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三一章 人性(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小乙哥……”

    燕奴失声唤道。

    五百贯,可不是个小数目,更不要说还有郭京的债务没有偿还。这里外里加起来,可是六七百贯!眼看着马上就要到还债的时间了,家里又如何能够把债务抵上?

    不仅燕奴吃惊,连带着罗一刀也一样。

    面颊抽搐着,罗一刀声音颤抖道:“小乙,这怎使得?”

    “四六叔,此事你莫再说了,就由自家做主。”

    玉尹转身向张三麻子看去,“三哥要交代,小乙便担下此事。

    五百贯,小乙接下了……不过还请宽限几日。十天太紧,十五天,三哥以为如何?”

    “好气魄!”

    围观人窃窃私语。

    “小乙哥果然仁义,是条好汉。”

    “是啊,当初小乙在马行街时,就是个仗义疏财的汉子。而今虽然成名,却未有丝毫变化。

    这马行街有小乙在,真个高枕无忧。”

    “话是这么说,可这是五百贯啊!”

    “是啊,万一还不上,岂不是连累小乙吃罪?”

    “依我看,这罗大郎真个废物……被人从书院赶出,幸得小乙收留,却不思报答,反而做出这等事情来,真个不为人子。日后当提醒我家大郎,小心此人才是。”

    围观者是议论纷纷,各种说法兼而有之。

    有的说玉尹仗义,也有的说玉尹愚蠢……

    人群外,一名男子负手而立,透过人群缝隙向内观瞧。

    在他身边,还立着一个少年,以及几名护卫模样的奴仆家丁。

    “十九哥,那人便是玉小乙吗?”

    少年轻声问道:“确是一条好汉,竟有如此担当。”

    男子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

    片刻后,他扭头对身后护卫道:“打听一下,究竟是怎样状况!打听出来,立刻与我知晓。”

    “十九哥,你要帮那玉小乙?”

    男子朝着玉尹看了一眼,而后与少年道:“嬛嬛休多问,还是早点自家回去,以免被官……人责罚。”

    少年犹豫一下,点头答应。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又回身向人群中看了一眼,眸子里闪动着一抹好奇之色。

    “三哥,如何?”

    张三麻子没想到玉尹竟真的担下了事情,忍不住竖起拇指,赞道:“便依小乙所说,十五天便十五天。”

    “另外,自家还有一事相求。”

    “小乙但说无妨。”

    “自家这铺子里的生肉,还请三哥多多关照。

    一应花销,一日一结,绝不拖欠。而且从今日起,由小乙与三哥结算……不知三哥能否帮衬一二?”

    “这个……”

    张三麻子蹙眉,露出为难之色。

    也难怪,这旧账未消,继续交易难免让人心里忐忑。

    可是玉尹今日表现,却又让张三麻子不得不佩服。他对玉尹颇有好感,否则当初也不会出手相助。哪怕最初是看在罗四六的面子上,可后来……对了,这件事和罗四六还有关系,也让张三麻子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所以就显得格外纠结。

    半晌后,张三麻子叹了一口气。

    玉尹心里一紧,正要开口,就听张三麻子说:“小乙,自家对小乙也很是钦佩。小乙声名鹊起,却从未有看不起自家的意思,这份情张三记在心里。按照规矩,小乙这要求有些难做。只是我三麻子认小乙这个人,此事便依小乙所说……一天一结,不可拖欠。十五日后,需还上五百贯,否则的话,休怪自家无礼。”

    玉尹闻听,顿时喜出望外。

    不管怎么说,张三麻子都算是给足了他颜面。

    “好了,小乙既然应下这事,那自家便不打搅了。

    不过小乙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非是张三挑拨,此事你还要妥善处理才好。”

    说着,张三麻子看了罗德一眼。

    玉尹微微一笑,“三哥高义,小乙记下了!”

    “那就这么着吧……”张三麻子迈步就走。在和玉尹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压低声音道:“小乙,小心那郭少三。这件事便是他挑的是非,你可是要小心应对。”

    “多谢三哥指点。”

    玉尹搭手道谢,送张三麻子几人离去。

    果然是郭京!

