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十章 谁是第一人(下)1/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弟兄们真真给力,老新感激不尽

    凌晨章节奉上,再求推荐票!!!!!!!!!!!!

    ++++++++++++++++++++++++++++++++++++++++++

    而这时,玉尹已经来到了白矾楼前,人群让开一条缝隙,正可以看到,那高台之上,俏枝儿轻歌曼舞。

    “今日得与上行首同场较艺,实玉尹之幸。

    但望得,未扰了上行首雅兴才好……只想与上行首知,玉尹走玉尹的独木桥,上行首走上行首的阳关道。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何故苦苦相逼?”

    话音未落,顿时引起一阵哗然。

    如果说,此前玉尹在长街奏乐,很多人以为是他的爱好所致。那么在这一刻,就全都明白了!玉尹之所以要在今日,奏乐马行街,是针对俏枝儿来。这两人,一个琴技高超,一个却是艳名远播,却不知又有什么故事?

    玉尹,是马行街街头的肉贩子。

    俏枝儿,却在白矾楼献艺……

    这年头才子佳人,风流艳事最能引发人们的好奇心。一时间,白矾楼外乱成了一锅粥,人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双双目光,好奇的打量玉尹。

    小乙玉树临风,虽是个肉贩子,但也算的上是一表人才,是肉贩子里的白马王子。

    那俏枝儿,却是一位佳人。

    才貌歌艺双全,两人之间,莫非有些什么故事?

    白矾楼里,歌声戛然而止。

    俏枝儿有些呆滞的立于台上,脑袋里一片空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玉尹又是哪个?因何故如此羞辱奴家?奴,又是在何事得罪了他呢?

    她对玉尹,并没有多少印象。

    哪怕当初玉尹引爆大相国寺,她也只是出于好奇,才想要招揽。

    事情过后,她就把玉尹抛在了脑后。毕竟在俏枝儿而言,争夺上厅行首之位,才最是重要。没办法,今年的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激烈到让她根本无暇顾及其他。所以当她听到玉尹那一番话的时候,竟不知所措。

    实在想不起来,如何得罪了玉尹!

    难道说,这玉尹是别人派来,专门与奴捣乱不成?

    心里面委屈,俏枝儿眼眶中泪水打转,却又不好在台上表露,扭头就走。

    这一下,也使得场面,更加混乱!

    +++++++++++++++++++++++++++++++++++++++++++

    “燕奴,我们回家了!”

    玉尹说完,只觉心情顿时开朗许多。

    这些时日以来,积郁在他心中的事情太多,以至于有些难过。今日使琴使得痛快,出气也出的爽利。于是乎,心情也随之大好,下意识伸出手,想要为燕奴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当手指碰触那娇嫩肌肤的刹那,燕奴的脸,腾地更红了。她身子轻轻一颤,忙向后一缩,躲过了玉尹的手。

    “小乙哥,且回家吧。”

    唉!

    玉尹心里,轻叹一声。

    燕奴对我还是有些抵触……也许这样最好!将来我若一无所有时,也能走的爽快些。

    他强自一笑,“嗯,我们回家。”

    拿着嵇琴,两人朝外走去。

    人们自动让出了一条缝,不时从人群中传来一声声称赞。

    “小乙,使得好!”

    “小乙哥,下次再使琴时,定要唤上自家……”

    “燕奴,刚才你跳的可真好!”

    “小乙,再使一曲吧。”

    玉尹一边拱手道谢,一边和燕奴往外走。两人走出人群,朝着家的方向行去。

    只是在他二人身后,却是窃窃私语。

    “上行首如何与小乙结怨?”

    “我听人说,似是上行首追求小乙不成,恼羞成怒……所以小乙才欠下三百贯,据说就是上行首设下的圈套。”

    “这女子,怎地如此狠毒?”

    “……”

    “你休胡言乱语,俏枝儿怎可能与郭三黑子那等鸟厮有关联?我倒是听说,那俏枝儿很久以前便喜欢小乙哥,苦苦纠缠,令得周娘子心中不满。

    你也知道周娘子那脾气,至今不肯和小乙圆房,恐怕就是因为这俏枝儿作祟。”

    “不会吧,俏枝儿堂堂上行首,居然做得这等事?”

    “这有什么不可能……姐儿爱俏,小乙偏有生的好,出这等事也是常理。”

    “有道理,有道理!”

