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九章 争跤(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快活林在金水河畔,位于开封府外城北厢横桥下。

    准确说,快活林是一处瓦子,占地面积很大,瓦子里更是酒幌飘扬,酒肆林立。

    一条可以容纳五人并肩而行的碎石子大路,两边则遍布舞台。

    这些舞台,多是在酒肆酒楼门口,大约也就是两三米高,主要聚集了一帮子江湖艺人在这里卖艺,吸引客人驻足关注。舞台下,还有许多商贩,每到入夜后便摆上摊子,叫卖声不断,形成一道极有开封府特点的风景线,更令入夜后的快活林,热闹非凡。

    玉尹一行人走进快活林,只见人潮汹涌。

    陈东笑道:“小乙,今日你和吕之士一战,可吸引了不少人呢。”

    “是吗?”

    玉尹眉头微微一蹙,驻足观瞧。

    只见在快活林尽头,金水河畔有一座极为恢宏的高台。

    约六米高,六米见方,用二三十公分厚的木头做地板,底下林立十余根粗大柱子,支撑着这座高台。这就是快活林最有名的献台,可算得上一处标志性建筑。

    过一会儿,玉尹就要在这献台上,和吕之士一比高下。

    献台两侧的酒楼里,已人满为患。

    高台下更熙熙攘攘,簇拥了无数人等待开战。

    一艘艘画舫游船,从金水河上驶来,在献台一侧的码头上停靠,而后从船上走下来一个个衣着华美的男女。

    “端地好气派。”

    杨再兴忍不住一声赞叹,引得身边众人纷纷点头。

    看看时辰,尚早!

    李逸风道:“不若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下?”

    “不需要准备吗?”

    “放心,快活林李家店的献台,是出了名的公正,绝不会暗中做什么手脚。

    待会儿还会有厮扑和女飐热场,真要到小乙登场,至少还要再一个时辰左右……”

    厮扑,说的是女子角抵,带着些贬义。

    北宋时期,相扑是一种极为流行的运动,勿论贵贱,皆可以参与。

    就连宋徽宗这样一个风流皇帝,对相扑也极为痴迷。据说,大内皇宫的五龙寺中,常有内等子训练,徽宗皇帝也经常会带着嫔妃前去观看,偶尔还要上去扑一回。

    水浒传里,那不学无术的高俅,也练过几回相扑。

    这也说明了相扑在北宋时期的普及……

    但正是这种普及,衍生出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女子角抵,从最初单纯的角抵,到后来演变成luo身角抵,更吸引了无数眼,被称之为‘妇人luo戏’。哲宗时,更有女子在东京最大的宣德门广场上,为皇帝和百姓表演,当时万头攒动,热闹非凡。

    为此,司马光还作过《论上元令妇人相扑状》一文,认为应该将其阻止。

    但效果嘛,却不是非常明显。

    厮扑依旧存在,只是比早年间要收敛许多。除此之外,尚有女飐等表演活动,是在男子相扑之前,使用类似‘水流星’等利于急速展转的‘飐’打开场子,吸引关注。

    总之,一场相扑下来,有许许多多程序。

    等到正戏开场,怕也要到戌时中了……玉尹想了想,对李逸风道:“大郎,你们且先去找地方歇息,自家想陪着九儿姐在这瓦子里走走,同样也是一种放松。”

    说罢,玉尹朝周燕奴看去。

    燕奴脸一红,忙点点头,露出期盼之色。

    有好久了,未曾和小乙哥单独一起。燕奴内心里颇为希翼,却又不好明言。如今玉尹主动提出来,燕奴自然开心的紧。更何况,燕奴不过十六,说到底还是个小孩子。骨子里,还是喜欢热闹。可由于种种原因,只能整日里忙碌于生计……

    李逸风和陈东对视一眼,点点头。

    “如此也好,我们便去李家店里等,不过戌时前,一定要回来。”

    “自家省得!”

    当下,一行人便在快活林瓦子口分开。

    玉尹伸出手,轻轻握住了燕奴的柔荑。

    燕奴身子轻轻一颤,本能的想要挣脱,可是到头来,却没有反抗,只任凭玉尹牵着她。

    两个月,五十天,荣辱与共。

    玉尹和燕奴之间的感情,也在急剧升温。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长街而行。不时驻足舞台下,看着艺人表演,令燕奴不时发出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

    “小乙哥快看,是傀儡戏。”

    走不多远,燕奴突然唤住玉尹。

    不远处,是一个好大水池。

    伴随着一阵悠扬嵇琴声,从水中缓缓升起一个几乎**的胖木偶,露出个弥勒佛般的大肚子,满面笑容地点燃了一串爆竹。刹那间,炮声大作,更溅起水花飞溅。

    冰凉的水珠子,洒在了燕奴身上,引得她一阵阵笑声。

    那娇憨模样,活脱脱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儿……其实,她不就是还没有长大吗?

    在后世,她这般年纪,正是受万千宠爱,快活无忧的时候。

    可是而今,却已嫁为人妇,陪着自己,承担着生活重担。玉尹心中顿时升起一抹怜惜,伸出手,拭去了燕奴脸上的水渍。燕奴先一怔,旋即脸羞红,却没有反抗,任由玉尹这看似轻薄的柔情。两个人,不知不觉中,距离又靠近了一些……

    一个小伙子爬上高高大树,点燃了一个转圈的焰火,吱吱冒着金星。

    这是傀儡戏的开场形式,意在驱鬼清场。

    “小乙哥,好漂亮!”

    看着那动人焰火,燕奴忍不住低声呢喃。

    玉尹笑了笑,也陪着燕奴,举起手来大声叫好!

    忽而,大旗招展,一条金龙从水下冒出。在弥漫的白汽中腾云驾雾般舞动起来;两头狮子虽锣鼓节拍争夺绣球;白鹤展开双翅,正赶上乌龟摇头晃脑迎面走来。

    于是一场鹤龟大战,拉开了序幕。

    两种光泽,黑白分明的倒映在水面上。

    燕奴一双柔荑拍的通红,玉尹在一旁,也是禁不住连连叫好……后世的木偶戏,杂技,看了无数。可又怎比得眼前这般精彩?传统技艺不是不好看,只可惜后人不愿意认认真真的发掘和传承而已。眼前这一幕戏,便是东京极有名的傀儡戏,名叫‘龙龟狮鹤显灵’。在后世流传下来的宋人笔记当中,也曾多次被提及。

    龙龟狮鹤显灵结束,便是‘人’戏。

    一幕幕精彩不断上演,喜得燕奴连连叫好,看得如醉如痴。

    当演出结束时,水池中八名水漫胸际的男女艺人,从竹帘下钻出来,手掌铜盆,讨要赏钱。看客们纷纷叫好,把一把把铜钱扔进铜盆里。燕奴也是兴奋不已,一激动,竟然从腰间摸出一钱多的银子丢到铜盆里,但旋即,她又一阵后悔不迭。

    一钱多银子,可就是一陌多啊!

    别人扔也就是十几文,她这一扔,可就是百十文……

    这要让小乙哥知道,岂不又要怪罪?

    咦,小乙哥呢?

    ++++++++++++++++++++++++++++++++

    推荐一本书,重生之草根奋斗

    重来一次,最想要的是什么?

    协助父亲管理工厂,成功将自己打造成富二代?

    跟曾经擦肩而过的女孩眉来眼去拉手亲脑门?

    或许,应该是让那些曾经的遗憾,不再成为遗憾

    作者:剑道尘心

    书号:2391364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