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九章 邸报(上)为盟主崮TL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九章邸报(上)为盟主崮tl贺!

    昨天晚上写的太晚,看快到四百五十票了,便昏沉沉的上传了章节,定时更新。书mí群4∴⑧0㈥5

    没想到居然出错了。

    实在抱歉,章节已经修改完毕。

    +++++++++++++++++++++++++++++++++++++

    深吸一口气,努力平抑下心中忐忑情绪。

    yù尹有些紧张,却又不得不做出平静姿态。而今状况,和以前不同。当着李逸风与陈东的面,yù尹可以高谈阔论,是因为朋友关系。可现在,吴革是大宋官员,而李若虚、徐揆更是头次见面,这言语间一个不慎,说不得就会惹来一场麻烦。

    该死,我与你说便说了,你却又把我卖出来作甚?

    yù尹狠狠瞪了一眼李逸风,微微一笑,“秉义郎以为,这辽人是当灭,或不当灭?”

    “嗯?”

    吴革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其实,对于当年海上盟约,联金攻辽之事,在大宋朝堂上,同样存在诸多的分歧。

    诸如李逸风之父李纲一些人,认为不应当联金攻辽;而赵良嗣童贯等人,则极力赞成联金攻辽。时至今日,这种争论仍旧存在,虽然于大局,已经于事无补……不过,这是一种意识形态,从很大程度上,体现出大宋对金人的一种态度和看法。

    只是在民间,随着王黼用六千多万缗买来几座空城,被宣扬成为有宋以来少有之大胜后,对辽金的争论,也就变得不再重要。yù尹突然提起这个话题,让吴革三人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吴革道:“愿闻其详!”

    说出这句话,也表现出吴革态度上的变化。

    他将从泾原军,少不得要和金人打jiāo道,所以也就格外关注这方面的事情……

    yù尹说:“辽人虽与大宋为敌百年,却仰慕我大宋文化。

    彼此间征战不休,实则潜移默化,已被我大宋同化。只看他们用我宋人为官,学我宋人文化,模仿我宋人衣食住行。表面上,那辽人是蛮夷,可骨子里却无一不在学我大宋风俗。

    然则金人,乃真蛮夷。

    一群无知未开化之种族,只知破坏,而不懂得建设,贪婪成xìng,残忍而暴虐!

    若此等人代辽而兴,与我大宋才是真正祸害。我大宋与辽,虽jiāo战百年,却有兄弟之谊。檀渊之盟时,曾言我大宋与辽乃兄弟之邦。而今兄弟有难,我大宋却不肯伸出援救之手,反而落井下石。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我大宋背信弃义,已落在下风。

    张觉来降,本代表着燕云宋人之心声。

    然我大宋先nòng虚作假,再一次落人口实;随后又显出张觉,更是人感到心寒……

    郭yào师,渤海人也,非我宋人,更无忠义之心。

    之所以归降我大宋,也是利益驱使。而张觉一死,必然令郭yào师有chún亡齿寒之感受。若金人来攻,这第一个投降的,怕就是那郭yào师!所以我以为,此人绝不可信!”

    吴革突然抚掌大笑,“小乙说的好!”

    可旋即,他又lù出颓然之sè,轻声道:“虽知如此,奈何官家受小人méng蔽,终不得成事。

    小乙,那你说,该当如何?”

    让我说?

    yù尹顿感一阵头疼,甚至有些哭笑不得。

    你堂堂干办经略司公事,也是从八品的秉义郎,却跑来问我,该当如何?

    只是,看着吴革那颇为殷切的目光,yù尹也觉得不好推却。他想了想,轻声道:“辽亡,则金必攻宋;若不亡,许尚有一线生机……只看那耶律延禧能否成事了。”

    言下之意,宋金之间,必有一战。

    而这一战的关键,确是在辽国天祚帝。

    吴革愣了一下,陷入沉思之中。

    李若虚和徐揆两人,则上上下下打量yù尹,似颇为好奇。

    这家伙,真个是ròu贩不成?

    “小乙,已都办妥了吗?”

    李逸风见众人息声,气氛有些沉重,于是笑呵呵开口道:“你此去太原,却让这东京城里,少了许多热闹。”

    “小乙要去太原?”

    “正是!”

    李若虚眼珠子一转,笑道:“莫非是香燕先生事?”

    “咦,李先生也知道此事?”

    李逸风道:“而今柏台弹劾香燕先生,谁个能不知晓?

    益虚之弟,乃太学博士,这几日也时常和我们谈论这朝堂之事,颇令人感到忧虑。”

    益虚,是李若虚本名。

    yù尹不禁好奇问道:“李先生兄弟又是何人?”

    “便是那太学博士,李若水。”

    李若水?

    yù尹顿时愣了。

    这名字,怎听上去这么熟悉?

    啊……想起来了,李若水不就是那‘南朝一人’吗?

