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一章 解词(上)720票加更,今日第八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一章解词(上)720票加更,今日第八更

    720票加更,今日第八更。[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

    李逸风嘴角一翘,lù出些冷笑。

    他可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yù尹时,便是因李清照的一首《醉huāyīn》。虽然当时主要谈论的是琴,可也能感觉得出来,yù尹对李清照的诗词,并算不得太陌生。

    只不过,李逸风还是觉着奇怪。

    李清照虽然有些名气,似乎也值不得yù尹如此失态。

    毕竟是一nv子,虽作得那‘帘卷西风,人比黄huā瘦’的好句,但终究是一介nv子。她李清照有才学不假,但比之苏mén四学士,亦或者柳三变来,还有很大的差距。

    可yù尹,偏偏如此动容!

    说话的人,正是王胜,在坊巷间也有些名气。

    所做诗词在青楼瓦肆有流传,故而也有人称他做‘小王三变’。但在李逸风眼里,王胜作词,纯粹是无病呻yín。若非因为他是王黼的侄儿,谁又真个把他看在眼里?这家伙却真以为自己是柳三变了,还‘小王三变’,实在是不知羞的家伙。

    心里面,倒殷殷期待,yù尹能落一下王胜的面子。

    “小乙是否读过李娘子诗词,只需一试便知……有理不在声高,小王三变何需如此?”

    是啊,试一试不久知了?

    众人不由得把目光,向yù尹看去。

    而李清照则更加好奇,yù尹方才那炽烈目光,让她芳心砰砰直跳。

    听罢yù尹的话,心里面又隐隐有些高兴。她的诗词虽流传在外,却不似柳永诗词那样,被人们琅琅上口的传唱。李清照也是个骨子里极高傲的人,她虽然赞赏柳永的诗词,可是对柳永那种làng子作风,却极为不屑,甚至内心里还有些鄙薄。

    然而,这是个男人的世界!

    李清照的鄙薄,却恰恰是无数人所羡慕的事情。

    所以,当yù尹那般称赞她的时候,李清照顿时有一种知己感受,甚至还有些jī动。

    听李逸风一说,李清照便闭上了嘴,饶有兴趣的看着yù尹。

    赵多福却有些不高兴了!

    她唤了一声yù尹,不成想却给yù尹惹来了麻烦……小nv孩儿其实非常单纯,王胜的那些话,让她很没有面子,同时又生出了些许愧疚。只见她眼睛一瞪,就要发作。不想赵福金偷tōu拍了她手臂一下,赵多福扭头看,见姐姐朝着她,摇了摇头。

    赵福金毕竟比赵多福大几岁,所以也有些心思。

    她对yù尹不了解,甚至对yù尹的事情,也是刚才从赵多福和李清照口中得知。同时,李清照还把yù尹与马娘子之间的矛盾解释了一番,并让赵福金看了yù尹所做的《梁祝》。没错,就是yù尹jiāo给马娘子的《梁祝》原版!李清照和马娘子的关系极好,今日办这诗社,原本也就存了想要为马娘子解释,化解yù尹误会的意思。

    为此,马娘子把《梁祝》原本,jiāo给了李清照。

    赵福金也是个行家,不禁jīng通乐律,更擅长书法……她那老子,本就是少有的书法大家,独创瘦金体,可谓一派宗师。耳濡目染之下,赵福金的眼力又岂能差了?故而她一眼就看出,yù尹的书法独树一帜,乃从未出现过的书法。虽然看上去还有些生硬,但这功底却显lù无疑。这也使得赵福金对yù尹,多了些好奇。

    她也想看看,yù尹是真的喜欢李清照的诗词,还是以此为借口,别有居心?

    yù尹那想到这两个nv人在片刻之间,便有了如此众多的念头!听李逸风的话,他想了想,而后朝着李清照一拱手,朗声道:“小底前些时候,曾听人读过李娘子一首新作。既然王‘衙内’这般说,为了以示清白,怎地也要诵上一番,还请李娘子海涵。”

    说着,yù尹向李清照拱手一揖。

    李清照还了一福,笑道:“小乙唱的好词,自家正要一饱耳福……来人,取嵇琴。”

    词和诗还是有许多不同。

    诗可以唱的如黄钟大吕,随xìng之至,可这词,却要依着词牌而诵。

    柔福帝姬……也就是赵多福闻听顿时喜上眉梢,从身后一名nv使手中取来一支嵇琴,跑上前递到yù尹手中。

    “小乙,莫输了阵才是。”

    说着话,赵多福来攥紧了那粉嫩嫩的小拳头,朝着yù尹晃了晃,做出鼓劲的姿态。

    一时间,又引来许多羡慕的目光。

    yù尹接过了嵇琴,取弓子轻轻一挑,嵇琴立刻发出幽幽之音。

    他闭上眼睛,沉yín许久后手指一滑,在滑动的同时却又使了一个小颤音,使得嵇琴音调骤然一转,透出一股子幽幽哀怨之气。一时间,李清照和赵福金的眼睛,亮了!

