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五十章 两位帝姬(上)540票加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五十章两位帝姬(上)540票加更!!!

    第540票加更,期待630票的到来,感谢大家支持。

    +++++++++++++++++++++++++++++++++++++++++++

    早在那马车出现的时候,李逸风就变了脸sè。

    不等yù尹反应过来,他快步上前,朝那两个nv子唱了一个féi喏:“不想茂德帝姬、柔福帝姬也在,多有失礼,望请恕罪。”

    茂德帝姬?柔福帝姬?

    yù尹顿时愣了!

    茂德帝姬的名字,他并未听说过。

    不过柔福帝姬,确真真个听说过……

    相传靖康时,柔福帝姬被金人掳走,后赵构登基,忽有一nv子,自称柔福帝姬,自金国逃亡而来。柔福帝姬被掳走的时候,不过十七岁。归宋时,已过去了多年,以至于赵构也认不出真假,便认下了这位帝姬。直到后来,韦后归宋带来消息,柔福帝姬在金国已死去多年,于是乎,一场惊天骗局被揭开,柔福帝姬也成了当时的一个笑话。

    yù尹听说过这个故事,故而听闻柔福帝姬之名,不免有些愕然。

    只见眼前这小nv子,一派天真烂漫之气,说话时虽有些傲气,却并不让人反感。

    她,便是柔福帝姬吗?

    yù尹一时间,有些恍惚。

    而另一旁,茂德帝姬却等了少nv一眼,轻声道:“嬛嬛,休得无礼!”

    少nv似乎很听姐姐的话,吐了一下粉红的小舌头,在茂德帝姬耳边低声细语两句话之后,茂德帝姬不仅诧异向yù尹看了一眼,那绝代风华的脸上,lù出一丝笑意。

    “大郎,却许久不见!”

    茂德帝姬与李逸风一福,“五哥前日还说,许久不见大郎,颇有些想念呢……”

    李逸风忙道:“改日定当叨扰,还请嫂嫂代为请罪。”

    茂德帝姬笑了,这一笑,却让人眼前不由得一亮。此时天sè昏黑,mén庭上挂着一排灯笼。茂德帝姬的笑容在这夜sè里,只让那灯光失sè,令yù尹不禁暗自称赞。

    好一个美人胚子!

    “yù小乙,待会儿可否使琴?”

    柔福帝姬虽得了茂德帝姬的警告,可是那天真之sè却丝毫不减。

    “我听许多人说,小乙嵇琴无双,连冯超也非对手。所以心下非常好奇,特别是那当日在相国寺使得《梁祝》,不知可否使来?一定要使,若使得不好,必要罚你!”

    宋代的帝姬公主们,并不似后世影视作品那样,动辄本宫如何如何。

    她们多自称‘吾’或者‘我’,在言语上,更显得平易近人。只不过,毕竟是皇室子弟,开始说的还好,可到后面,却又威胁起来。但在yù尹听来,却不觉得突兀,反而有一种亲切感。那种感觉,就好像燕奴对他撒娇,要惩罚他如何如何。

    “若有机会,自然使来。”

    yù尹一欠身,权作还礼。

    “那说好了,一定要使一回才好!”

    柔福帝姬顿时lù出欢快笑容,抚掌对yù尹说道。

    这时候,就听茂德帝姬道:“嬛嬛,莫要让你师父等候……大郎……”她停顿了一下,旋即又柔声道:“还有小乙,待会儿莫要拘束,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聚会罢了。”

    yù尹可以和柔福帝姬说笑,但是面对茂德帝姬,却不自觉生出一丝紧张感。

    忙欠身道:“有劳茂德帝姬提点,小底感jī不尽。”

    柔福帝姬被茂德帝姬牵着小手走了,临进mén的时候,她回身朝着yù尹,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别忘了你说的,一会儿定要使一回嵇琴,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

    那小nv儿的模样,却让yù尹笑了。

    鬼使神差一般,他举起手,伸出小指,朝柔福帝姬勾了勾。

    那意思是是告诉柔福帝姬:一定!

    两位帝姬走进mén庭,李逸风这才如释重负,长出了口气。

    “小乙,真佩服你,居然这般轻松。”

    “怎么了?”

    “你难道不知吗?

    茂德帝姬与柔福帝姬,乃官家最为宠爱的两位帝姬。去年时,茂德帝姬下嫁那蔡五郎,可是被传为一段佳话。茂德帝姬端庄稳重,柔福帝姬却天真可爱,真美人邪!”

    yù尹再一次愕然!

    怎地这宋朝人对公主,可以做这般评价吗?