    李若水,广平曲周人,历任元城尉、平阳府司录、济南教授之职,宣和四年为太学博士。时主和派在朝堂上占居上风,李若水极为愤慨,多次上书官家,条陈兴国良策。靖康元年,钦宗加封李若水为礼部尚书,不受,后改封为吏部shì郎。

    靖康二年,金兵南侵,徽宗和钦宗二帝被俘。

    李若水仗义执言,怒斥粘罕。

    粘罕试图收买留用,便言:“今日顺从,明日富贵。”

    然李若水严词拒绝……

    粘罕又言:“你父母的年岁已高,如果投降,便可以和他们团聚,尽人子孝道。”

    李若水怒道:“忠臣事君,不复顾家。“

    此后,他对粘罕骂不绝口,气得粘罕命人割了李若水舌头。李若水不能用口骂,便怒目而视,以手相指,又被挖目断手,最终殉难,死年方三十五岁,可谓悲壮。

    后高宗赵构继位,下诏:“若水忠义之节,无比伦,达于朕闻,为之涕泣。”

    赠李若水观文殿学士,谥曰‘愍’。而在后世,更有人尊李若水为‘南朝一人’之称号。

    yù尹万万没想到,对面坐的,居然是李若水的哥哥,心中顿生敬佩之意。

    “小乙和香燕先生旧识?”

    李若虚有些好奇。燕瑛在朝堂上,是出了名的清高自傲,除少数人之外,对他人很少理睬。而yù尹呢?听大郎说不过是马行街上的ròu贩。虽能使得一手好琴,但也不至于和燕瑛相熟。就算他老子是五龙寺的内等子,也不可能被燕瑛看重。

    yù尹苦笑一声,“说来不怕先生见笑,自家与香燕先生,只见过一次。

    不过我也不知道,香燕先生为何会帮我,至今仍觉着糊涂……前两日听开封府的押司说,香燕先生会有麻烦,让我出去躲一躲。我也觉得最近有些过于浮躁,出去走一走也好。方巧一长者犯事,我便随他走一趟太原,顺便也能避避风头。”

    “原来如此!”

    李若虚恍然,连连点头。

    只是对yù尹的身份,越发感到好奇起来。

    “对了,小乙今晚可有空闲?”

    “怎地?”

    “我正好受邀,前去北园参加一场诗社,若小乙无事,不妨随我同去?也可以多结识些人物。”

    李逸风突然开口相邀,却让李若虚和徐揆两人愣住了。

    今日北园诗社,可是李娘子发起,请的多是这开封府俊彦。李逸风作为李刚之子,又是太学生,自然受到了邀请。可你把yù尹带去,难道就不怕被别人耻笑吗?

    哪知yù尹听了,却笑起来。

    “不瞒大郎,我前几日也收到一帖子,邀我前去参加这北园诗社。

    本觉着没甚熟人,犹豫是否要去。既然大郎也受邀前往,正好可以与大郎作伴……不过,那北园诗社又是作甚?是何人发起?我那帖子上也未说明,至今仍在糊涂。”

    李逸风一怔,“小乙也受了帖子?”

    “正是。”

    这一下,可真让李逸风感觉着古怪了。

    他搔搔头,说道:“你这家伙倒是有趣……还记得先前我与你说的那位李娘子吗?”

    “赵相公家的?”

    “正是!”李逸风点头笑道:“这北园诗社,便是李娘子发起,邀请的大都是官宦子弟,青年才俊。我正想借此机会,将那拓本送给李娘子鉴别,不想你也受了邀,却省了许多麻烦。既然如此,咱们便一同前去,彼此间也能有一个照应。”

    一边说,李逸风一边摇头。

    yù尹是一头雾水,这李清照好端端邀我,又是何故?

    ++++++++++++++++++++++++++++++++++++++++++++++++++++

    几人在茶楼里jiāo谈,气氛渐渐活跃起来。

    yù尹在一旁听着李逸风几人谈论朝政,不免有些chā不上话。

    就在这时,忽见一人上楼,一身青sè短衣打扮,斜挎着一个兜囊,手中还拿着一张小纸。

    此人上了楼,便大声叫喊道:“小报到……香燕罢黜,新官上任。”

    香燕罢黜?

    yù尹一愣神的功夫,就见吴革招手把那人唤到跟前,取出五枚宣和通宝,递给那人。

    那人旋即把手中纸张递上,而后转身继续吆喝。

    “这是什么?”

    yù尹愕然问道。

    吴革一目十行扫了一眼,旋即抬头笑道:“小乙是开封人,怎地不知这小报来历?”

    “啊?”

    李逸风解释道:“便是朝堂谕旨,官员任免,臣僚奏议的内容。小乙平日里可能不甚留意,所以不清楚这些。”

    邸报!

    yù尹马上反应过来,这小纸的来历。

    ++++++++++++++++++++++++++++++++++++++

    感谢崮tl书评区飘红,成为本书第十位盟主。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