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八章 李大官人(下)1/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求三江票,求推荐票,凌晨更新的人伤不起!!!!

    ++++++++++++++++++++++++++++++++++++++++++++

    两人说着话,便走进楼中。

    迎面来的小二,正好是朱成,与两人唱了个肥喏之后,笑嘻嘻道:“两位官人来的正好,楼上还有空位。今日乃我家上行首献艺,可找个好位子?”

    “安静便好。”

    陈东和李逸风本就不是为了给俏枝儿捧场,自然也不想太过抢眼。

    从朱成手里领了一支小旗,黑底红字,写着西二地三四个字。西是西楼,二指二楼,地三则是房间号。这支小旗,就类似于门卡之类的东西。走上西楼之后,将小旗交给了小二,然后便由小二带进一间雅间。

    “怎地高三郎也在?”

    陈东突然指着一个背影说道。

    李逸风皱了皱眉,轻声道:“莫理他便是。”

    这高三郎,是两人的同窗,也是太学的上舍生。姓高,名叫高尧卿,是太尉高俅的小儿子。人品也不算坏,而且性情豪爽,颇有些江湖之气。

    只是高俅这人的名声不好,所以李逸风对高尧卿,也是敬而远之……

    交代了小二一番,两人在雅间坐下。

    李逸风突然叹了口气,低声道:“今金人狼子野心,与我大宋虎视眈眈;可官家却宠信奸党,任用奸妄,令朝纲不振……满朝之中,多宵小之辈,正义之士难以容身。你看看,这丰乐楼上,多是所谓名流雅士,竟无一人能看出而今之危局。大宋看似太平,实则已风雨飘摇啊。”

    陈东的脸色,顿时也阴沉下来。

    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李逸风,只能拍了拍他的胳膊。

    “官家不过是一时被蒙蔽而已,早晚必能觉察……”

    “可若是无法醒悟呢?难道就这么一直下去吗?远的不说,你且看这开封府中……人人醉生梦死,谁又真个在意这大宋江山?宣和之前,这开封府尚有八十万禁军,可现在呢?不过七八万人,多是老弱残兵。

    万一真打将起来,又如何能阻挡金人虎狼之辈?

    我相信,官家早晚可以醒悟……可究竟是早还是晚?却会是两个结果。”

    “要不,咱们上书?”

    “没用的,官家若能听得进去,便不会是而今局面。”

    陈东面颊抽搐了几下,终未开口劝说。

    也许,就连他自己,内心里也是充满了迷茫……

    “少阳,怎地来了却不行菜?”

    正说话间,忽闻外面一阵脚步声,紧跟着雅间房门打开,从外面走进一人。

    赫然正是当日与郭京,在酒肆里谈话的那李大郎。

    当他看到李逸风时,也是一怔,却旋即露出灿烂笑容,紧走几步,“却不知李公子也在,月关来迟,实在是大罪,大罪……还请李公子宽恕。”

    这李大郎,名叫李观鱼,字月关。

    他身着一件蓝色长衫,腰间系着香囊,鬓角也插着一支牡丹,显得格外俊俏。

    李逸风也不好太过冷淡,于是还礼道:“少阳拉自家来,却是不请自来,大郎勿怪。”

    “哪里哪里,李公子能来,是月关的福气。

    对了,梁溪先生可好?月关在燕州时,就听说过梁溪先生大名,奈何没有机会拜访。他日若有空闲,还望公子引荐则个,也能让自家聆听教诲。”

    “大郎客气!”

    李逸风不置可否,只笑了笑,便错开了话题。

    陈东淡淡一笑,“主家未来,自家焉能专擅?”

    “诶,少阳说的好生分,自家虽只是外舍生,但也算是同窗,哪来的主客之分?

    我听人说,这丰乐楼酒醋白腰子,还有那三鲜笋炒鹌子味道甚好,正好品尝一二。再来些下酒的冷食……还有烙润鸠子、石首鱼、糊炒田鸡……做个百味羹。再来三角皇都春……对了,俏枝儿何时开唱呢?”

    “回官人的话,马上就要开始了!”

    “那就这么多,先上着,若不够时再点。”

    李观鱼果然是个豪爽的人,腾腾腾就点了许多道菜,全都是丰乐楼有名的菜肴。

    那小二立刻又重复了一遍,旋即传到厨房里着案。

    “两位兄长,不知小弟点的这几样,可合口味?”

    李逸风和陈东不由得相视一眼,暗自感到心惊。怪不得太学里传言这李观鱼家财不少,为人也非常豪爽。今日一看,果然这样,出手真个阔绰。

    李观鱼点的这些菜,全都是白矾楼有名的菜肴,价格不菲。

    三角皇都春,更是极为昂贵。

    一角至少要一百五十文左右,这三角皇都春下来,单只是酒钱,就要五百文上下。一顿饭下来,怎么着也要两三贯,还真个是财大气粗啊!

