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二章 波澜迭起(上)推荐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凌晨第一更,求推荐票!

    祝大家周末愉快。

    +++++++++++++++++++++++++++++++++++++++++++

    事情似乎有些出乎了预料!

    白世明的刁难,让玉尹在无所适从的同时,更感到有些怪异。

    那丝毫没有任何掩饰的敌意,令玉尹不知所措。至少在他的记忆里,甚至包括以前那个玉尹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白世明的影子。两人也不过是上次在丰乐楼,与马娘子签订契约时才认识。在那之后,玉尹和白世明就再也没有交集,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既然如此,那莫名其妙的敌意又从何而来?白世明为何刁难他呢?

    走出丰乐楼大门,就见一辆马车停在一侧的小巷口。

    从马车上走下一名女子,身穿一件绛红色如意牡丹蜀锦薄丝背子,云鬓高耸,妩媚动人。

    冯筝?

    虽然有些距离,可玉尹还是一眼认出那女子身份。

    大名府的当红头牌,也是丰乐楼在俏枝儿离开后,请来的台柱子。

    虽然不过短短十余日,冯筝已经打出了名号。

    在丰乐楼强大的实力推动下,许多人已经知晓了冯筝这样一个存在。或许还有些陌生,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想来很快就能艳名昭昭,为整个开封知晓。

    除了丰乐楼的实力,冯筝也确有才华。

    能使一手好箫,更有一手出色小唱……琴棋书画,皆有涉猎,可称得上是一位才女。

    加上她相貌绝美,还能跳得好旋舞。

    种种因素凑在一起,也就注定了冯筝的迅速崛起,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俏枝儿离去的影响。

    玉尹也是在上次和冯筝见过,之后再无交集。

    所以,当他看到冯筝时,也没有想着上去招呼,只愣了一下后,便转身匆匆离去。

    倒是冯筝看到了玉尹。

    本有心招呼一声,奈何玉尹走得急,她也不好前去阻拦。

    “朱成,方才可是玉小乙来了?”

    “正是。”

    “有什么事吗?”

    朱成犹豫一下,轻声道:“小乙本是来交曲谱,可马娘子不在,少东又不肯支付钱两,所以小乙便拿着曲谱走了,说是等马娘子回来,才会把曲谱交出来……”

    “少东这又是何故?”

    冯筝愕然,抬头向三楼看去。

    却见白世明正往外走,冯筝嘴巴张了张,但却没有唤出声来。

    那白世明是个志大才疏,偏偏又极小心眼儿的家伙。冯筝大约猜出,他为何如此对玉尹。这时候若她再出面,只怕会让白世明更加不快。她随白世明从大名府来到开封,自有她的目的。在未能完成任务之前,冯筝是断然不会与白世明反目。

    “小乙,可是为钱而来?”

    “正是!”

    冯筝蹙眉沉思,片刻后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玉尹就算在有才学,也不过是个破落户,一个贩卖猪肉的肉贩子……冯筝虽说对玉尹充满好奇,但思忖良久,还是决定不去触怒白世明。毕竟,白世明对她而言,无疑更为重要。她又怎可能为了一个小小乐师,而耽误了她的大好前程?

    那就只好先委屈玉小乙了……

    ++++++++++++++++++++++++++++++++++++++++++++++++++++++

    回到铺子,玉尹脸色阴沉。

    黄小七忙问道:“小乙哥,事情办得如何?”

    一旁燕奴和罗一刀都放下手中活计,聚在玉尹身旁。

    “马娘子去洛阳上香了,白世明当不得家,说要等马娘子回来。”

    玉尹深吸一口气,从燕奴手中接过水碗,咕嘟咕嘟喝了两大口,而后才轻声回答。

    内心里,火气极大!

    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强作无事。

    “那岂不是说,明天……”

    黄小七脱口而出,话说了一半,又生生咽了回去。

    “事情也没那么坏,昨天我查了一下账务,手里尚有一百二十六贯,今日千金一笑楼那边还能有二十三贯收入,在加上铺子里,零零碎碎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一百六十贯。还差一百四十贯,再想想办法……这活人难道还能让尿憋死不成?”

