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八章 小高衙内(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玉尹不禁一怔,忙拱手与高尧卿见礼。

    却见高尧卿伸手把他拦住,“前次白矾楼外,曾见小乙风采过人,可惜不得相识,但心中极为仰慕。后来有听人说起小乙和冯超斗琴,一首登岱,更让自家敬佩。

    今日听少阳和大郎说要来见小乙,便厚颜前来。

    来时匆忙,只带了些酒水,正好可以好生盘桓……待晚上,再为小乙摇旗呐喊。”

    看这高尧卿的谈吐仪表,绝不是等闲人物。

    玉尹心中疑huò,但嘴上却连连道谢,招呼黄小七和杨再兴从屋中抬出来桌椅相让。

    两个穿着高阳正店酒楼衣服的伙计,拎着食盒酒水进来,摆在桌案上。

    “三哥来便来了,怎地这般客气?”

    等他看了那酒菜,更感不解。

    这酒菜都是上等酒菜,菜是高阳正店的招牌菜,酒更是高阳正店的招牌酒。这一桌酒菜下来,少说也要十几贯,可不是等闲人家能够吃得起。当然了,依着玉尹而今身家,十几贯也算不得什么。可若要他真去吃的时候,也会感觉到心痛。

    “这高三郎,是何来历?”

    趁人不注意,玉尹把陈东拉到一旁。

    陈东则一脸茫然,“怎地,你不认得高三郎?”

    “我怎知道他是谁?”

    “还真个奇怪了,今天可是他主动要求过来……殿前都太尉高俅高太尉,你可知道?”

    高俅?

    玉尹不禁笑了!

    高俅他哪能不知道呢?

    事实上,在后世又有几个不知高俅之名?

    凭借一手好蹴鞠,得而今徽宗皇帝喜爱。以一个市井泼皮,一跃成为这大宋朝的朝堂重臣。

    水浒传里,这家伙还得开封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王进,不得不携母逃亡。

    又使得他那干儿子高衙内,还得林冲家破人亡,夜奔梁山……总之,在不少后世人眼中,高俅是一个头长疮,脚流脓,坏到家的人物。不过玉尹,确不太相信。

    因为他看过史书,知道这高俅虽然不学无术,好溜须拍马,倒也没有太大的过错。

    他有三个儿子,长子高尧康,次子高尧辅,三子高尧卿。

    至于那所谓的‘高衙内’,实际上是水浒传作者施耐庵施大爷杜撰出来。而施大爷为什么会在《水浒传》里如此丑化高俅呢?也使得后世不少人,苦苦寻找答案。

    不过此刻,高尧卿就在面前,让玉尹多了几分忐忑。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高尧卿怎会突然登门?

    难道说……

    《水浒传》里的高衙内,可是为了林冲的老婆,让林冲家破人亡。不会这高尧卿……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可能。玉尹越想就越紧张,下意识便多了些提防。

    “衙内怎地如此空闲?”

    玉尹小心翼翼探询。

    高尧卿哈哈笑道:“小乙休紧张,今日在这里的是高三郎,没有甚衙内。

    说起来,你我两家还有些渊源……我当日听说小乙之名,回去后与家父提及时,家父言当年与令尊也有过些交情。令尊为内等子时,还教过家父一些相扑之法,家父至今仍记忆犹新。”

    还有这回事吗?

    玉尹是真不太清楚。

    玉飞在皇宫做内等子的时候,高俅已是朝中大员。

    这件事莫说玉尹,恐怕连周侗、周燕奴也不太清楚。只是一个是堂堂太尉,一个只是皇宫shì卫,相差太大。所以玉飞也不会挂记在心上,而高俅也未必真的在意。

    若真如高尧卿说的那般亲密,又怎可能许多年没有lù面?

    不对,这里面有问题!

    玉尹当然不会把高尧卿的话当真,但还是表现出几分惊讶之sè。

    “这个,恕小乙当时年纪幼小,真个不太清楚。”

    高尧卿笑道:“刚才不知,现在不就知道了吗?来来来,咱们坐下来,慢慢说话。”

    这桌子上三个太学生,其中两个还是官宦子弟。

    不管是黄小七和杨再兴,都显得有些拘束,于是便告辞先行离去。

    而玉尹呢,也有些不适应。

    只是客人上门,身为主人又怎能告退?

