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七章 强筋壮骨散(上)360票加更,今日第十一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七章强筋壮骨散(上)360票加更,今日第十一更!

    还差两票,不过无所谓啦,先更出来,继续码字!

    ++++++++++++++++++++++++++++++++++

    暮春的雨,总来的突然!

    日间还晴空万里,入夜之后,却突然间淅淅沥沥。那雨水落在院中古槐树上,令这棵不知道有多少年轮的古老植物,在夜幕中显得格外生动,更透出了些许灵xìng。

    玉尹呲牙咧嘴,看着眼前的浴桶,好生为难。

    浴桶里的水,漆黑如墨,看着让人不禁心里面有些发怵。浓浓药味弥漫在空气里,更让玉尹不停蹙眉。只见安道全用手探了下水温,一脸古怪笑容,朝燕奴点了点头。

    随后,燕奴睁大一双明眸,便看着玉尹……

    目光中的情意,让玉尹难以拒绝。

    再向安道全看去时,就听这老人说道:“傻小子,看作甚?还不快点进去?”

    “这个……”

    玉尹看着木桶里黑乎乎的水,好生为难。

    木桶里有强筋壮骨散,根据安道全的说法,这强劲壮骨散每月一次,一次三日连续浸泡,每日至少要浸泡两个时辰,才能是药力透入体内,达到强筋壮骨的作用。

    听上去似乎不错,可真要用时,玉尹心里不免嘀咕。

    他倒不是信不过安道全,只是这强筋壮骨散,是安道全在天清寺里做醉猫时配出来的东西,天晓得有没有副作用?至少,这浓浓的药味中,还带着一股子难言气味,总让玉尹心中忐忑。可是,这药物已经摆在了跟前,他也没有其他选择。

    只好褪下了衣服,着了一件小衣,走到浴桶跟前。

    “九儿姐,我这胳膊还没好,不好浸水吧。”

    “屁话!”

    不等燕奴回答,安道全却怒了,“不过是小小骨伤,算得甚事?我这强筋壮骨散,本就有强壮筋骨之效用。便是有伤,也不碍事,反而对你这伤势,有极大好处。

    这三天,你白昼用断续膏,夜间跑强筋壮骨散。

    不出十日,我保你复原,不会留下半点毛病……好了,休要再啰嗦,赶快进去。”

    “是啊,安叔父医术高明,早年间曾有安三绝之称,绝不会有事。”

    燕奴在一旁,也是轻声劝说。

    玉尹见推脱不得,也只能苦笑着答应。

    他试了试水温,似乎正合适。

    于是抬脚迈入了浴桶,身体缓缓下沉,完全浸泡在药水当中后,不禁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舒服吧!”

    “嗯,真个舒服极了!”

    安道全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更重,点点头道:“既然是舒服了,便好……”

    “什么?”

    玉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祥之兆。

    他刚要起身,却见安道全手掌一翻,掌心里放着一排金晃晃的金针,大小长短粗细各异。安道全捻针而动,不等玉尹反应过来,十余根金针分别落在玉尹脑后,头顶和两肩上。刹那间,玉尹这身子骨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知觉,竟动弹不得半分。

    “安叔父,你这是……”

    “这会儿舒服了,可是过一会儿,可就要难受了!”

    安道全笑呵呵说道,而后看了燕奴一眼,又对玉尹道:“你岳丈留下的八闪十二翻,可都记得?”

    “记得!”

    “我记得里面有一篇聚气法,可都背熟?”

    聚气法?

    玉尹一怔,旋即道:“自然记得……不过九儿姐说,那要三层功夫后才可以练习,故而没有练过。”

    “那现在正是好机会!”安道全道:“其实周教头留下的聚气法,并非一定要三层功夫才可以练习,只不过需要适当的药物来配合。我这强筋壮骨散,正是配合周教头的聚气法而炼制,有事半功倍之效果。不过,在未到四层功夫之前,一定要保住元阳之气,不可以破身。如此一来,便可以在最短时间,达到宗师之境。

    强筋壮骨散好是好,只不过药力过于霸道。

    燕奴毕竟是女孩子,怕是难以承受如此力量,故而只能练成聚气,便难再有进境。

    小乙,好好珍惜这机会,待你真个练成了真法,方不负你丈人对你的期望。”

    “啊?”

    玉尹吃了一惊。

    他本要破口大骂,却突然觉得,全身上下,似乎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钻咬。痛、痒滋味让他说不出半句话来,脸涨得通红,好像喝多了酒一般,令他无比难受。

    安道全手一探,一根金针出手,玉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小乙哥,快练聚气法。”

    燕奴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玉尹只得深吸一口气,依照着八闪十二翻中的聚气法,开始修炼起来。蚂蚁钻咬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甚至似乎已钻进了他的身体里,在他五脏六腑中噬咬不停。

    习武者,不可不明乎经络。

    若不明经络,犹习射而操弓矢,其不能决也。能内景遂道,返观而以察之,则体用兼备。前任后督,气行滚滚,井池双xué,发劲循循。气纳丹田,冲起命门,引督脉而过尾闾,由脊中直上泥丸……两脉上下,旋转如园,前降后升,络绎不绝。

