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四章 过尤不及(上)90票加更!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四章过尤不及(上)90票加更!

    第五更,九十票加更!

    ++++++++++++++++++++++++++++++++++

    西门大官人……

    呃,不对,是玉大官人满怀心思的走了。

    不过,他动的倒不是什么坏心思,更多还是为这种巧合奇遇感慨。毕竟人家是叫杨金莲,而非潘金莲。据说那家的主人姓李,不姓武,唯一吻合之处,便是这主人家也叫大郎。开封城姓李叫大郎的人多了去,李逸风不也是叫做李大郎吗?

    对了,别问他怎么知道的‘据说’。

    打酒是随口一问,便能从那焌槽嫂嫂口中得出答案。

    还好,这家旁边没有一个叫做‘王婆’的!

    也许是美女赏心悦目,也许是这意外缓解了心中压力。玉尹买了酒菜,倒显得轻松许多,一路直奔开封府大牢。

    “小乙哥,刚才肖押司过来说了,我阿爹最终将刺配充军太原府。”

    在开封府大牢中,一身朴素打扮的罗德拦住了玉尹,“我知小乙哥而今看我不起,不过罗德而今重新做人,绝不会再似从前那般不知好歹了!阿爹养我成人,我却无力反哺。此次阿爹刺配充军,罗德决意一同前往,再苦也要陪伴着阿爹。”

    没有喝酒,没有使钱,罗德的面容平静。

    至少在玉尹看来,此时的罗德没有那天在玉家铺子前的戾气,取而代之是一种从容,那种让人看上去很舒服的从容。玉尹觉得,这时候的罗德,更像个读书人。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而今的罗德显然变得成熟稳重许多。

    说起来,玉尹和罗德年纪相差不算太大,可是看着罗德的成长,却发自内心高兴。

    四六叔终于不用再为大郎而费心了!

    “决定了?”

    “嗯!”

    罗德坚定点点头,突然又压低声音道:“阿爹听闻小乙哥昨夜获胜,喜得一晚未睡,方才歇下,还请小乙哥宽恕则个。这里挺好,肖押司也颇关照。环境虽差了点,不过却少了我这么一个让他闹心的,阿爹看上去,好像还长胖了一些呢。”

    把食盒递给罗德,玉尹没有再说什么。

    大郎真个懂事,知道疼惜阿爹……想到这里,他长出一口气,“那就别打搅四六叔,让他好生歇息。我去找肖押司,请他关照一下,到时候配个好的军铺差役。”

    说完,玉尹便走了。

    当他抬脚准备迈过高高门槛时,突然听身后罗德道:“小乙哥,自家以前不知事,累得小乙哥心烦……以后,大郎不会再糊涂了!有句话这两日一直想与小乙哥说:多谢!”

    罗德,昔日何等倨傲。

    而今却口出感激之言,让玉尹不由得一怔,停下脚步,回过身去。

    不过留给他的,却只是罗德的背影。

    “大郎,好好做事。”

    玉尹没有说什么教训言语,直奔公房而去。

    肖堃正坐在公房里,翘着二郎腿,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身为这公房里诸多吏员的头目,其实大多数时候,并不需要肖堃亲自出手去忙碌。

    看到玉尹进来,肖堃忙起身,一脸笑容。

    “小乙哥,恭喜恭喜!”

    “肖押司笑话了,这喜从何来?”

    “昨日小乙哥在快活林大展神威,败了吕之士不说,还得了蒋门神的入门贴……

    呵呵,凭而今小乙哥的名号,必然能日进斗金,如何能不道喜?”

    入门贴,便是蒋门神给玉尹的那枚铜牌。

    听闻之后,玉尹也不禁笑了,忙还礼道:“肖押司客气了,若无押司关照,小乙何来日进斗金?

    今后,还请押司多费心照拂。”

    经历了那三百贯债务的曲折,比之前世,玉尹变得也成熟了,圆滑了……至少他知道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该低头的时候,他也会低头。

    若放在前世,这种事断不可能。

    只那心中的执拗,还有那文青的范儿,就让玉尹拉不下脸面。

    肖堃那黑黝黝,圆乎乎的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这一笑不当紧,脸上褶皱好像盛开了的菊花一般,让人颇有些不舒服,“小乙,且坐。”

    他伸手让座,而后走到房门口,向两边看了看,顺手关上了门。

    “押司,这是何意?”

    玉尹心里一咯噔。

    他可是听石三说过,这位肖押司是个风流的主儿,貌似男女通吃。

    肖堃浑不在意,在书案后坐下,看着玉尹说:“小乙,你可知道,你马上要有祸事。”

    “祸事?”

