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一章 通臂猿(下)4/4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个是公众的最后一章了,明日便要上架,开始新一轮的搏杀。

    老新拜请兄弟们,能够多给予支持,订阅很重要,月票很重要,推荐票和点击,一样重要。

    +++++++++++++++++++++++++++++++++++++++++++

    燕奴和杨再兴,此时已跑到了献台上,搀扶玉尹。

    听到李宝的叫声,燕奴一怔,脱口道:“你便是通臂猿唐吉?”

    “九儿姐,多年不见……却成了大姑娘,越发俊俏了。”

    李宝知道这个人,燕奴也知道这个人……这就说明,唐吉绝不是一个等闲的角色。

    当下再次向唐吉道谢,而后也不等那部署判定胜负,转身便走。

    事实上,还需要判定吗?

    玉尹这时候还站在献台上,而吕之士却躺在献台下的地上无法起身,胜负一目了然。

    “这唐吉很厉害吗?”

    “却不太清楚,不过他早年间曾随阿爹学过些拳脚,所以有些印象。

    听阿爹说,这个人还算不错,只是心狠手辣,杀性重了些……阿舅过世后,他也很少抛头露面,这些年更几乎没有露头。若不是他自报门庭,奴都快忘了此人。”

    “那家伙确是厉害,若不是他刚才那一声暴喝,小乙真个危险了!”

    “那是什么功夫?”

    “不知道,感觉有点像佛门的狮子吼!”

    玉尹在燕奴搀扶下,蹒跚而行,走下了献台。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见蒋十五带着人,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

    “十五哥,有何吩咐?”

    那蒋门神目光复杂,上上下下打量玉尹半晌,而后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个铜牌,递给了玉尹。

    “小乙好本事,连吕之士也不是对手。

    愿赌服输,自家作得输了,按照之前约定,以前种种一笔勾销……从今天开始,小乙可以在开封杀猪,自立门户。这铜牌拿好,即便是官府询问,也没有事情。”

    玉尹,愣住了!

    对蒋十五这个人,他倒是没有太多看法。

    此人或许霸道,或许张狂……可是从他现在的举动来看,倒是个有担当的家伙。

    “如此,谢过十五哥。

    不过十五哥放心,自家杀猪,只为自家用……除了自家摊子,小乙绝不会找其他摊子,以后还请十五哥多关照则个。”

    蒋十五闻听,也是一愣。

    片刻后,他突然笑了!

    “小乙仗义,这份情,自家领了。

    待身子大好后,十五再请小乙吃酒,到时候当面赔罪,以后咱们,便是兄弟!”

    说罢,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

    “走吧!”

    当玉尹退下献台后,高俅笑眯眯站起身来,朝着赵构一拱手,“康王,手段再多,终究比不得真本事。今日确是康王谦让了……他日若有机会,咱们再好好切磋。”

    一个‘钱’字没出口,可那意思,却表达明显。

    赵构也只能强作笑颜,“太尉慢走……等回去便着人把一万贯送到府上。”

    “那,告辞了!”

    高俅带着高尧卿,慢慢走下楼去。

    “阿爹,何故与殿下这般敌对?”

    “也是成不得气候的,何需与他客气?

    而今官家与太子之间矛盾重重,也少不得他在中间挑唆。这种时候,也无需与他好脸色,守住官家那边,才是正理。对了,回头去看看玉小乙,没成想还真是一个好手。李宝连那下作手段都使出来,结果还是被他赢了,真个是不简单啊!”

    说完,高俅便露出一副疲惫之色。

    高尧卿知道,这是老爹不想再说了……

    只是这心里面却暗自盘算起来,玉尹究竟有什么值得高俅看重?

    真如老爹所说的‘香火情’?

    那就是个笑话……做官到了高俅这种位置,所谓的香火情,真真个没半点用处!

    这里面,怕还有其他的奥妙。

    比如……唐吉?

    高尧卿脑海中灵光一闪,似是捕捉到了什么。

    他回身,朝空荡荡献台看去,眼中透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目送高俅父子离去,赵构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可这表面上,还是透着风轻云淡。

    一万贯,一万贯啊!

