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十章 两位帝姬(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十章两位帝姬(下)

    第630票加更,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这是今天第七更,有第八更吗?期待720票的到来!!!!

    ++++++++++++++++++++++++++++++++++++++++++++++++++++

    秦桧笑了,“小乙第一次参加,自然有许多不适,没甚关系。

    就如三哥所言,多来几次也就习惯了……呵呵,不过一会儿会有贵客前来,小乙可切莫失态,以免被人怪罪。说起来,我与小乙这一次,也算是第二次相见了。”

    秦桧一派儒雅之色,说起话来,也是柔声细气。

    他本是江宁人,早先也只是个乡村教师。后来得了用,当上太学学正,而后出任职方员外郎的职务。入京时间不算长,也算不得短,所以说起话来,虽然是开封官话口音,却还带着几分江宁的乡土之气。以至于玉尹费了好大劲,才听懂了他的意思。

    忙不迭向秦桧感激,可内心里却嘀咕:这奸贼,看上去倒是一表人才。

    “员外郎曾见过小乙?”

    “哈哈,当日小乙大相国寺一曲《梁祝》,使得是出神入化。某当日正好也在,故而曾领教小乙风采。恨当时不得识,否则早就与小乙亲热,那会等到今日?”

    秦桧说起话来,让人感觉颇为舒服。

    只是那‘亲热’二字用的……虽然在这个时代,亲热是表示要多交往,多盘桓的意思,可依旧让玉尹毛骨悚然。亲热?和你这么一个卖国贼亲热,岂不是同流合污?

    只是而今秦桧的名声不差,更是坚定的主战派。

    甚至连李纲对他也非常赞赏,玉尹也无法表露出不敬之色。

    心中不住苦笑,一边与两人客套,一边有些坐立不安。

    “我道是谁,不过一鄙夫尔,羞与尔同席。”

    三人这边说着话,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顿时让玉尹变了脸色。

    扭头看去,却见一旁端坐一个青年,一身锦衣华服,头戴东坡巾,鬓变还插着一朵杏花。长的确是一表人才,只是那眼眉儿往上翻,嘴角往上翘,一脸不屑之色。

    玉尹不认得这青年,有些疑惑。

    而秦桧,则眉头一蹙,露出不快之色。

    高尧卿显然认得这青年,冷哼了一声,脸上却带着笑容,“我道是哪个?确是王衙内。”

    青年脸一红,勃然大怒。

    “高尧卿,你欲何为?”

    “不欲如何,只不过觉得小乙虽出身市井,却总好过有些人,卑躬屈膝,硬要去喊着别人做阿爹强。”

    “你……”

    秦桧低声道:“此人名叫王胜,是王相公的本家侄儿。

    倒有些才华,只是其人凉薄,贪恋权势……王相公膝下无子,这厮来了东京后,明明父母尚在,却要拜王相公为父。不过王相公到头来没有答应,以至于成了笑话。能作得几首好诗,也能弹奏一手好琴,在这开封府嘛……倒还有些名气。”

    玉尹陡然有一种强烈的错乱感。

    你秦桧居然说别人的品性不好?你又能好到哪里?

    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时,忽听亭外传来一阵悦耳的环佩声响。

    只见一三旬美妇,在茂德帝姬和柔福帝姬的陪同下,缓缓走上了小桥,正往亭中行来。

    秦桧忙上前道:“衙内稍安勿躁,主人来了。”

    “啊!”

    高尧卿忙回过身,不再理睬王胜。

    不过,玉尹却看到王胜目光凶恶的瞪着自己,心里不免奇怪:羞辱你的又不是我,你找高尧卿去呗?瞪着我作甚?这厮真是古怪,放着正主不找,偏来看着我。

    但旋即想来,玉尹又明白了。

    这王胜,还真就不敢去招惹高尧卿。

    论官职的话,高俅比不得王黼。可是论在徽宗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却又不分伯仲。

    高尧卿是高俅的小儿子,正经衙内;王胜……却只是王黼的侄子。曾想要拜王黼为老爹,结果还被拒绝了,以至于沦为笑柄。这种人,又怎敢去找高尧卿麻烦?

    欺软怕硬!

    玉尹心里冷笑一声,旋即便不把此人放在心上。

    反正老子明天就走,哪有那闲情逸致与你计较?就算你那本家叔父王黼是太宰又如何?如果我记得不错,就在今年底,你那本家相公叔父,便要失去皇帝宠信……

    想到这里,玉尹反而挺起了胸膛!

    +++++++++++++++++++++++++++++++++++++++++++++++++++++++++

    三旬美妇,正是李清照。

    她在两位帝姬的陪同下走进小亭,若秋水一般的目光,在玉尹身上扫了一下,微微一笑。

    她,似乎是在对我笑?

