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五章 香燕(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给力啊,给力!

    多谢大家了,今天成绩不错,还请再接再励!

    凌晨第一更奉上。

    ++++++++++++++++++++++++++++++++++++++++

    看着眼前三十五锭白花花的银子,郭京懵了!

    筹谋许久,使出各种手段,却不成想到头来是这样一个结果。三十五锭,正好折合三百贯钱……也就是说,此前种种所为都付之东流,玉尹似乎已渡过了难关。

    “宋押司,这里有三百五十两银子,想来足够抵偿那三百贯钱。”

    玉尹淡然开口,似乎浑不在意。

    钱是英雄胆,这腰包鼓起来以后,说话的气势,自然也就不同于往日。至少在郭京看来,正是如此。

    宋押司眉头微蹙,露出为难之色。

    他扭头看了一眼郭京,眼中带着责怪之色。

    你不是说,这玉小乙还不起钱,所以我才过来为你撑腰。人家背后有太学生做靠山,那个李逸风一看就知道是官宦子弟,也不晓得是什么来头。而且,玉小乙现在把钱拿出来了,让我如何帮你做主?这件事,恐怕有麻烦,你还是自己解决。

    郭京为请来宋押司,也使了些钱。

    可这些钱很明显无法让宋押司站在他这一边。

    宋押司见郭京不说话,便走上前,拿起一锭银子掂量一下,扭头道:“十两足银,丝毫不假。”

    “不对!”

    郭京突然大声叫道,“这银子有问题。”

    “郭少三,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本押司伙同玉小乙,欺骗你不成?”

    宋押司脸一沉,声音顿时变得有些森冷。

    郭京忙道:“押司恕罪则个,郭京非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玉小乙这银子的来路有问题!据我所知,玉小乙不过是靠卖肉为生,此前又为那罗德顶债,如何来得这许多银子?押司请看,这银子是足银不假,却都打着官银印记。小底以为,玉小乙这些银子来路不明,只怕是勾结匪盗,劫掠来的官银,还要仔细查问。”

    李逸风一旁闻听,也沉下脸来。

    他走上前,拿起一锭银子看了两眼,扭头问道:“小乙,可能说清楚这银子来路?”

    这可是官银,不同于市面上流通的散碎银子。

    若玉尹无法交代清楚来历,必然会有一场麻烦到来。

    玉尹一蹙眉,犹豫一下来到李逸风身边,压低声音道:“大郎休问,这银子是从镇安坊流出,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镇安坊?”

    李逸风愣住了。

    见玉尹点点头,他旋即便反应过来,于是退到一旁,不再追问。

    宋押司见状,不免感到头疼。

    莫非这玉小乙在官府中,还有关系不成?

    “押司,休要放过这鸟厮……这些银子定然有问题,他不过一个卖肉的,哪里有这许多官银在手?当把他拿进大牢,严刑拷问,定然能问出来这银子的出处……”

    宋押司闻听,顿时陷入沉思。

    就在这时,忽听外面有人说道:“听说郭少三嚣张跋扈,昨夜带着人围攻军铺房不说,今日还请来了衙门里的押司做靠山。只是这官府做事,何时由你这泼皮鸟厮做主?拿不拿玉小乙,非是你郭少三能说了算,更不是宋押司可以拿得主意。”

    “谁?哪个鸟厮乱说话。”

    郭京勃然大怒,厉声喊喝。

    而宋押司也面沉似水,回身看去。

    可这一看,却把宋押司吓了一跳。人群闪开一条路来,走出一个中年男子。

    看年纪,约四十上下,相貌堂堂,透出一股子刚正气息。

    那中年男子走上前,看了一眼宋押司,冷笑一声,“宋押司,你好大的官威啊!”

    郭京还想开口,却见宋押司面色苍白,身形颤抖不停。

    “押司……”

    “闭嘴!”

    那宋押司一声厉喝,而后快步上前,拱手行礼道:“卑职宋仁,拜见府尹大人。”

    府尹?

    什么府尹?

    郭京再一次凌乱了。

    而李逸风则上前行礼,“小侄见过香燕先生。”

    “原来是李家大郎……梁溪先生可好,前些天听说他身体有恙,奈何公务繁忙,未能前去探望。回去后请代我向梁溪先生问好,就说过些时日,一定登门拜会。”

    李逸风忙开口言谢,而后退到一旁。

    香燕先生?

    府尹?

    郭京作为开封府的地头蛇,听到这两个称呼,哪里还能不明白眼前男子的身份?那脸色顿时惨白,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低着头,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再出。而玉尹则一脸茫然,犹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不过他心中无愧,这银子也能说明来路,自然不会畏惧。当中年男子向他看来时,玉尹则挺腰昂头,迎着那男子目光,不卑不亢。

    “你便是玉小乙?”