    玉尹说的轻松,可无论是黄小七还是燕奴,却显得忧心忡忡。

    一百四十贯,如果能有十天……不,哪怕是七天,说不定还能赚回来。可现在……明日就是还债的期限,玉尹即便是有天大本事,也变不出来这一百四十贯钱啊。

    “小乙哥……”

    燕奴轻轻唤了一声。

    “九儿姐莫慌,万事有我在。”

    玉尹强作镇静地拍了拍燕奴的手,而后站起身来笑道:“大家别聚在这里,去忙自己的事吧。我再去想想办法,说不得能想出好主意,明天绝不会有任何事情。”

    罗一刀满脸自责,黄小七则默默无语。

    所有人,都显出一副无精打采模样,玉尹看在眼里,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让大家振作起来。

    事情就摆在眼前,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

    闭上眼睛,玉尹深吸一口气,默默念叨:难不成,这一次真要结束了吗?

    内心中涌出强烈不甘,玉尹咬了咬牙,转身准备离开。不管怎样,都要再努力一把……对了,潘楼封宜奴!实在不行,找她通融一番,说不得还有希望。可经过白世明一事之后,玉尹也不敢轻易上门。他为潘楼准备的那出曲目还没开始撰写。

    要知道,他准备的那出曲目,极是复杂。

    想要写出来,也绝非一两日可以完成……再说了,他也没有那一两日的时间撰写。

    可是,至少要先写一些出来吧。

    否则空口白牙的过去,人家也未必能够相信。

    想到这里,玉尹便准备返回家中,开始着手撰写。

    哪知道就在这时候,铺子门口突然一阵骚乱。七八个闲汉晃晃悠悠走上前来,为首之人,正是那郭京手下头号马仔,牛宝亮。这些人一边往铺子走,一边大声吆喝。

    本来,摊子上还有些客人。

    可这些个闲汉一露面,把客人们吓得连忙闪躲。

    “牛二,你来做什么?”

    黄小七说话间,便抢身出来,厉声喝道。

    牛宝亮咧开大嘴,嘿嘿一笑,“七郎,你这是做甚?呵呵,你这里是卖肉的,自家来,自然是买肉。怎地,莫不成这玉家铺子要关门了吗?连生意都不要做了吗?”

    黄小七大怒,便要喝骂。

    却见玉尹上来,一把拦住了他。

    “牛二,我这铺子谁的生意都做,偏就不做你的。”

    “哈,我道是谁,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玉蛟龙玉小乙吗?

    怎么,是不是做不下去了?亦或者是你不敢做自家生意……可告诉你,自家今天要和你做的可是大生意。十斤精肉,合着十斤臊子剁成馅。你若是不肯做,咱们官府说话。难道说,你牛二爷手里的钱,便不是钱了吗?你说是不是,玉大官人。”

    玉尹笑了!

    “只怕你买不起!”

    “你自管切来便是……对了,你自与我切。

    自家倒要尝尝,这玉蛟龙切出的馅儿,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快点,二爷还有事情。”

    牛宝亮分明是来生事!

    “小乙……”

    罗一刀上前要阻止,却被玉尹拦住。

    “四六叔,人家既然点名要我来,自然不能让别人代劳。

    再说了,自家也不是不会切肉,便切与他,倒要看看这些个鸟厮,能耍甚个花样。”

    玉尹说着话,微微一笑,从案上抄起刀来。

    看了一眼挂钩上的生肉,而后抬手摘下一块,啪的摔在案上,一刀切成两段。切肉需随肉理,不可以硬劈硬砍……玉尹随罗四六学过杀猪,同样也知道如何切肉。只见他用铁钩挑起生肉,顺着骨头刷的一刀下去,便将那肉里的骨头挑出来。

