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七章 声名鹊起(下)求推荐票!!!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新的一周,战斗已经拉开序幕。

    第二更奉上,再求推荐和收藏,咱们冲锋!!!!

    +++++++++++++++++++++++++++++++++++++++++++++

    马娘子倒是一副和蔼之色,把身边青年介绍给玉尹。

    不过,那白世明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只拱了拱手,便算是见礼。

    玉尹也没往心里去,在一旁落座。

    “不知老娘今日唤小乙,有何事情?”

    马娘子看着玉尹,轻轻叹口气,“当年玉大哥大胜辽人,却中了辽人奸计,以至于身亡。亡夫生前与玉大哥也有些交情,所以在玉大哥故去后,便定下规矩,每日要从你那铺子里,购置二百斤熟肉,作为资助。”

    “啊?”

    玉尹愣住了。

    他是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包括原先玉尹残留的记忆,也没有相关内容。

    马娘子见玉尹吃惊,便微微一笑,“先夫故去后,自家也很少在打理楼中事务。不想这楼里人不晓事,竟然擅自断了与你那铺子勾当。自家听说后,已经晚了……只是没想到,小乙好魄力,竟与俏枝儿争锋。”

    “这个……”

    玉尹顿时一脸羞愧。

    坐在白世明身后的女子,用那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好奇打量着玉尹。

    只不过,玉尹此刻心思不在这上面,也就没有留意。

    “大丈夫当快意恩仇!”马娘子倒是颇为爽快,一摆手道:“人家欺负到头上,若不还击,还怎算得上马行街玉蛟龙呢?小乙,莫往心里去。”

    “多谢老娘宽恕。”

    马娘子则笑了笑,示意无碍。

    “当日那管事,已被自家辞了……这几年自家疏于楼中事务,却让一些人张狂过份。不过从今日起,自家会安排世明管理酒楼。以后,还要拜托小乙多多关照。”

    说罢,马娘子举杯请酒。

    玉尹连忙拿起杯子,把酒水吃了。

    偷眼看了看白世明,却见白世明眼皮子一耷拉,对玉尹并不算在意,甚至还有些不耐烦表情。

    心里有些别扭。

    但又一想,自己和白矾楼,还有勾当,却不能表现出不满。

    马娘子絮絮叨叨,扯了些家常话,玉尹也耐着性子。

    酒过三巡,马娘子突然话锋一转,“小乙可知,那俏枝儿已经离开白矾楼?”

    “啊……这个小底确不清楚。”

    俏枝儿离开白矾楼,也是这两天颇为轰动一桩事。

    她原本是最有希望获得花魁之人,却不想被玉尹坏了场子,连冯超也输了阵。不过,俏枝儿离开白矾楼,并非是因为这个。更多时候,还是因她看穿了这世情,更明白了冯超对她的心思。于是才下定决心,退出行当。

    在斗琴当天,俏枝儿和冯超便离开东京。

    玉尹这些日子,忙着生意,又忙着习武,还真个不是太清楚这桩事……

    马娘子叹了口气,“而今开封府七十二正店中,能与白矾楼争锋,也只有潘楼。本来自家倒也不惧潘楼,却不想那夷州豪商司马静也掺和进来,投入重金。若只是如此,自家也能和他斗一番。却不想俏枝儿突然离去,让自家有些手足无措。这年末便是争花魁,自家不想输了阵。”

    玉尹闻听,顿时沉默了!

    这种事,可不是他一个卖肉的能够参与。

    只是马娘子和他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冯筝!”

    “奴在。”

    一直坐在白世明身后的美人儿,起身走上前来。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似包含万种风情。自周良身上扫过时,让他失魂落魄,竟没了往日的镇静。

    不过,玉尹却不在意。

    他只看了一眼美人儿,心里大致上,有所了悟。

    目光沉静,神色如常。

    却又让那冯筝,不自觉多了份好奇,在玉尹身上多停留了一下。可这已停留,让一旁白世明有些不快。当下咳嗽两声,似乎是在表示不满。

    冯筝,笑了!

    这一笑,端的是百花争艳,美得不可方物。

    玉尹也是心神一荡,但马上就恢复正常。

    “冯筝是沧州人,本在大名府勾当……前些时候随世明来了开封,正要寻个出路。

    俏枝儿今走了,自家准备要她递补上去。

    只是,她在开封府并无名号,所以想要借小乙之名,为她暖一暖场子。”

    冯筝捧一杯酒,俏生生,娇柔柔上前。

    “还请小乙哥多帮衬,请吃了奴这一杯。”

    声音娇柔,酥麻麻,只让人骨头都有些发软。

    这女子,绝对是一狐媚子!

    长得一副好盘子,更有一副好嗓子。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妩媚动人,若得好人捧场,必能红遍开封。

    那勾魂的眸子,就盯着玉尹。

    似是祈求,更显娇柔,楚楚可怜的韵味。

    即便玉尹是个鲁男子,也有些推却不得……当下他举起酒杯满饮,眼角余光,却看到白世明,脸色阴沉。至于周良,则是满脸艳羡,瞪大牛眼。

    “老娘欲使小乙,如何帮衬?”