    玉尹一愣,忙道:“还请押司指点。”

    “你这些日子,风头太盛。”

    “呃?”

    玉尹见肖堃闭口不言,眼珠子一转,立刻明白了其中玄机。

    从怀中取出一锭碎银,摆放在书案上。

    那银子看上去约有二三两重,肖堃眼睛一眯,袖袍一甩,便盖在那银子上,“小乙,你这是何意?”

    “此次四六叔的事情,实在是有劳押司。

    见押司靴子有些破旧,且请买双鞋子,算是小乙的心意。”

    这年头,不好说茶钱,酒钱。

    但凡行贿时,多是说买鞋子的钱……肖堃眼睛一眯,脸上笑容更盛。

    “聪明!”

    他拿开了袖子,桌子上的银子已不见踪影。

    而肖堃呢,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抿了一口茶水,“小乙先前在大相国寺一鸣惊人,而后又打了俏枝儿的脸,赢了冯超,可谓是风头极盛。而今又赢了吕之士,得了蒋十五的入门贴,表面上看,似乎已没有了麻烦。可实际上,小乙这般出彩,定找人嫉妒……你可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小乙而今可危险的紧。”

    “还请押司明言。”

    “今日朝堂上,有台谏弹劾燕府尹。

    我听人说,不少人都在寻燕府尹的麻烦,恐怕这开封府的位子,要坐不久了……此前燕府尹曾帮过小乙,定会成为攻击燕府尹的口实。如果小乙继续留在开封,早晚会有麻烦。燕府尹在位时,自然能护小乙一二,若他不在……怕郭少三就要寻衅生事。你接是不接?接了,就要招人口舌;不接,你这麻烦可不小。”

    玉尹闻听,也觉有些头疼。

    从怀中又取出一锭碎银,放在肖堃跟前。

    “还请押司指点明路!”

    肖堃把那银子收起,嘿嘿笑道:“自我大宋自太祖定鼎之后,这开封府便是最难做的官。燕府尹虽得官家所喜,可惜终究不是亲王太子,终究难在这位子上久坐。

    不过,这也就是一阵阵的。

    等这阵风过去了,大家便相安无事……不过,在这段时间里,小乙最好还是别呆在开封。若能离开一段日子最好,等这风平浪静后再回来,也就不会再有麻烦。”

    “离开?”

    玉尹有些迟疑。

    “没错,暂时离开。”

    “可……让我去哪里?”

    “这个嘛……”肖堃手指颇有节奏的敲击书案,发出空空声响。

    操!

    玉尹终于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肖堃这动作的意思,他岂能不明白,恐怕和后世敲竹杠的意思差不太多。只是这家伙不免太太贪了些,一会儿的功夫,就敲走他快五六贯。五六贯,那可是普通人家,一个月也未必能积攒下来的收入。可是,到这份上,他也不能不听从。

    咬了咬牙,玉尹从怀里再次摸出一锭碎银。

    不过内心里,对肖堃却有了一丝防备。

    如此贪婪的人,和他讲节操,基本上没有作用。这家伙就是个死要钱,要死钱的主儿,必须要小心一点才好。今日他能收自己的钱,他日未尝不能收别人的钱。

    “罗四六不是要充军嘛……

    呵呵,回头办个户贯,陪他走一遭便是。从开封府到太原府,来来回回也要一两月光景,等你回来了,想必这边的事情也就了结了,还能有什么麻烦上身呢?

    至于郭少三,你不在,他也就闹不起来。

    呵呵,小乙背后还有五龙寺,他郭少三真要想欺凌嫂嫂,只怕也要掂量一下份量。”

    “这个……”

    玉尹陷入了沉思。

    去太原,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这事情太突然,此前没有半点准备。

    沉吟片刻,玉尹问道:“四六叔的案子,何时能有结果?”

    “已经有了结果,呵呵……自家在公文里,把‘罗四六用刀杀人’改成了‘罗四六甩刀杀人’,也就是无心之过。所以燕府尹那边,便判了个刺配充军,两三载便可以回来。到了太原府那边,再使些银子,得个轻松的活计,这两三年便过去了。”

    果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还算是有点节操。

    至少给自己出了一个还算能行得通的主意……

    “小乙不妨回去考虑一下,若觉得自家这主意可行,便让石三与我说一声,自家这边自会把小乙的户贯安排妥当。当然了,若小乙另有妙法,也可以自行决断。

    不过,要快一点。

    我估计燕府尹最多两三日便会有决断。

    一俟案子判定,罗四六在三日内就要动身……呵呵,办理户贯,也要费些功夫嘛。”

    也就是说,多则四天,少则六天?

    玉尹起身唱了个诺,“此事,自家回去后定会考虑。不管怎样,还要多谢肖押司。”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