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六章 富贵滚滚来(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周末,求推荐!!!!!!!!!!!求收藏!!!!!!!!!

    ++++++++++++++++++++++++++++++++++++

    “小乙哥,奴也有一桩喜事,要与小乙哥知。”

    “呃?”

    “刚才遇到大郎,他与奴知,说是白矾楼东主已过问楼中事务,还说得知和小乙哥勾当没了,很不高兴。白矾楼东主,愿意购入咱家熟肉,每日五百斤。但不知咱家能否供应足,所以让奴回来问问,看小乙哥心意。”

    哈,还真个是好事成双啊!

    玉尹和白矾楼之间,没有任何恩怨。

    此前他和白矾楼之间的种种纠葛,说穿了也只是他与俏枝儿之间问题。

    而今,他报复也报复过了,还胜了冯超。

    对俏枝儿恨意,自然也就没那么重。既然白矾楼愿意修复关系,他也不可能拒绝。

    当下,玉尹道:“此事便由九儿姐做主,我没意见。”

    燕奴自然是希望和白矾楼重新勾当,见玉尹点头,燕奴粉靥,笑容更浓。

    若这么一算起来,每日五百斤熟肉,也能有五六贯纯利。

    再加上之前千金一笑楼十贯利润,还有这铺子里的利润,三百贯债务,绰绰有余。

    “二姐,干脆让廿九哥来帮忙吧。”

    燕奴拉着张二姐商量说:“日后铺子里会很忙,只是那熟肉,怕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念旧哥老实勤快,每日在染坊里勾当,也忒辛苦。何不来铺子里帮忙,就按照他在染坊里的工钱,这样也可以轻松一些。

    小乙哥,你以为如何?”

    杨廿九的工钱,一月下来也就是那么多。

    如果这生意做起来,倒真算不得事情。可玉尹心里,还有另一番打算。

    他想自开封离开,难不成要带着杨廿九一家?

    可是燕奴既然开口,玉尹也不会薄了燕奴面子。当下他点点头,笑道:“自家也觉着廿九哥合适,却不知廿九哥是否愿意?我倒也没意见。”

    “愿意,他自然愿意。”

    张二姐连连点头,表示应承下来。

    染坊工作累,对身体还不好。二姐每日看着杨廿九做工辛苦,早就不忍。

    如果能在一起做工,当然是好事。

    每日五六百斤熟肉勾当,听上去似乎很多,却也比在染坊做工轻松……

    “不过,每日做这许多熟肉,只怕家里不好营生。

    要有个作坊才好,也不会脏了院子,小乙哥和九儿姐住着也不甚舒服。”

    燕奴笑了!

    “这事朱成也有说起,就在前面夹道小巷里,有一空屋,两层楼,也很简陋。那空屋是白矾楼的产业,如果小乙哥愿意,可以赁给咱们,赁钱一月3贯96文足。奴刚才去看了那处空屋,倒也合适,正好成作坊。”

    玉尹道:“大郎升职了?”

    这些事情,本不该朱成出面。

    可他现在不但出面,还隐隐有做主趋势,令玉尹不免感觉奇怪。

    “是啊,升做了管事。”

    果然是升职了!

    玉尹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如果按照这情形下去,再入了蒋门神那些人行当。还了郭京的债务之后,玉尹也有把握,半年里赚上一些身家,难度应该不大。到时候去临安……不,而今还应该是叫杭州。去杭州置办下产业,当难度不大。

    只是这人面关系,少不得又要重新认识。

    玉尹心里很是矛盾,即想要搬走,躲避靖康之乱;又希望留下,继续在这东京生活。

    揉了揉鼻子,把这念头抛在脑后。

    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

    汴河畔店铺林立,布幌飘扬。

    一座茶楼边上,建有一座庭院。三进三出,面积虽不算大,却极精致。

    这庭院,背靠汴河。

    闲暇时还能欣赏汴河风景,颇具匠心。

    在院中一座小阁楼里,封宜奴慵懒靠着栏杆。一身翠绿色长裙,衬托出婀娜风姿。那精致而动人的粉靥上,此际正流露出一抹淡淡笑容。

    “小和尚,今日怎地有闲暇,来奴这边?”

    在堂下,站立一个青年,神情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封宜奴笑嘻嘻开口,青年那张脸顿时红了。只不过,那双滴溜溜的小眼睛,却有意无意的在封宜奴胸前丰腴扫过来,扫过去,甚是有精神。

    ‘小和尚’名叫莫言,是大相国寺里,正经的受戒僧人。

    别看他满头黑发,实际上全都是假发。

    “小生……小僧昨夜在杀猪巷,偶遇那马行街玉小乙。

    他当时正急着使钱,拍卖曲谱。小僧记得,姑娘甚喜玉小乙曲子,便倾尽所有,从他手中买下曲谱。今日才从玉小乙处取来,特来献于姑娘。”

    “你这小和尚,明明是出家人,却跑去杀猪巷……”

    封宜奴掩着嘴,吃吃笑了。

    但旋即,她便说:“如此,且拿来吧。”

    莫言连忙从怀中取出曲谱,走上前双手呈上。

    当封宜奴从他手里拿走曲谱的时候,肌肤碰触,香风萦绕,直个让莫言好销魂。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暗自怀念那温香软玉的刹那接触。

    这身下的尘柄,竟可耻得硬了!

    好在他衣袍宽大,不至于露出破绽。

    但是看封宜奴的目光中,却又多了几分倾慕……

    封宜奴接过曲谱,并未急着看。

    妩媚眸光在莫言身上扫了一眼,直个叫莫言心里大叫:真个是销魂!

