++++++++++++

    “……面对王衙内步步紧逼,玉小乙真个怒了!

    他长身而起,指着那王衙内厉声喝道:衙内直恁欺人,莫不是以为自家操不得琴?

    王衙内却冷笑道:尔一介屠户,焉得操琴?

    小乙恼怒不已,上前一步,便坐在琴桌后,使了一个四平大马,操琴使曲,顿时令得所有人瞠目结舌。诸位客官,你道这小乙究竟使的什么曲子,竟使人鸦雀无声?”

    潘楼中,灯火通明。

    舞台上,一个说书先生正滔滔不绝说话,说到好处时,又突然间使了一个埋伏。

    “是那二泉映月吧。”

    有客人大声回答。

    说书先生呵呵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

    昨夜瑞圣园发生的故事,晌午时便流传到了坊巷中。有那聪明的,立刻把这故事编排了一下后,便拿到了酒肆里说。不过,这故事编排的也有好有坏,而今日潘楼请来的说书人,恰是东京有名的贾九。此人说书,往往是声情并茂,起伏跌宕掌握的极好。特别是那节奏感,把握的出神入化,对听众的心思也洞若观火。

    “二泉映月虽好,还不足以如此。

    依我看,定是那《梁祝》!想当初我可是看过小乙在大相国寺使琴,那梁祝之妙,至今仍有回味。可惜那之后,小乙便未再使过梁祝,直恁让人难受,难受啊!”

    “是二泉映月!”

    “是梁祝!”

    谁也没想到,为了这么一个小小问题,竟使人争吵起来。

    而且,这争执似有愈演愈烈之势,以至于双方各不相让,直让个酒楼里,乱哄哄闹成了一片。许多欢楼里的女子,也纷纷探头出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停。

    “这玉小乙究竟何人,怎地会进入瑞圣园?”

    在一座雅室里,一个清瘦男子,好奇的向人询问。

    这男子看年纪还不到四十,身穿锦衣,头扎方巾,透出一丝文弱和儒雅之气。

    不过,当他开口时,却又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度流露。显然是久居上位养成,只随口一问,便让周围人生出一丝寒意。一个白白胖胖,颌下无须的男子忙凑上前来。他小心翼翼满了一杯酒水,轻声道:“官家难道忘了?昨日赵明诚的浑家在瑞圣园作诗社,柔福帝姬还专门向官家禀报,得了官家的准许,方准开放使用。”

    “呃!”

    男子闻听,不由得一拍额头。

    “我想起来了,嬛嬛却说过这事……不过,这玉小乙又是谁?”

    “便是十年前与辽人争跤,惨死于献台之上的内等子玉飞之子。官家莫非忘了?当年官家还称赞过,说玉飞扑法,天下无双。他战死之时,官家还难受了好几日。

    玉小乙便是玉飞之子,而今在马行街开了家肉铺,贩卖生肉。”

    官家?

    自赵匡胤兴宋以来,官家这个称谓,一向只用于皇帝的身上。

    这中年男子,赫然正是赵佶!

    赵佶这几日颇有些烦闷,而这烦闷的源泉,却是来自于一封书信。辽天祚帝派人前来送信,言欲与金人决战,请赵官家出兵相助。而且天祚帝承诺,若是败了金人,他定然会把燕云十六州还给大宋,从此以后,辽为弟,宋为兄,永保太平。

    这书信传来,顿时引得朝堂动荡。

    是帮助大辽,亦或者是协助金人?朝堂之上争论不止。

    为此,赵佶也极为头疼。

    他实在是受不了双方无休止的争吵,于是便走出宫门,微服私访,来到潘楼玩耍。

    哪知道,却听到了玉尹的名字。

    “肉屠,也知操琴?”

    赵佶疑惑问道:“却不知那二泉映月和梁祝,又是怎样状况?”

    白胖男子,名叫张大年,是宫中宦官,也是赵佶的近臣。

    听到赵佶询问,他忙轻声说:“回官家,二泉映月和梁祝,据说是那玉小乙所做曲谱,曾在大相国寺使出,引得许多人称赞。不过奴婢听说,这厮以前善使嵇琴,却不想居然还能操得一手好琴,倒是有些出人意料。奴婢这也是道听途说,官家只听一听便是……要说操琴,奴婢觉得,还是李娘子操得好,玉尹怕也是言过其实。”

    其实,要论琴技,赵佶尤胜李师师一筹。

    只是这时候不能说出来,一个肉屠和当今天子相提并论,张大年还没有那么愚蠢。

    不想,他话音刚落,从身旁走出一人。

    “官家,说起李娘子,奴婢还听说了一件趣事。”

    “趣事?”

    赵佶闻听一笑,“甚趣事,白锷你慢慢说来。”

    “我听说,玉小乙此前欠了别人三百贯……这厮倒也是个有骨气的,居然不肯低头,拼了命想要还债。眼看着就要还上了债务,却又被人设计,不断没了钱两,甚至又多欠了别人五百贯。幸亏李娘子出手相助,给他两千贯,渡过了难关。

    而今这坊巷中多有流传,说李娘子是个知情义的,慷慨豪爽,有不让须眉之风……”

    赵佶,笑呵呵的听着这白锷说事。

    一开始,他还捻须轻轻点头,不住称赞玉尹是个有情义的。

    可等他听说李师师借了玉尹两千贯,而那白锷有说什么‘知情义’,脸上笑容顿时一僵。

    李师师,可是他的禁脔。

    怎地又和这肉屠联系在了一处?

