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六章 富贵滚滚来(上)求推荐!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下午林海大大,明寐大大,七十二大大和天子、烤鱼大大过来,出去一吃饭,把忘了。

    所以更新完了,还请原谅!

    +++++++++++++++++++++++++++++++++++++++++++

    冯超和俏枝儿走了!

    俏枝儿是乐伎,不在籍,也就无需太多繁琐。想当初,野心勃勃要争那上厅行首。而今却默默虽冯超离去,究竟是失去了?还是得到了呢?

    也许,只有他二人最清楚。

    开封府很大,但消息却流传很快。

    玉尹马行街长啸一曲,挫败冯超,在短短时间内,便传遍大街小巷。

    “冯超输了?不可能吧!”

    许多人在初闻这消息的时候,似乎难以置信。

    可随后传来的消息,却证实了这一点。那马行街玉蛟龙,一曲高山,真挫败了冯超!

    “今日要说的,便是马行街玉蛟龙,大败冯超。”

    正午,正是客人们用餐辰光。

    有那聪明的说书先生,马上就改了牌子,说起了方才玉尹和冯超二人斗琴故事。

    这开封府百姓,好在勾栏瓦舍里嬉闹。

    吃了饭,听说书先生讲演两段,确是极舒心快事。

    许多人并未亲眼看到那场面,但这说书,本就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少不得一番演绎。但见那些说书先生,一个个口沫横飞,令听众如醉如痴。

    “冯超眼见抵不住玉小乙,便急了眼。

    于是连使招数,小乙哥渐渐抵挡不住……说时迟,那时快,小乙哥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但见小乙仰天长啸,那嵇琴在他手中,使得更见高妙。

    小乙哥临阵赋诗:泰山天壤间,屹如郁萧台。厥初造化手,劈此何雄哉。天门一何高,天险若可阶。积苏与垒块,分明见九垓……

    这诗真真作得好,顿时压住了冯超的气势,令冯超心神大乱。

    诸位客官也需要说了,那小乙不过是一介肉贩,何来这等才学?却不知,小乙本为天上星宿,原是那谪仙弟子。谪仙当初被贬凡尘,小乙不忍弃恩师离去,于是便随着谪仙一同来到人间。只是,那轮回之中千差万错,却使得小乙与谪仙分离。在轮回中周转,整整晚了数百年……”

    不得不说,这些说书先生,想象力真丰富。

    本想把玉尹和那苏东坡联系一起,可一想官家刚禁了苏黄诗词,恐怕会有不妥。于是便把这时间向前推,直推到谪仙李白身上,却也能说过去。

    至于听众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那说书先生越说就越是起劲,到后来,竟模仿着玉尹,做长啸状,吟诵那阙诗词。

    说是吟诵,倒更似咆哮。

    一首元好问的《登岱》,竟然在这等情况下,传遍坊间。

    说书先生越说越兴奋,而郭京脸色,却越来越黑。

    “哥哥,这玉小乙而今声名鹊起,若再继续下去,只怕你我难以对付。”

    牛宝亮忍不住开口。

    他脸色蜡黄,说起话来有气无力。

    大相国寺被赵九险些打死,在床上躺了许久,这才堪堪能下地走动。不过饶是如此,说起话来也是极为吃力。更不要说似从前那般争强斗狠。

    郭京黑着脸,不言不语。

    他何尝不知道这些?

    玉尹名号渐渐响亮,身边结交之人,层次也越来越高。

    先是那太学生,后又有赵府出头。

    天晓得玉尹背后,还有什么人物藏着?以前玉尹声名不显,那些人或许不会露面。可现在玉尹的名声起来了,再想欺凌,恐怕也不太容易。

    君不见,那蒋门神等人,甚至已在私下里商议,勿论快活林胜负,都不会再去寻玉尹麻烦。郭京等人不过是一群小地痞,焉能惹得那玉尹呢?

    可问题是,他能收手吗?

    不说郭京陷害在前,就说他在后来步步紧逼,更是使出各种拙劣手段。

    和玉尹之间的仇,太深了!

    到这时候,不是他郭京愿不愿意罢手,而是玉尹,愿不愿意放过他……可以想象,凭借玉尹而今名号,那三百贯钱赚起来,怕也不算困难。

    等玉尹缓过了劲儿,就是他郭京倒霉之时。

    郭京越想,就越觉着头疼。

    牛宝亮说的道理,他何尝不明白。可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他郭京选择。

    真个该死!

    这咸鱼怎就一下子翻身了?

    郭京深吸一口气,思忖半晌,也想不出个主意。

    这时候,忽听楼下一阵吵闹,郭京怒从心头起,立刻骂道:“牛二,下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鸟厮在闹事?爷爷正在想事情,不要打搅。”

    牛宝亮答应一声,便走下楼去。

    不一会儿,却见他扭着一个青年上楼,抬脚就踹在那青年腿上。

    “哥哥,这厮输了钱,却不肯清帐,还大喊大叫吵闹。”

    “谁说自家没钱?

