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四章 过尤不及(下)为盟主刃雷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四章过尤不及(下)为盟主刃雷贺!!!

    从衙门里出来,玉尹心情有些沉重。

    肖堃带来的消息,让他措手不及。原以为还上了债务,解决了蒋十五的纠纷,好日子就来了。可不成想,又闹出这么一档子事。燕瑛的事情,说严重一点就是党争。对于北宋的党争,玉尹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北宋的党争,极其酷烈,甚至是不择手段。最耳熟能详的,莫过于‘乌台诗案’,连大名鼎鼎的苏东坡也被牵累其中。

    这乌台诗案,是一场文字狱。

    当时的御史中丞李定,何正臣等人摘取苏轼《湖州谢上表》中语句和此前所做诗句,以谤讪新政为名,将苏东坡抓进乌台,被关四个月,可谓是历经种种折磨。

    表面上,这只是一次文字狱。

    可实际上,却是一场**luo的党争……

    在这场文字狱里,许多人被卷入,许多人遭到牵连,甚至许多人为之丢掉了性命。

    自古以来,这政治斗争都极其残酷。

    燕瑛此次遭遇弹劾,天晓得里面有没有党争的痕迹?

    若真有,那作为曾接受过燕瑛帮助的玉尹,势必也会受到牵连。北宋是一个风雅的时代,是一个文人至上的时代。可越是有名气,一旦遭受攻击,就越是严酷。

    玉尹觉得,最近两个月来,的确是闹出不少风波。

    不管是大相国寺一曲《梁祝》,还是马行街上鼓动万人狂欢,以及后来种种,的确是有些风头太盛。如此一来,少不得要被人惦记。更不要说,此前还得罪了赵构,这麻烦可就越来越大。一旦被卷入其中,少不得又是一场苦难。玉尹可不认为,那些御史台谏会给他多少优渥。毕竟他虽有名气,却依旧处于社会底层。

    肖堃说的不错,是应该出去,避一避风头……

    想到这里,玉尹的兴致一下子变得缺缺。若不是和陈东李逸风约好,他甚至不想再去和润琴社。

    不过,被肖堃敲走了近十两银子,玉尹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

    与陈东二人汇合之后,在和润琴社里买了一套修琴的工具,玉尹便向二人提出告辞。

    “小乙这是怎么了?”

    陈东疑惑不解。

    这晌午头还兴致勃勃,怎地中午分开了一会儿,便没了兴致?

    陈东这个人,很聪明……但有时候却显得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说难听一点,这种人最容易被人利用,没太多的心机,喜怒都会表现在脸上,而不懂得隐藏想法。

    相比之下,李逸风作为官宦子弟,倒是隐隐觉察到了一些问题。

    “想必,小乙是听说了什么烦心的事情。”

    “有甚烦心?”陈东诧异道:“他而今应该春风得意才是,还了债,胜了吕之士,还找到了他阿爹昔日同僚做靠山……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可都算得上喜事啊。”

    李逸风微微一笑,“有时候喜事太多,就容易变成祸事!”

    “你是说……”

    “难道你没听到风声?

    柏台那边在弹劾香燕先生……那帮人无孔不入,小乙风头这么盛,难保不惹来祸事。”

    柏台,也就是御史台。

    因树上常栖息乌鸦,故而又名乌台。

    没错,就是那个昔日关押苏轼,制造乌台诗案的‘乌台’!

    陈东脸色顿时一变,“那你为何不与小乙提醒?”

    李逸风一笑,“本想要提醒的,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了……想必小乙已经听到了风声,所以才会有如此表现。这件事,咱们帮不得忙,只能看小乙造化。”

    “连梁溪先生也帮不得?”

    “你说呢?”

    李逸风轻轻叹了口气,陈东登时无语。

    是啊,李纲虽为太常少卿,可说穿了,也不过是个闲职,根本不受官家待见。这种情况下,的确是帮不得玉尹什么。莫说李纲,恐怕朝中不少人,都是自身难保。

    陈东不禁摇摇头,“小乙这造化,还真个不好!”

    突然,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说到底,还是小人当道,令朝纲不振……有那些人在,这世道就安稳不来。”

    李逸风没有接口。

    他当然清楚,陈东说的‘那些人’是谁。

    可是,连自家老子都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两个太学生,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局……

    李逸风顿时显得,忧心忡忡!