    “红藕香残yù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huā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嵇琴发出一连串颤音,大颤小颤糅合一处,恍如如泣如诉之nv子在歌唱。

    那幽幽相思之情,只让李清照心头一颤。

    这首词,本就是她收到夫君赵明诚书信后,在一种极端思念情绪下作出。却不想,yù尹凭借着一支嵇琴,竟把她当时心境,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准确表现出来。

    暗地里,倒吸一口凉气。

    李清照不禁轻声赞道:“小乙嵇琴第一之名,真个名不虚传。”

    而赵福金,也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至于赵多福,则还是个天真少nv,说难听一点,就是有点没心没肺。她当然无法体会出李清照那种情感,只是单纯觉得,yù尹唱的这词,真真好听悦耳,那双动人的眼睛,盯着yù尹,竟有些发痴。原来他使琴的模样,比父皇还要好看来!

    “好词,好琴,好唱!”

    秦桧突然抚掌,大声称赞。

    高尧卿也更赞不绝口,“本以为小乙琴虽使得好,可第一之名只是运气得来。不成想今日一见,才知道小乙这琴,使得真个出神入化……果然好词,果然好唱!”

    yù尹,则缓缓睁开了眼。

    哪知那王胜却不甘心被夺了风头,冷笑声道:“便是读来又有何用?怎知其中好处?”

    你便是读过李娘子的这首词,怕也理解不得李娘子这词的奥妙。

    李清照那张俏脸,顿时通红。

    “王胜,你好胆。”

    而赵福金则一蹙眉头,“王胜若在不知自重,休怪我与王相公知。”

    这本是李清照思念夫君而作,其中自少不得nv儿家的苦苦相思之情。王胜的话,确是要yù尹解词,岂不是说要把李清照那nv人家心思,**luǒ摆放在众人面前?

    这不仅是对yù尹羞辱,更是对李清照羞辱。

    也难怪赵福金大怒,不管怎样,李清照可是她琴学恩师。

    哪知这王胜却yīn阳怪气道:“茂德帝姬何必动怒,颂词自需解词,如何他yù尹便解不得?”

    言下之意,丝毫没有把茂德帝姬放在眼中。

    也难怪,这北宋天下本就是皇帝与士大夫共治。

    有的时候,皇帝的威严并不能让所有人为之畏惧……

    赵多福小手攥紧,小脸更是气得通红,暗自道:这厮怎忒可恶,想那王黼也不是好人。我回去后,定要奏明父皇,好好整治这叔侄二人一番,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气!

    哪知yù尹却笑了!

    “解词又有何难,便说了与你听。”

    “小乙!”

    yù尹话一出口,李逸风忙唤道。

    这词,没法子解……你就算是解了出来,李娘子颜面何存?你便是畅快一时,却得罪了李娘子,何苦来哉?

    李清照则向yù尹看去,却正对着yù尹的目光。

    那目光中带着一丝令人心安之意,好像是说:还请放心,绝不会有事。

    王胜冷笑道:“便愿闻其详!”

    yù尹转身,却与一双目光不期而遇。

    那目光中带着责怪之意,似乎是在说,你怎能这般逞强?

    是赵福金!

    yù尹笑了笑,回过身道:“李娘子这词,本当是寄一剪梅,双调小令。这一剪梅当有六十字,有前后阕句句用叶韵。只不过李娘子这首词,似乎作了些许变化,上下片各三平韵,当为一剪梅变体,且每句并用平收,不如便唤作‘yù簟秋’?”

    李清照眼睛不由一亮,喃喃道:“yù簟秋?却真个贴切。”

    一番话出口,却震慑了众人。

    包括李逸风在内,都不禁目瞪口呆。

    秦桧也是个通晓词牌小令的行家,听了yù尹的话,便闭上眼睛,手掌轻轻拍击节奏。半晌后,他睁开眼,冲yù尹笑道:“yù簟秋,好名目,却正合了‘红藕香残yù簟秋’之意。

    嗯,这名目好,真个妙不可言。”

    秦桧这一叫好,让其他人也紧跟着连连称赞。

    王胜气得脸通红,却半晌说不出话来……

    “非是自家想的好,实李娘子这一句,便绝妙无比。

    我第一次听到这句子时,若吞梅嚼雪,不愿再食人间烟火……李娘子这一句词,便堪称大家之作,未必比那柳三变逊sè。”

    在座众人,多有才学。

    似李逸风、高尧卿,也都是太学内舍生,才具自然不俗。

    听yù尹说完后,再仔细品味这‘红藕香残yù簟秋’词句,也禁不住是连声的叫好。

    “吞梅嚼雪,说的好,说的果然好!

    原未曾觉察,可听小乙这般说,真个是有吞梅嚼雪之韵味,好词句,好解词,妙不可言!”

    人常道,作词难。

    其实这解词也不容易……一段词句,需用相应文字进行注解,而且要解得恰到好处才行。这就要考校解词人的才具,也就是解词人的底蕴。若没有相应的才学底蕴,想要做好这解词,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nòng个不好,便是驴chún不对马嘴。

    李清照欢喜不

    心下那知己感受更加强烈,看着yù尹的目光,也显得格外亲切。

    “还请小乙继续解词。”

    赵福金突然开口,又让一旁赵多福一愣。

    姐姐是个不好言语的人,今日却主动开口,请yù尹继续解词?

    转头来,向赵福金看过去,却看到赵福金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欣赏,还有些好奇之意。

    这心里一动,却没由来,有了些酸楚。

    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分走了一些。

    +++++++++++++++++++++++++++++++++++++++++

    感谢有车才嫁你长风01金福仰天大笑300声玄天河洛夜不厌

    爱好读好书死人大头醉书流年崮乌鸦多多星空的物语隔壁的**声等书友慷慨打赏!!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