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四十章 角力记(上)2/3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献台上,厮扑正炽。

    两个身着单薄衣衫的女子,正在jī烈搏斗。自司马光上书之后,女子厮扑必须着衣,更不得luǒ戏。可鼠有鼠路,蛇有蛇径。你不许luǒ戏,那便换个方式来吸引眼球。

    所以,厮扑女子衣着甚少,在一些勾栏瓦肆中,甚至只着一件薄薄轻纱。

    纱衣又怎抵得住撕扯?

    于是只几下子,便能清洁溜溜。

    可越如此,似乎就越jī发了人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兽xìng。眼看着轻纱撕裂,片片飞扬,耳听纱衣撕拉声响,总能够引起人们潜藏的兽xìng。这厮扑也就越发兴盛。

    李家店的献台,还算好一些。

    至少女子衣着不是薄薄轻纱,而是正经的脱kù和背子组合。

    但即便如此,还是吸引得无数人前来围观。更有人在献台下作扑,令场面格外混乱。

    周燕奴面lù紧张之sè,不时朝献台后看去。

    随着厮扑拉开序幕,玉尹和吕之士也都开始各自进行准备。

    待厮扑和女飐结束之后,便是他二人登台之时。燕奴这心里,也就格外紧张……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已帮不上什么,可不知为什么,总有一些不安的警兆。

    小乙哥,定要胜出才是!

    燕奴双手握拳在xiōng前,不时低声呢喃,祈求佛祖保佑。

    陈东和李逸风两人则在一旁交谈,揣测这即将拉开序幕的争跤究竟会是什么结果。

    “大郎,梁溪先生也在?”

    “嗯!”

    李逸风低声道:“不仅是家父,听说有不少人前来观战……真个想不明白,怎地一场争跤,竟变得如此兴师动众。我听真奴说,千金一笑楼今日作扑,已多达万余贯……一场小小争跤,闹出如此动静。阿爹对此,同样也是感到非常无奈。”

    是啊,无奈!

    陈东自然明白,李逸风所说的‘无奈’究竟是什么意思。

    “上次小乙说的事情,可与梁溪先生知道?”

    “自然说过……要不然,以阿爹那xìng子,也必不会跑来凑这种热闹。阿爹只是觉得,小乙能有这种见地,也算是难得。今日前来,未尝没有提携小乙的心思……”

    “那倒是小乙福气!”

    陈东蹙眉,旋即轻声笑道。

    他是太学生,不日将上舍登第,自不愁出路。

    可玉尹不过是一个肉贩,若想要有成就,没个帮衬必然难成。陈东自是希望玉尹也能飞黄腾达。毕竟玉尹的成就越高,于他这个朋友而言,也就会越有面子不是?

    “快看,小关索来了!”

    耳边忽听有人高呼,引得陈东李逸风两人转身眺望。

    此时,献台上,厮扑已经结束……书名女飐登上高台,正表演水流星,以吸引更多人关注。

    只是伴随着这一声呼喊,许多人的注意力都随之转移。

    燕奴忙翘首而亡,只见人群分开,从外面走进来一群人……十数人在前开路,每个人手里,都持着一根包裹红绸的哨棒。最前面,四面镶金绣旗,显得格外晃眼。

    这绣旗,也代表着李宝的身份:四次开封‘献圣’夺魁!

    开封府每年都会有一次献圣大典,正月初一,在官家祭祀天地之后,便会拉开争跤大赛的序幕。这献圣大典,有官方和民间两种模式。官方的献圣大典,多是以五龙寺内等子参加,表演xìng质更重一些;而民间的献圣大典,则是召集民间相扑好手,设下丰厚奖金,已争夺魁首之名。论本事,五龙寺的内等子更精湛;可要是说吸引力,还是民间的献圣大典为最……因为这献圣大典,可是实打实,真刀真枪的搏斗。缺胳膊断tuǐ的事情经常发生,弄不好,还会闹出来人命。

    李宝已连续四年夺魁,自然声名响亮!

    他这一出场,气势逼人。

    李宝端坐在一面轿子当中,前后还有二十多对花胳膊好汉,前遮后拥。

    这些人,大多是李宝的弟子。

    今日大师兄吕之士争跤,身为师兄弟,当然要来捧场。

    而李宝更是摆出了魁首姿态,显然是为吕之士撑腰……这些人一出现,立刻引发出一连串的欢呼声。在这坊巷之中,一个相扑力士的地位,可是远高出普通人。

    “九儿姐,那厮谁人?”

    杨再兴也留意到了李宝到来。

    只是当他看到李宝那排场,心里不免有些别扭……或者说,是羡慕?

    不等燕奴回答,黄文清,便是黄小七道:“那鸟厮便是李宝,也算得是开封府一条好汉。只是此人一贯霸道,心狠手辣。此前还险些害了小乙哥xìng命,也是小乙哥的大仇人。”

    “大仇人?”

    杨再兴眸光一闪,轻轻晃动一下身子,从体内传出一连串低弱的空爆声。

    燕奴心中一惊!

    虎豹雷音?

    没想到这杨再兴,竟练到了如此境界!

    “如此人物,算得甚了得?”

    杨再兴倒也知道那场比试的大概。

    在他看来,当时玉尹不过练得一层功夫,连二层功夫的门槛都还没有迈过去。而你李宝,一个堂堂八级力士,居然跑去找玉尹的麻烦,实在是没有半点高手风范。

    对这种恃强凌弱的主儿,杨再兴一贯看不入眼。

    随着李宝出现,献台上的‘部署’也不敢怠慢,急匆匆跑到近前来,请李宝下轿。

    部署,也就是类似裁判的角sè。

    多是由一些德高望重的老者来担任,同时也必须精通相扑规则。

    由于李宝身份不同,这部署自然少不得要有一番恭维,说几句温暖的呵会,李宝这才献身。

    才一lù面,顿时引得一阵子喝彩。

    李宝身穿黑sè大袍,腰扎大带,走出来面带微笑,与众人挥手。

    目光不经意间,在燕奴身上掠过。

    只见李宝嘴角微微一翘,lù出一抹森冷笑意:过了今夜,必要你做一个寡fù……

    “李教头,请!”

    “请!”

    李宝如今还担当者御拳馆教头的职务,也算是有些地位。

    所以部署们多以‘教头’二字称呼,也是表达敬意。只不过,这开封府不仅仅御拳馆有教头,那东京八十万禁军当中,更有大小教头无数,谁又能真个把他当真?

    在两名部署的陪同下,李宝登上献台,在边缘处坐下。

    这个,叫做压场,也叫做镇台。

    比武当中,若谁敢捣乱,压场的便可以出手将对方打走。

    与此同时,女飐的表演也告以段落,献台下,是一阵突如其来,令人心悸的安静。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