    “真不明白,你这小和尚明明凡心甚重,你家师傅却还要留你。

    这曲谱,使了你多少银子?”

    “啊,此小僧赠送姑娘,何谈银两?”

    “你这小和尚不老实,若真个要送奴家,何必非要奴家亲自见你?

    好啦,休要呱噪,但说无妨。”

    “这个……”

    莫言露出扭捏之色,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启口。

    半晌后,他突然一咬牙,似下定决心,“小僧从玉小乙手里买来,是五十贯,姑娘喜欢,便原价与小僧便是。”

    封宜奴笑了,“五十贯若在昨日,确贵了些。

    不过放到今日,确是大大便宜……小乙与冯超斗琴,从此这开封府中,便有了名号。况乎他那首诗,嗯,奴记得是叫《登岱》,对吧?虽人在市井,才名已显。这样吧,总不能是小和尚吃亏,奴再加上一百贯,一百五十贯买下这曲谱。这个价钱,小和尚可有意见?若不成,还可商量。”

    发财了,发财了!

    莫言心中咆哮不止,可脸上却一派失落之色。

    “姑娘这般豪爽,小僧本该欢喜。

    只是,小僧今日来,确是诚心诚意献谱,姑娘这般……”

    “二百贯,若在呱噪便算了。”

    “那小僧恭敬不如从命!”

    十六贯,有木有?

    二百贯,有木有……

    莫言心中狂喜,本想要小赚一笔,顺便能得见心中女神容颜。却不想竟是十倍的利润……玉小乙啊玉小乙,你可真是贫僧财神,贫僧福星。

    二百贯,白矾楼里找姐儿,一个捶腿一个揉肩,贫僧怀里还要再来两个!

    封宜奴并没有挽留莫言,便把他打发走了。

    “妹妹,那小和尚真个不老实。

    明明是十六贯买来谱子,到你这边,转手就是二百贯,你真个太大方了。”

    莫言前脚刚走,却见屏风后转出一个白衣丽人。

    未施粉黛,素面朝天,却美得动人。

    那气质,俨然大家闺秀,在冷漠中,却别有一番妩媚。冰与火完美和谐荣誉她一身,只站在那里,就令人怦然心动。封宜奴更也随之容颜失色。

    “师师何必在意?

    那小和尚便是如此,既然辛苦了腿脚,便宜他又有何妨?”

    “若你便宜了那个玉小乙,奴也无话可说。

    只不喜出家人这般……你与他银子,他必然去风花雪月,坏了佛门清名。”

    “嘻嘻,却忘了师师笃信佛祖。”

    封宜奴浑不在意,笑嘻嘻站起来,走到了那白衣丽人面前。

    那白衣丽人接过来,打开看时,眼睛不由得一亮,忍不住赞道:“好字!”

    “哦?”

    封宜奴好奇探头过去,看到那纸上字迹时,也是一惊。

    “没想到这市井中一个肉贩,却能有如此好字,怕是官家亦不遑多让。”

    “那倒未必。”

    白衣丽人道:“官家书法纤柔,自成一派,已有总是风范。

    而玉小乙这字笔法飘逸,乍看也是自成一家。可若是仔细看,还是有些匠气,算不得宗师。想必他尚未融入神魂,若成功,才算得一派宗师。”

    封宜奴忍不住吃吃笑了。

    “却忘了姐姐对官家书法深得三昧。

    不过这玉小乙真个不凡,竟能写出如此好字,比那些太学生强上百倍。”

    “这话,倒也不假。”

    白衣丽人说罢,便把曲谱收好。

    “妹妹真要退出吗?”

    “正是。”封宜奴脸上露出怅然,轻声道:“在这勾栏瓦肆久了,也真个累了。若不是司马大官人苦苦挽留,去年时便已退出。不过我答应,要为潘楼捧起一位上厅行首。徐婆惜倒有些资质,可惜还不足以取胜。”

    白衣丽人却沉默了!

    封宜奴的话,何尝不是她的写照?

    看似风光,却危险重重。想要退出,又身不由己。

    封宜奴是因为人情债身不由己,而她呢?

    “妹妹若真想捧起徐婆惜那妮子,也不是没有办法。

    眼前便有一条捷径,只看妹妹是否愿意去尝试……妹妹可还记得,玉小乙当日在大相国寺,后来使得那曲子吗?”

    说到这里,白衣丽人粉靥一红。

    她可是清楚记得,那日玉尹把曲谱使到疯魔时,竟让她不由自主有了高潮。

    每想起此事,她便感到羞耻。

    哪怕而今重提起此事,犹自觉得身体中,似有冲动……

    封宜奴道:“那曲子,奴当然记得。”

    “自家能够感觉出,玉小乙曲谱中,似有故事存在。

    何不请他编曲,把那故事写出来,而后使徐婆惜演习献艺,当能造成轰动。”

    封宜奴闻听一喜,“能成吗?”

    这编曲写故事,要有功底,非等闲人可以当之。

    白衣丽人笑道:“能做出‘厥初造化手,劈此何雄哉’的人,又何必担心呢?坊间不是说他为谪仙弟子,天生星宿?正可借此机会,捧出徐婆惜……只是而今再想要买来曲谱,怕大不易。妹妹最好早些动手。”

    封宜奴微微想了想,点头应下。

    “此事,就交由奴来解决!”

    +++++++++++++++++++++++++++++++++

    感谢:阿杯丶魂仰天大笑300声50悄悄的寒风苏猩猩乌鸦多多漂冉生风驰云卷爱好读好书星空的物语慷慨打赏,不胜感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