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二十章 谁是第一人(上)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周末,祝大家愉快。

    更新奉上,求推荐票和收藏!!!!

    +++++++++++++++++++++++++++++++++++++

    扑面而来的压力,让俏枝儿再也无法平静。

    虽然浑若无事,犹自用动人的歌喉小唱,但是心里面却已经翻江倒海起来。

    楼外的欢笑声,喝彩声,让她心烦意乱,以至于一连发出两个走腔……

    好在,俏枝儿功底深厚,倒也没有让人感觉出来。

    可她自己清楚,今晚的开唱,恐怕是要演砸了!君不见,连那一直都在为她捧场的高家小衙内,也从消失不见。就在刚才,那位衙内还在为她欢呼叫好,但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影。这说明什么?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精彩到连她最忠实的拥趸,也产生了好奇,跑去观望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不管怎样,俏枝儿必须要表演完,才能够下去询问。

    目光朝冯超看去,带着无尽的期盼。她俏枝儿想要从冯超那边得到一丝提示,不过看得出,冯超也是不知所措,甚至连续奏出两个破音,他本人却毫无所觉。

    心,乱了!

    不止是俏枝儿和冯超,几乎整个班底,都有些乱了……

    冯超脸色很难看!

    这一场莫名其妙的混乱,搅乱了他的心神。

    自出师以来,冯超春风得意。特别是在徐衍过世以后,更隐隐有嵇琴第一人的迹象。这也让冯超志得意满,有些骄傲不可一世。俏枝儿三顾茅庐,花费重金将他请来,更使得冯超的风头,隐隐压过当年徐衍。

    可以说,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状况。

    那不知名的对手,令他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之前,他发出一个破音,但并未在意。特别是看到东心雷带着人出去,心思也也就随之平定。

    却不想,东心雷撞得个头破血流。

    非但没有将外面的对手赶走,更助长了对方的气势。第二首乐曲,依旧令人感到新奇。而且乍听起来,似乎没有任何技巧,音调始终如一。

    偏偏就是这古怪的乐律,竟使得楼外完全疯狂起来。

    那不时传来的叫好声,喝彩声,都让冯超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是谁?

    是谁在闹场?

    难道说,是针对我的吗?

    冯超的心,已经完全乱了,更使得乐班的调子,也开始出现了混乱。

    节奏,节奏完全控制不住!

    俏枝儿在台上,越来越感到从楼外,扑面而来的寒意。

    难道说,自己辛苦四年,就要毁于今日吗?

    +++++++++++++++++++++++++++++++++++++

    李观鱼立足窗边,静静地看着楼下的骚动与喧哗。

    歌姬们已经走了,赶去楼下,看热闹去了……长街上,玉尹手执嵇琴,奏出欢快的乐曲。这是波兰籍作曲家莫什科夫斯基在1873年所创作的《西班牙舞曲》中的第二首乐曲,以歌谣风和舞蹈风的节奏组合创作而成,旋律部分极为突出,最能调动人们的情绪。这原本是钢琴曲,但是后来,演变成为吉他曲。后世也曾有人有二胡演奏出来,特点鲜明。

    玉尹的印象非常深刻,对这首曲子,也非常喜爱。

    他游走在人群中,奏响乐曲,身随曲动,跳着欢快的舞蹈。而在他身边,燕奴围着她,双手虚合胸前,跳着胡旋舞,裙袂飘扬,姿态绝美。

    那俏丽的面容,红扑扑,透着快乐的气息。

    额头上渗出细碎的汗珠,在火光下,晶莹闪动……

    朱红,也加入其中。

    他取出了两串小铃铛,系在手腕上。鼓槌敲击羯鼓,伴随着琴声,走出欢快节奏。同时随着他身形转动,手腕上的铃铛也发出愉悦的歌声。

    琴声,鼓声,已经那清脆的铃声,合在一起,彻底引爆了马行街的气氛。

    路人驻足,随着琴声而动。

    哪怕是心情抑郁,在这片欢乐的海洋中,那点抑郁也不禁随之烟消云散。

    李逸风突然跳出来,一边畅快大笑,一边旋舞。

    而陈东则显得相对沉静一些,拍着手,蓦地抬头向白矾楼上看去。和李观鱼的目光,在不经意间相触。李观鱼微微一笑,旋即没入窗后。而陈东却不禁微微一蹙眉头,心里更增添了几分凝重和怀疑。

    “这厮,使得好琴!”

    一个衣着华美的青年,站在白矾楼外,连声称赞,“可知这厮何人?”

    “哦,是街头上玉家铺子的玉小乙。”

    “玉小乙?”

