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一章 通臂猿(中)3/4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胳膊软塌塌打着,疼的玉尹大叫一声,噔噔噔后退数步,一手托着断臂,脸色煞白。而吕之士一见,顿时兴奋起来,铁脚连环,快如奔雷般,便朝着玉尹踢去。

    “鸟厮好胆!”

    杨再兴大怒,腾身便要上台。

    哪知道刚走两步,便被几个花胳膊力士拦住去路。

    “争跤未止,闲杂人等,不得登台。”

    “滚开!”

    杨再兴怒道:“尔等只知暗箭伤人的鸟厮,算得什么好汉……”

    不等杨再兴动手,燕奴已经猱身而上,燕爪张开,一个砸钉,便拍向了花胳膊力士。

    此时,献台下一阵大乱。

    许多人都看出这其中的奥妙,顿时连声呼喊。

    而在李家店里,李师师则紧蹙眉头,猛然回头问道:“莫大郎,这究竟怎么回事?”

    莫言苦笑道:“想是那吕之士动了手脚……不过献台之上,各施手段,也算不得大事。虽有些胜之不武,可还在规则内。只是周娘子这一动手,却让小乙落了口实。”

    “该死!”

    李师师有些急了。

    一双如秋水般妙目,随着献台上狼狈闪躲的身影而动。

    半晌后,她轻声道:“此等人物,又算得什么小关索?”

    对此,莫言无话可说!

    献台之上,以胜负论英雄。当年玉尹的父亲玉飞,也是着了暗算,最终丧命……虽然民间对玉飞颇有赞誉,可最终的结果,却还是玉飞死了,辽国人最后赢了!

    而今说吕之士使诈,可过后谁又在乎许多?

    封宜奴忍不住道:“还以为小关索何等了得,不想也是个只会在暗地里耍奸猾的……”

    奸猾吗?

    莫言,还以一声苦笑。

    玉尹强忍剧痛,退到献台边上。

    “九儿姐,大郎,休要莽撞。”

    此时,两个花胳膊力士,被燕奴打得口吐鲜血。

    听到玉尹的声音,她一怔,眼泪汪汪抬起头看去,“小乙哥……”

    “这是我和吕之士的事情,休要坏了规矩。”

    说话间,玉尹跳步闪躲,从吕之士肋下钻过。吕之士一记凶狠的橛子腿,轰得一声落在玉尹先前站立的位子,把那厚厚的木板,一下子戳出了一个窟窿。见攻击落空,吕之士狞笑着旋身又是一腿,玉尹眼见吕之士步步紧逼,却只能闪躲,无法接挡。此前燕奴传给他的拳脚招数,在这一刻,竟无法施展出来半分。

    这台下,有那眼睛亮的!

    见此情形,哪里还能不知道其中猫腻。

    不少姐儿大声喝骂,不过台上的部属,却恍若未闻,毫不在意。

    眼见吕之士踢法越来越猛,越来越凶狠,玉尹只能节节败退。

    忽然,台下一名男子站出来,朝着那台上发出一声巨吼:“吕之士小贼,恁猖狂!”

    这一声巨吼,恰似惊雷炸响。

    只不过对玉尹和吕之士而言,却产生了不同的作用。

    吕之士心里一个哆嗦,似乎被那巨吼震得,有些失魂落魄,攻势随之一减……而玉尹呢,则觉得精神振奋,胳膊上的疼痛感,仿佛也一下子减弱许多。趁着吕之士这一愣神的功夫,玉尹突然猱身上前,左臂断了,还有右手!只见他手化龙爪形状,一下子扭住了吕之士,以肩膀做支撑点,身体向前一进,,用肩胛抵住吕之士的胸膛,生生一只手,把吕之士扛起来,原地接连几个旋儿,抖肩发力!

    吕之士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呼的一下子便向献台外飞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宝大惊失色,忙腾身而起,“玉小乙,你找死……”

    只是不等李宝出手,台下那男子已经踏上了献台,横身挡住玉尹,双手张开,朝着李宝就是一个砸钉。同样都是‘砸钉’,可男子这一出手,威力比之玉尹,大数倍。

    李宝啊的大叫一声,抬手蓬的崩开对方双手。

    只是,崩是崩开了……可这手臂却一阵发麻,甚至失去了知觉。

    巨大的力道,令李宝难以抵抗,于是连退数步,方站稳身形,一脸骇然抬头看去。

    那男子,年纪大约在四十出头。

    一身淡青色大袍,腰间系着一根大带。

    不过那大带环佩,确是一个巨大的龙头环佩,显示出来人不寻常的身份。

    “李宝,早听说你嚣张,不想竟嚣张若斯……”

    部署吓了一跳,忙闪身上前,厉声喝道:“你是何人?”

    而后,他朝着玉尹喝道:“玉小乙,你莫不是要坏这献台上规矩?竟敢使人滋事?”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引得台下一阵嘘声。

    吕之士被摔出献台,落地时正摔断了腿,正抱着腿哀嚎不止。

    也幸亏是台下有人接了他一下,否则必然被摔死。听到高台上的对话,吕之士呲牙抬头张望。

    来人却冷笑一声:“五龙寺三等内等子唐吉。

    怎地,偏李宝使得诈,自家便不能仗义出手?你这驼子,又算的什么东西?竟敢在自家面前吼叫?明明是李宝先动手,偏不去寻他,到来找小乙麻烦。驼子,别以为玉大哥过世多年,他的儿子便能被任意欺凌……不管怎地,小乙都是我五龙寺子弟,焉得被你这等泼皮咆哮?还不给我滚下去,来日自有玉大哥朋友寻你。”

    玉尹一脸的迷惑!

    只不过,听到五龙寺三个字的时候,立刻明白了对方来历。

    皇城内等子……

    这个人,似乎是父亲生前袍泽。

    而那部署,听到来人的话语之后,脸色顿时发白。

    相扑这行当有多大?

    能入了五龙寺的,又岂是他小小部署,可以对付?

    而李宝的脸色,也格外难看。

    “既然五龙寺前辈当面,恕李宝眼拙,多有得罪。”

    哪怕是李宝张狂,面对着一个堂堂内等子,也不敢太张狂了。

    来人冷笑一声,转过身看了一眼玉尹,突然笑道:“你很不错……只是这一身功夫,实在太差,丢了你阿爹的脸面。以后,需更加用功,若有难处,便来寻我。

    自家唐吉,便住在裹市子,只要一打听,便能找到我。”

    唐吉?

    在玉尹的记忆中,却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只不过既然他开了口,而且刚才还有救命之恩,在礼数上,玉尹自然不能弱了,便唱了个肥喏,向唐吉道谢。

    “通臂猿,唐吉?”

    李宝突然失声唤道。

    仔细看,这唐吉长的还真有些像猿猴,特别是那一双大长胳膊,格外引人注目。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