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一章 解词(下)为盟主乌鸦多多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一章解词(下)为盟主乌鸦多多贺!

    yù尹则看了一眼王胜,见他一副呆若木jī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暗自冷笑。书mí群4∴⑧0㈥5

    我不招惹你,你却来惹我?

    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颜面!

    想到这里,他坐下来,端起一杯酒水,吃了一口,润了润嗓子,接着道:“这上阕六句,像是李娘子从昼到夜,一天之内所做事情、所触之景、所生念头。独上兰舟,本想排遣愁绪,可怅望云天,偏有怀远之思。小乙思来,却只得‘一望断天涯,神驰象外’九字解词。虽不尽如意,却足以能表达出这词中所蕴含深意。”

    yù尹句句点评,却没有说男nv之情。

    而一望断天涯,神驰象外九个字,正如他所言那样,不尽如意,却是最为贴切。

    李清照轻轻颔首,lù出赞赏之sè。

    “而这上阕最后三句,自家思来,却想不出好解词来。

    只觉‘日边消息空沉沉,画眉楼上愁登临’;又有’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之意。秦观曾作‘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的句子,虽有些相近,但仔细思来,又似是‘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真个道尽真意。

    所以,这三句词,倒不如用一首七绝作解词,或许更为准确。”

    yù尹这一番话,却让所有人变了脸sè。

    话语中的诗句,都是前人所作,偏偏yù尹信手拈来,这份功底真个让人感到敬佩。

    李逸风忙欠身道:“愿闻其详!”

    “那边是李益所作《写情》: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李清照的这首一剪梅,和唐代诗人李益这首写情,都写了竹席,写了月光,写了西楼。

    yù尹用这首诗做解词,不但解了最后三句,同时也把上阕作出一个总结来。

    李逸风愣了一下,扭头与高尧卿和秦桧相视,眼中不觉lù出了一些些骇然之sè。

    他们惊讶yù尹读书驳杂,更惊讶yù尹的信手拈来。

    高尧卿和秦桧还好,可李逸风却知道,yù尹家中没什么藏书,又如何知晓这许多诗词来?

    赵福金忍不住抚掌而笑,李清照更眼含热泪,连连称赞。

    yù尹的解词,不但留了颜面于李清照,更说出李清照在作词时的那一份心情和感受。

    怎个好端端的男儿家,直恁懂得nv儿家心思?

    李清照虽未说话,但那脸上赞赏之意,却已表lù无遗。

    “可还要继续解下去?”

    yù尹转身,看向王胜。

    却见王胜满面通红,一双眼睛红彤彤瞪着yù尹,听yù尹问,他咬着牙道:“解,自然要解。”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yù尹叹了口气,又吃了一口酒。

    一旁一个青年忙端起酒壶,为yù尹满上,这态度与先前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huā自飘零水自流,是一句过片,既是即景,也是比兴,遥遥与先前红藕香残,独上兰舟相和。这倒是让小乙想起晏殊那首《浣溪沙》:无可奈何huā落去!恰恰相得益彰。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不过是上阕‘云中谁寄锦书来’之补充。

    以自家感怀,却莫过于罗邺所做那首‘江南江北多离别,忍报年年两地愁’最是相似。也正是这两句,与接下来‘此情无计可消除’相连,心已笼罩深愁,难以排遣,才会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之感怀。不过,窃以为这结拍三句,似是有范老夫子的《御街行》而演化出来: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呵呵,不知是否?”

    yù尹欠身恭敬询问,李清照则微微一笑,颔首表示正确。

    yù尹也笑了,“所以自家对这结拍三句的解词,只有八个字,那边是‘语意超逸,令人醒目’。

    呵呵,自家才疏学浅,也只能解到如此程度。

    不知王‘衙内’可否满意,大可以提出来,与大家商讨。”

    这家伙,真的好厉害!