    我告诉你,明日我便有钱了……知道吗?玉小乙接下了千金一笑楼的生肉生意,每日过钱都要从自家手上走,怎可能还不上?你们这些男女休要狗眼看人低,不就是几贯钱嘛,爷爷还看不在眼里,早晚还上。”

    “罗德?”

    郭京突然开口。

    青年一怔,“你识得自家?”

    郭京眼睛一眯,突然笑了,“我道是谁,原来是大郎……我与令尊颇熟悉,怎认不得大郎?二哥确是不该,大郎是个有身份的,在自家店里使钱,何必斤斤计较?大郎只管去耍,若不够时,只管与我知晓。”

    罗德嘿嘿笑了。

    他朝郭京一拱手,道了声谢,扭头便走。

    牛宝亮想要拦住他,却被郭京摇头阻止。

    “哥哥,不过是个被书院开除的泼皮,何必理会?”

    郭京则冷笑道:“若他还在书院,少不得要敬几分。可现在……自家敬的并非他罗德,而是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刚才他说什么?千金一笑楼每日生肉,要从玉小乙手里过?哈,那可是十足真金白银,不能怠慢了。”

    牛宝亮蹙眉道:“哥哥莫不是要打千金一笑楼的主意?

    这怕是有些困难……那千金一笑楼确是个有背景的。听说他们背后是司马静。那厮虽不是开封人,但也是个有身份的。据说潘楼也有他参与,和许多大人物相熟。若得罪了他,怕咱们这些人,吃罪不起啊……”

    郭京,冷笑一声。

    “自家难道不知那司马静难惹吗?

    我非是要去寻千金一笑楼是非,而是要找这罗德不是。这件事你莫再问,我自有主张。以后这罗德来耍钱时,只管借他,但要有字据才行。

    不止是他主动来耍钱,你还要找人,把他引过来……

    这等穷酸书生,最没见识。看上去好像傲滋滋,实际上不过一群蠢货。”

    牛宝亮搔搔头,疑惑看了郭京一眼。

    他不明白郭京是什么意思。

    但郭京既然这么吩咐,他照做就是!

    待牛宝亮下去之后,郭京也随即起身。

    他突然笑起来!

    只不过,那笑容看上去,却显得极为诡异,令人不由得遍体生寒……

    ++++++++++++++++++++++++++++++++++++++++++

    玉家铺子生意,真个是好起来。

    和冯超斗琴结束后,玉尹本打算去千金一笑楼拜访。却不想戴小楼主动登门。

    “小乙,真是好手段。”

    戴小楼见玉尹,便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

    玉尹连忙起身,只是这铺子里很简陋,也没个好座位。好在戴小楼也不在意,自顾自找了一条长凳坐下,从怀中取出一纸契约,递给玉尹。

    “昨日真奴姑娘与自家说了,本想晌午就来,却被耽搁了。

    哪知小乙竟这半日光景,做好大事,连冯超也输给小乙。这是真奴姑娘昨日说得那桩事,以后我千金一笑楼每日六头生猪,便由小乙供应。

    这是契约,还请小乙过目。”

    真的是耽搁了?

    玉尹相信,张真奴或许的确能影响千金一笑楼,可戴小楼未必真就重视。

    不过他晌午胜了冯超,大大有名。

    这才是戴小楼急匆匆赶来,谈论生意的缘故。

    “小乙真个大才,昨日送与真奴那谱子,我却听了,妙不可言啊。”

    玉尹连连谦让,人家给了面子,这台阶也要给人家。

    花花轿子大家抬!

    玉尹前世不屑于做这种事,然则重生以来,对这种事倒也随之看开了。

    契约是正经开封府的契约格式,没有任何问题。

    玉尹取了印鉴,画了押,算是契约达成。

    而后,戴小楼又和玉尹闲聊几句,并邀请玉尹,常去千金一笑楼捧场。

    玉尹自然欣然答应,戴小楼这才离去。

    “哈!”

    戴小楼走之后,玉尹显得格外亢奋。

    “四六叔,这千金一笑楼的事情作成,每日怎地也能多出十贯钱来。咱们在努力一番,说不得到二十日,这三百贯不但能凑足,甚至还会有盈余。”

    罗四六也很高兴,“那自家就恭喜小乙哥,财源广进。”

    压在心头许多日的阴霾一下子烟消云散,让玉尹感到无比轻松。三百贯债务,偿还有望,更令他感觉开怀。燕奴从外面回来时,不等开口,玉尹便把这消息告诉她。正如玉尹所猜测的那样,燕奴笑逐颜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