    这聚气法的口诀,在脑海中浮现。

    玉尹暗自庆幸,这段时间在燕奴的逼迫之下,熟读经脉,不至于事到临头手忙脚乱。

    体内的气感逐渐加强,随着玉尹默念聚气法口诀,循环不息。

    蚂蚁噬咬的感觉,在渐渐转弱。可是伴随着的,却是一种难言的酷热……体内气流,在不断升温,而身外的药水,则伴随着体内真气的循环,也生出奇异变化。

    整个人如同是在熔岩中修炼,那灼热的痛楚,令玉尹下意识睁大了眼睛。

    他想要叫喊,却发不出声音,他想要挣扎,偏偏动弹不得。整个身体,除了耳朵和大脑似乎仍保持功能,其余的机能,在这一刻,竟好像完全丧失了一样,痛苦不堪。

    “小乙哥,休要分心,继续聚气。”

    燕奴见玉尹睁开眼睛,忙大声的提醒。

    玉尹心里一惊,不敢再胡思乱想,闭上眼睛,默念聚气法口诀,循环体内那灼热真气。

    热,好热!

    玉尹感觉痛苦至极。

    而浴桶之外,燕奴和安道全则紧张的注视玉尹,安道全更不时出手,在手指在金针上弹动。只见那金针嗡嗡颤鸣,抖动不停。而玉尹则渐渐的,进入到一种空灵之境。呼吸伴随身上金针摇摆,显得极有规律,而他的面孔,更赤红如同滴血。

    只不过,脸上痛苦之sè,在渐渐消失。

    安道全轻轻呼出一口浊气,朝着燕奴点点头,轻声道:“成了!”

    说着话,他便一**坐下来。

    燕奴这才发现,安道全身上的衣服,不知在何时,已经被汗水湿透……

    “安叔父……”

    “放心吧,这小子根骨极佳,当初周教头给他打下的基础,也非常夯实。

    聚气已经成功,接下来就要看他自己造化。不过丫头,这样一来你恐怕要再等些时日了。”

    燕奴闻听,脸腾地红了。

    “叔父休要取笑,只要小乙哥能练成真法,便是等也当不得事。”

    “你啊……”

    安道全摇了摇头,突然问道:“那岳五郎,而今在何处?”

    岳五郎,便是岳飞。

    燕奴一怔,茫然摇头道:“两个月前,五哥曾来过一次,说要去投军,而今却不太清楚。”

    “可惜了周教头一身好武艺,到头来……”

    安道全说话间,轻轻叹息一声。

    周侗一生,拳脚、骑射、枪棒号称三绝。可这枪棒弟子李俊义落得个惨死,而拳脚功夫,却无人继承。剩下一门骑射,虽说有岳飞传承,却又算不得周侗真传。

    只希望小乙能争一口气,莫让周教头绝学,就此失传才好“九儿姐,小乙经此修炼之后,食量必然大增。

    日后这家中膳食,务必要跟上才好,否则也会影响他今后修炼。只不知道,家里可还跟得上?”

    燕奴脸上,顿时lù出自豪之sè。

    “叔父只管放心,家中而今尚可,小乙哥更通生财之道。

    先前才卖出两曲,家里尚有三千多贯。铺子那边虽算不得日进斗金,不过一日二三十贯却也能赚得。若需要些什么,叔父只管说,燕奴定会准备的妥妥当当。”

    无债一身轻,更兼腰包里银子充足,所以燕奴说起话来,也是底气十足。

    安道全听了不禁lù出笑容。

    故友之女过得好,他自然开心。于是想了想,便拿起纸笔,写了一个方子递给燕奴。

    “从明日开始,你与小乙的膳食要依照我的吩咐来做。

    莫小看了这膳食,若一个不当,也影响颇大……原以为你家中不甚宽裕,却不想也是个能生财的……如此却不需顾虑。这些东西虽不贵重,可放在普通家庭,也极耗费钱两。只是小乙过些日子要出门,总是有些麻烦……这样,明日九儿姐取一百贯来,我去药铺里买些药材,制成药剂,方不至于耽搁了小乙的修炼。”

    燕奴听了,毫不犹豫便答应下来。

    一百贯于普通人家不是小钱,但对于自家,而今却算不得太多。

    燕奴有这个底气,更何况是为了玉尹好,自不会有半点迟疑。不过,燕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忍不住轻声问道:“安叔父,你怎地会与那李娘子相识,还欠了她人情?”

    安道全苦笑一声,“却也不算甚事,不过是早两年得她关照,才能活到今日。

    她时常会着人找老夫诊治,老夫虽然不甚愿意,可碍于情面,也只能答应她要求。

    本以为小乙是那李娘子的人,把药物给他,也算两清。

    却不想……

    呵呵,若非如此,怕还遇不得侄女,倒也算是一场缘法。”

    ——————————————————————

    感谢书友固tl书评区飘红。

    感谢小萬伊红美兰de刃雷成败何三足凭栏望海龙骑v横刀huò誘250348923文十三小小羽!一品道人星空的物语爱无年限隔壁的*声乌鸦多多仰天大笑300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