    玉尹心里好生奇怪,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这种激动,哪怕是先前见到茂德帝姬和柔福帝姬时也未曾有过。说实话,初次与岳飞相见时,本应该有这般激动心情。可惜当时醋性大发,以至于光顾着生气,却忘了激动。而眼前这女子,已是徐娘半老。论相貌,即便风韵犹存,可是和一旁的赵福金比,少了些端庄成熟;和赵多福比,又没有那种青春的光彩。

    但在玉尹眼中,当三个女子走进来时,最耀眼的,确是中年美妇。

    婉约派宗师,一代女词人……命运坎坷,但同时又在不断和命运抗争。她曾两次嫁为人妇,若在明清,怕就要被冠以不贞之名;她好酒爱赌,被许多人争议,偏偏她的文采之出众,所做诗词,在后世广为流传,为无数人琅琅上口,交口称赞。

    她,便是李清照,李易安!

    玉尹觉得自己的心跳,陡然加快。

    不为别的,只为李清照留下那一首首经典的诗词。

    在这一刻,玉尹甚至是用一种朝圣的目光看着李清照,那目光的炽热,却让李清照愣了一下,旋即粉靥闪过一抹羞红。

    这玉小乙,怎如此无礼?

    不过他的眼睛,却真个好看。

    玉尹在朝圣,而其他人则纷纷向赵福金和赵多福两人问好。

    也许在玉尹的眼里,李清照是那种独一无二的存在;可是在其他人眼中,李清照不过是一个过气相公的儿媳妇,才学虽然好,但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并不为奇。

    毕竟这时候的李清照,远不似历史上那个南渡的李易安。

    此时的她,虽能作得好词,但却算不得出众。有宋以来,好词人多不胜数,李清照也不过其中之一。加之她女儿身,便终究无法和柳三变那等浪荡子相提并论。

    在众人眼里,真正尊贵的,还是赵福金姐妹。

    李逸风快步走到玉尹跟前,轻轻扯了一下玉尹的袖子,“小乙,休要失礼。”

    “啊……”

    玉尹一怔,顿时醒悟过来。

    他刚要见礼,却听到一个银铃般好听的声音响起:“玉小乙,咱们又见面了!”

    说话的正是柔福帝姬赵多福。

    她这一开口,顿时使玉尹成为众矢之的。

    本来,并无多少人注意到玉尹的存在,因为他衣着太普通,普通的让人无法关注。

    若非高尧卿认得玉尹,说不定也不会理财他。

    而现在,堂堂帝姬,官家最宠爱的女儿,却一派亲热姿态的和玉尹说话,顿时引得不少人为之疑惑。

    “这厮何人?”

    “不认得……许是那位大人家的亲戚?”

    “玉小乙?这名字我怎么觉得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那就是了,定然是谁家大人的公子。”

    众人窃窃私语,却使得王胜心中怒火更炽。

    本来,柔福帝姬和玉尹说话,已经让他是羡慕嫉妒恨,再看玉尹成了众人焦点,这心里面更加不快活。

    “甚公子,不过马行街上一操刀肉贩耳。”

    “啊……我想起来了,就是他,马行街上的肉贩。

    能使得一手好琴,更学得好扑……之前曾作《梁祝》和《二泉映月》,好像千金一笑楼的那首《金蛇狂舞》也出自他之手。你看,我这记性,看他吊着胳膊便应想到。前些日他在快活林和吕之士争跤,虽败了那鬼脚八,但也伤了手臂……”

    “原来是一个屠子。”

    “怎地一个屠子,也在这里?”

    “是啊,真是有辱斯文……李大郎也算是堂堂少卿之子,怎么与一个屠子混在一处?”

    柔福帝姬的脸色变了!

    李逸风的脸色,也变了……

    而一旁高尧卿和秦桧,则默不作声的看着玉尹,想要看玉尹在这等情况下,会做什么反应。

    却不想,玉尹对周遭闲言碎语恍若未觉,大步走到李清照面前。

    “久闻李娘子之名,更读过李娘子无数诗词,小底钦佩之至……今日得见李娘子面,实三生有幸,还请李娘子受小底一拜。”

    而今的李清照,远非历史上那个饱受煎熬折磨,历经沧桑的李易安。

    面对玉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李清照不禁手忙脚乱,忙伸手想要搀扶,可又一想,这男女有别,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只是这一来,她可是实实在在,受了玉尹一拜。

    “小乙,你这是作甚?

    李大郎,还不快来拦下……自家不过一弱女子,怎当得小乙如此赞誉,更当不得这般礼数。”

    这时候,人群中却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

    “李娘子诗词虽好,你一个屠子,却要装甚风雅来?可曾读过李娘子一首诗词吗?”

    话音未落,顿时引来玉尹,怒目而视!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