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八章 小高衙内(中)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玉尹笑了笑,“但愿吧!”

    他站起身来,走到庭院中央。

    但见一轮明月高悬,月光清冷,洒向人间。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当然!”

    “等这件事了结了,九儿姐有什么打算?”

    “小乙哥如何打算,便是奴的打算。”

    “嗯!”

    玉尹在心里,暗自叹息一声。

    “小乙哥可是有心事?”

    “我在想……四六叔的事情,也不知道能否顺利解决。”

    燕奴闻听,笑了笑,没有吭声。

    罗四六那边的情况有些复杂,主要是因为他动手时,有太多人看到,更不要说真个杀了人。那肖堃虽说收了钱,而且做出保证,能保住罗四六xìng命。可是在开封府没有做出判决之前,终究让人无法放心。燕奴走到玉尹身边,轻轻搂住他的手臂。

    “小乙哥莫挂念,吉人自有天相,四六叔不会有事。”

    “嗯!”

    “那,早点歇息吧……今日养精蓄锐,明日与那吕之士斗一场,休要丢了阿舅的名声。”

    说实话,每次听燕奴说‘阿舅’长,‘阿舅’短,玉尹总有些反应不过来。

    谁让这后世,阿舅的含义和如今完全不同?你便称一声‘公公’又如何?偏要叫做‘阿舅’!想想,确是有些别扭,只是入乡随俗,玉尹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

    “九儿姐也早些休息吧。”

    玉尹轻声劝道。

    燕奴答应一声,便催促玉尹回屋去。

    关上了门,听院子里不是传来拾掇东西的声音,而后渐渐寂静下来。

    玉尹闭上眼睛,静下心。

    他深吸一口气,而后用力吐出xiōng中浊气,依着《八闪十二翻》中所学到的呼吸之法,让自己渐渐平静下来。

    明天一战,许胜不许败!

    +++++++++++++++++++++++++++++++++++++++++++++++++

    一夜,无事。

    当天光大亮,再次为开封府注入了充足活力。

    玉尹本打算去铺子帮忙,却被燕奴阻拦,让他在家中好生休息,调整状态,以应付晚上争跤。

    要说起来,这不过是一场小小争跤而已。

    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变得格外引人关注,竟弄的坊巷之中,人人都在谈论不止。

    有的支持吕之士,也有人支持玉尹。

    所以,这时候若玉尹再出现在铺子,必然会引来诸多关注,平添许多压力。

    玉尹也知道燕奴好意,于是便应了燕奴的请求。

    待燕奴走后,他打扫了一下庭院,便换了一件衣服,站在木人桩前打磨拳脚。到晌午时,杨再兴兴冲冲来到玉尹的住处。他是得了燕奴所托,前来和玉尹切磋指点。

    不管怎么说,杨再兴也是练到三层功夫的人。

    哪怕拳脚相扑非他所长,也能给玉尹不小的指点。

    他持一根哨棒,反复和玉尹交手。

    每逢玉尹出现破绽,便停下来指点一二,倒是让玉尹感觉收获颇丰。

    两人也因为这一场切磋,变得亲近不少。

    “小乙这基础,比我强十倍。

    以前我虽师父习武时,家里很少有肉食,大都是我和师父在山里打来野味。所以我这气力虽大,却比不得小乙持久。依我看,用不得一年,小乙便能练到三层。”

    人常说穷文富武,大体上就是这道理。

    玉尹的家境算不得上等,但也算是衣食无忧。更重要的是,他家本就经营者肉摊子,也就无需有肉食而发愁。习武相扑之人,食量很大,需要大量食物的供应。

    比如玉尹的食量惊人,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相比之下,似杨再兴和岳飞,虽说练得好武艺,却比不得玉尹这般日日肉食。

    吃糠的和吃肉的,这底子当然不会一样。所以岳飞也好,杨再兴也罢,气力都比不得玉尹悠长。听了杨再兴的话,玉尹这心里面,顿时舒服不少。加之他刻意与杨再兴交好,也就使得两人的关系,越发亲近,甚至让杨再兴恨不得与他结拜。

    午饭时候,黄小七来了。

    一来是为给玉尹和杨再兴送饭菜,二来也是有事和玉尹商量。

    “高十三那边答应了,愿意来作坊帮忙。”

    “他答应了?”

    玉尹闻听,也是万分高兴。

    而今作坊里有了杨再兴,再加上高十三,的确是可以省很多心。

    “对了,十三郎究竟叫什么名字?

    每次高十三,高十三的叫,总觉得别扭。认识这许久,怎能连他名字也不知道?”

    黄小七一怔,歪着头,一副苦思冥想状。

    “小乙哥这一问,我还真不知如何回答。

    十三郎自是有名号的,不过这些年来只唤他十三郎,倒记不得他大名了……反正听人说过,十三郎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后来不知怎地家道中落,才变成而今这种模样。要不,我回头打听一下,这一下子,我还真就想不起他的大名。”

    玉尹笑道:“算了吧,与其这样,不如我回头问他。”

    吃了一口菜,他突然看着黄小七道:“七郎,这么说来,我也不知道你的大名呢。”

    哪知这话出口,却见黄小七脸羞红。

    “自家大名……说起来也真个羞人。

    当年我阿爹盼我能出人头地,所以还专门找人为我起了名字,叫做文清。文章的文,清涟的清。可惜我当初不喜读书,整日里游手好闲,令阿爹甚失望,便不再提这个名字。若不是小乙哥发问,我自己险些都快要忘了大名,真个愧煞人了。”

    黄文清?

    听上去倒也真是个好名字。

    玉尹拍了拍他的肩膀,“七郎何必妄自菲薄?

    殊不知朝闻道,夕可死……而今后悔,还来得及。”

    “说得好!”

    玉尹话音刚落,就听门外有人大笑说道。

    紧跟着,陈东和李逸风联袂进来,在他二人身后,还跟着一个青年,衣着华美至极。

    玉尹见陈东二人来了,忙站起身。

    “大郎与少阳,怎地来了?”

    “嘿嘿,今日小乙争跤,怎好错过?

    久闻马行街玉蛟龙的名号,却还未见过小乙动手,怎地也要摇旗呐喊,为小乙助威则个。对了,还未介绍,这便是我太学同窗,也是上舍生,今年就将要及第,高尧卿!三郎也是久闻小乙大名,听说我二人来探望小乙,便朝着要一起来。”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