    “小乙当日在大相国寺,曾奏得一曲。”

    “可是二泉映月?”

    “不是……自家听人说,你已经把那二泉映月卖出去。自家要说的,是你第二首曲谱。

    不知可有名称?”

    “呃……老娘说的,原来是梁祝。”

    “梁祝?”

    马娘子顿时来了兴致。

    而那冯筝,则极为乖巧的在一旁,为玉尹满一杯酒水,而后顺势坐下。

    一抹香风萦绕,如兰似麝,极撩人。

    冯筝坐下时,贴着玉尹很近。一双玉腿,几乎挨着玉尹,只一动,便会有碰触。

    那双美腿,肌肤若温玉般光滑,让玉尹心神一荡。

    忍不住暗地里咽了口唾沫,下意识向旁边坐了坐,而后朝冯筝一笑。

    白世明那脸色,更黑了!

    “这梁祝,是小底于偶然间,从坊间说书人那里听到的一个故事……”

    玉尹娓娓道来,把梁祝简单讲述一遍。

    在后世,对于梁祝的起源,众说纷纭。

    大体上是说,他产生于晋朝。而最早的文字记载,则出于初唐梁载言所撰《十道四番志》。到晚唐时,张读所撰《宣室志》,有做了文学性渲染。

    这故事成熟于宋代,特别是南宋时期。

    不过其雏形,在北宋已经出现,在坊市中也有一定程度的描述。玉尹不怕马娘子她们去查找,因为他言之有物。更不要说,那马娘子和冯筝,都是感性女子。对于这悲戚的爱情故事,全然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等玉尹说完,两个女人,是泪流满面。

    “如此凄美故事,若非小乙说,险些错过。”

    “小乙大才,还请满饮此杯。”

    冯筝举起酒杯,递上去。

    那杯口处,还有一抹唇形红晕。

    白世明面色铁青,但又不敢发作。只能恶狠狠瞪着玉尹……因为那酒盅,是冯筝刚刚用过。

    玉尹并未留意,道了声谢,一饮而尽。

    却不知那冯筝一双勾魂夺魄的眸子,此时秋波荡漾,柔情万种。

    马娘子好半晌,才算稳住情绪。

    “小乙,这曲谱,自家要了。”

    “啊?”

    马娘子笑道:“冯筝琴艺歌喉皆出众,却苦于没有好谱子。

    所以自家想买下这曲谱,不知小乙可愿割爱?至于价钱,小乙勿担心。

    此前李师师曾说,小乙此曲,当值千金。

    这样吧,自家一千五百贯买下了……不知小乙,何时能写出曲谱来呢?”

    一千五百贯?

    玉尹脑袋嗡的一声响,有些懵了!

    二泉映月,才卖出十六贯。当时那个叫莫言的人说,梁祝价值千贯,玉尹还有些不太相信。没想到,没想到……

    玉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马娘子见他不说话,便又开口道:“若小乙觉得少了,便两千贯如何?”

    一旁周良,倒吸一口凉气!

    两千贯,什么概念?

    也许在那些达官贵人眼中,两千贯算不得多。可是于市井小民而言,两千贯无异于一笔天文数字。而在玉尹来说,两千贯……他就可以去买了一副好琴。市面上的玲珑琴,也不过八百到一千贯。这,这,这真个是一笔巨款。

    不过这曲谱,却不好写。

    玉尹上次使得,是后世管弦乐曲谱。

    如果演化成为适合于这个时代的曲谱,却要费些心思。

    想到这里,玉尹沉吟一下道:“曲谱倒还容易,可若编排的好,只怕要两个月。”

    白世明忍不住道:“我只要曲谱,至于编排,我自会找人,无需你费心。”

    言语中,颇有不屑之意。

    你使得好琴,却未必能编排好曲谱。

    很明显,这是一出戏……马娘子要的是曲谱,而非是玉尹编排。

    玉尹脸色,随之一变。

    “世明,如何说话,还不向小乙道歉。”

    “我……”

    白世明很不情愿,可是在马娘子的目光下,却又不敢反抗,只好起身道歉。

    马娘子说:“小乙只需把曲谱写出便好。”

    不让我编排?

    那正好,我还省的麻烦!

    玉尹也有些不太高兴,于是起身一拱手,“既然如此,二十天内,小底完成。”

    “甚好,这里有一纸契约,小乙可以看一下,若同意,咱们就敲定此事。到时候小乙一手交曲谱,一手取钱。自家对小乙这曲子,也好奇的紧。”

    马娘子说罢,掩嘴笑了。

    然而玉尹心里,却总有些不快。

    他拿起契约,仔仔细细看了一回。毕竟此前有过教训,这一次他更加小心。

    也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谱。

    这回合作好了,也算了一桩心事。

    从此我和你白矾楼,没有那许多纠葛,只剩下生意上的勾当,大家都能爽快。

    想到这里,玉尹二话不说,提笔便签字画押。

    “小乙还有事情,先告辞了……”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