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四章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中)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二更奉上,继续高声歌唱:我爱你,推荐票,我爱你呀推荐票!!!!!

    ++++++++++++++++++++++++++++++++++++++

    玉尹还是第一次,见燕奴如此泼辣。

    印象里,燕奴虽则刚强,却很少这样骂人。

    那罗德被骂的面红耳赤,捂着脸停止挣扎……玉尹一旁松开了手,上前拉扯了一下燕奴,轻声道:“九儿姐,莫这般生气,大郎也是一时心急,并无恶意。且留他在这里,若他走了,四六叔过来也不好交代。”

    “让他滚!”

    玉尹话音未落,忽听门外传来一声怒吼。

    扭头看,就见罗四六站在门口,脸通红,梗着脖子,一副怒冲冲模样。

    “四六叔!”

    罗一刀红着脸,朝玉尹一揖,唱了个肥喏。

    “若不是小乙哥,自家还不知这畜生,竟做出这等无行事。

    有那本事,你便是学柳三变那无行浪子,自家也不说什么。偏偏没那本事,被姐儿骗了,还在这里丢人现眼……自家这老脸,却被你丢尽了!”

    罗德低着头,不敢和罗一刀正视。

    “还不与你小乙哥道歉,非要自家舍了老脸,与你跪下不成?”

    罗一刀大吼一声,使罗德再也不敢逞强,站起来便要与玉尹行礼,却被玉尹拦住。

    “四六叔,莫再责备大郎了。

    刚才他说那些话,想必也非本意,自家不会放在心上。不过,我观大郎也非那等无行的浪荡子,必事出有因,否则也不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至于杀猪巷姐儿的话,又能信得多少?

    不过是一群无情义的,大郎莫往心里去……我听四六叔说,你而今在学舍里就学,将来必是个有出息的。如果遇到了难处,不妨说出来,这里都不是外人,也能为你出谋划策,想些办法。去那等地方,却解决不得事情。”

    一番话,罗四六闭上了嘴巴。

    而燕奴非常乖巧的走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玉尹把油灯拨亮了些,使屋中的光线,比之先前好许多。

    “说吧!”

    罗四六脸上怒容不减,往矮凳上一坐,怒气冲冲吼道。

    罗德却低着头,不肯开口。

    玉尹犹豫了一下,“若是大郎不好说话,自家且先回避。”

    “不用!”罗四六大声道:“小乙哥非外人,何需回避?我罗四六识字不多,却认得个‘义’字。一辈子讲求信义,老来却为了这孽畜失了信义,险些让小乙哥陷入困境。可小乙哥却从未怪我,这份情,罗四六记下了。

    今日若非小乙哥,这孽畜不晓得还会给我做出什么丑事。

    当着小乙哥,你且把话说清楚。若说不得满意,今日自家就豁出去,和你断了这父子情义,从此再无关系。”

    罗四六这话出口,可吓了玉尹一跳。

    后世,经常听到不愿意赡养老人的不孝子,似乎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可在北宋,虽说理学尚未大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纲纪却比那律法还要森严。若罗四六真断了罗德的父子关系,说不得罗德也就完了。

    这辈子千夫所指,再无抬头之日。

    除非,他隐姓埋名……

    玉尹看得出,罗四六是真怒了!

    想想也是,罗一刀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很是要强。在市井中,算得是有名号的主儿,为了罗德,不惜辞了玉尹的活计,甚至在私下里被人责骂。

    他对罗德,真的是抱有极大期望。

    偏偏罗德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让罗四六日后又如何能够抬得起头来?

    罗德脸色惨白,泪水突然从眼眶中滑落……

    “阿爹,书院被我除名了!”

    “啊?”

    罗德哭道:“他们说我偷了东西,将我除名……可是我真的没有偷人财物,我是被冤枉的。他们还说,就算是闹到官府,这人赃并获,铁证如山,到时候少不得要被关入大牢,弄不好还会被刺配充军。阿爹,我真个是害怕啊!如果真要到了官府,我这辈子就算完了……他们联起手来害我,可我真的没有偷人财物。我不敢与阿爹说,可总觉心情抑郁。

    路过杀猪巷时,看那姐儿倚门卖笑,孩儿也是昏了头,不知怎地就……”

    罗四六,顿时呆住了!

    原以为是怎生状况,却未曾想,会是这般。

    玉尹一旁也是暗自叹息,这显然是有人故意陷害,而且还抓住了罗德软肋。

    罗德看似刚强,实则内心懦弱。

    被人一吓,居然连反抗的勇气都没了。

    他看了看罗四六,发现罗四六好像一下子变得苍老许多。父子两人四目相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半天,玉尹开口道:“大郎,你在书院里,可得罪了什么人?”

    罗德苦笑道:“小乙,不过一介书生,平日在书院,也极小心,从不与人争执,只是苦读圣贤之书,哪里会得罪人呢?”

