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一章 燕归来(中)1/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祝大家周末愉快!!

    凌晨首更奉上,拜求推荐!!!!!!!!!!!!!!!!

    +++++++++++++++++++++++++++++++++++++

    俏枝儿笑了,上上下下打量奴哥,看得奴哥心里发毛。

    “是我,自家确是有些太柔弱了,以至于有些人不知尊卑,不晓感激。

    奴哥,自家知你忠心,从明日起,你去伙房勾当吧。”

    “姑娘!”

    奴哥大吃一惊。

    伙房可不是好去处,她虽算不得什么大家闺秀,可也是俏枝儿手下第一红人。去伙房?岂不是……

    这奴哥总算不蠢,知道惹怒了俏枝儿。

    她刚要开口,却见俏枝儿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奴哥的脸上。

    “让你个搬弄是非的贱婢,还敢在这里呱噪?

    日后若在让自家见到,就割了你的舌头……还不滚出去,莫不是要吃排头?”

    奴哥捂着脸,连忙退出房间。

    俏枝儿却长出了一口气,重又坐在窗边,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却是个愁容满面。

    虽然冯超说了,要帮她解决麻烦。

    可冯超又能有什么办法,能挽回脸面呢?

    “超哥儿,你究竟准备如何做呢?”

    俏枝儿喃喃自语,却最终,只能一声幽幽叹息……

    +++++++++++++++++++++++++++++++++++++++++++++++

    外面还下着雨,玉尹一觉醒来,却见屋中光线昏暗。

    天阴沉沉的,恍若在酝酿一场风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压抑的气息,玉尹披衣而起,走到房门口,却见院子里空荡荡的,不见一人……

    昨晚回家后,玉尹便睡了!

    不想这一觉天亮,有饥肠辘辘的感觉。

    燕奴和二姐都不在,想是去了摊子上忙碌。

    玉尹活动了一下腿脚,走进伙房,却见屉子里热着饼子,还有一碗麦粥。

    “小乙哥,奴与二姐在铺子勾当,火上有吃食,你且将就。燕奴!”

    屉子旁边,有一张字条,是燕奴所留。

    北宋以来,文风极盛。

    乡村里,总会有些先生教人识字。而百姓当中,不管多贫苦,也能得到学字的机会。老百姓未必个个要去做那‘白屋宰相’,不过能认得几个字,总归好事。似燕奴从小在开封府长大,周侗先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后来又在御拳馆里当教习,说不上富裕,但条件还算不错。

    故而,燕奴也就有机会接触这些,并写的一手好字。

    玉尹心里暖暖的,拿起饼子,三两口填饱了肚子,把麦粥一口喝完,封了火,换上衣服,便走出了家门。雨依旧是淅淅沥沥的下着,让人感到了一丝凉意。

    打开油纸伞,沿着湿漉漉的长街而行,不片刻光景就来到了马行街上。

    今天和玉尹打招呼的人不少,都是熟悉的面孔,却多了几分赞赏。

    “小乙,上工吗?”

    “小乙哥,昨夜使得好琴,何时也教我两手?”

    “玉哥儿好本事!”

    “……”

    玉尹一路与人寒暄,这脸都快要笑得抽筋了。都是街坊,平日里也有些照应,总不能视若不见。不过,这也让玉尹多多少少,有了一种‘角儿’的感受。但与后世那些明星相比,他觉得,生活在这个时代,似乎更加轻松惬意。

    大家追星,却不是盲目的追捧……

    也没有人拉着你签名,扰了你的生活习惯。

    一切都好像那么自然,那么惬意。

    这也让玉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畅快许多。

    “小乙哥,怎不多睡一会儿?”

    二姐正在卤肉,看到玉尹,忙起身招呼。

    黄小七三名刀手,也是面带笑容,“小乙哥,昨夜可真个爽气,扫了那鸟厮的颜面,好个痛快。刚才你不在,那白矾楼的东主过来时,好生小心。”

    “白矾楼来人了?”

    “是啊,是他们东主来,想要继续咱家的卤肉生意,还说要加大数量。”

    “多少?”

    “说是每天三百斤熟肉……不过九儿姐没答应,说要和小乙哥商议。”

    “九儿姐呢?”

    张二姐笑道:“听说潘楼街来了些新鲜玩意儿,正好铺子里不忙,九儿姐便去瞅个热闹,说过会儿便回。小乙哥若不急,不如先歇上片刻?”

    说着话,二姐拿来一张长凳,摆在幌子下面。

    玉尹倒是不累,不过见二姐热情,也就坐下来,与黄小七等人说话。

    却在这时,忽听有人喊道:“玉哥儿来了!”

    一旁酒肆里,突然跑出几个女人,兴冲冲来到了铺子前,一下子把玉尹围在了中间。

    “小乙哥,再使一回琴,好不好?”

    “是啊,昨日被客人缠住,未能见小乙哥使琴……小乙哥莫推辞,我姐妹一早便来,就是望能再聆听一番。小乙哥,你不会拒绝吧,只一曲便好。”

    “玉哥儿,你可不能只应了小红,奴不依……却也要为奴,使一回才好。”

    这些女人,有的看着眼熟,有的却是眼生。

    不过,大致上能看出,是那白矾楼下,欢楼中卖笑的姐儿。

    玉尹有些手足失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心逃走,却不想姐儿们太过热情,让他难以脱身。春衫正薄,姐儿们的衣衫不厚。这拉着,牵着,甚至抱着玉尹的手臂,但觉乳浪此起彼伏,四周尽是温香软玉,玉尹的脸,腾地红了。

    “我没带琴!”

    “小乙哥,我这里准备好了……”

    一个姐儿捧着一支嵇琴上前,塞到了玉尹手中。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玉尹,秋波流转,甚是撩人。

    上辈子就是个鲁男子,这辈子也是个不解风情的主儿。

    玉尹两世加在一起,那经过这等场面,顿时慌了手脚。想拒绝,可是那目光楚楚,让他心生不忍。一旁二姐看得分明,连忙上前想要解围。

    “你们这是做什么?莫要坏了生意。”

    “哪里坏了生意?”

    张二姐道:“你们围在这里,我家玉哥儿如何做的生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玉哥儿而今正难,你们莫要让他难做,到时候便宜了郭少三。”

    “不就是钱嘛……”

    一个身着翠绿襦裙,身材甚是丰满的姐儿,一撇嘴,取出一吊钱来,摆放在案子上。

    “正知玉哥儿艰难,方来捧场。

    取十斤精肉,只管送楼中,只说是奴买来即可……对了玉哥儿,奴叫李七儿。”

    “是十斤精肉怎好,但取二十斤来。”

    李七儿话未说完,便有一人大声道:“玉哥儿,奴叫做敦奴。”

    有了这开头,玉家铺子前顿时热闹起来。你十斤,我二十斤,眨眼间一头生猪,就这样卖出去。

    玉尹只听得头疼,连忙道:“姐姐们且住,姐姐们且住,听小乙一言。”

    姐儿们闭上了嘴巴,向玉尹看去。

    却见玉尹轻轻拍着额头,拿着嵇琴,也是好生为难。

    想要拒绝,恐怕不成!

    这些个姐儿若不得目的,只怕是不会罢休,那整日里便休想要安生了。

    +++++++++++++++++++++++++++++++++++++++

    感谢苏猩猩米德字母党没人权乌鸦多多爱无年限等书友慷慨打赏,感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