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三章 并非人人柳三变(中)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凌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推荐票……

    我在佛前苦苦哀求,求那一张张推荐票,如同雪花般飘落!!

    ++++++++++++++++++++++++++++++++++++++++++

    “对啊,你看这鞋子,穿到我脚上正合适,可到了你脚上,就有些小了。多大的脚,配多大的鞋子……这就和人一样。你与大郎,同为太学生,将来有光明前程,虽然家境悬殊,但总是同一种人,就好像你的鞋子和他的鞋子,只不过新旧之分,并无太大区别。所以,你二人成为好友。

    可是自家,不过是马行街上一个闲汉。

    虽说家境比少阳你好些,可在大郎眼中,还是上不得台面。

    这就好像你的鞋,与我的鞋一样。我穿着合适,可你穿着,就不合适。

    我知道,大郎没有恶意。

    但越是如此,就越要分的清楚。

    或许于少阳而言,认识我玉小乙算不得什么;可是在大郎眼中,小乙却有高攀之嫌。这道理,自家心里清楚的紧!大郎曾为自家作保,小乙感激不尽。也不奢求与大郎成为知己,但只求将来,能有机会报答……”

    陈东,登时止声。

    他目光极为复杂,看着玉尹,半晌后突然笑了。

    “小乙,我总觉着,你不是一个等闲的肉贩。”

    “是吗?”玉尹也笑了,“放心吧,终有一日,说不得能进化成屠夫。”

    陈东哈哈大笑,突然用力一蹬玉尹的那只云头鞋。

    “走!”

    “喂,咱们先把鞋子换了再说嘛。”

    “换甚换?”陈东一把搂住了玉尹,笑呵呵道:“你看,这走着也挺舒服。”

    原来,陈东踩着玉尹那只鞋的鞋帮子,好好一只云头鞋,却变成了拖鞋。

    玉尹指着陈东,“这是我娘子刚为我做好的。”

    “当不得事,当不得事,我不介意。”

    那话语中另有深意,是告诉玉尹:我陈东也是个贫寒出身,虽是个太学生,也比你强不到哪儿去。所以,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与身份无关。

    玉尹不禁有些感动。

    这家伙,却是个爽快的,至少比李逸风,多了些爽利……

    就在这时,忽听前方一阵骚乱。

    紧跟着,就见一个青年,被人架着从妓馆里跌跌撞撞的走出来,而后被一下子扔在了地上。

    “哪里来的鸟厮,也敢在这馆子里生事?

    以为作得两首歪曲,便是那柳三变不成?今日若放走了你,以后我们这潇湘苑,如何作得生意?”

    话音未落,一个衣装甚是凌乱的女子,浓妆艳抹,跑了出来。

    “打死这没钱的夯货,坏了老娘的身子不说,身上却连一文钱都没有。平白让老娘使得好多手段,结果却没一次爽快。给我把他的衣服扒下来,拿去质库也能换些银子,总好过一文钱收不回来……给我打,狠狠打这鸟厮。”

    那女人看上去约有二十四五,却是浓妆艳抹的,气急败坏。

    两个黑短单衣打手上去,就要扒了那青年的衣服。

    质库,便是后世的当铺。

    青年拼命的抓着衣服,“娘子,你先前还说,爱慕我才学……怎地如此?

    莫扒衣服,辱了斯文!”

    他挣扎着,大声叫喊,却又引来好一阵的哄笑。

    “这夯货以为是谁?莫非柳三变在世吗?”

    “哈,若真个是柳三变,自有去处,怎来得这杀猪巷取乐……老娘,你先前说使了手段,不知是什么手段?不若再使一回,定叫你爽快!”

    “是啊,是个什么手段?”

    那妓女显然也是个没脸皮的,听到哄笑,非但不羞,反而搔首弄姿的,卖弄风情。

    玉尹在一旁看得真切,不禁微微蹙眉。

    “真个有辱斯文!”陈东一旁怒道。

    玉尹说:“这后生虽有辱斯文,却也真真个应了那句老话。”

    “什么话?”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陈东一怔,抬头向那妓女看去,旋即哑然失笑。

    而今这女人叫嚣的厉害,还不知道方才,又是怎一个模样。

    小乙这话说的虽有些恶毒,但也道尽了这其中真谛,确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啊!

    “小乙,救我!”

    就在玉尹和陈东,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那青年却突然挣脱出来,跌跌撞撞跑到了玉尹身边,一把抓住了玉尹的衣袖,大声喊道:“小乙,救我!”

    玉尹,愣住了!