    赵多福看向yù尹的目光,已带着些崇拜。

    解词是一个非常劳心劳神,而且不得好的事情。所以一般人,大都不愿意解词,nòng个不好,甚至会得罪别人。

    yù尹这份信手拈来的超逸,以及那种淡然的气质……柔福帝姬曾在她那老子徽宗皇帝身上见到过,可是却没有此刻yù尹来的那么深刻。联想当日,yù尹在争跤台上与那吕之士争跤的风采,更让赵多福无比欢喜。十三岁,在后世或许还只是小孩子,却已是青chūn萌动,少nv怀chūn之始。赵多福倒也见过不少青年才俊,可要么是粗鲁,要么就是弱不禁风。自古美人爱英雄,却没有说爱那弱不禁风的酸秀才。当然了,这英雄若是透着儒雅风范,美人自然会更加欢喜,更加高兴。

    yù尹,身材魁梧高大。

    从小相扑,加之早先常与人斗殴,自有一股子剽悍之气。

    可如今在这剽悍之中有多了几分儒雅和淡然,却使得那剽悍少了几分粗鲁,多了几分英气。

    赵多福忍不住拍起了手掌,“小乙,好解词!”

    这厮究竟读过多少书?

    难不成,这厮专攻诗词吗?

    怎地这许多诗词,信手拈来的纵意潇洒,李逸风看在眼里,也忍不住是连连摇头。

    又让这家伙,出了一次风头!

    你说你走便走了,偏偏临走还来了这么一下,这真是,真是……

    李逸风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语句,若他也是穿越,倒真可能会想出一句非常经典的后世言语。

    哥便是不在东京,东京城里一样流传着哥的传说……

    ++++++++++++++++++++++++++++++++++++++++++++++++++++++++

    “解词不过小道,yù小乙可敢与我比琴?”

    王胜实在是拉不下脸面,被yù尹这么生生夺了风采不说,更令两位帝姬为之称赞。

    此时的王胜,俨然一只开屏的孔雀,想要吸引两位帝姬关注。

    可越如此,就越使人厌恶。

    他站起来挥舞手臂,大声喊喝。

    赵福金俏脸一沉,“王胜,你究竟要怎地则个?”

    “yù小乙,你不是jīng通乐律吗?”王胜没有理睬赵福金,而是冲着yù尹大声喝道:那咱们便比一比乐律,咱们各使一曲,让大家评判,看你这开封第一琴,是否真的名不虚传。”

    输给谁都可以,便不能输给yù尹。

    想我堂堂太宰族侄,又怎可能比不过你一个马行街的屠贩。

    “小乙……”

    李逸风听出了王胜话中陷阱,忙起身想要阻止。

    哪知yù尹一起开口,朗声笑道:“那便聆听王‘衙内’手段。”

    王胜,笑了!

    “来人,取我琴来。”

    王胜身为王黼的侄子,自然也有扈从相随。只不过,在这小亭之中,他那扈从没资格进入。所以,扈从多是在池畔聆听吩咐,听到王胜的叫喊声,立刻有人答应。

    不多时,只见一扈从捧着一张古琴前来,恭恭敬敬摆放在琴桌上。

    可如此一来,不少人都变了脸sè。

    “七弦琴?”

    李清照眉头一蹙,便要起身说话。

    yù尹善使嵇琴不假,可这嵇琴与七弦琴,却有着极大差别。

    七弦琴,也就是瑶琴,古琴……那可是君子四艺之一。而嵇琴虽然说已可以登上宫宴,却还是有些上不得台面。yù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便是能使嵇琴,也不见得能使七弦琴。这王胜,分明是在偷梁换柱,设了一个圈套给yù尹。

    王胜道:“自然是七弦琴,难不成学那走街串巷的伶人不成?”

    yù尹面颊chōu搐,显lù出凝重之sè。

    “小乙,便认输了,也不算丢人。”