    ++++++++++++++++++++++++++++++++++++++++++++

    玉家铺子的生意比之往日,更加火爆了。

    自相继传出马娘子和封宜奴重金向玉尹求曲之后,这小小的肉摊子,一下子成为开封城的焦点。而这时候,又传来张真奴得玉尹《金蛇狂舞》曲谱,不日在千金一笑楼正式献艺的消息。于是乎,玉家铺子的生意,也就随之变得更加兴旺。

    高十三郎已经正式见工,充当着刀手的活计。

    别看他以前没做过刀手,可这刀工却非常纯熟……只是,人太多了!连杨廿九都跑过来帮忙下手。燕奴一脸喜悦笑容,在铺子里忙进忙出,看上去格外的高兴。

    玉尹没有过去,而是远远的站在角落里。

    是有些过了!

    他自言自语道,片刻后摇摇头,转身离去……

    中国人常说,过犹不及。

    这句话出自《论语?先进》: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凡事都要有一个限度,过了那个限度,好事也就可能变成了坏事。

    而今这局面,怕是正应了过犹不及这句话!也许肖堃说的不错,出去暂避下风头。

    在玉尹记忆里,宣和年间并未有太过激烈的党争。

    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斗争,都把持在一个范围之中。所以燕瑛这次遭遇弹劾,恐怕也不会太过持久。一旦尘埃落定,一切麻烦也就烟消云散,出去躲避,未尝不可。

    说实话,而今的开封府,的确是有些复杂。

    各路牛鬼蛇神,你方唱罢我登场,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想到这里,玉尹这心中也就有了一个打算。

    回到家,玉尹把安道全给他的那些瓶瓶罐罐放好,然后便坐在院子里打谱。毕竟答应了封宜奴,这曲谱还要尽快交出。若真要出去避风头,那就一定要在离开前,把曲谱完成。只是,那曲谱真个太过于复杂,玉尹写写停停,不知不觉,天将晚了。

    燕奴今天回的早,一脸喜色。

    回到家,见玉尹正蹙眉沉思,便也不打搅他,径自跑进厨房里忙活起来。

    当一阵饭香传来,把玉尹从沉思中唤醒。他这才发现,天已有些擦黑,燕奴已回家了。

    “九儿姐,今日铺子里可好?”

    “嗯!”

    燕奴在厨房里应了一声,端着饭菜便走出来。

    “铺子里生意极好,三百斤生肉天未黑便都处理得当,连带着作坊里二百多斤熟肉,也卖的干干净净。方才奴使七哥与张三哥说,从明日开始,要多两头生猪。

    对了,大郎说,那杀猪的活计,没必要给外人做,平白便宜别人。

    他也懂得杀猪,而且咱家又有了十五哥的入门贴,可以自行宰杀,也能省下不少。”

    让杨再兴杀猪?

    玉尹愣了一下,旋即释然。

    没错,历史上杨再兴是个猛将,可不代表着,猛将就不能杀猪。

    君不见那张飞张三爷,也是个杀猪的出身?若可行,倒也真个能省下不少心思……

    “对了,那三岔口的院子,回头找四六叔买下吧。”

    玉尹拿起一张饼子,对燕奴道:“那院子闲着也是闲着,大郎若真要接了杀猪的勾当,正好可以拿来使用。明天我再去开封府,寻四六叔商量下,把这件事解决。”

    他说的那院子,便是当初罗四六教他杀猪的地方。

    虽然罗四六没有说,可玉尹能猜出来,那院子一定是罗四六名下的产业。只不过太偏僻,而且罗四六这些年也不再从事杀猪的勾当,所以便废弃在那里不用……

    既然杨再兴有这想法,便买下那院子来。

    想必罗四六不会有什么意见,而玉尹手头,也不缺这个钱两。

    燕奴点点头,“那地方极好,若能买来,倒是可以省了许多麻烦……”

    “九儿姐!”

    “嗯?”