    玉尹说:“大郎,得罪人未必会争执,恐怕这里面,另有隐情……你仔细想想,近来书院里可发生了什么事故?或者说,将会有什么事故发生?”

    罗德一脸茫然道:“没什么事故啊!若说有,也是今秋太学登第,各大书院,都会参加。我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埋头苦读,并没有得罪别人。”

    “你书读的如何?”

    罗德想了想,“虽非最出众,但可及第。”

    玉尹有些明白了!

    及第,是科举的术语。

    但由于宋徽宗取消科举,从太学生中提拔官员,故而每年都会有大批学子,试图进入太学就学。于是这入学的考试,在不知不觉中便沿用了科举的术语。

    及第,那就是属于高材生喽!

    太学招收的学生虽然不少,可毕竟有限制。

    如此分下来,每个书院招收的数量,必然也有限额。能干掉一个竞争者,就能多一分保证。要清除障碍,自然是从罗德这种一无家世,二无钱财的普通学子身上着手。恐怕罗德就是因这个原因,才遭到了陷害。

    只是这手段,未免太卑鄙了些……

    玉尹心里叹了口气,感到无可奈何。

    这种事,他真帮不得什么忙,只能为罗德感觉可惜。

    在他前世,比这更恶心的手段都见过。为了能考上大学,连祖宗都可以不要,明明是汉族,却在报考单上填写少数民族,已获得加分……

    那手段,虽算不得卑鄙,却真个是没品到家。

    罗德很明显是被书院和同窗联手设计,被做的实了,想要翻案也很困难。

    最关键的是,他在杀猪巷又闹出那么一出事来,恐怕名声也臭了!就算是能洗清冤屈,想入太学,也不太可能。毕竟进入太学,要品学兼优。

    不过是不是真的,可这名声却不能有污点。

    就好像高尧卿高尧康高尧辅兄弟,身为高俅之子,但平素里为人却很低调。也许背地里是坏事做绝,但在明面上,却让人挑不出任何刺来。

    至于风花雪月?

    那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连苏东坡那样的人物,也经常出没勾栏瓦舍,算得什么大事?

    总之,罗德这一回,可真真个算是完了。固然有他人的陷害,但他自己,同样也有无法退却的因素。

    面对这情况,玉尹又能给出什么帮助呢?

    ++++++++++++++++++++++++++++++++++++++++++

    罗四六带着痛哭流涕的罗德走了!

    那哭声犹自远远传来,让人感到莫名心酸。

    “小乙哥,真个帮不得大郎吗?”

    玉尹搔搔头,轻声道:“若告到官府,洗刷罪名倒也不是没有希望,但想要入太学,恐怕困难……这样吧,我回头再找二哥与三哥打听下,说不得能为他洗刷罪名,却仅此而已……这几日九儿姐多费心,有闲暇时,不妨去四六叔家里探望一下。四六叔这辈子,也是真个够苦的……”

    “嗯!”

    燕奴应了一声,看着玉尹目光里,又多了些柔情。

    小乙哥,总是个知情义的好男儿!

    三月小雨,淅淅沥沥。

    来匆匆,去无痕,有些令人无法琢磨。

    深夜时,开封府笼罩在蒙蒙雨雾。观音院周围,万籁俱寂,透着静谧气氛。

    玉尹已经睡了!

    但燕奴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已经很乏了,可精神却显得极为亢奋。回想过往,燕奴突然有一种古怪感受。

    原以为对小乙哥很了解,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至少那琴技,可不是一两天就能练成,需要常年累月的练习。偏偏从未见小乙使过,若非亲眼所见,她甚至会以为,如今小乙是冒名顶替。

    真个有些奇怪!

    燕奴轻轻叹息,翻了个身子,却依旧无法入睡。

    小乙哥,究竟还隐藏了什么秘密?亦或者说,他要隐藏到什么时候?

    一直以为小乙是个好勇斗狠的人,如今细想,又非如此。

    微风,从窗外吹进屋中。

    燕奴生出一丝寒意。

    她下意识的将薄薄的被褥拉了拉,眼中闪动迷茫,最终化作幽幽一叹。

    自家从未认认真真去了解过小乙,又如何说,小乙瞒了自家?

    不知不觉,燕奴睡着了……

    +++++++++++++++++++++++++++++++++++++++++++

    推荐朋友芝麻汤圆的新书《八府巡按》

    东林“奸计天下”,阉党“独骟其身”,鞑虏咄咄逼人,大明风雨飘摇。

    华夏山河破碎陆沉在即,九州乾坤颠倒民不聊生!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解苍生于倒悬,放眼天下,谁能?

    八府巡按方翔惬意的坐在摇椅上,晃着巴掌大的折扇,淡然一笑:“我能!

    书号:2067889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