    心里面颇不是滋味,赵佶的脸色,便阴沉下来。

    “白锷,休要胡说……官家,此时奴婢倒也听人说过。据说是这潘楼上厅行首封宜奴,向这玉尹买了一部曲子。封大家和李娘子素来亲密,当时封大家不在东京,李娘子听说了这件事,便代封大家,提前把那两千贯给了玉小乙,倒也不是平白相助。”

    说到这里,张大年狠狠瞪了白锷一眼。

    这混帐东西,却越来越放肆,浑不晓得规矩……

    张大年是得了茂德帝姬的托付,想要为玉尹说些好话。

    可这白锷!

    他心里恼怒不已,却又奈何不得白锷。盖因这白锷,是康王之母,韦妃门下的太监,平日里颇为晓事,所以也甚得赵佶喜爱。只是这一次,却不知为何如此不知进退。

    赵佶‘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此时,楼外已乱成一团,争执不休。

    忽听‘啪’的一声响木,贾九慢条斯理道:“诸位客官,却都猜错了……小乙使得这一曲,名叫三弄梅花!别嘘小底,这三弄梅花虽是古曲,但小乙却平添了新意。

    这一曲使得是至清高雅,全无三弄梅花的愁怨离绪之意。

    小乙使了这一曲后,又引得席间一人,怦然心动。要知道,这三弄梅花本源自笛曲梅花落,而这人,偏偏又最擅长使笛,一时忍不住,便叫人取了一支玉笛,吹奏起来。

    方才可说过,小乙这三弄梅花,有新意……偏这人的并不知晓新曲,只会梅花落。这新旧相交,本应会乱了曲调,哪知小乙变了个法,竟把这旧曲,融入新曲之中。原本相互矛盾的曲子,在这一刻配合的天衣无缝,令在座等人无不称赞。”

    “兀那九哥,那人是谁啊!”

    台下顿时有人鼓噪起来。

    而贾九则故作神秘的一笑,突然压低声音说:“此人便是茂德帝姬……这正是,一曲梅花添佳话,心有灵犀一点通……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自家与客官分解。”

    “原来是茂德帝姬啊!”

    “没想到,真个没有想到……”

    台下众人顿时鼓噪起来,却不想赵佶的脸色,顿时变得极难看。

    他也知道,这坊巷中最喜欢流传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而这皇室子女往往会成为其中主角。

    只是……

    赵佶恼怒起身,哼了一声便走。

    “官家,待奴婢着人,收拾了碎嘴的。”

    白锷忙上前请示,不想赵佶停顿了一下后,犹豫片刻道:“算了吧,本就是没踪影的事儿,若真个和这人较真,反而平白坐实了闲话。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吧。”

    白锷还想再说什么,张大年已拦在他身前。

    赵佶满怀心事,从雅间走出,下了楼,便在侍卫的簇拥下,悄然返回皇宫去。

    “张常侍且留步。”

    白锷紧走几步,唤住了张大年。

    张大年则冷笑一声,“白常侍,有何指教?”

    “张爷爷何必这边,奴婢在张爷爷跟前,那算得甚常侍……只是今日奴婢之举,非是为了别事,想为康王出一口恶气罢了,别无其他意思,请张爷爷恕罪则个。”

    白锷虽得看重,但在宫中地位,却远远比不得张大年。

    听他这一说,张大年一蹙眉,轻声道:“这玉小乙,又怎地惹得康王殿下不快?”

    白锷叹了口气,“这件事,说来话长!”

    ++++++++++++++++++++++++++++++++++++++++++++++

    却说赵佶返回宫中,直奔西寝阁。

    这西寝阁,位于坤宁殿。而坤宁殿,又分东西两阁。

    西寝阁原本是太子所居,不过随着太子赵桓长大,便搬出坤宁殿去了。于是,赵佶便把西寝阁改为书房,平日里在此操琴书画,即便是皇后,也不可以擅自打搅。

    在西寝阁内坐下,赵佶很烦躁。

    只不过,这次他不是为那天祚帝的书信而烦恼,而是为了方才听到的消息而烦恼。

    李师师?玉小乙?

    虽然张大年已经做出了解释,可赵佶这心里面,还是很不舒服。

    还有,茂德帝姬的事情,也让赵佶感到难堪。自家女儿竟然被平民百姓当成了笑料谈论,这让身为大宋天子的赵佶,情何以堪?简直,简直就是丢了官家的脸。

    走到《鸳鸯沐春波》图前,赵佶沉思不语。

    片刻后,他突然喝道:“张大年!”

    “奴婢在!”

    “宣茂德帝姬来,朕有事要问她。”

    ++++++++++++++++++++++++++++++++++++++++++++++

    感谢乌鸦多多皖风清扬死人大头风月小轩君之古韵南鸣剑揚名小美春村儿淺愛丶呐庅殇星空的物语神昊001如◆是有车才嫁你长风01仰天大笑300声金福玄天河洛夜不厌爱好读好书等书友慷慨打赏,感谢!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