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二章 金蛇狂舞(上)冲榜,求推荐!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燕奴吃醋了!

    玉尹虽然在自责,但同时也感到有些得意和高兴。

    岳飞,犹如一块阴霾,压在他的心头。哪怕后来燕奴的态度发生变化,可是在玉尹而言,依旧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那个人,可是岳飞啊!

    燕奴会吃醋,说明岳飞在她心中的影子,已经淡去。

    玉尹开始觉得,心里那块阴霾,好像一下子稀薄许多,也没有之前那么大的压力存在。

    这男人啊,还是要有些本事才行。

    若是和以前一样,恐怕燕奴怎么也不会为了这么一桩小事为他吃醋。

    嗯,回去之后,要为燕奴使一回琴才是。

    不过用什么曲子才好呢?

    玉尹站在一旁陷入沉思。

    这曲子可要选的得当才是,必须要三思后行。

    “小乙!”

    忽然间,有人呼唤玉尹的名字。

    他抬头看去,却不由得愣了一下,连忙快步走上前,唱了个肥喏道:“却是两位官人来,玉尹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来人,正是陈东和李逸风。

    说起来,玉尹对陈东的印象比较深刻,但是对李逸风的印象,相对有些淡薄。原因?也很简单!李逸风性子傲,不似陈东那般的和善,故而玉尹对他,也敬而远之。不过内心里,对李逸风还是非常感激。当初若不是陈东和李逸风为他作保,郭京也断然不会就那么轻易的罢手。

    大家萍水相逢,能拔刀相助。

    不管李逸风是否出自本心,这份情意,玉尹不能不牢记心中。

    同时,玉尹还有些奇怪。

    记得上次陈东介绍李逸风时,说他是梁溪先生之子。梁溪的儿子,不应该姓梁吗?却为何姓李?这也是玉尹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但又不好询问。今日李逸风突然出现,这疑问,旋即再一次浮现在玉尹的脑中。

    “听说,刚才小乙又使了琴吗?”

    “啊……却让两位见笑。”

    玉尹一愣,马上就明白过来。这二人来,只怕是和他使琴有关……否则的话,以两人太学生的身份,又怎可能突然跑来这肉摊子,找他寒暄?

    李逸风笑了笑,“小乙昨夜使得好琴,自家与少阳,也在场看得分明。

    虽说那曲调奇yin,登不得大雅之堂,却看看应景。

    小乙既然有这等本事,又何故每日操劳,做这市井勾当?若在勾栏,以小乙的本事,一月得个百十贯,怕也不难,还债岂不是更加容易吗?”

    玉尹,沉默了!

    若不是这两场演奏,谁个又知道玉尹手段?

    去勾栏中?

    玉尹还真不太愿意……

    “小人使琴,是爱好!”玉尹想了想,拱手道:“若掺杂了太多阿堵物,也就少了这其中乐趣。再说了,这铺子是我阿爹留下,又怎可置之不理?小乙就是个市井中的粗汉,比不得那勾栏中大家名流,徒增羞辱。

    自娱自乐足矣,何需理会其他?”

    这番话,说的是不卑不亢,令得李逸风眼睛一亮。

    “小乙有这般心思,确是自家看走了眼。

    少阳说的不差,你这身子里,有雅骨,不可与那俗世人同日而语……但愿得小乙能多使好琴,自家与少阳,也可常闻佳作,当浮一大白。”

    “小乙,走走走,吃酒去!”

    陈东大笑,拉着玉尹的手说道:“今日大郎做东,小乙万勿拒绝才是。”

    只是,陈东那小胳膊小腿,如何能拉得动玉尹?

    “好大气力!”

    没拉动玉尹,陈东不禁有些吃惊。

    不过他却未放弃,再次使力。面对如此热情的陈东,玉尹也不好拒绝。毕竟,人家是太学生,这么热情邀请,若拒绝了,等于是削了对方脸面,反而惹怒对方。

    “去哪里吃酒?”

    “今儿个是张真奴千金一笑楼里舞旋。

    大郎平日里,对那真奴甚捧场,怎地也要去看上一眼,你我不过沾光罢了。”

    捧场?

