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十章 角力记(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李家店三楼,出现了无数张面孔。

    柔福帝姬一脸兴奋之sè,扭头向身边赵构问去。

    五龙寺也时常有争跤,不过表演xìng质居多。这民间争跤,赵嬛还是第一次参加,而且还和赵构作了扑,不免透出几分jī动之sè。赵构呢?则是一脸的淡然,听赵嬛询问,他轻轻点头,而后笑着对脸sè难看的高俅等人道:“怎地,我看今日一战,吕之士必胜。”

    混账东西!

    高俅的脸sè,顿时yīn沉下来。

    不过,他并非是责骂赵构,而是针对李宝。

    你堂堂四届献圣大典的魁首,居然跑来压场……为谁压场?还不是为吕之士撑腰?

    高俅也练过几手相扑,算不得好,可这里面的规矩,却极清楚。

    有这么个高手压场,会给玉尹带来何等压力?可想而知!偏偏,高俅又找不得发作的理由,让他极为恼火。

    “康王殿下,而今言胜负,为时过早。

    今日争跤,非李宝和玉小乙,而是吕之士和玉小乙。我看那吕之士,也未必能赢。”

    赵构冷哼一声,“既然如此,拭目以待!”

    二人言语中,颇有些火药味,似是针锋相对。

    燕瑛李纲等人都没有开口,只能是一旁摇头苦笑。也难怪这般,谁都知道,徽宗皇帝虽确立太子赵桓,但并不算满意,甚至几次动意想要废了赵桓,改立旁人。父子二人的关系,并不算好。而赵构呢?偏偏与太子赵桓交好,所以不免对徽宗皇帝宠臣的高俅,怀有敌意。高俅虽说处世低调,但面对赵构,也不会退缩。

    总之,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间有一笔糊涂账。

    赵构突然唤来在旁边此后的女使,“太尉,不若你我二人作扑,一万贯为注,如何?”

    高俅咬了咬牙,“康王既然有此雅兴,小臣焉敢不从?”

    一句话,令楼阁中,火药味更浓!

    ++++++++++++++++++++++++++++++++++++++++++++++++++++++++++

    伴随三声铜锣响,玉尹迈步,缓缓从静室中走出。

    只见他头发挽成两个穿心红角子,上身赤膊,下身着一条月白sè绣花缎子脱kù,步履稳健,登上献台。而在另一边,吕之士也走出来,和玉尹的打扮极为相似,只不过脱kù是黑sè而已。两人一出来,顿时又引起了献台下,一连串的呼喊声。

    “小乙,必胜!”

    “小乙哥威武!”

    “小乙哥,打死那黑炭头。”

    在献台下一隅,一帮子身着华丽衣衫的妙龄女子,正大声呼喊。

    李家店二楼的一个隔间窗户打开,lù出来两张千jiāo百媚的面容。一个是封宜奴,另一个赫然正是李师师。两人听那台下的呼喊,自然相视一笑,微微点了点头。

    燕奴哼了一声,突然大声喊道:“小乙哥,你必胜的!”

    却又引得陈东和李逸风二人,哑然失笑。

    当然,也并非全是为玉尹喝彩加油的……

    许正是因为这娘子军的呼喊,引得许多男子心中泛酸。

    加之玉尹虽赤膊立于献台上,可一身腱子肉在火光照耀下透着那股子阳刚之美,令不少人心情不爽。

    你个小白脸,直恁了得吗?

    “八哥,必胜!”

    一个闲汉振臂高呼,却引来身边女子,一连串的喝骂……

    “玉小乙,过了今晚,且看你还敢嚣张。”

    吕之士面带狰狞笑容,咬牙切齿的看着玉尹,“若识相,便现在下台,否则莫怪八爷手下无情。”

    玉尹却笑了!

    那笑容,在火光照映下,又显出一种不同寻常的超凡脱俗气韵。

    他这一笑,又令得台下女子发出一连串惊声尖叫。

    “八哥说笑,此等情形下,小乙怎也要领教八哥拳脚……不过,若八哥输了,只怕这脸面上更难看。小乙直恁甚事?可八哥若是输了,又如何过得了令师一关呢?”

    吕之士脸sè一冷,更显狰狞。

    “小八,休要与他啰嗦,只管好扑便是。”

    献台边上,李宝发出一声厉喝。

    那言下之意便是说:你只管好好扑,稳赢的……

    玉尹本想要jī起吕之士的情绪,哪知被李宝这一声喊喝,顿时化做无用功。

    偏他又奈何不得李宝,规矩上可没说,李宝不能说话。可这样一来,岂不是令吕之士平添助力?

    扭头向那部署看去。

    哪知那部署却一扭头,毫不理睬。

    心里没由来一沉,玉尹立刻有一种不祥预感。

    李宝的出现,无疑使得吕之士有多了一层保障。看那部署的态度,也似乎隐隐偏向吕之士。

    这又如何扑得?

    玉尹的心,顿时乱了……

    “喝!”

    吕之士在那部署的关照下,喝了一声参神喏,而后又受了两口神水,吐在献台上。

    玉尹则显得有点乱,也照着规矩喝了参神喏,受了神水之后,与吕之士面对面站在献台上。那部署手持竹批,站在两人中间。伴随一声铜锣响,他向后退一步,举起竹批,猛然向下一挥,口中同时喝道:“扑来!”

    话音未落,吕之士便如同下山猛虎般,呼的一下子扑出来。

    双手同时张开,化作连环推山手,凶狠劈向玉尹。部署的喊喝声很突然,令玉尹有些失神。等他回过味来时,便已经失了先手。面对吕之士连环推山手,他双臂横于身前,迎着吕之士蓬蓬蓬接连交击……那推山手虽然是基础功课,但也最能体现出相扑力士的本事。吕之士人不怎样,可这推山手的力道却是极大。

    玉尹硬接三记推山手,身形不由得向后退出五六步。

    同时,对于吕之士的力量,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小乙哥不对劲!”

    燕奴突然道:“怎地被鬼脚八抢了先手?”

    杨再兴也一蹙眉,转目向献台一侧压场的李宝看去,“怕是被那小关索乱了心神。”

    燕奴脸sè,顿时格外难看。

    “好扑!”

    “扑的好……”

    献台上,玉尹和吕之士拳来脚往,极为精彩。

    对于陈东和李逸风而言,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只觉得二人使得好扑,甚是精彩。

    可是渐渐的,陈东却看到燕奴和杨再兴二人面沉似水。

    于是忙轻轻扯了一下李逸风,轻声道:“九儿姐,莫不是小乙不妙?”

    燕奴点了点头,“真个怪事……小乙哥也算的身经百战,即便以前没有遇到好手,可这争跤的经验却远胜奴家。而今小乙哥却显得有些生疏,不仅仅是扑法有些生疏,看上去更好像从没有与人有过争跤……否则,怎会被那吕之士抢了先机?”

    玉尹在街头打了许多年,这相扑打架的经验,按道理说应该是很生疏。

    可现在……

    “若非小乙气力惊人,只怕已经输了!”

    封宜奴身后,站出一个僧人,看着台上局势,也是微微蹙眉。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