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三章 两千贯恩义(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凌晨第一更,成都好大雨啊……

    求推荐!!!!!!

    ++++++++++++++++++++++

    这是一个黄花梨木雕制而成的木箱。

    温润的黄色,在灯光下更显柔和。即不显得醒目,却又不会使人忽略,正符合了儒家中庸之道的思想。箱子保持其木纹行云流水般的舒畅自如,做工也极精细。

    只看木箱外形,便可以感受其不凡之处。

    玉尹家中也有此类家具,但和这木箱一比,显然不在一个层次上。

    莫言笑嘻嘻,也没有再言语,只是拢手往旁边一站。十三郎把木箱放在了地上,默默退到一旁。

    “小乙,何不打开来看?”

    玉尹凝视莫言,片刻后迈步上前,打开锁扣,把箱子掀开。

    嘶!

    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眼前银光闪闪,险些花了眼睛。

    定睛看去,确是一锭锭银子。玉尹猛然抬起头,诧异向莫言看去,带着疑问之色。

    北宋货币以铜本制为主,但实际上从仁宗景佑年间,便开始把银作为流通货币。按照宣和年间的物价,一两银子约折合850文足铜钱。只不过不过,银两的流通相对较少,坊巷之中大都还是以铜钱作为结算货币。这木箱中,大约有二百多锭银子,每一锭重约十两,整整齐齐码在箱子里,看上去着实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大郎这是何意?”

    玉尹先是一阵迷茫,旋即便冷静下来。

    而一旁燕奴探首看过来,见那箱子里满满腾腾的银子,也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出声。

    莫言笑了,“小乙勿怪,自家并无恶意。

    这箱子里共二百三十六锭足银,两千三百六十两。若到市面兑换,正好两千贯。这些银子,也是小乙应得之物。听说小乙而今遇到麻烦,所以便提前把这银两送过来。

    小乙莫非忘了,你与封大家有约,要卖她曲谱。

    这两千贯,便是预支的,供小乙应付眼前麻烦……小乙能静心谱曲,早日完成,也是封大家所愿。”

    封宜奴?

    玉尹闻听,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是封姑娘送来。”

    “呃……却非是封姑娘。”莫言闻听,哑然一笑道:“封姑娘前两日随贵人往郑州去了,说是去参加一场诗会。此李姑娘着小底送来,她与封姑娘情同姐妹,所以便算作封姑娘也当不得错。两千多两银子,还请小乙点收,再写一张收据,小底回去也好交差。”

    李姑娘?

    玉尹刚有些清醒的脑袋,顿时又糊涂了。

    李姑娘是谁!

    在他记忆里,也认识几个姓李的,可都是男人。其中有这能力一下子拿出两千三百多两银子的人,怕只有李逸风一个。但李逸风也是男人,和‘李姑娘’断然没有干系。

    扭头看了一眼燕奴,“九儿姐可知这李姑娘何人?”

    面对着白花花两千三百六十两银子,燕奴有些发懵!长这么大,何曾见过这许多钱?

    “啊?小乙哥刚才说甚?”

    敢情莫言和玉尹的谈话,燕奴一句都没听进去。

    也难怪,这突如其来的两千三百六十两银子,足以许多人失去冷静。燕奴的表现还算不差,只是短暂失神。不过话一出口,她马上就醒悟过来,惭愧低下头,轻声道:“小乙哥再说一遍,甚李姑娘?”

    “莫大郎说这些银子是一个李姑娘所赠,和封宜奴封大家关系甚为密切,你说会是……”

    玉尹话说一半,突然闭上嘴巴。

    他转过身,吃惊的看着莫言,好半天开口道:“大郎方才所说李姑娘,莫非是……”

    莫言点了点头。

    “哪个李姑娘?”

    燕奴还是没能反应过来。

    “便是那位住在镇安坊的李姑娘。”

    镇安坊,位于东华门外两里地左右。燕奴也是老开封,听闻镇安坊,立刻反应过来这‘李姑娘’是什么人。居住镇安坊,与封宜奴情同姐妹,更一下子拿出两千三百六十两银子的女人,除了那位被官家包养的开封第一女伎,上厅行首李师师之外,还能有谁?

    只是,小乙哥又如何识得李师师!

    这时候,玉尹也冷静下来。

    “这……小乙无功不受禄!”