    十斤精肉,十斤臊子……

    玉尹手脚灵活,动作更是沉稳。

    只听铛铛铛声响不断,玉尹手中大刀如雨点般切在肉上。

    每一刀下去,都能准确的切入肉理之中,毫不费力将那精肉和臊子剁碎。铛铛铛……刀劈肉馅,极有韵律。玉尹抬手又抄起一口刀来,双刀飞快,将那整块的精肉和臊子剁成碎末。一开始,动作还略显生疏,但随着那韵律感出来,速度随之加快。

    牛宝亮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看着玉尹双刀如飞,也不禁吓了一跳。

    在他看来,玉尹而今也算是小有名气,定然受不得激……到时候,他自有一番羞辱。

    可现在,看玉尹那荣辱不惊的模样,牛宝亮有些慌了。

    自从和李宝争跤之后,玉小乙屡有惊人之举,更比之当初,沉稳许多!

    若换做从前,玉尹那受得这种羞辱,必然会与牛宝亮动手。可现在,他居然能沉住气,倒是让牛宝亮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牛宝亮转念又一想:怕个甚?他玉小乙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凑足三百贯钱……等到了明日,还不是被自家羞辱?

    想到这里,牛宝亮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牛二,肉馅好了……”

    玉尹这边把肉馅剁好了,让黄小七找来一张荷叶包裹起来,“承惠十斤精肉,十斤臊子,一共一贯三陌五十七文足。”

    “啊?”

    牛宝亮正要掏钱,听玉尹说了价钱,顿时吓了一跳。

    “不过二十斤生肉,怎地这就要一贯多?”

    玉尹闻听,顿时笑了。

    “牛二,你可以在街坊四邻打听一下,自家可要的多了?”

    话音未落,就听有人道:“小乙亲自出手,二十斤肉才一贯多,却卖得有些贱了。”

    “谁!”

    牛宝亮闻听,大声喝问。

    却见人群中走出一个姐儿,穿着虽非特别华美,但也不算便宜。

    “我说的!”

    那姐儿大声道:“小乙哥堂堂开封第一嵇琴,为你这泼皮动手,一贯多怎算得多?”

    “你又是哪个?”

    “奴家丰乐楼燕七娘,怎地要与奴家动手不成?”

    有那识得燕七娘的泼皮,连忙在牛宝亮耳边道:“二哥休要莽撞,这燕七娘非是个好招惹的……她那姘头,便是开封府的押司肖堃。若恼了她,只怕肖堃难办。”

    这押司,是北宋官署吏员职务,经办案牍等事务。

    宋代把官职分为官、吏两大类,押司便属于吏。似开封府,共有十六个押司,各司其职。但泼皮口中的肖堃,确是个世代刀笔吏,专门负责处理衙门里的案宗。别看只是个押司,可是权力不小。世代积累出的经验和人脉,让这肖堃在开封府,犹如地头蛇一般。开封府尹更迭频繁,可这些刀笔吏,却很少发生变动。

    这也就使得每一任府尹,在不同程度上都会对这些刀笔吏产生依赖。

    肖堃,便是那些刀笔吏之中,最难对付的一个……

    玉尹不禁诧异看了一眼燕七娘。

    他立刻认出,燕七娘就是当初他奏《燕归来》时,赠他嵇琴的欢楼小姐。不过当时,她只有一个‘七娘’的名字。后来还是因为《燕归来》一曲,而改成燕七娘。

    听说,燕七娘混的不差。

    虽说她没有特别出众的容貌,也没有俏枝儿徐婆惜那些女伎的才艺,但凭着手段,还是站稳脚跟。再往后,玉尹就不太听说她的事情……据说燕七娘和一个官府的吏员好上,便不再抛头露面。却不成想,在这时候,她居然能够挺身站出。

    “是啊,开封第一嵇琴为你切肉,一贯钱算是便宜的。”

    燕七娘站出来,立刻有人响应。

    ++++++++++++++++++++++++++++++++++++++++

    感谢淡看历史冒冒和哈哈功夫好流云易水好吃的老虎哥马上就没电了乌鸦多多爱无年限星空的物语2012不乖的潛水艇等书友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