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八章 锦衣楼(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全文字无广告第四八章锦衣楼(上)

    保底第二更,继续求推荐,求月票!!

    ++++++++++++++++++++++++++++++++++

    北园诗社?

    玉尹有点懵了!

    这又是什么?

    “九儿姐,北园是哪里?”

    人道是不耻下问,玉尹拿着这张没有署名的帖子,站在卧房门口大声问道。

    不等燕奴开口,却见另一侧房门开启,安道全一脸满足之色从屋中走出。听到玉尹的询问,他愣了一下,旋即露出古怪笑容道:“小乙,怎地连北园都不知晓呢?”

    “啊?”

    “北园,便是瑞圣园,你久居东京,何故不知?”

    北园就是瑞圣园?

    那你直接写上瑞圣园不就是了,好端端来个‘北园’,我又怎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玉尹顿时一脸郁闷。

    开封府内,园林比比皆是。

    而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四园’,分别是玉津园、瑞圣园、琼林苑和宜春苑。

    这四处园林,也是东京最具代表性的园林。

    其中瑞圣园在最初便叫做北园,因泰山天书存放于此,于是在太平兴国三年便改作瑞圣园。作为老东京,大都知晓瑞圣园的所在。玉尹也知道瑞圣园,却不清楚这‘北园’的来历。听安道全一说,他这才恍然,不过旋即复又蹙起眉头来。

    “小乙,莫非有事?”

    “安叔父可知,北园诗社来历?”

    “北园诗社?”

    安道全一怔,从玉尹手中接过帖子,看了一眼后轻轻摇头。

    “这怎又知道……北园优雅别致,官宦子弟常在此吟诗颂赋,说不得又是哪家子弟聚会罢了。不过看这笔迹,确是个女子,而且看笔锋,年纪应该不小。小乙莫非认识什么贵人,所以才邀请你前往?这种事情很平常,你便是去了就知晓。”

    这老儿,好厉害的眼睛。

    帖子上的字迹娟秀工整,一看便知出自女子之手。

    可他却能从笔锋,看出书写帖子之人的年纪……玉尹刚才没有留意,听安道全一说,在仔细看时,倒也颇为赞同。所谓诗社,其实就是一次普通的游园聚会。一些官宦子弟聚在一处,作些诗词,在这个时代来说,倒也不算的什么稀罕事。

    但究竟是谁邀请他呢?

    燕奴听到是女人邀请,顿时起了小心。

    不过,旋即听到说是一年长女子,遂又放下心来,端着饭菜走出厨房,摆放在院中食案上。全文字无广告

    “小乙哥何必担心,去了便知。”

    “倒也是!”

    玉尹闻听,顿时笑了,“却是自家钻了牛角尖。”

    “快吃饭吧,莫让饭菜凉了。”

    ++++++++++++++++++++++++++++++++++++++++++++++++++++++++++

    夜了,屋外又下起了雨。

    眼见着初夏将至,可天气却因这连日夜间小雨,变得凉爽宜人。

    燕奴帮着安道全把那浴桶里的药汁加热,忙的热火朝天。而玉尹则在房间中,修了一会儿琴之后,从桌上拿起那本柳永事迹。正要看时,却见从诗集中滑落一页纸张。玉尹一怔,弯腰捡起来,在灯光下扫了两眼。纸张上密密麻麻写了几十个名字,而陈东的名字,也赫然在其中。这使得玉尹顿感疑惑,正要仔细看时,忽听到有人敲门。

    “谁啊!”

    燕奴擦了擦手,快步上前。

    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九儿姐,是我,陈东!”

    “叔叔怎地这般晚来?”

    “小乙可回来了?”

    陈东并未回答燕奴的话,只问玉尹是否回来。

    玉尹在屋中听到东京,把那名单往书里一塞,起身走出卧室。

    这时候,燕奴开了门,却见陈东大步流星进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衣服被小雨湿透,却浑然不觉。一见玉尹,陈东连忙大声问道:“小乙,日间可在学而书社门口捡到一本书?”

    “柳永诗集?”

    “正是,正是……”

    听到玉尹这么说,陈东这才如释重负般,出了一口气。

    “可在小乙手中?”

    玉尹也不回答,转身进了屋,从桌子上拿起那诗集,复又回来递给陈东,笑呵呵问道:“不过是一本诗集,也当不得什么钱,怎地少阳这般焦急?莫非藏了秘密?”

    “啊……哪有,哪有!”

    陈东脸色一变,旋即做出一副淡然之色道:“不过是借他人之物,故而有些着急,却让小乙见笑。”

    说着话,陈东伸手接过那诗集,翻了两页,便看到那张名单,脸色顿时轻松不少。

    玉尹眼神却骤然一凝。

    嘴巴张了张,不过最终没有把心里话说出。

    反倒是陈东,失而复得之后显得格外轻松,见燕奴正忙里忙外,不禁疑惑问道:“小乙,这是要沐浴吗?”

    “是,也不是。”

    “此话怎讲?”

    “只不过得了一方子,配了些药,可以加快手臂复原。”

    “原来如此……那这位是?”