    无奈之下,只好强耐着心中忐忑,与高尧卿周旋起来。

    不过听高尧卿说话,似乎真的是来为他摇旗呐喊,并没有其他意思。言语间,多围绕着晚上争跤的事情,偶尔也会说起一些乐律雅事,倒是让玉尹渐渐放松下来。

    “小乙这嵇琴,师从何人?”

    高尧卿突然话锋一转,笑呵呵问道。

    玉尹一怔,忙用早就想好的推辞道:“此事说来话长……

    当初家父尚在时,曾结识一位真人。我这嵇琴,还有其他本领,便是从那位真人学来。”

    “如此说,小乙还会其他本事?”

    “倒也不算其他,多是乐律之事……除嵇琴外,瑶琴亦略知一二。”

    “小乙使得瑶琴吗?”

    李逸风诧异问道:“怎地未见你使过?”

    玉尹搔搔头,苦笑道:“那瑶琴动辄千贯万贯,我这小门小户人家,怎买得起呢?

    再者说,似我这等人,买了瑶琴,奏与谁听?”

    李逸风想了想,倒也释然。

    没错,玉尹一个闲汉,肉贩子,使瑶琴又有谁愿欣赏!

    哪怕是嵇琴,也是yīn差阳错,恰好逢上机会而已。所以,对玉尹这解释,李逸风也没多想。

    “敢问那真人叫何名?”

    “这个……”

    玉尹眼珠子一转,脱口而出道:“家师名孔山真人!”

    孔山真人?

    高尧卿顿时懵了!

    玉尹说的孔山真人,算是他曾师祖张孔山。

    高尧卿又怎可能听说过这样一个人物,自然感觉有些mí糊……

    “却不知,真人而今仙归何处?”

    “家师在青城山修行!不过而今却不知道,是否还在。”

    青城山!

    高尧卿暗地里记下了这个地方,便不再追问。

    只是如此一来,却使得玉尹心中更多出几分疑虑。他实在不清楚,高尧卿问他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高尧卿倒是颇有才学。

    与他交谈时,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他似乎也擅长瑶琴,而且属于京师琴派传人。

    但以造诣而言,这家伙应该不弱。

    想想也是,徽宗皇帝本就是那种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无不精通的人物。高俅作为一个弄臣,如果真个是不学无术,恐怕也很难长久讨得徽宗皇帝的欢心和信任。

    那么高尧卿有此造诣,倒也不足为怪。

    这顿饭吃的极别扭!

    至少在玉尹感觉,别扭至极。

    但高尧卿似乎很开怀,颇有些心满意足的意思。

    酒足饭饱之后,他便向玉尹告辞,并说好了,晚上会去快活林为玉尹捧场!

    “小乙万不要输给那吕之士,此次自家可是作得小乙胜出!”

    “定竭尽全力。”

    玉尹笑着,送高尧卿出门。

    但回过身来,便拉着李逸风和陈东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与高太尉家从没有联系,为何突然登门?”

    李逸风摇头道:“你问我,我又问哪个?

    我还以为小乙与那高……关系密切呢!不过,看三郎这意思,并无恶意,你也无需担心。了不起,不与他往来便是,难不成他高三郎,还能逼着你与他勾当不成?”

    想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

    玉尹这才松了口气,只是这心里面,还是隐隐约约,有些忐忑。

    高尧卿不在,气氛自然融洽许多。

    三人在庭院中高谈阔论,吟风弄月,不知不觉间,时间倒也过得飞快。

    但天sè将晚时,燕奴和杨廿九一家三口回来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早些过去,以免耽搁了时辰……顺便还可以熟悉一下场子。”

    “正是,现在过去,刚好热场,还能看个热闹!”

    李逸风和陈东也连忙赞成。

    玉尹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

    他点点头,“也好,那咱们现在便出发吧。”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