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二章 手有余香(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四二章手有余香(上)

    终于上架了!

    求首订,求月票!!!

    +++++++++++++++++++++++++=

    天,将亥时。

    一轮皎月高悬,照映得金水河面,波光粼粼,煞是动人。

    车中端坐一白衣女子,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

    她,秋波闪闪,在车中,娴静而端庄。

    玉尹乍一见这女子,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红楼梦》里一句诗词: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好一个美人,端坐车中,恍若观音,令人不敢生亵渎之心。

    即便曹子建陛下雒神,也不过如此吧!

    玉尹打量这女子,女子也正好奇看着玉尹。

    说实话,此时玉尹的模样,确有些狼狈。特别是胸前挂着胳膊,更让人感到有趣……

    女子忍不住噗嗤笑出声,可这一笑,顿令玉尹眼前一亮。

    脑子飞快转动,玉尹微微欠身,“久闻李娘子大名,不想今日一见,方知传言不虚。此前李娘子提携帮助之恩,一直未能报答,今日相见,正要与李娘子道谢。”

    说罢,玉尹欠身一揖。

    这女子是谁?

    能有这容貌,这风范的女子,开封府又能有几人?

    李师师!

    毫无疑问,眼前的女子便是那位艳名冠东京的上厅行首。除了她,玉尹实在想不出还会有什么人,能有此容貌。那妩媚与端庄恰到好处融合在一处的女子,方能使得徽宗皇帝这种风流才子神魂颠倒吧。

    白衣女子笑了!

    “小乙如何知奴是何人?”

    这话一出口,也就承认了她的身份。

    玉尹则笑了笑,指了指心口:那意思是说:别问我原因,我也只是猜出来而已……

    可这平常一个动作,却让李师师生出了误会。

    他是在说: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只是两人都不会说出来,李师师心里也仅止是一慌,旋即便冷静下来,又恢复到了原有的清冷表情。

    “奴助小乙,本是想小乙静心打谱,却不想小乙跑来参加这等事情。”

    “这个……”玉尹无奈苦笑:“非小乙所愿,实不得已而为之。”

    “真个是不得已而为之吗?”

    李师师眸光一闪,柔声道:“既然如此,何不往潘楼?宜奴一直在奴面前夸赞小乙,言若得小乙,来年潘楼必可夺魁。宜奴虽只是一介女子,但也有些脸面。若如此,小乙便可以静心打谱,修炼琴技……坊巷中种种困扰,自有人为小乙解决。”

    玉尹,愣住了!

    这算是拉拢吗?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道:“非是小乙拿捏,怕要辜负娘子美意。

    使琴是小乙所爱,闲来无事,三五知己,一盏清茶,便滋味足矣。可这勾栏瓦舍……却是一处名利场。进得容易,出来却难。小乙担心,若进得那名利场,只怕会失了方向。倒不如似而今,快活时奏一曲,痛苦时奏一曲……我自使我的琴,管他人说三道四?如此方能快活,如此,才可以使得好琴,又不致于迷失方向。”

    李师师沉默了。

    勾栏瓦肆,便是一个名利场吗?

    名利场,真个说的妙!每一个进入其中的人,勿论男女,不都是在追逐名利吗?

    看得出,玉尹并非是推脱,而是发自内心。

    月光洒在桥头,朦朦胧胧,又使得玉尹那狼狈之态消减许多,更平添几分洒脱气概。

    柳三变留恋青楼,不过是迫于无奈。

    而眼前的玉小乙怕才是真个快活逍遥,比那柳三变,似乎有高明几分……呸呸呸,不过一个杀猪卖肉的,奴怎地把他和柳三变相提并论?真个是罪过,罪过啊!

    李师师忙摇摇螓首,似是想把那荒唐念头甩掉。

    对了,我拦住他可不是为了与他说笑,还有要紧的事情与他说!

    想到这里,李师师忙收回了心神,轻声道:“小乙,奴知你才学不俗,可今日,你确是招惹了祸事。你与那吕之士一战,奴听人说,康王殿下与高太尉作扑,输了一万贯。康王看似心胸宽宏,实在好斤斤计较。若没甚事情,最近莫要再出风头……你近来风头有些过盛,难免会有人心怀不满,在暗中对你使些坏来。”

    康王?

    玉尹一惊,不免有些茫然。

    康王是谁,他当然知道,而且他还知道,在未来的岁月里,这位康王殿下,将成为皇帝,便是那位高宗赵构。这怎地好端端,就招惹了此人?玉尹心中暗自苦笑。

    当下连忙作揖,“多谢李娘子高义,若非娘子与小乙知,险些惹来祸事。”

    “手臂……如何了?”

