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四章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好啦好啦好啦,伦家就不废话了。

    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这样肿可以了吧……

    +++++++++++++++++++++++++++++++++++++++++++

    家的温暖,绝不是那些勾栏瓦肆里能相提并论。

    听到玉尹的声音,燕奴抬起头,lù出一抹温馨笑容。不过看到玉尹肩上还扛着一个人,燕奴先吃一惊,忙放下手中的家什,快步迎上去。

    “咦,这不是罗大郎吗?”

    很明显,燕奴认识罗德。

    这也让玉尹可以免去许多口舌,苦笑一声道:“九儿姐,一言难尽……待我先把他放下,再与你细说。对了,还有烦劳廿九哥去一趟金梁桥,找四六叔来一下。哥儿好像遇到了些麻烦,怕要四六叔来才好说。”

    燕奴忙应了声,去敲杨廿九的房门。

    那染工的活计可不轻松,每日要忙到很晚不说,还会危害到身体健康。

    杨廿九很结实,可每天放工后,也会感到疲惫。

    所以,他早早便睡了,以便于第二天继续工作。但对于玉尹的请求,杨廿九即便是劳累,也没有任何意见。很爽快的答应下来,问清楚罗四六的住址以后,披衣便赶去了。二姐也爬起来,帮着玉尹夫fù忙活。

    别看罗德被打昏了,照顾起来也不轻松。

    玉尹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燕奴,甚至连他去千金一笑楼也没有任何隐瞒。燕奴听罢,倒也没有再追究,而是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未曾想,那蒋十五居然找来了吕之士。”

    言语中,多少有些担忧。

    也让玉尹有些好奇,便问道:“九儿姐,那吕之士很厉害吗?”

    燕奴点点头,轻声道:“吕之士是个五等力士,已得那小关索的真传。他那一身扑技,未必会输于小乙哥,一身功夫都集中在他的tuǐ上,能断石开碑,威力惊人,故而才有‘鬼脚小八’的绰号。两年前,他曾与人争跤,结果一脚就踢坏了对方的肋骨,致使那对手当晚便不治身亡。

    开封府定案时,本是要给他一个斩立决。

    但李宝为他走了门路,结果只判了一年,半年前才放出来,便接手了杀猪巷,是个心狠手辣的狠角sè。小乙哥这次对手是他,却要多小心。”

    玉尹听罢,也是心头一颤。

    不过也有些奇怪,燕奴怎知道的如此清楚?

    似乎看穿了玉尹的想法,燕奴幽幽道:“小乙哥以前好勇斗狠,也是个刚强的xìng子。奴自然也有留心,特别是开封府一些很狠角sè,倒也知道些。

    比如贩卖生猪给咱们的张三哥,同样是力士出身,当年可不输于李宝。只是后来收了手,却有些不知底细……还有那蒋门神,也不是等闲之辈。没接手家里的生意之前,他也是快活林有名号的人物。这‘门神’的绰号,也就是那时候叫开来,以至于到现在,真名反而无人知晓。”

    以前常有人说,市井之中,卧虎藏龙。

    可是这卧虎藏龙四个字的真实意思,却很难认清楚。

    这一下,玉尹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卧虎藏龙了!开封府百万人口,还真是一个龙蛇混杂之地。只是这谁为龙,谁是蛇,还真不太好看明白……

    蒋门神、张三麻子!

    这两个他都认识,可是却从没想到过,这两人居然有如此辉煌经历。

    “那自家可胜得吕之士?”

    燕奴的笑容,顿时没了。

    她吞吞吐吐,似乎不知该如何回答。

    燕奴虽然没有回答,可那表情,已经把最终答案清清楚楚告诉了玉尹。

    尴尬搔头,玉尹笑了。

    玉尹笑的时候,很有特点。

    特别是那双眼睛,会笑出弯月。虽然他此刻笑容有些憨傻,却又更添几分特殊味道。燕奴有些看呆了!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红着脸说道:“一说到关键,小乙哥总是笑……其实,吕之士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厉害,他那功夫尽在一双tuǐ上,一旦抢进去,便威力大减,不足为虑。”

    “呃?”

    玉尹顿时有了兴致,“如此说来,九儿姐有应对之策?”

    “应对之策倒说不上,不过阿爹当年曾传奴一门多罗叶手,是少林正宗法门。吕之士那tuǐ法,唤做金刚tuǐ,本也是少林绝学。但后来被人加以简化,威力较弱许多,远不是正宗大力金刚tuǐ可以相比。而今距离比武,尚有二十日。奴便传了这多罗叶手与小乙哥,只要小乙哥能领悟其中借力化力的奥妙……使得好时,未必便输给吕之士的金刚tuǐ。”

    多罗叶手?