    赵构这心里,直在滴血……

    “九哥,记得把那张大圣遗音琴送来。”

    “啊?”

    柔福帝姬笑嘻嘻的拉着赵构的胳膊,“九哥莫非要赖账吗?”

    “笑话……九哥什么时候赖过账?再说了,嬛嬛喜欢,就算九哥砸锅卖铁,也要送去。”

    “嘻嘻,那说好了!”

    柔福帝姬一脸天真烂漫的笑容,让赵构好生无奈。

    大圣遗音琴啊!

    那可是大圣遗音古琴啊……这放在市面上,少说要几十万贯!这丫头,可是比高俅老儿,更狠!

    玉小乙,该死的玉小乙。

    赵构冷静下来后,不由得迁怒玉尹起来。

    他虽是皇子,而且与太子赵桓交好,却终究算不得正统。赵构的母亲名叫韦娇娇,原本只是郑皇后身边侍女。后来徽宗皇帝宠爱乔媚媚,韦娇娇因为与乔媚媚交好,才得以被徽宗皇帝宠幸。只是徽宗皇帝也只宠幸了一次,便不再有兴趣。

    不过就是那一次,韦娇娇便生了赵构,才得了婉容之位。

    说起来,赵构在徽宗诸子当中的地位颇为尴尬,甚至还比不得魏王系的赵叔向受宠。

    在外人看来,赵构身材魁梧,气度不凡。

    可实际上呢?

    赵构的心眼儿,可算不得太大。

    早晚要让那玉小乙好看!

    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心里面,却暗自发了狠……

    ++++++++++++++++++++++++++++++++++++++++++++++++++++++++++

    玉尹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得罪了未来的高宗皇帝赵构。

    从李家店走出来时,但听得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许多个小姐冲着他连连喝彩,更有甚者搔首弄姿,朝着他抛飞媚眼。玉尹对此,倒不甚关心,甚至暗自叫苦。

    因为他感觉到,搀扶着他腰间的那只小手,掐着他软肉不停的发力。

    扭头看,只看到了燕奴那气呼呼的小脸。

    “九儿姐,我们回家吧。”

    “嗯!”

    “对了,我买的那张琴呢?”

    陈东背着琴囊,快步走过来,“小乙,这甚破琴,你要去作甚?”

    “这个……等回头再与你说。”

    说着,玉尹便让杨再兴从陈东手里接过琴囊。

    看他那意思,分明是担心陈东看出端倪了,不肯放手。可越如此,陈东就越好奇。

    不仅是陈东好奇,连李逸风,也不禁露出奇怪表情。

    玉尹不是个小气的人,怎地这次……难道说,那琴有古怪吗?

    与陈东相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出了几分疑惑。要知道,他二人先前可是看过那张琴,一致认为玉尹上了当。可仔细一想,玉尹在乐律上造诣如此高深,怎可能连那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

    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有人拦住了去路。

    “小乙,果然是好汉!”

    玉尹抬头看去,顿时愕然,“怎地莫大郎在此?你……怎地这副模样?”

    眼前男子,僧人装束,正是那大相国寺的莫言。

    就见他呵呵一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贫僧本就是出家人,这副打扮又有何奇怪?”

    “出家人你……”

    玉尹话说到一半,又生生咽了回去。

    他本想说,出家人你跑去杀猪巷找女人?可又一想,水浒传里不还有个花和尚荤腥不忌,莫言找女人,似乎也算不得奇怪。只是这心里面,却总觉得有些怪异。

    “大郎有何指教?”

    “呃,请小乙移步,有人想与小乙说话。”

    抬头看,只见不远处横桥桥头,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

    玉尹犹豫了一下,便对莫言道:“既是莫大郎出面,走一遭便是……九儿姐,你们便在这里等我,去去就来。”

    燕奴本有些不情愿,可是也不好在众人面前,薄了玉尹面子。

    就这样,玉尹随莫言来到马车旁边,还未开口,却见那车帘一挑。

    玉尹往车里看去,登时呆住了……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