    玉尹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今日我去见了肖押司!他与我说,最近我风头太盛,只怕会招惹来祸事。你还记得燕府尹吗?他要被弹劾了,估计会有麻烦缠身。

    若我留在开封,少不得有苦头吃。

    我思想一下,觉得肖押司所言不是没有道理。四六叔的案子马上要判定了,刺配充军太原。我想陪四六叔一起去,一来可以避避风头,二来也能帮四六叔打点妥当。

    估计这一去,要四五十天!”

    燕奴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渐渐的,她收起脸上的喜悦,好半天才低声道:“真的很祸事吗?”

    “嗯……这朝堂上的勾当,谁个能说清楚。

    官家虽说对读书人优渥,可我毕竟不是读书人……想当初,连苏学士都难免乌台受难,若换做我,恐怕更不会有任何顾忌。与其这般,倒不如去躲多……待风平浪静之后再回来,也就不再有事。只是我这一走要许多天,九儿姐少不得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

    燕奴的头好像拨浪鼓般摇着。

    “只是小乙哥伤还未好,太原距离开封路途遥远,奴有些担心……”

    说话间,那眼圈却红了,一双明眸中,泪光闪闪。

    燕奴虽极力想要冷静,可是却又忍不住有些不舍……以前倒也不觉得什么,整日和玉尹一起,好像很平常。但而今突然听玉尹说要走,哪怕只是四五十天,燕奴心里,却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什么,整个人都显得那般无力。

    玉尹伸出手,把燕奴搂在怀中。

    “只四五十天,不会太久,九儿姐莫要挂怀。”

    “可是……”

    燕奴难受的,快要哭了。

    好半天,她伏在玉尹怀中,努力平复了情绪。

    挣脱了玉尹的怀抱,那小脸红红的……

    “那什么时候走?”

    “看四六叔的行程吧,我明日去开封府找三哥帮忙,一有消息,便马上通知我。”

    “嗯!”燕奴突然抬头,“对了,今日去找那安神医,可有说道?”

    “这个……呵呵,许是李娘子弄错了,那位安神医是个酒鬼,喝得醉醺醺……我过去时,根本没有看我伤处,只丢给我一堆瓶瓶罐罐,也不知是什么,便把我赶走。

    对了,那些东西在我房里,九儿姐看看,究竟是什么?”

    燕奴一怔,起身走进玉尹房中,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拎着那包裹走出来。

    在桌上放下,打开了包裹。

    她拿起一个罐子,打开来闻了闻,眼睛却突然一亮,“金创药?这可是好东西……”

    “什么?”

    “这种金创药,是专治外伤。

    以前阿爹也有一些,不过后来用完了,就没再见过……嗯,这个是生肌散;这是活血散……小乙哥,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就算是有钱,也未必能够在市面买来。

    咦?”

    燕奴拿起一个黑色瓷瓶,打开塞子闻了闻。

    “这个……好像是,强筋壮骨散?”

    “什么强筋壮骨散!”

    燕奴似乎有些不太确定,有拿起来闻了闻,又凑在灯下看了一阵。

    “记得小时候阿爹教奴练功,每次练功之后,都会让奴在药水中泡上一个时辰,说是能强壮筋骨。奴而今能练成第三层功夫,便有强筋壮骨散的缘故。只是这强筋壮骨散太难调配……阿爹还是从一位老友手中获得。后来却未再听他提过。

    安道全?

    这名字真个有些耳熟。

    如果这真是强筋壮骨散的话,小乙哥便可事半功倍,不出半载,练成第三层功夫。”

    “啊?”

    玉尹顿时目瞪口呆。

    拜托拜托,这不是什么武侠小说,怎地听上去,如此玄幻?

    “明日,小乙哥陪奴一起,再去找一找这位安道全安神医,若这强筋壮骨散是他所制,绝非等闲之辈。

    慢着,这个是……”

    燕奴把那黑瓷瓶放下,拿起一个淡青色的瓷瓶。

    “这个是,断续膏!”

    一张粉靥,闪烁着兴奋光彩,燕奴拿着那瓷瓶兴奋叫嚷道:“有这断续膏,小乙哥这伤不出二十天,必能痊愈。断续膏,真的是断续膏……这安神医果然厉害。”

    而玉尹,则一脸茫然。

    断续膏?

    听上去,似乎真的很武侠啊……

    ++++++++++++++++++++++++++++++++++++++

    感谢盟主刃雷飘红,加更一章为贺!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