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七章 声名鹊起(中)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

    上星期,在艰难的情况下,取得了好成绩,不愧是新人类啊。收藏虽然不尽人意,但老新还是心满意足。

    一周之初的战斗号角已经吹响,老新在此恳求炮火支援。

    推荐票,收藏,为了胜利,向我袭来!!!!!!!!!

    ++++++++++++++++++++++++++++++++++++++++++++++++++

    玉尹这脸,腾地红了。

    “二哥莫呱噪,真个没什么。”

    “好吧好吧,且当你没什么……自家今日来,也是有事找你。我受人所托,请你吃酒,还望小乙你莫推辞。自家可拍了胸脯,与人保证呢。”

    “谁要请我?”

    “这个……你去了便知。”

    周良一脸神神秘秘,那嘴下方的痦子,随着他脸上笑容,更是一跳,一跳。

    “还如此神秘?”

    玉尹笑了。

    “待我与九儿姐说一声,咱们便去。”

    周良帮过不少忙,这个面子怎么也要给的。

    玉尹换了身衣服后,走到燕奴门口,敲了敲门,轻声道:“九儿姐,二哥唤我出去,晌午我便不去铺子照看。我晌午后过去,九儿姐记得与二姐说一声,到里瓦子找个工匠,把那灶台做好,顺便把工钱与他。”

    “知道了!”

    屋内传来燕奴低弱声音。

    那语气,宛若妻子对丈夫的温柔,让玉尹又是一阵甜蜜。

    “二哥,这究竟是要见什么人?怎地这般神秘?”

    出家门,玉尹和周良一路行去。

    不过走着走着,却好像是往马行街方向。

    玉尹不免心中奇怪,便开口询问。

    周良笑了笑,“小乙怎这么好奇?放心吧,是好事……哥哥有怎会害你。”

    “害我却是还不得,不过总要和我说说,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我这心里也好有个底儿啊。莫不要这般神神道道,总是感觉着古怪。”

    “你莫问了,随我来便是。”

    玉尹是一头雾水,见问不出什么,索性不再询问。

    反正他也不怕周良使坏,如今好歹也算名人,周良也难使得坏出来。只是心里有些好奇,究竟是谁要见他?这可着实让玉尹猜测不出结果。

    “小乙,今日怎不使琴?”

    路上,不时有人询问。

    玉尹则一一回答,不时还与人聊几句。

    路过铺子时,见肉案前生意甚好。他也不想去扰了生意,便随着周良前行。

    “怎地是这里?”

    两人在白矾楼外停下,周良笑嘻嘻道:“到了!”

    说着话,他便往里走。

    可玉尹却犹豫了……

    “二哥,究竟是谁啊。”

    他前些日子刚打了俏枝儿的脸,自有些抹不开脸。周良见他犹豫,转身一把拉着他的胳膊,“走走走,已经到了,见一见有算得什么?放心,不会亏了你!”

    “这,好吧!”

    玉尹和周良走进白矾楼。

    迎面见东心雷拦住去路,一脸阴霾道:“玉小乙,你又要来这里生事?”

    前次玉尹舞动长街,让东心雷好没有面子。

    而今看到玉尹,自然不会有好脸色。玉尹呢,也是个倔脾气,见东心雷拦住去路,立刻拉下脸,扭头就走。

    周良忙止住玉尹,对东心雷道:“哥哥莫误会,今日我们来,是受人所请,在西雅三吃酒,并非惹事。小乙此前得罪了哥哥,也是年少气盛。哥哥大人有大量,何必与他见识?这进门都是客,哥哥总不会赶人吧。”

    西雅三?

    便是西楼四层三号雅间。

    能上四楼,那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东心雷一皱眉,扭头问道:“今日西雅三,谁在?”

    “西雅三没有客人啊……”

    东心雷顿时大怒,抬手就要去抓周良。

    “两个泼赖货,自家险些就上了当。

    玉小乙,上次张三哥帮你,自家便忍你一次。你今日又来闹事,莫怪爷爷不客气。”

    说话间,从一旁呼啦啦走上五六个黑色短衣打手,眼看着就要围住玉尹。

    “东心雷,怎地在此生事?”

    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却见四楼开了一窗子,露出一张娇美面容。

    “东家,非是自家惹事,是有人闹事。”

    “混帐东西,小乙是奴请来客人,你怎地拦着他?”