    他可以指天发誓,根本不认识这人。

    而且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人这么抓着,实在是有失颜面。你看,陈东的目光明显有些变化,还悄悄的退了一步,和玉尹拉开了距离……

    “你是哪个?”

    玉尹探手,一把就掐住了青年的肘关节,手指顺势一弹,扫过他的麻筋。

    “我是罗德,罗德啊!”

    青年急得大声呼喊,“小乙认不得我吗?我是罗德,罗一刀家的罗德!”

    就在这时候,几个打手已经上来,一把将那青年拉走。

    那青年拼命的弹着腿挣扎,“小乙,救我啊……我是罗德,家父罗一刀!”

    哦!

    想起来了。

    这罗德,便是罗一刀的儿子,据说在书院里读书,是个读书人。不过,罗德和玉尹,或者说重生之后的玉尹,并没有太多交集。只是听罗一刀说过这个名字,便再也没有任何印象。若不是提起罗一刀,玉尹哪能想得起,罗德又是哪个?可他是罗一刀的儿子,玉尹就不能袖手旁观。

    当初郭京逼上门的时候,蒋门神断了玉尹的生肉。

    玉尹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宰杀生猪,于是便找到了罗一刀帮忙……

    说起来,玉尹而今和张三麻子如此亲近,也是罗一刀的关系。

    这份恩情,却不能不还。

    “住手!”

    玉尹连忙快步上前,想要阻拦。

    却见一个黑衣闲汉上来拦住了他,厉声喝道:“兀那厮,休要多事……这鸟厮睡了女人却不给钱,自要教训一番。你若敢多事,连你一起教训。”

    说话间,他伸手要推搡玉尹。

    可玉尹又岂是他能推搡的动?早在丛生之前,他便是马行街有名的相扑力士。最近又被燕奴逼着练武,虽算不得登堂入室,却也长进许多。

    玉尹侧身一闪,手掌搭在那闲汉的臂膊上,轻轻一带。

    脚底下同时试过了小绊子,就见那闲汉呼的一下子,就飞出去老远。

    噗通,闲汉被摔得鬼哭狼嚎,趴在地上,却动弹不得。

    最近一段日子的习武,玉尹已经渐渐能控制力量。别看他只是轻轻带了一下,却本能的用上了一个巧劲。摔不伤人,但是却能让对方在短时间内,无法动弹。

    “哪来的不长眼的鸟厮,竟敢在潇湘苑闹事。”

    几个打手见此,立刻围上前来。

    而玉尹则快步走到罗德身边,一只手把他搀扶起来,脸上带着笑,“几位哥哥,切莫动手。

    小乙与他虽算不得熟悉,却深受他父亲大恩。

    不如这样,他欠了多少钱,我帮他还上,几位哥哥且放他一回,可否?”

    玉尹不是个喜欢争强斗狠的,而且这杀猪巷,也是个是非之地,他不想久留。所以言语间,更给足了面子。几个打手相视一眼,有些犹豫。

    “却是使钱便能好吗?

    老娘这两日陪他,确使了不少心力,怎地也不能轻饶了他。你们几个,是个好吹嘘的。平日里说自己如何了得,怎地见了人连动手也不敢吗?”

    想必是妓女怒的狠了,玉尹表示愿意还账,也不肯罢休。

    “有卵子的就给老娘好好教训他们。”

    打手面面相觑,同时发喊,便扑向了玉尹。

    玉尹心知有些不好,早在那打手还未动手的时候,便轻轻推了一下罗德,让他到一边去。三个打手扑过来,玉尹不慌不忙,闪身一让,而后猛然身子一倾,一只胳膊横里而出,噗通把那打手打得拦腰而起,倒在了地上。

    “小乙,小心!”

    陈东突然大喊。

    玉尹只听身后传来沉重的呼吸声,忙一哈腰,身子向后一靠,便撞进了那打手怀中。说时迟,那时快,玉尹身体一抖,一个霸王卸甲,崩开了打手的胳膊,脚下使了个鸳鸯拐,啪的将那人踢飞出去,连带着把另一个打手,也砸到在地。

    “莫动手,否则我便不客气了!”

    玉尹后退一步,顺势撩起衣袂,塞进腰带。

    +++++++++++++++++++++++++++++++++++++++++++++++

    感谢:德威龙大唐单纵007先生书友199103068拿铁的冷静爱无年限鹰扬万里侯涅磐战鬼蓝梦源乌鸦多多幻之灵书友苏猩猩心碎的狐狸伊红美兰de糖醋木鱼笨羊.等书友慷慨打赏,不胜感激涕零!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