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二章 新梅花三弄(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保底第二更!!!

    貌似月票榨得差不多了,不过还是要继续拜求。

    810票加更。

    ++++++++++++++++++++++++++++++++++

    只是这一坐,王胜的脸sè,顿时铁青……

    操琴坐姿,有极为独特的讲究。会不会使琴,只看你坐姿,便能看出一个端倪来。

    这家伙,莫非是行家?

    王胜的脸sè,顿时变得极难看,甚至有一种中计的感觉。

    “而今,春去夏来,繁花似锦。

    千样人有千样爱,有人喜欢牡丹,有人喜欢幽兰,有人喜欢桃花,有人又爱杏花……然小乙独爱梅花,最羡慕和靖先生之逍遥。今便三弄梅花,博诸君一笑。

    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起风bō……”

    玉尹的声音清亮,伴随着那极有韵律的节奏,话音戛然而止,琴声幽幽响起。

    “小乙操得何曲?”

    当琴声响起时,秦桧脸sè微微一变,忽而扭头问道:“怎听着似梅花落,却又不尽相同?”

    高尧卿摇头,表示不解。

    而李逸风则紧蹙眉头,只是脸上那凝重之sè,却渐渐隐去……

    小乙,果然操得好琴!

    只见玉尹指法变化,或揉或挑,或按或拂,那一双手在琴弦上如流水般拂过,却生出了千般变化,令人顿感心旷神怡。曲声幽幽,却带有一丝不屈。恍惚间,眼前仿佛一片冰天雪地,一朵梅花傲然绽放,迎着那风雪不愿低头……此何等高傲!

    我开放时百花杀,真个应了此景。

    李清照却突然笑了,她扭头道:“小乙这是在表明心迹……他虽是一介屠户,确有铮铮傲骨。我却是小觑了他,原本想借此机会为马姐姐说项,看来不必再费口舌。

    若肯和解,自然和解;若不肯,便是刀斧加身,也未必低头。

    这小乙,还真个是要一鸣惊人啊!”

    而一旁赵福金却眉头紧蹙,“怎地我觉着,小乙这琴,使得有些古怪?”

    “嗯,确是古怪。

    他操得是梅花落的谱,但又似乎有所变化,加入他独特理解。若依着梅花落曲谱,当有怨愁离绪之意。可他这曲子,却别有奥妙。我闻至今,只觉得一个字可形容。”

    “什么字?”

    赵多福好奇问道。

    “福金帝姬以为如何?”

    李清照并未回答,反而询问茂德帝姬。

    赵福金闭上眼睛沉吟,片刻后轻声道:“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韵也。老师若问福金是和感觉?福金只有一字评价:清!”

    李清照顿时笑逐颜开,轻轻抚掌,却未敢发出丝毫声音,怕扰了那至清之音。

    “未曾想,此曲竟小乙这一变化,居然有这般妙处。

    福金帝姬笛技冠绝,难道未有生出伯牙钟子期之心?何不奏一曲,以和小乙这至清之音呢?”

    茂德帝姬赵福金,不但美艳动人,更使得一手好笛。

    听李清照这么一说,她顿生了几分意动。

    只是看了看玉尹,又瞧了一眼旁人,一咬牙,转身摆手,示意那女使过来,在她耳边低声细语几句,女使连忙应诺,急匆匆离去。不一会儿光景,女使便返回小亭。

    只是手中,却又多了一支晶莹翠郁的玉笛。

    恭恭敬敬把玉笛递给了茂德帝姬之后,赵福金正想要开口,忽闻琴声突然一变……

    抬头看,只见玉尹正向她看来。

    目光相视,玉尹与赵福金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不知为什么,赵福金被玉尹的笑容心神一乱。但她马上醒悟过来,旋即平静心思。

    玉尹这是在向她发出邀请!

    所谓梅花落,其实就是梅花三弄的前身,宋时又名为三弄梅花。

    东晋时期桓伊创梅花落,最初本是笛曲。直至唐末,才化为琴曲,变成而今的三弄梅花。只是由于秉承了南朝至唐时的风貌,三弄梅花在北宋时,主要表现的是一种怨愁离绪情感。直至入明,经虞山派和广陵派的发展创新,去其原有的怨愁离绪之意,转而以梅花凌霜傲寒,高洁不屈的节操和气质,作为表现主题。

    至此,梅花三弄的本意,与早期的梅花落,已有极大区别。

    玉尹所奏的,正是虞山派《琴谱谐声》中所记载的梅花三弄。虞山派的梅花三弄,和广陵派梅花三弄的最大不同处,便在于其曲谱中,有琴笛合奏的段落。节奏极为规整,即便是突然加入笛曲,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和bō动,最适合合奏。

    赵福金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心里面陡然有一种古怪的情绪萦绕,好在她自制力不差,很快就平静下来。那玉笛置于红chún边上,伴随着玉尹琴声的一次小小变奏,忽而吹响玉笛,刹那间,琴笛相和,竟显得是那般贴切,毫无半点突兀,让人有一种天作之合的感受……