    真美人邪,怎么听怎么觉着,这厮似乎有轻薄之意。

    “小乙,我们还是进去吧,看起来已来了不少人。”

    “好!”

    yù尹点点头,与李逸风迈步走进mén庭。

    不过刚一进mén,便被两个shì卫拦住。检查了yù尹和李逸风手里的请帖之后,这才算是放行。

    毕竟,这瑞圣园是皇家园林。

    而且又有两位帝姬参加,自然要格外重视。

    沿着崎岖小径,穿过亭台楼榭,远远就见一座荷huā池,池中心一座jīng致小亭,矗立水中。池畔和小亭之间,有一座小桥勾连,四周则栽种着桃杏果树,极为清雅。

    这一路上,李逸风向yù尹介绍了两位帝姬的情况。

    那茂德帝姬是徽宗皇帝的第四个nv儿,名叫赵福金……听听,这名字多俗!如果是在后世,甚至可能被人耻笑。不过在这个时代,福金可是一个好名字,多福多金的意思。茂德帝姬而今方十八岁,只不过由于她那fù人打扮,看上去有些年长。但如此一来,却又少了几分青涩,平添了几分端庄文庄的成熟风韵……

    赵福金在去年,下嫁蔡京第五子蔡鞗。

    别看蔡京是‘六贼’之一,可蔡鞗却是品xìng极佳。

    承蔡京家学,文采不俗,也是开封城里有名的才子……不过这xìng情嘛,却有些风流。虽娶了帝姬在家,每日流连于青楼瓦舍之中,令许多人感觉有些不可理解。

    蔡鞗比李逸风大,加之行五,故而称之为五哥或五郎,与李逸风关系颇为密切。

    而柔福帝姬呢,名叫赵多福,也有多福之意。

    她是徽宗皇帝第十个nv儿,年十三岁,与康王赵构是亲兄妹,母亲便是后世颇有名气的韦贤妃。

    赵多福能歌善舞,最喜欢音律。

    故而拜李清照为师,学习cào琴之技,而且甚得徽宗皇帝称赞。

    yù尹听罢了李逸风的解释,对两位帝姬,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不过内心里,还是有些疑huò:如此排场,而且在这皇家园林之中,李清照把我找来,又是什么意思?

    ++++++++++++++++++++++++++++++++++++++++++++++++

    小亭说是小,却一点也不小。

    当yù尹随着李逸风走进亭中,亭子里已有十余人。

    这些人似乎和李逸风tǐng熟悉,故而两人才一走进来,便立刻有人站起身打招呼,李逸风也是一一回礼。不过,yù尹却一个人也不认识,甚至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

    似这种聚会,自然是要锦衣华服才好。

    可yù尹没有功名,也非太学出身,虽着一件长衫,却与这亭子里众人显得格格不入。

    也没有人与他寒暄,更没有人理睬。

    以至于yù尹进了亭子后,便找了一处偏僻位置坐下,静静观察众人。

    “小乙,何故独坐于此?”

    就在yù尹坐在角落里观察的时候,忽听到有人叫他。

    回身看去,却是两名男子,一个年纪大约在三十多岁,生的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而另一个则略显年轻,大约二十多岁的模样,也是英俊潇洒,气度颇为不凡,却正是高俅之子高尧卿。

    “衙内怎地在此?”

    yù尹忙起身向高尧卿行礼。

    高尧卿呵呵一笑,“闲来无事,听闻李娘子召集诗社,故而前来凑个热闹。

    哦,待我来介绍,这位便是职方员外郎秦会之,听说小乙不但使得好琴,更写得一手好字,所以要我引见一番。会之兄,这便是小乙,怎地可称得上是一表人才?”

    那中年人朝yù尹一拱手,“自家秦桧,久仰小乙嵇琴一绝之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职方,兵部下辖机构,类似于后世的参谋部。

    员外郎则是职方下辖各司次官,品秩从六品上,也算得上是一个入了品的官职。

    不过yù尹却没有回来,而是瞪大了眼睛,呆愣愣看着那中年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秦桧,他便是秦桧?

    那个历史上,南宋的大jiān臣,卖国贼,用‘莫须有’之名害死岳飞的秦桧?

    在这一刹那,yù尹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与历史如此的贴近,近的让他遍体生寒。他已经见过了岳飞,而今又见到了秦桧。这是不是说明,那历史的脚步正在不断bī近,正在把他一步步的融入在其中?

    本能的,yù尹握紧了拳头。

    内心里甚至有一种冲动,一拳轰死秦桧。

    “小乙,小乙?”

    “啊!”

    yù尹清醒过来,忙lù出赧然之sè,“还请两位见谅,方才小底一时出神,失礼之处,万望包涵。”

    秦桧本lù出不快之sè,不过听yù尹这么一说,但也旋即释然。

    很正常啊!

    这小亭子里的人,非富则贵,更有自己这种从六品的官员在。yù尹虽然有些名气,可说到底还只是个市井小民。忽见到自己,难免有些发愣,倒也真个是正常。

    秦桧旋即笑了,“小乙第一次参加,自然有许多不适,没甚关系。

    就如三哥所言,多来几次也就习惯了……呵呵,不过一会儿会有贵客前来,小乙可切莫失态,以免被人怪罪。说起来,我与小乙这一次,也算是第二次相见了。”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