    玉尹向李逸风看去。

    没想到这李逸风生一副相貌堂堂,看上去颇为严肃,怎地也有这种嗜好?可以肯定,李逸风家境不错,否则也谈不上捧场。不过,陈东这一说完,李逸风的脸,腾地红了,露出几分赧然之色,狠狠瞪了陈东一眼。

    “你这夯货,总是收不住嘴。”

    “哈哈,大郎又何必如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张真奴洁身自好,是个有才学的女子。可惜门楣低了些,做不得上行首。但自家觉得,却好过那俏枝儿的傲气。虽不比封宜奴她们才艺,姿色却不遑多让。”

    这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谈论风花雪月,偏偏又是那样自然……

    玉尹也笑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求之不得,却要辗转反侧喽!”

    李逸风虽然傲气,却是个好说话的。

    至于陈东,更是爽快人,说话也没什么顾忌。玉尹也就放开了心情,与两人说笑。却不想,李逸风脸更红了!只见他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故作潇洒模样,扇着扇子,以掩饰尴尬。玉尹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毕竟交情没到那一步,不似陈东和他熟悉,再说可就要惹来是非……

    与张二姐说了一下,二姐点头答应。

    她自是希望东家的层次能越来越高,于她夫妻而言,也有好处不是?

    “小乙哥莫回去太晚,免得九儿姐担心。”

    不过必要的叮咛,总要有的。

    张二姐虽不知道那千金一笑楼在何处,可是看陈东那表情,想来不是个好去处。燕奴正在吃醋,若玉尹又跑去鬼混,少不得会有更多误会。

    玉尹答应一声,便随陈东二人走了。

    “千金一笑楼,究竟在何处?”

    “小乙不知千金一笑楼?”

    陈东诧异问道:“我还以为,开封府的人,都知道那地方呢……大郎,你不是说那里很有名吗?”

    李逸风脸一红,“少阳,就你多嘴。”

    不过这脸上,还是露出诧异之色,显然是因为玉尹不知道千金一笑楼,而感到吃惊。

    这千金一笑楼,位于杀猪巷。

    整条街都是妓馆,档次不算太高。不过,千金一笑楼却是一个例外,位于河边船坞,但凡有身份地位的人,都喜欢从水道而来。一是可以避免麻烦。杀猪巷里,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三教九流,更是极为复杂。

    土娼、乐伎、乃至行首张真奴。

    泼皮,闲汉,乃至那地方的团头……

    有身份的进去,平平安安还好,若是寻乐子不成,反惹来一身的骚,少不得成为他人笑柄,被人耻笑。所以,但凡有些地位,绝不会从杀猪巷口进入,多走水路,还可以彰显身份不同,也算得是一举两得。

    玉尹自不知这其中的规矩,甚至在登船时,犹自一头雾水。

    好在,陈东在路上把这其中的奥妙一一讲解告知,才算是解开了玉尹心中的疑惑。

    “一笑千金楼,可颇有渊源。

    天圣九年时,开封有一豪商,为得到花魁孙七斤一笑,耗费千金,在此处购置土地,建起了这座一笑千金楼。之所以取名一笑千金,也是颇有意义。一来是说那孙七斤一笑倾城,美艳动人;二来也是为称赞那豪商一掷千金,得佳人一笑的豪气。虽选在杀猪巷,又有出淤泥而不染之意。

    嘿嘿,可惜大郎却无这等豪气,否则那张真奴说不得早已倾心于大郎。”

    李逸风的脸又红了!

    他怒声道:“你这夯货,要你与小乙说风月,何故又扯我进来?”

    那恼羞成怒的模样,却是让陈东哈哈大笑。

    ++++++++++++++++++++++++++++++++++++++++++++++

    感谢:伊红美兰de审核苏猩猩7113482033304仰天大笑300声Z过河卒逸辰VS星落惑誘星空的物语梦清溪乌鸦多多苏猩猩米德字母党没人权爱无年限风驰云卷鹰扬万里侯等书友的慷慨打赏,感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