    李清照讶然,向玉尹看去。

    未曾想,这小乙的手段竟个如此高明,高明到,高明到让李清照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琴声至清,笛声悠扬。

    琴笛合奏之后,令人顿感心旷神怡。

    而最为巧妙的,还是在于玉尹的琴声……作为合奏主导,玉尹掌控这梅花三弄的节奏。偏偏茂德帝姬所学的梅花三弄,是源自桓伊早期的梅花落。所以在演奏时,必然会出现许多不同。可每次出现问题的时候,玉尹都能用琴声巧妙和化解琴笛之间的分歧,令得这琴声和笛声完美结合在一处,俨然若已练习多年的搭档。

    这份琴技,足以让所有人为之瞠目。

    你能操的好琴不算稀奇,稀奇的是,你能够用琴声掩去笛声的瑕疵,以至于琴笛相和,竟是那般美妙动人。先不说玉尹的改变,使得梅花三弄的品调提升百倍,只这一手琴技,便远非王胜可以相比。那种遇乱不慌的气度,让众人纷纷称赞。

    ++++++++++++++++++++++++++++++++++++++++++++++++++++++

    王胜那张脸,涨的通红。

    本最初时,玉尹操琴,他还有些高兴。

    可随着琴曲展开,王胜原本那份自信,渐渐开始消失……而到了茂德帝姬吹笛,与琴声相和的时候,王胜更是有一种快要崩溃的感觉。怎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琴技高下,已不言而喻。

    且不说风雷引的技巧xìng,远非梅花三弄可比。

    一个在后世是三级考核曲目,一个是八级考核曲目,又怎可能相提并论?

    关键还在于,玉尹的创新,以及琴笛合奏时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气度,俨然一派宗师风范。

    虽只是一曲,王胜便知道,自己输了!

    可他又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输给玉尹,更不甘心,把那梅花落琴,拱手相让……

    这梅花落琴,可是价值十万贯。

    王黼借与王胜,却不代表着他可以输掉。

    莫说这琴值十万贯,便是一万贯,估计回去后,王黼也会扒了他的皮!

    王胜的眼中,陡然显出疯狂之sè。

    玉尹按住了琴弦,闭目平静心情,许久之后,方从那《梅花三弄》的至清之音中清醒过来。他起身之时,小亭内众人,依旧一副呆愣相,尚未从那至清悠扬琴声之中清醒。

    “茂德帝姬笛技高明,小底敬佩。”

    玉尹朝茂德帝姬拱手一揖,而茂德帝姬赵福金则满面羞红,忙起身和玉尹还礼。

    “今日方知,何为梅花落。

    我学了这多年笛,今日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若非小乙方才配合,我险些乱了曲子。我有一请,还望小乙能指教。这新《梅花三弄》曲谱,可否赠与我呢?”

    茂德帝姬是个极矜持的女子。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还未曾见过她主动开口,向别人所要事物。

    而今,她居然向玉尹讨要曲谱……

    李逸风心中一动,似乎有些明白了茂德帝姬的心意:一曲之师,那也是老师!有茂德帝姬这座靠山,小乙虽还是要离开东京,可谁又敢再去招惹小乙的妻子和家人?

    这不仅仅是向玉尹讨要曲谱,更是给玉尹当起了保护伞。

    李逸风想明白了这其中奥妙,对于今天玉尹反常的举动,也一下子了然于xiōng了……

    经此一晚,这开封府内,必会有玉尹一个名号!

    心里面,不禁为玉尹感到高兴,同时更在为好友这份心思,而感到无比的惊讶。记得初识小乙,他还被一个泼皮地痞逼得走投无路,却不想如今……玉尹的算计,竟如此深。只这份心思,便非李逸风可比,他心中感叹,玉尹这成长之快。

    不过同时,又更增添了几分好奇!

    小乙本事究竟从何而来?

    即便是人固有生而知之者,可是……

    李逸风挠了挠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机窍!

    “慢着!”

    王胜突然间冲出来,大声问道:“还未知,今日比试,哪个胜出?”

    这话一出口,顿时引来众人鄙薄目光。

    孰高孰低,一目了然,非要说出来,才算作事吗?你王胜也不是三岁小儿,习琴多年,难道就不知道,谁胜出了?你这举动,分明是想要耍赖,想要不认账啊。

    就连几个平日和王胜关系不差的人,也都蹙起了眉头。

    “衙内以为,何人胜出?”

    高尧卿yīn阳怪气开口,脸上lù出不屑之sè。

    哥也是衙内,可哥却不会做那赖账的举动出来……你好歹也算开封名士,怎地如此无耻?哥羞于与你为伍。

    王胜这时候,也算是撕破了脸。

    反正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这梅花落琴输掉。

    他大声道:“**风雷引,丝毫不差;可这屠户虽操得梅花三弄,却是变了模样。

    以琴技而言,自是我胜出。

    来人啊,把玉小乙的手给我斩了!”!。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