    “他本名叫玉尹,他爹据说曾经是一等内等子,不过十年前与辽人相扑,中了暗算而死。这厮也使得一手好扑,却不想,竟还使得这好琴。

    衙内若有兴趣,来日不妨请他专门使琴。”

    青年,名叫高尧卿。

    也就是殿前都太尉,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保,奉国军节度使,简国公高俅的幼子。不过,他可不是《水浒传》里的高衙内,而是太学上舍生。

    为人有些纨绔,喜奢华,好女色。

    但总体而言,为人还算不坏,没有欺男霸女,性子也能算得上是豪爽。

    高尧卿有两个哥哥。

    大哥高尧康,是桂州观察使,二哥高尧辅,为安国军承宣使。高尧卿在宣和四年时,因高俅受开府仪同三司,也得了一个岳阳军承宣使的职务,但并未赴任,依旧在太学求学。等待来年登第,便可正式上任。

    “衙内可是对此人有兴趣?改日把他招进府中便是。”

    哪知高尧卿却摇摇头,轻声道:“尔等休要乱来,此人说不得与我阿爹有些交集,待我回去问过阿爹之后,再做打算……对了,他这曲儿叫甚名字,为何自家从未听过?确是一首好曲儿,怎使得如此精妙。”

    身边随从,一个个瞠目结舌。

    玉尹的心情很愉悦!

    围观者越多,就说明他越成功。

    当长街随着他的舞曲一起舞动起来的时候,玉尹脸上的笑容,也就更加灿烂。

    伴随一个极为巧妙的变奏,他停下了脚步。

    将弓子收起,站在阑珊灯火之中,举目朝着白矾楼看去。

    里面的琴声显得有些杂乱,在普通人听来,可能不觉察什么,但是在玉尹听来,明显出现了错误。

    “老爹,多谢了!”

    他拱手,朝朱红一揖。

    这老爹是一种对老人的尊称,与‘老汉’的意思恰恰相反。

    朱红也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从手腕上解下了铃铛,朝着玉尹连连摆手。

    “痛快,痛快……老汉已有多年未曾如此痛快,还要感激哥儿,给老汉今日这个机会。哥儿的技艺,已经出神入化,当算的是第一人了!”

    第一人?

    玉尹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朱红竟然如此称呼他,不免有些受宠若惊。

    “第一人,愧不敢当。”

    玉尹连连摆手,客套了几句,又向张三麻子等人拱手道谢。

    他早就想到,如果在白矾楼外演出,弄不好会惊动白矾楼的人出面驱赶。

    于是,玉尹找到了张三麻子。

    却不想这三麻子也是个爽快人,闻听玉尹的目的之后,二话不说,便应承下来。

    打俏枝儿的脸?

    这可是不是一桩小事!

    开封府里,想要打俏枝儿脸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但似玉尹这般摆明车马打脸,却还是第一遭。能找张三麻子,也是他三麻子的脸面。再说了,也算不得什么难事。白矾楼势大不假,可这是开封府,却也要守着规矩。

    他才不怕白矾楼的人,更不要说那东心雷出面。

    玉尹连奏两曲,也有些乏了。

    他与众人道谢之后,迈步朝白矾楼走去。

    “小乙这是做甚?”

    李逸风不由得一愣,有些好奇的询问身边陈东。

    而陈东则也是一脸迷茫,轻轻摇头,“我怎知道……大郎,你怎地也叫他小乙了?呵呵,我可是记得,你之前提起小乙,总以屠子而代之。”

    李逸风脸一红,整理了一下衣冠。

    “他技艺非凡,当不是等闲的屠子。

    称他小乙,也没什么了不得。莫忘了,当日作保,可也有我一份子呢。”

    李逸风死鸭子嘴硬,惹得陈东哈哈大笑。

    +++++++++++++++++++++++++++++++++++++++++++++++++++++

    推荐一本网游小说:网游之焚尽八荒

    作者:单身优质男

    书号:2371186

    因一本‘复活术’技能书,叶凌得罪了人类王国最强大的公会之一,随后惨遭封杀,等级跌落到零级。

    然而,一个意外却让叶凌得到了来自于未来的记忆。

    副本攻略、隐藏任务、宝箱位置、未来实力强大的玩家,叶凌全部了如指掌。

    重新来过之后,叶凌要转职最好的隐藏职业,学最顶尖的魔法,拿最强的武器装备,带最厉害的宠物,找到全世界所有的宝箱,拿下所有副本的首杀,招揽最强的玩家,组建最强的公会。

    然后,摧枯拉朽,见神杀神,无可阻挡!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