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四章 未雨绸缪(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上强推了,新的一周开始,恳请推荐票支持!!

    +++++++++++++++++++++++++++++++++++++++++++++[.]

    军铺房的大牢非常简陋。「域名请大家熟知」

    穿过军铺房的正堂,进入后院,便见到两排低矮的牢房。牢房低于地面,需俯下身子,才可以看清楚牢房里的状况。房间的大小也不太相同。一边是一个通间,可以同时关押十几个人;而另一边则都是单间,专mén关押那种穷凶极恶的犯人。

    这里只是一个临时关押犯人的地方。

    待天亮后,会送往开封府大牢,另行看押……

    至于开封府大牢是什么模样?yù尹没见过,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在石三的带领下,他走到一间低矮的牢室前,蹲下身子,透过一排木栅栏,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

    “四六叔?”

    牢房里躺着一个人,听到yù尹的呼唤声,便坐起身来。

    哗棱,锁链声响。

    很显然那犯人被锁链捆绑,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囚犯。石三取来一支火把,chā在木栅栏上,顿时把牢室照映通透。罗四六须发蓬luàn,坐在一堆干草上,双脚双手还戴着铁锁,身上还沾着隐隐约约的血迹。抬头看清楚是yù尹,罗四六lù出惭愧之sè。

    “小乙,怎地来这里?”

    “四六叔……却苦了你!”

    罗四六连忙道:“小乙这话从何说起,小老儿得小乙关照太甚,无以为报。只可惜老了,若再年轻十岁,定为小乙除了那心腹之患。唉,真个是老了,不中用了。”

    yù尹沉默了!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才是。

    责备?

    那还是人做的事情吗?

    罗四六是为了他,才去刺杀郭京!

    “小乙,天亮之后,当如何是好?”

    罗四六全不在意自己的处境,反而关心起yù尹来。

    yù尹道:“四六叔放心,事情已经解决了……小乙已经筹来银两,足够偿还郭京,还有张三哥的债务。只恨小乙无能,若早些解决了麻烦,便不会有这些事情。”

    听到yù尹筹来银两,罗四六顿时lù出释然之sè。

    “筹来就好,筹来就好……若真个小乙没了铺子,罗四六才真是罪该万死。

    小乙,回去吧!

    自家在这里tǐng好,衣食无忧,也无需cào劳。辛苦了大半辈子,倒是方才那一会儿,最为轻快。回去吧,自家杀了牛宝亮,也算断了郭京一臂,想来也会消停几日。”

    说完,罗四六竟然侧身堂下,背对着yù尹不再说话。

    yù尹嘴巴张了张,半晌后低声道:“四六叔,我一定会照顾好大郎。”

    罗四六没有回话,好像睡着了。

    石三上前取下火把,看了看yù尹,低声道:“小乙,走吧……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四六叔。明日送去开封府大牢时,我会向肖押司求情,让他代为照看好四六叔。”

    “嗯!”

    yù尹点点头,站起了身。

    当他转身一刹那,耳边响起罗四六低沉的声音:“小乙,我家大哥,就拜托你了。”

    yù尹身子微微一颤,迈步往外走。

    与石三来到军铺大堂后mén口时,他突然停下脚步,又从怀里取出两锭银子,连带着那钱袋里两三千文铜钱,一起塞到了石三手中,“三哥,四六叔就拜托你了……他年纪不小,莫让他受罪。这些钱只管拿去使,若不够时,三哥自管找我便是。”

    石三看到那银子,眼睛顿时一亮。

    但旋即,他摆手道:“小乙这是作甚?

    四六叔也不是外人,我自会尽力为他周旋。拿这些阿堵物来,岂不是小瞧了石三?”

    “我知三哥是仗义汉子!

    若四六叔关在这里,我也不会担心。可到了衙mén……上上下下都需要打点,总不能让三哥你破费。正好小乙赚了些银两,手头也算宽裕。三哥莫要再与我推辞。”

    看着那白huāhuā的银子,石三不由心生感慨。

    看这架势,小乙真个是发达了!