    “正是小底。”

    玉尹言语恭敬,却并未退缩。

    “最近时日,倒是常听人提起你名字,言你嵇琴无双,堪称大家……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仪表堂堂,确是一条好汉。呵呵,而今有人质疑你银子来路,不知你可否说明?放心,只要你所言不假,我可以保证,这里无人能冤枉与你。”

    这厮,是个官!

    言谈举止,穿着打扮,还有那气度,无不表明他的身份。

    虽然不清楚来人身份,可是看那宋押司的表情,便知道地位不低。

    不过,最让玉尹感到好奇的,还是李逸风的身份。听他和男子的交谈,李逸风的父亲和来人应该是同僚,而且有些名望。只是玉尹实在想不出,梁溪先生何人?

    “回先生话,这些银子,是小乙凭本事得来。

    想必先生知道,小乙当初在大相国寺曾演奏一曲,为丰乐楼马娘子所喜,出两千贯买下。”

    “哦?”

    来人一怔,轻轻点头。

    “小乙当日在大相国寺使琴,我只听人说过,却未曾欣赏。

    若马娘子买下,倒也合情合理。但马娘子手中又何来这许多官银?待回去问她则个。”

    一旁郭京一脸苦涩。

    而周围众人,则发出一声惊呼。

    两千贯一曲?

    还真个大手笔……

    “我就说,小乙为人坦荡仗义,如何能效仿鼠辈,做偷鸡摸狗之事?”

    “玉大郎九泉下有知,定然欢喜。”

    “我早就说过,小乙哥这等人物,又岂是郭少三能够陷害?果然有贵人相助,竟两千贯……”

    陈东和李逸风闻听,相视一眼后,点了点头,露出欣慰之色。

    可玉尹却道:“先生休误会,这些银子,非马娘子所出。”

    “呃?”

    “小底除了卖给马娘子一曲之外,还受了潘楼封宜奴封姑娘所托,为潘楼编排一曲。这些银子,是小底编排曲谱的酬劳,至于出处……先生可着人往镇安坊查问。”

    “镇安坊?”

    男子一怔,旋即露出一抹惊奇之色。

    “你是说……”

    “此代封姑娘所付酬劳,为使小乙静心编曲,昨夜时着人送来。”

    中年男子脸上疑惑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抹会心笑容。

    李娘子果然豪爽爱才,不愧女中丈夫。若是她送来,倒也合情合理。如此说来,这玉小乙真个有才。否则的话,李娘子也不会如此关照,倒要多注意一些才是。

    两人交谈对话,宋押司也好,郭京也罢,听得云山雾罩。

    “既然如此,确让人期待。

    能得封姑娘和马娘子看重,小乙才华定然不俗。他日若有机会,确是要好生领教。”

    说罢,他扭头对宋押司道:“这笔银子没有问题,若不方便,便有我来作保。

    把契约结了,休要再纠缠小乙。还有,你也算是官府中人,还需时刻维护朝廷威严,莫要被他人所用。”

    “是,卑职明白。”

    中年男子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却听得那宋押司一头冷汗。

    那是在警告他:别光顾着拿钱,而助纣为虐。

    总体而言,北宋官员的薪金不低,可是吏员薪金相对较少。不少吏员都会收取一些灰色收入。只要不被人揭穿,大体上官府也不理会。就比如那水浒传里的宋押司宋江,若单靠着他老爹宋太公的田庄,和那微薄薪水,也难得‘及时雨’之名。

    水浒传第十四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晁天王认义东溪村当中,晁盖就曾行贿捕头雷横,私纵赤发鬼刘唐。而这种事情在北宋末年,基本上也就成了人尽皆知的潜规则。

    宋押司忙说道:“卑职明白,定会秉公而办。”

    说罢,他转过身来到郭京跟前,“郭少三,把那借据拿出来吧,然后在这里画押,算是结了此事,以后不可再寻玉小乙麻烦。好了,快点画押,休要再啰嗦……”

    郭京一肚子憋屈,但又不敢发作。

    他很清楚,眼前那中年男子要收拾他,就好像碾死一只蚂蚁般容易。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郭京本高高兴兴而来,此刻却不得不捏着鼻子,偃旗息鼓。

    不过也不算白来,至少有三十五锭白银,三百五十两银子的收入……想一想,倒也划算。

    只是等他销了契约,准备拿钱走人的时候,玉尹却突然唤住他。

    “郭少三,且慢。”

    +++++++++++++++++++++++++++++++++++++++++++++++++++

    感谢星空的物语爱无年限黑星星2饕餮2047飞舞的小丑殊呆子仰天大笑300声蓝梦源1213是的乌鸦多多等书友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