    “是啊,你虽jīng通乐律,可是这七弦琴和嵇琴全不一样,你可莫要上他的当才是。”

    王胜得意洋洋,“怎样,可敢比试?”

    yù尹闭上眼睛,双手握紧了拳头。

    李逸风甚至看到,yù尹那衣袍随着身体,轻轻抖动……

    “小乙……”

    yù尹睁开眼睛,拦住了李逸风。

    “今日自家受李娘子相邀而来,本已是荣幸。

    奈何王‘衙内’这般苦苦相bī,小乙真个是……也罢,既然如此,咱们就比试一回。

    不过,你可敢与自家作扑吗?”

    作扑,便是下赌注。

    王胜闻听一怔,心里暗道一声:这家伙莫非是七弦高手吗?

    可是再仔细看时,又发现yù尹的身子,在轻轻颤抖。心里一动,他旋即醒悟过来。

    这厮,分明是虚张声势!

    “yù小乙,你若想作扑,那边只管作来。”

    “我若是输了,便断了我这手,从此不再使琴;可你若是输了,又如何作扑与我?”

    “我……”

    王胜吓了一跳。

    他那想到,yù尹居然是和他作这等‘ròu扑’。

    所谓ròu扑,就是指用身体的部位做赌注来赌博,手脚眼睛,甚至连xìng命都能作扑……

    “小乙,你这又何必?”

    李逸风低声劝说道:“这七弦琴和嵇琴,可是大不一样。”

    yù尹的面颊,轻轻chōu搐了一下。

    可就是这极不引人注意的chōu搐,被王胜看在眼中。

    装,你继续装……以为这样就能下到我吗?不过,你想和我ròu扑,却不可能……自家什么身份?你又算什么东西!王胜想了想,沉声道:“自家这琴,乃是唐武德元年所制的名琴,虽算不得价值连城,可是在市面上,却值上十万贯……

    我若输你,便将此琴与你!”

    话出口,王胜不禁有些心痛。

    这张七弦琴,是王黼珍藏,心爱之物。

    本想借此次诗社机会,以此琴吸引帝姬关注,最好能擭取美人芳心,从此飞黄腾达。

    哪知道yù尹横空出世,却生生抢了他风头。

    王胜自认琴艺不俗,早先与人斗琴,却从未有过失败。

    而这,也是他最后机会。比诗词?他实在是没有太多信心……眼前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怪胎,能把诗词信手拈来,其诗词功底,绝不会差,最好还是别和他相比。

    若诗词不能占上风,便只有斗琴!

    在这方面,王胜的信心可是非常充足……

    yù尹的眼睛,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缝,仔仔细细打量着那琴桌上的古琴,暗自赞叹不已。

    梅huā落,竟然是梅huā落琴!

    正如王胜所言,梅huā落琴制于大唐武德元年。他走上前,仔细观看,在北面龙池内左侧,发现了‘大唐武德元年岁次戊寅’十个字。琴为仲尼式,琴面髹漆,兼有红黄,若蛇腹断纹。红木雁足,呈五角星形,侧面雕成了齿轮形状,足底更是jīng雕细纹。

    隐间(两山岳之间的有效弦长)约110厘米,肩宽19厘米,尾款约13厘米偏上,厚6厘米。

    果然是梅huā落!

    yù尹的眼睛,突然有些湿润。

    此时这张古琴,尚不叫做‘梅huā落’。大约再过八百年,也就是公元1963年,这张琴会落入一个名叫沈草农的琴家之手,而后才有了‘梅huā落’之名。上辈子,yù尹曾随父亲参观过这张古琴,后父亲为他买来一张仿梅huā落琴,也就是yù尹学琴的第一张琴。

    却没想到……

    yù尹深吸一口气,猛然转过身,看着那王胜道:“既然如此,小乙便与你作成一回!”

    +++++++++++++++++++++++++++++

    感谢书友乌鸦多多,成为《宋时行》第十一位盟主。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