    “啊?”

    东心雷一愣,愕然向玉尹看去。

    不过玉尹这心里,却有些不快。若不是看在周良的面子上,说不得已甩袖离去。见东心雷看过来,他头一扭,哼了一声,也不出声。东心雷好尴尬,也不知该如何开口道歉。还是周良有眼色,连忙说道:“马娘子休要误会,只是些许小误会,倒也算不得东心哥哥的错,马娘子休要责怪。”

    说着,他一拉扯玉小乙。

    “小乙,快随我上去吧。”

    “我不去!”

    周良哪里还能不知道,玉尹这是来了脾气。

    当下苦笑一声,“小乙,权作给哥哥一个面子?都到了,也不耽搁这一时半刻。”

    “说好了,我是看你面子。”

    周良连连点头,又和东心雷说了几句,才拉着玉尹上楼。

    “真个晦气!”

    东心雷忍不住嘀咕:“遇到这厮,总没有好事,真个是倒霉到底了。”

    “哥哥近来看上去有些不顺,不如去观音院烧柱香,去去晦气?”

    “也罢也罢,改天真要去烧香拜佛,去去晦气了。”

    玉尹随着周良,一直上了楼。

    早有那人在楼梯口侯着,也是熟人,新晋白矾楼管事,朱成。

    玉尹和朱成关系不错,自然也不会给他脸色看。当下朝朱成唱了个喏:“听说大郎而今得意,还未道喜……呵呵,请大郎恕罪则个才是。”

    朱成笑道:“小乙休要取笑,横竖不过是个管事,怎比得小乙风光无限?”

    嘴巴上客套,但言语中还是透露出一股子欢喜。

    “自家东主请小乙,说起来,也有些香火情,小乙待会儿,多关照则个。”

    玉尹笑了笑,和周良一起,随着朱成走进雅间。

    这四楼的雅间,明显比楼下的雅间宽绰许多,装饰也格外精美。马娘子身着一件淡青色长裙,梳着高鬓,正坐在主位上。在她旁边,还有一个青年。长得一副好面皮,看上去极精明。不过那眼角挑着,显得有些倨傲。

    而在他身后,还坐着一名女子。

    瓜子脸,柳叶眉,一双勾魂眼,甚是妩媚。

    看那气质,极是端庄。

    然则那相貌,却又极为魅惑。

    于魅惑中有些端庄,于端庄里又有些魅惑。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又完美的融为一体。那风情,那韵味……只消用那勾魂的眸子扫一眼,就足以让人心动。

    厉害,厉害啊!

    这美人倒真个是有吸引力。

    玉尹只看了美人一眼,便不由得心中感叹。

    也幸亏了他那鲁男子的性子,加之心里挂念着‘九儿姐’,倒也没有失态。

    “小乙,快坐。”

    马娘子起身相迎,身边青年,却显得不情不愿。

    “小乙,这位便是丰乐楼东主。”

    玉尹不由一怔,忙拱手唱喏,“确是老娘相邀,小乙失礼了。”

    这‘老娘’二字,是个尊敬的称呼。一般而言,在市井中颇为平常……

    马娘子笑道:“小乙莫客气,说起来小乙这些时日,声名鹊起……若玉大哥泉下有知,必然欣喜。”

    马娘子说的‘玉大哥’,便是玉尹父亲玉飞。

    当年那个大胜辽人相扑手的内等子。她提起玉飞,也表明和玉飞认识,算玉尹长辈。玉尹先是一愣,态度更加恭敬,“确是长者,小乙先前不知,胡闹时还请老娘多多包涵。”

    她是老爹朋友,玉尹自然有些惶恐。

    这些日子,他闹出动静可不小……虽说不是针对白矾楼,却也让白矾楼受到巨大影响。

    “这是自家外甥,名叫白世明。

    此前在大名府勾当……以前事,就莫再说了。小乙也不清楚这其中事情,怎能算胡闹?”

    +++++++++++++++++++++++++++++++++++++++

    感谢字母党没人权50德威龙三江阁乌鸦多多3250348923阿杯2012慷慨打赏。本周共四十七人打赏,名单不再重复,非常感谢兄弟们的支持,老新这个多谢了!!!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