    人群中,各种议论纷纷。

    高尧卿的脸色,却显得有些难看,半晌后回头看了一眼白矾楼里空荡荡的舞台,突然一顿足,转身就走。

    他追俏枝儿,也非一两天的事情。

    这俏枝儿对他,一直是若即若离,令他心痒难耐。哪知道,居然有这等事?说俏枝儿和那郭京什么的联手坑玉尹,高尧卿倒不太相信。从众人的议论中可以听出,那郭京不过是开封府一个闲汉,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人。

    以俏枝儿这样的地位,根本无需和郭京联手。

    那白矾楼里的东心雷就是个闲汉出身,若真要陷害,也是找东心雷,而非是郭京。

    那么,第二种猜测,最靠谱!

    老子如此追你,你却与我耍脸子,反过来倒贴小白脸?

    这让高尧卿如何能接受,同时心里对玉尹的好感,一下子也减少许多,甚至隐隐有些敌视。

    只是到了高尧卿这个层次,玉尹相差太大。

    高尧卿本身也算个低调的人,并不想追究下去……了不起,自家不捧你的场就是。这开封府又不是你一个上行首,大可以去捧徐婆惜她们。

    高尧卿气冲冲的走了!

    陈东和李逸风也觉得无趣,悄然从人群中走出来。

    一阵狂舞,缓解了心中的抑郁。但狂舞之后,又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

    李逸风抬起头,仰望夜空。

    但见天边,飘来了几朵乌云,掩住了天边明月……

    一场夜雨即将到来!

    “少阳,我回去了。”

    “啊?”

    “要下雨了,你也早些回吧……对了,那李观鱼的事情,你莫插手,我自会寻人打探他的底细。此人的确是有些古怪,你最好少与他交道。”

    陈东点点头表示明白!

    “对了,我明日打算寻小乙去耍,你可要去?”

    李逸风想了想,展颜一笑,“那玉小乙也算个妙人,可以与他走动一番。你明日寻他时,叫自家一声……若有的空暇,我自与你前去拜访。”

    两人拱手告辞,各自朝着住处走去。

    但马行街上,却依旧是喧嚣无比,今夜发生的一切,足以让人们谈论好几日。

    那玉尹,究竟和俏枝儿之间,有什么故事呢?

    真真个让人,好奇啊!

    +++++++++++++++++++++++++++++++++++++++++++++++++

    “真个该死,怎就听了她的劝?”

    白矾楼里一个雅间,一身素缟的马娘子,正咬牙切齿。

    在她跟前,却是个中年人躺在地上,头破血流,被人打得面目全非……

    几个黑衣打手站在一旁,静静的一言不发。

    马娘子突然一转身,盯着那中年人,恶狠狠骂道:“却要你记住,白矾楼姓马,不是那贱婢可以做主的地方。和玉家铺子的生意,是老爷生前安排下来,你算什么东西,居然听一贱婢挑拨,擅自解除了生意?”

    “姑娘,小人该死,小人该死……请姑娘饶命则个。”

    “好啊……那你明天给我把生意重新拉回来!若拉的回来,就饶你这次。若拉不回来,可别怪我不见情面。到时候你自己收拾东西,滚出开封府。”

    “是,小人定会把此事解决。”

    “滚!”

    马娘子丝毫没有她外表的柔弱,把那中年人赶走之后,慢慢坐下来,轻轻拍打额头。

    “姑娘,玉小乙这般,分明是不给姑娘面子。

    要不然,小人找机会做了那小子,绝不会走漏半点风声,姑娘以为如何?”

    东心雷凑上前去,露出阿谀笑容。

    马娘子睁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突然抬手就是一巴掌。

    “该怎么做,还轮不到你这泼皮教我……带着你的人,给我放老实一点。

    你若是敢动他一根毫毛,老娘就废了你的爪子。”

    看得出,这马娘子也是个泼辣的女人。

    东心雷一缩脖子,竟不敢再开口。

    “备车,去赵相府!”

    这一夜,注定得将会有许多人,彻夜难眠……

    ++++++++++++++++++++++++++++++++++++++++++

    感谢:长风红衣落酸奶依依依依然冒冒和哈哈鬼脸123乌鸦多多0329【电动黄瓜】爱吃炒面的拉条子等书友慷慨打赏。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