    对李师师这个在后世颇有传奇之色的女人,玉尹内心里也是极为好奇。可正如他所言,无功不受禄!他和李师师素无交情,更没有见过。突然间送来一两千三百六十两银子,总让人心里不安。两千三百六十两,不是二十两,二百两!如此一笔巨款……对,就是巨款。玉尹若真个收下,天晓得会惹出什么是非出来。他而今已经是麻烦缠身,实在不想在惹出祸事来……更何况,李师师的身份太敏感!

    自李师师和宋徽宗相识后,可是惹出不少事端来。

    皇帝的情妇,又岂能容他人染指?

    偏有些人不肯罢手,比如武功员外郎贾奕,曾作词讽刺宋徽宗,以泄心中之愤,到头来却差点被宋徽宗砍了脑袋,后来被发配到琼州做了个参军。运气好一点的,恐怕就是前任大晟府乐正,有清明居士之称的周邦彦。不过也是几次差点被宋徽宗干掉,幸得李师师求情,才算保住性命……玉尹自认不比贾奕,与周邦彦相比,也相差甚多。万一宋徽宗那醋坛子破了,少不得会惹来一场杀身之祸。

    宋代不杀士大夫,不杀读书人!

    可玉尹身无功名,宋徽宗要杀他,易如反掌,更不会有人为他求情。

    许是明白玉尹心中所忧,莫言不等他说完,便开口道:“小乙不必担心,这笔银子是李姑娘待封姑娘所赠。只要小乙把曲谱写好,早早送过去,便算作是两清。”

    若是这样……

    玉尹犹豫了!

    他现在很需要钱,需要一大笔钱。

    如果不接受李师师的馈赠,只怕连明日都难渡过。

    不过也算不得馈赠,李师师说的很清楚,这是他为封宜奴做曲谱的代价,倒也能说得过去。

    回头看了一眼燕奴,玉尹突然转身回房。

    片刻后,他拿着一纸回执递给莫言,“烦请大郎转告李姑娘,李姑娘这份恩情,小乙铭记在心。他日若李姑娘有所差遣,小乙绝不推拒,只需将此信拿来就是。”

    这是一个承诺!

    玉尹也不知道,自己能帮李师师什么。

    可这个态度,却必须表达出来。

    莫言笑道:“小底一定把话转告李姑娘……不过李姑娘说了,这勾栏瓦肆自有尊严,小乙虽无功名,但一身才学却不是那些泼皮无赖可以轻辱。请小乙只管静下来,把曲谱写好。李姑娘还说,她会恭候小乙妙才,编排一出好戏,莫使人小瞧了。”

    这番话里,带着鼓励之意。

    李师师虽出身勾栏瓦肆,却有侠伎之名。

    玉尹深吸一口气,拱手一揖,“但请转告李姑娘,小乙定不不使她失望。”

    “如此,小底就先告辞了。”

    “大郎好走。”

    莫言带着十三郎告辞离去。

    玉尹和燕奴则呆呆站在庭院里,脚边还摆放着一个黄花梨木制成的木箱。

    就这么解决了?

    直到此时,燕奴还有些无法相信,脑袋里乱糟糟的。两天来担惊受怕,却又不敢表露于形,害怕因此而令玉尹压力更大。可现在……她看了一眼那一箱银子,又看了看玉尹,喃喃自语道:“小乙哥,是不是咱们的房子和铺子,都能保住了?”

    玉尹也有些转不过来,只是呆呆站在原处。

    别看他刚才表现的很正常,彬彬有礼,可实际上,也只是强撑。

    从无到有,而后又从有到无。从充满希望,到最后绝望……玉尹虽然强撑着说要写曲谱,但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他甚至已经做好准备,明日和郭京拼个你死我活。干掉郭京,所有的麻烦便全部解决了!他或许会因此而发配充军,但是却可以保住燕奴不受牵连。要知道,早在一个多月前,他就把房契偷偷过给了燕奴。

    谁又能想到,会有贵人相助。

    玉尹在片刻失神后,突然仰天大笑。

    “没错,保住了,都保住了!”

    说着话,他一把将燕奴抱起来,原地转圈。

    燕奴本能的想要挣扎,可旋即有放弃抵抗,双手慢慢环住玉尹的腰,粉靥埋在他的怀中。

    +++++++++++++++++++++++++++++++++++++++++

    感谢炯迥然孤单De天蝎蓝梦源我倆沒有明天顺顺666几多流云飞xc241淡看历史冒冒和哈哈功夫好星空的物语乌鸦多多流云易水好吃的老虎哥马上就没电了等书友的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