    就知道,这鸟厮不会善罢甘休。果不其然,他终于出手了!

    其实也难怪,玉尹近来风头太盛,难免让郭京提防。可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确毒辣,使出这么一招来,让玉尹有些措手不及。距离还债日不过两三日功夫,又怎生赚的一百多贯来?玉尹突然觉得,这郭京别看是个泼皮,手段可真个不差啊。

    “小乙哥……”

    燕奴上前,颤声叫了一声。

    “九儿姐莫慌,先让人散了吧。”

    他转过身,拱手向围观者唱了个喏道:“诸位街坊,没事了,都解决了……大家都散了吧,莫堵住了道路。”

    “小乙,真仗义玉蛟龙!”

    人群中,有人高声称赞,顿时引得一阵响应。

    仗义吗?

    这要是放在后世,只怕是要被说成白痴了!玉尹脸上带笑,可心里却暗自发苦。

    与众人道谢之后,他看了一眼罗德,而后道:“有什么事,咱们作坊说话。”

    说罢,他直奔不远处作坊而去。

    燕奴和罗一刀紧紧跟随,而罗德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跟着罗一刀,一同走进了作坊。

    “小乙哥,你怎能担下这桩事?”

    一进门,燕奴就忍不住说道:“十五天,你又如何赚来那五百贯呢?

    而且郭京马上就要讨债上门,而今还缺着空,若还不上这笔债,五百贯又从何谈起?”

    玉尹苦笑一声,“九儿姐,我也知道时间太紧。

    不过这次的事情,罗大郎也是受了牵连,被郭京算计。若我真撒手不管,只怕罗大郎难免落得个充军发配的下场。四六叔年迈,我又怎能忍心呢?再说了,和张三麻子的勾当,是我出面定下。就算是把官司打到开封府,张三麻子也占着道理。

    与其到时候被官府判定,倒不如我先担下来,至少还能得一个人情!

    只是……”

    玉尹朝罗一刀看去,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四六叔,大郎心高,非是我这小小肉铺能容下。以后,就莫再让他来了,我吃受不起……还请四六叔,你多包涵。”

    “小乙哥,这话是怎说得……”

    “不过,有些事情,总要说个清楚才是。”

    玉尹突然转身,静静看着罗德。

    罗德原本一脸的麻木,似乎是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可是在玉尹那双平静目光注视下,他突然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玉小乙,你想要怎样?”

    话一出口,却不知如何继续。

    难道说,他真的是没心没肺?

    罗德其实也很羞愧,只是那读书人的傲气,让他不愿意在玉尹面前露怯出来。

    一直以来,罗德都是人们眼中的骄子。学业优良,入了书院,可谓是前程远大……

    可谁又想到,一夜之间,他从天上坠落人间。

    被书院赶出来,更在杀猪巷被一群女伎羞辱。虽说后来为玉尹管账,可内心深处,罗德又何曾把玉尹放在眼中?玉尹,是什么人?不过是马行街上的一个闲汉泼皮。

    就算他口碑不错,可说到底了,也是个泼赖货,如何能比得他罗大郎?

    就是抱着这种心思,罗德开始为玉尹做事。但这心里面,总憋了一口气,让他很不舒服。在他看来,玉尹根本无法和他相比,可是却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更被街坊邻里称赞。这越想就越是憋屈,罗德在愁苦烦闷中,着了郭京算计。

    一开始,他的确是赚了些钱两。

    可这人的欲望总是无法满足,罗德就越是无法摆脱……等到最后,当他觉察到不妙时,已受不得手。之前赢来的钱不但输了精光,甚至还欠了一**债。在牛宝亮等人的逼迫和诱使下,罗德最终也没有其他选择,动用了买卖生肉的公款。

    ++++++++++++++++++++++++++++++++++=

    感谢:好吃的老虎哥马上就没电了乌鸦多多爱无年限星空的物语2012蓝梦源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