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九章 一气贯通论阴阳(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更奉上,推荐票啊推荐票!!!

    ++++++++++++++++++++++++++++++++

    “小乙哥可吃好了?”

    燕奴笑嘻嘻问道。

    “吃好了……”

    “嘻嘻,只怕还算不得好吧。”

    玉尹闻听,脸顿时通红,赧然道:“确有个七分饱……今日不知怎地,直恁能吃,让九儿姐见笑了。”

    “小乙哥一气贯通,初窥刚柔之道,食量自然增加,算不得奇怪。”

    “啊?”玉尹一怔,看着燕奴问道:“九儿姐方才说甚话?甚个一气贯通?初窥刚柔?”

    燕奴笑了笑,轻声道:“小乙哥莫急,且听奴慢慢道来。

    她停顿了一下,端起桌上的水碗,喝了口水,这才慢慢解释道:“阿爹生前说过,这功夫有五层。想要练好功夫,若不识刚柔,不晓阴阳,终究算不得登堂入室。”

    “慢着慢着,什么五层功夫?”

    玉尹一听就糊涂了,连忙开口询问。

    不是说九等力士,三等内等子,怎滴又来了个五层功夫?

    似乎看出玉尹心中疑惑,燕奴不慌不忙道:“小乙哥定然奇怪,坊巷间不是就九级力士之分,这五层功夫,又是何意?其实,这二者并无冲突!力士之说,不过是方便那普通人明了,而这五层功夫,则是于习武者所言,说的都是一回事……

    阿爹说过,一生二,二生三,而三生万物。

    天地本为混沦,而后分阴阳。于是功夫也有刚柔之说,刚柔相济,阴阳相合,方为正道。

    虚为阴,阳为实,而这缺一不可。

    若把那刚柔阴阳化为十份,小乙哥此前,不过一阴九阳,算不得真正好拳脚,只是粗汉所学。不明阴阳之道,刚柔之法,便不知道真正功夫,更算不得登堂入室。”

    玉尹听得云天雾地,不过大体上还是明白了燕奴的意思。

    燕奴其实是说,他此前使得拳脚,只不过是基础,算不得真法,如莽汉打架,全无章法可言。

    心里面虽不是太舒服,却又生出强烈好奇心。

    玉尹问道:“那这五层功夫,又是个怎生解释?”

    “小乙哥机缘好,悟性和资质也不差。

    只是此前未得真法,不算窥得门径。也幸亏得小乙哥天生一身怪力,加之又未遇到狠角色,所以才得以横行。若当时遇到有真功夫之人,小乙哥少不得要吃大亏。”

    话说到这里,燕奴脸色却突然一变。

    她突然想起来,不是玉尹没遇到狠角色,只是他运气太好。

    小关索李宝就是一个狠角色,如果当时……

    一想到这些,燕奴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蝉,顿敢后怕。若玉尹运气差一些,岂不是要死在李宝手中?殊不知,玉尹的确是死了,而今她面前的玉尹,已换做他人。

    “九儿姐,怎地不说了?”

    “啊……”燕奴醒悟过来,忙强笑一声,驱走了心中后怕。她接着道:“小乙哥的根基打得好,只少了机缘和真法,所以此前一直徘徊在一层功夫,未有进境。

    阿爹说过,想要练到第二层功夫,便要克服了身体内外产生的僵劲、丢劲、顶劲等各种不协调。想来刚才小乙哥使拳时,也感受到了丹田中内气流转……这边是第二层功夫中所言:一气贯通,内外相合。一般来说,想要练出一气贯通,要四五年光景。不过小乙哥虽说修炼八闪十二翻不久,可根基牢固,自然事半功倍。

    其实,若是奴早些把阿爹的《八闪十二翻》交与小乙哥,说不得又是一番景象……”

    燕奴说话间,不由得露出一抹悔恨之色。

    玉尹一怔,搔搔头,轻声劝慰道:“九儿姐莫这样,若不如此,自家又岂能把这根基打好?”

    燕奴强笑一声,“说得也是,阿爹常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倒是奴想的多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想想也似乎的确如此……如果不是这样,恐怕也就不会有今日的玉尹重生吧!

    周燕奴不是一个健谈的人,可说起武事来,却是滔滔不绝,兴致勃勃。

    调整了一下心情之后,燕奴突然道:“小乙哥而今登堂入室,练成了第二层功夫,那罗汉桩便可以放一放,从明日开始,习练其他武艺。特别是阴劲柔劲,更要有一番苦功夫才可以练成。若小乙哥真能通晓阴阳刚柔,吕之士必不是小乙哥对手。”

    说到了吕之士,玉尹心里却一动。

    “九儿姐,你早先说的那九级力士,和这五层功夫,又是甚关联?”

    “这个嘛……”燕奴想了想,而后极认真与玉尹解释道:“若真个解释,确是麻烦。简单一点说,每层功夫,也会因功夫深浅产生区别。若简单划分,便是初期、中期、后期。而每一层区分,就对应一级力士。似小乙哥而今只是初入二层功夫,虽一气贯通,内外相合,但并不熟练稳固,也只能算是个四级力士吧。

    不过小乙哥天生怪力,加之根基牢固,等闲之辈,也非小乙哥对手。”

    “比吕之士如何?”