    玉尹没听说过,但多罗叶指却听说过。

    不过那是后世金庸小说里的招式,有极大可能,出于杜撰。至于大力金刚tuǐ?在后世更是耳熟能详。可威力究竟如何?玉尹还真不太清楚。

    他并不好打打杀杀,但毕竟怀有浓浓的武侠情结。

    就好像前世他所学习的琴艺,出于蜀山琴派,简称蜀山派。所以偶尔也会与人说笑,他也算得上一个‘蜀山剑侠’。当然了,两个蜀山派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不可以同日而语。但玉尹这好奇心,却起来了。

    时将子时,夜sè已弄。

    天上又开始下起了靡靡细雨,雨落大地,润物无声,但平添几分清幽。

    小院里,很安静。

    玉尹和燕奴坐在屋檐下,不知不觉中,坐得越发近了。

    “那少林寺可还有龙爪手,大韦陀杵,火焰刀之类的绝学吗?”

    燕奴jiāo俏的面颊,lù出míméng之sè。

    “龙爪手确是有,但大韦陀杵和火焰刀,又是什么功夫?我从未听阿爹提起过这两种功夫。”

    “那般若掌呢?”

    “不太清楚!”

    “对了,我记得还有大力金刚指什么的,难道也没有哦?”

    “大力金刚指倒是有。”燕奴疑huò回道:“不过大力金刚指,是龙爪手的基础功夫,当不得什么高深武学。小乙哥,你这些功夫都是从何处听来?”

    “这个……”

    玉尹嘿嘿笑了,没有回答燕奴的提问。

    不过经此一番交流,气氛似乎变得更加和谐了。

    燕奴总觉得,她和玉尹之间有些隔阂。可这一番交谈过后,那隔阂似乎一下子变得小了。

    坐在矮凳上,可以嗅到燕奴身上,那淡淡的少女体香。

    “九儿姐,你使得是什么香粉?”

    “嗯?”

    “味道真好闻。”

    燕奴顿时满面通红,抬起小手,打了玉尹一下,“小乙哥去了一次杀猪巷,却学会油嘴滑舌,好生讨厌……奴,不喜欢用那些东西,终归是有些昂贵。”

    玉尹却知道,女孩子哪有不喜欢胭脂之类的东西。

    可是燕奴不喜奢华,从不使用哪种物品,甚至连香囊都不愿意佩戴。

    偶尔采一朵应季的花朵插在鬓角,便让她极为满足。

    这是个好姑娘!

    玉尹心里暗自告诫自己:绝不能辜负了燕奴……

    就在这时,屋中传来一声shēn吟。

    “大郎醒了!”

    燕奴觉察到,和玉尹距离这边近,有些暧昧。听到那shēn吟声,她好像受惊的小鹿一样,一下子跳起来,转身便走进房间。玉尹搔搔头,也站起来。

    心中还是有些恼怒,这罗德早不醒晚不醒,偏这时候醒,真真个煞风景之人。

    不过,脸上却没有表lù出来。

    玉尹和燕奴走进屋中,就见罗德正挣扎着要下áng。

    “大郎,你身上有伤,莫要起来,只管躺下便是……自家已经让人去找四六叔,估计这时候,也快到了。你莫乱动,先躺下来休息,有什么事,等四六叔来了再说。”

    哪知这话一出口,罗德顿时好像惊了似地,一下子就站起来。

    玉尹连忙把他搀扶住,却见罗德拼命挣扎,“哪个要你来多事,我便是死了,与你何干?休要拦我,让我走……小乙哥,求求你,让我走吧。”

    这说着说着,罗德竟哭起来。

    玉尹有些不知所措,但一双大手,依旧牢牢把罗德按住。

    “你这鸟厮,怎恁多事?

    你自家麻烦还没有解决,偏生要来管我闲事?你给我放开,否则我便要骂了!”

    罗德见挣扎不过玉尹,便破口大骂。

    只不过,他说的不是开封官话,带着一些口音。加之语速太快,以至于玉尹也听不太明白。可他听不明白,却恼了燕奴。就见燕奴上来,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罗德立刻闭上了嘴巴,骇然看着燕奴,却不敢出声。

    “你又算什么东西?

    小乙哥而今虽有些麻烦,可是却不会似你这般,哭天喊地好像没出息的姐儿般吵闹。不管怎样,小乙哥都还在努力,而且也从没有放弃过。

    你不过是被一个姐儿骗了,便是如此模样,比那街头的泼赖还不如……

    莫以为小乙哥脾气好,便容得你放肆。若非看在四六叔的面子上,我们才不愿与你这等人交道。本事没学会一成,那花钱的手段却学了个十足十。我问你,你凭什么说小乙哥是泼赖?至少我们花的每一文钱,都干干净净,靠着自家赚来。那似你这鸟厮,竟跑去妓馆吃白食,还被人打将出来……小乙哥,你松开他,让他走,免得污了咱家的地方。”

    +++++++++++++++++++++++++++++++++++++++++

    感谢:爱无年限伊红美兰de不乖的潛水艇蓝梦源替朕宽衣028德威龙50雲隨風飄渺冒冒和哈哈葡萄也有夹子乌鸦多多鹰扬万里侯爱好读好书洛牙月等书友和好朋友的慷慨打赏,感jī!!!

    C!。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