    安道全从房中出来,和陈东打了个照面。不过陈东此时,已认不得安道全,因为而今安道全的模样,和当日天清寺里那醉猫模样完全不同。只不过看玉尹家中突然多了一个人,陈东不禁有些奇怪。因为他知道,玉尹和燕奴,并无其他亲人。

    “哦,此家翁老友,前日才来东京,暂时住在我这边。”

    “原来如此,那我就不妨碍小乙治伤,先告辞了!”

    陈东没有觉察到玉尹态度的变化,笑哈哈一拱手,便告辞离去。

    待陈东走了,燕奴上前疑惑问道:“小乙哥,怎地今日对陈叔叔的态度如此冷淡?”

    “少阳,似加入了什么帮会。”

    “啊?”

    “他刚才说是来取书,依我看,更像是在意那书中的一页名单。

    我刚才翻看的时候,发现那名单的存在……自家有些担心,少阳是不是加入了什么帮会。”

    “帮会不可能,不过嘛……”

    安道全走过来,呵呵一笑,脸上带着些许嘲讽之色,“这些读书人,看似一个个精明似鬼,实则愚蠢的不得了。之前不是有什么新旧党争吗?说不得他卷入党争里。小乙,你可要小心一些,万不可卷入其中,否则的话,落得一辈子麻烦。”

    党争?

    玉尹愣了一下,旋即释然。

    这倒是极有可能,自王安石变法以来,新旧党争接连不断。

    忽而新党占了上风,忽而旧党得了权势……双方相互倾轧,争斗不止。而卷入党争着,不泛后世琅琅上口的名人。王安石、苏东坡、司马光……玉尹甚至觉得,北宋之衰颓,衰颓于王安石变法,衰颓于熙宁!五十五年党争不断,致使良臣归隐,朝堂之上宵小遍布。许多有志之士,在小人压制下,难以施展一腔抱负。

    熙宁变法?

    玉尹也很难说得清楚是非对错。

    后世在学堂,历史书上教导了什么三大矛盾,促使王安石变法。不过后来随着知识增长,阅历丰富,玉尹只当做是笑话。王安石变法的本意或是好的,可惜变法不得人。王安石本身也不是一个合适的变法执行者,因为他性格太过于刚愎。

    刚愎的人,往往听不得意见。

    听不得意见,就要打击排斥政敌……

    说起来,变法初期,新党旧党人才济济,可惜随着一场场报复,一次次清洗,使得无数精英最终落得个凄凉结局。

    玉尹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陈东卷入党争,也不知最终会是怎样一个结局呢?

    +++++++++++++++++++++++++++++++++++++++++++++++++++++++++

    三月二十六日,开封府做出判决。

    罗四六因过失杀人,刺配充军太原府。

    也许在一些人眼里,北宋是一个一言不和,便可以拔剑杀人的时代。可实际上呢?北宋的法制,相对于还算健全。特别是东京汴梁,更是如此。若不是这样,那水浒传里的鲁智深,也不至于失手杀了镇关西以后,落得个亡命天涯,最终出家为僧的结局;而卢俊义,堂堂大名府的员外郎,被逼得最终上了水泊梁山……

    罗四六能够得以活命,已是一桩奇事。

    据说,当判决发出之后,郭京在家中气得是口吐鲜血,险些丢掉了性命。

    而经这件事以后,郭京在桑家瓦子的统治力,被削弱了许多。自家兄弟死了,却不得报仇,又如何能让下面的弟兄们心服口服?于是乎,许多泼皮闲汉,悄悄从郭京身边离开,使得郭京更雪上加霜。不少人在离开郭京之后,想到了去马行街投奔玉尹。只是玉尹对此兴趣不大,加之朝堂上弹劾燕瑛的声音越来越响亮,玉尹更不敢跳出来,出这个风头……只不过,世上许多事,并非人力可阻挡!

    根据安道全的吩咐,玉尹用了三天强筋壮骨散,第一阶段算是功德圆满。

    用燕奴的说法,经过这三天药水浸泡洗身,玉尹筋骨得到了进一步强化。筋长则力大,玉尹的气力,更达到了一个极致水准。

    “小乙今后,每隔一个月要用一次强筋壮骨散,只是效果未必能如此次这般明显。

    这强筋壮骨散,要连续使用三十六次,才可以算是圆满。

    到时候,以小乙真法,配合这强筋壮骨散的效用,达到玉大郎当年水准,当不成问题。只不过,想要如你丈人那般成为宗师,还需你自己努力,非外力能有作用。”

    三十六次,每个月一次……那岂不是要三年?

    玉尹暗自啧舌,同时又有些好奇,“叔父可曾习过武艺?”

    安道全哈哈大笑,“我若是习过武,又何至于沦落到在天清寺里借酒浇愁?只不过我自幼学医,懂得一些健体强身之法,故而才能活到现在。不过我学得这些东西,却不适合小乙。你只要好生练习你丈人留下的真法,早晚必能有大成就。”

    说罢,安道全笑呵呵看着燕奴,“怎地九儿姐,可愿学我这些鬼画符吗?”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