    “这个……”燕奴想了想,笑道:“可堪一战!”

    要知道,吕之士可是五级力士。

    最初当得知玉尹要和吕之士争跤时,燕奴紧张的很,可现在却已是‘可堪一战’。

    玉尹顿时,也松了口气。

    “九儿姐如今又练到了几层?”

    燕奴愣了一下,旋即微微一笑,轻声道:“奴在一年前,便已练到了‘意气君来骨肉臣’,三阴七阳之境。”

    声音不大,可是却听得玉尹顿感颓然。

    三阴七阳,岂不是三层功夫吗?

    没想到燕奴这娇娇小小,柔柔弱弱的外表下,竟然有如此功夫。

    不由得上下打量燕奴,玉尹苦笑道:“如此说来,自家岂不是落后九儿姐许多吗?”

    “这……”

    燕奴这才想起,光顾着骄傲自豪,却忽略了玉尹感受。

    只是她刚想要劝说玉尹,却见玉尹一笑,复又振作精神,笑眯眯问道:“那我阿爹,又练到了几层?”

    燕奴想了想,回答说:“阿翁生前为一等内等子,已练到四层高深处。

    阿翁当年遇害时,阿爹曾说过,若阿翁能再练个几年,说不得能成就宗师之境。”

    宗师?

    玉尹更是不解。

    “若练成五阴五阳,刚柔相济,阴阳相合,是为宗师。

    不过,便是成就了宗师,也逃不过天道循环,生死轮回……阿爹生前便练到了宗师,到头来……小乙哥而今一气贯通,更要小心。他日若遇到宗师人物,万不可以逞强。那等人物,绝非李宝可比。举手投足,可取人性命,端地是狠角色。”

    玉尹面颊抽搐两下,点了点头。

    “那天下间,又有宗师几人?”

    “这个嘛……奴也不太清楚。

    只是阿爹生前曾提过几个人,他日小乙哥遇到,不妨留意。阿爹师出嵩山少林寺,前任方丈智通大师,现任方丈惠初大师,皆非等闲之辈。此外还有相州陈广,枪术绝伦,号一代宗师。当年阿爹便极为推崇,后因枪术已有所传,所以便把箭术授予是雄厚,介绍师兄,拜在了他门下……阿爹说,陈广枪术,已入化境!

    至于辽人,阿爹曾提及一人,名叫善应。

    据阿爹说,此人功夫极深,而且心狠手辣……小乙哥以后若遇到,定要小心才好。”

    天下武功出少林!

    玉尹不由得暗自称赞。

    此时的少林,绝非后世少林可以相提并论,那是有真功夫的地方。

    想必那两位方丈,必是极厉害的人物。

    至于善应,玉尹却没太留意。他更用心记下了陈广的名字,并偷偷观察燕奴……

    特别是当燕奴提起‘师兄’时,显得极为平静。

    这也让玉尹的心情,顿时大好!

    不过玉尹可以看出,燕奴对这江湖中事情,并不是特别了解。开口阿爹说,闭口阿爹讲……她对于江湖典故,更多是源自于周侗生前所言。可周侗,早已过世多年。江湖风云,变幻莫测,莫说周侗已故去多年,即便是一两年,也有巨大变化。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燕奴身居开封,又怎可能了解江湖变幻?

    “自家在开封,善应又怎会前来?”

    玉尹呵呵笑道,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是啊,他又不打算闯江湖,与那善应又能有什么交集?

    但说是这么说,玉尹心里却不多了几分小心,把‘善应’这个名字,牢牢记下来。

    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

    玉尹本是个无神论者。可而今连穿越重生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都发生了,让他也不由得不多了几分感触。靖康将至,天晓得在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当夜色降临,屋外起了风。

    也许是帮助杨廿九张二姐夫妻拾掇那熟肉作坊太过辛苦,燕奴在收拾了一下家务之后,便早早睡下。

    而玉尹并没有歇息,点亮油灯,伏案书写《梁祝》曲谱,不知不觉将至子时。

    风很大!

    天空中乌云密布,隐隐有雷声传来。

    玉尹写了一会儿曲谱,突然感到心浮气躁。

    有一种莫名的惶恐升起,令他再难静下心来。放下笔,打开门走出去,却见乌云中银蛇闪动,咔嚓一声轰响,玉尹不自觉激灵灵打了个寒蝉,顿感毛发森然……

    越是了解这个时代,越是融入这个时代,玉尹就越是不安。

    特别是和燕奴一番交谈后,让他更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刚重生时,他总想着避开灾难,逃离开封。可身在这毂中,他真能够躲避过去吗?

    要知道,他如今并非一个人。

    他有家庭,还有朋友……难道要坐视他们遭难?

    大丈夫重生一世,总要做一番事业。不仅仅是为自己,也为身边的亲人,还有朋友……

    想到这些,玉尹顿感壮怀激烈!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