    “啊,这当不得大碍。”

    李师师犹豫了一下,柔荑取出一张名剌,递给玉尹。

    “奴知道一位神医,医术高明,曾在太医署勾当……只是性格怪异,招惹了仇人,以至于被罢黜了官职。此人而今就住在天清寺里,名叫安道全,整日装疯卖傻,你去一打听便知晓。你把奴这名剌给他,他自会出手,让小乙手臂早日康复。”

    “啊,多谢李娘子。”

    “便这样吧……小乙早些回去歇息吧。

    日后若有事情,可以去大相国寺那边,请莫大郎出面与奴知,若能帮衬,奴必不推辞。”

    玉尹忙伸出手,要接住那名剌。

    哪知这时候,那拉车的驽马突然一窜,令得马车随之晃了一晃。

    李师师正倾着身子,随着马车一晃,顿时发出一声惊呼,险些从车上摔出来。好在玉尹眼疾手快,忙伸出一只手,蓬的一下子搀扶住了李师师的手臂。暮春时,衣裳正薄。隔着那层薄薄衣物,犹能感受到李师师那如同羊脂暖玉般柔腻肌肤。

    “吁!”

    马夫忙拉住了马,稳住马车。

    “姑娘,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

    李师师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她急忙从玉尹手中抽出了手臂,但犹自不忘了道一声,“多谢小乙,奴这便告辞。”

    说着话,车帘垂落。

    +++++++++++++++++++++++++++++++++++++++++++++++++++++

    温香暖玉,手有余香。

    玉尹目送马车上了桥,犹自有些发懵。

    “小乙哥!”

    耳边传来燕奴的呼唤声,玉尹这才回过神来。

    “刚才是谁?”

    “呃,镇安坊的李姑娘……之前借我们银两的,便是她!她也看了方才争跤,见我受伤,便介绍一个神医与我。九儿姐,咱们回去吧,明日一早,再去拜访神医。”

    燕奴睁大了一双明眸,看着玉尹半晌,方点了点头。

    “那,我们便先告辞了!”

    陈东和李逸风二人上前和玉尹道别,玉尹又是一番感谢,这才各自取道回家。

    顺金水河入金水门,玉尹一行人缓缓而行。由于他胳膊不便,走的也不算太快,杨再兴实在是等的不耐烦,便与父母前头走,先去观音院那边拾掇,等待玉尹返回。

    而燕奴和玉尹,则搀扶着慢慢行走。

    沿途不时有人和玉尹打招呼,一个个表现的极为热情。

    更有几个闲汉,更叫嚷着要跟随玉尹,却被玉尹婉言谢绝。经此一战,玉尹惨败李宝所带来的影响力,将会消除到最小。毕竟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五龙寺的内等子。那唐吉的来头,可比李宝大许多,而且还有官方背景,怎是李宝可敌?

    玉尹有这么一个靠山在,只要他想,能很快拉起一帮子闲汉出来。

    至少在马行街上,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至少似郭京这种角色,已威胁不到玉尹。

    “慢着!”

    玉尹突然停下脚步。

    燕奴诧异看着他,“小乙哥,怎地?”

    “刚才那李娘子说,神医叫安道全?”

    燕奴笑道:“小乙哥与李娘子说话,奴又不在旁边,怎知那神医叫做什么?不过叫安道全又如何?只要他医术高明便好……既然是李娘子介绍,想必不会太差。”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道全,安道全……《水浒传》里那个地灵星,当世华佗不就是叫做安道全吗?

    但玉尹知道,所谓的梁山108将,更多是虚构故事。

    宋江,确有其人,而且也的确是为盗肆虐天下。只不过那不是108将,而是京东三十六巨盗。玉尹重生之后,还专门打听过这方面的事情,可以确定,这京东巨盗之中,也没有什么医生的存在。可是这安道全……莫非同名不同人?只是个巧合?

    嗯,倒也有可能!

    李师师不是说了,这安道全是太医署的人,后来得罪了权贵,被罢黜了官职,而今在天清寺装疯卖傻。如果他真个是京东三十六巨盗,李师师一定会有所提醒……

    “没事,只是觉得这名字有趣。”

    “有趣?”

    燕奴一脸茫然。

    她实在是不能把安道全这个名字,和有趣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安道全,很有趣吗?

    想到这里,燕奴不由得疑惑摇头。

    回到家,已经是亥时中。

    杨廿九和杨再兴父子,在院子里忙碌,而张二姐则烧开了水,点上了油灯。

    玉尹的胳膊被踢断,已经肿的不成样子,伤处更透着青紫色。好在比试完毕之后,做了及时处理,用夹棍固定住了胳膊,使伤处不至于恶化。身为武者,难免磕磕碰碰。燕奴房中有不少药水,为玉尹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后,抹上药水,重新固定。

    眼睛里,泪光闪闪。

    燕奴托着玉尹的手臂,轻声问道:“小乙哥,疼吗?”

    疼!

    疼得不得了!

    特别是在刚才换药的时候,那滋味真个让玉尹**。

    不过,周侗留下的药水,似乎颇有效果,涂抹之后,伤处有些清凉,缓解了不少疼痛。

    “没事儿,不过是小伤而已。

    那吕之士也好不到哪儿去……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地也要伤筋断骨一段时间。此前我还打了他十几拳,恐怕这时候,正躺在床上动不得。相比之下,又算什么?”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