    这两锭银子,少说也有二十两,再加上先前给的那锭银子,足足三十两之多。对于军铺而言,这可算是一笔巨款。开封居大不易,石三虽在衙mén里做事,可收入也算不得太多。若真要他自己掏腰包为罗四六打点,恐怕还真个是心有余力不足。

    “小乙为人,自家真个无可话说!你放心,就算石三豁出去xìng命,也绝不会让四六叔在牢里受半点苦。我这边安排好之后就去找肖堃,定为四六叔安排妥妥当当。”

    yù尹拱手,一揖到地。

    “如此,便拜托三哥。”

    +++++++++++++++++++++++++++++++++++++++++++++++++++++

    走出军铺房大mén,就见黄小七蹲在台阶下,正百无聊赖地画圈圈。

    看到yù尹出来,黄小七连忙起身,快步迎过来,“小乙哥,情况如何?”

    “说不上好……不过四六叔倒是很平静,似乎已看开了。天亮以后,四六叔会被送去开封府大牢。我已经拜托三哥,代为在开封府疏通,想来也不会吃太多苦。

    只是这杀人……却证据确凿,恐怕有些麻烦。

    不过也不用担心,官府宣判也需时日,咱们有足够时间来想办法,尽量为四六叔开脱吧。”

    “也只有如此!”

    yù尹突然道:“对了,你怎在这里?”

    “是九儿姐要我来查看情况。

    还有,九儿姐要我找罗大郎,可是却不见他在家。老杨已带人去寻找,九儿姐说,小乙哥莫担心家里,有她在万无一失。倒是大郎有些危险,四六叔杀了牛宝亮,难保郭京不寻他晦气。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大郎……免得被郭少三害了xìng命。”

    “正当如此。”

    燕奴想的很周全,yù尹也非常赞同。

    可问题是,这开封府何其之大,人口更达百万之众。

    在偌大城池中找一个人,与大海捞针并无二致。和黄小七商量了一下之后,两人便往州桥赶去。开封府夜市最热闹无非两处,一个是马行街裹头夜市,一个便是州桥夜市。罗德之前在yù家铺子闹出那么大丑事,恐怕也没脸前往裹头夜市。

    那么,他最有可能便是在州桥附近。

    两人急匆匆赶到州桥,正是开封府夜晚最为喧嚣之际。

    沿途只见人cháo汹涌,灯火通明。

    王姓楼前,买獾子ròu、野狐ròu、风干jī的地摊前生意兴隆,梅家、鹿家两间脚店mén口挂着一串灯笼,布幌子在风中猎猎,里面更是高朋满座,喧嚣而热闹。从州桥往南,一直到朱雀mén,当街叫卖不断,更为这州桥夜市,平添了几分兴旺之气。

    yù尹和黄小七两人沿河而走,但见有脚店便进去查看。

    这一路走下来,足足走了两三里地,终于在一家偏僻脚店中,看到了罗德的身影。

    罗德已酩酊大醉。

    案子上杯盘狼藉,也没什么好菜,不过牛角酒壶却摆放许多。

    “这官人从晌午后便在这里吃酒,劝了几次都不肯停下。

    林林总总,喝了快十角……幸亏两位官人来得及时,否则小店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焌槽嫂嫂向yù尹埋怨,少不得又是一番寒暄。

    算了一下帐,倒也不多,加起来不过百十文钱。只是罗德喝得烂醉如泥,根本无法唤醒。无奈之下,yù尹只得把他扛在肩上,与焌槽嫂嫂道了声谢,便直赶回家。

    回到家,杨廿九和两个刀手都回来了。

    见到yù尹和黄小七带着罗德一同回来,众人不约而同都松了口气。

    “今晚大家便在这边休息……郭少三此时像一头疯狗,这两天大家最好小心一些。”

    yù尹jiāo代完毕,便打发众人去歇息。

    黄小七和两个刀手住在yù尹的房间里,杨廿九和张二姐则住在原先他们住的房间。好在已近初夏,晚上也不算太冷。大家挤一挤,倒也不会太难过,反正是将就一夜。

    看着烂醉如泥的罗德,yù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感谢蓝梦源1213是的乌鸦多多71爱吃炒面的拉条子da

    0329雲隨風飄渺顺顺666伶菜德威龙不乖的潛水艇

    t星空的物语等书友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