    “再去找些粉头。

    定要那长的好看,善解人意,知趣儿的来……嗯,先叫十个过来,也好挑选。”

    白矾楼里,扎有欢楼,里面尽是等候召唤的歌伎舞姬。

    李逸风一怔,连忙阻止,“大郎,确使不得。”

    “诶,今日两位兄长来,是给自家面子。

    而今美酒佳肴,尚有佳音可期,怎少得美人作伴?两位兄长莫推辞,今天且听小弟安排,如何?”

    李逸风还要再开口,却感觉着陈东在下面,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袖子。

    眉头微微一蹙,但旋即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无事献殷勤,非奸及盗!

    少阳说的没错,这李观鱼果然有问题。就算再豪爽,也不至于如此热忱。按道理说,大家是同窗,你请客吃酒,也属正常。但再叫上粉头,可就有些过了。只是李逸风和陈东有些不明白,李观鱼究竟所为何也?

    就在这时,楼下邦邦邦,三声锣响,俏枝儿即将开场……

    +++++++++++++++++++++++++++++++++++++++++++

    白矾楼外,玉家铺子摊上上。

    燕奴颇有些紧张,四处张望,寻找着玉尹的身影。

    “小乙哥怎地还不出现?”

    她轻声问张二姐,可是张二姐,却也是一脸的迷茫。今晚生意不错,已卖出了不少的茶水。但燕奴也好,张二姐也罢,所为的却不是赚钱。

    这白矾楼里丝竹声响起,想是那俏枝儿已经开始了。

    但玉尹仍旧踪迹不见,让燕奴不由得感到心焦。

    就在燕奴左顾右盼的时候,忽听一阵奇异的鼓点声,从马行街尽头传来。

    一个身穿黑色短单衣,腰间扎着大带,帮着羯鼓的男子,出现在人群中。他头上插着一支桃花,在街市中欢快的跳动。一双粗糙的大手,极有节奏的拍击羯鼓,发出一连串极为新颖而又奇特的鼓点,引起了路人的关注。

    那人,并非玉尹。

    看年纪,可是不小了……

    不过步履却非常矫健,身形也极为灵活。

    一边击打羯鼓,一边在长街上跳动,竟使得不少人随着他,一同行走。

    “咦,这不是朱红吗?”

    燕奴看到那老者,不由得一愣。

    她认得出,老者便是当日在大相国寺里,赠玉尹嵇琴的那个老人。据说家住沃庙附近,名叫朱红。老人的性格,颇有些诙谐,喜欢以‘猪头’自居。

    他击打羯鼓,从玉家铺子摊前行过,还朝着燕奴,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怎么回事?

    小乙哥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一个‘猪头’老人?

    燕奴忙绕过案子,目光顺着老人移动的身形看去,见朱红很快的来到了白矾楼边上,猛然停下脚步。他身体在原地突然疯狂的旋转,双手犹如雨点般击打羯鼓鼓面,发出铿锵鼓点,引得许多人都停下来驻足观看。

    “好!”

    有人忍不住鼓掌,大声叫好。

    “老汉,使得好鼓……”

    “这是是什么曲律,为何从未听过?”

    “是啊……这老汉年纪不小,可是这鼓却使得极好。

    听他击鼓,我这心情不知为何,也变得开始愉悦起来,竟想要随之舞动。”

    “是吗?我亦有同感!”

    众人交头接耳,讨论着老人的羯鼓鼓点。

    “这鼓声,我好像听过。”

    “哦?”

    燕奴扭头,朝张二姐看去。

    张二姐轻声道:“前些日,奴常见小乙哥摆弄嵇琴之余,在那罗汉桩上拍击,发出的声音,和这鼓声很相似。奴不是说声音,而是说那种,那种感觉……”

    燕奴明白了!

    张二姐所说的,恐怕是节奏!

    难道,朱红的羯鼓,是小乙哥传授?

    那他这段时间神出鬼没,经常跑出家门,也就说的清楚了!原来是去找朱红,讨论羯鼓的事情。只是,如果这羯鼓真是小乙哥传授,朱红既然出现了,小乙哥也应该在附近才是。他不是那种在幕后指指点点的人,这种场合,他肯定会出现。不过,小乙哥现在都不见,又是为何?

    燕奴目光迷离,四处张望。

    她相信,玉尹一定就在附近,他让朱红先出来,也一定有他的原因。

    四周围聚的人,越来越多。

    甚至许多在欢楼中,打扮的花枝招展,等待召唤的伎女,也纷纷走出。

    连带着,白矾楼里的客人,也忍不住好奇探头出来,想要看一个究竟……此时,俏枝儿的开唱刚刚开始,过场还没结束,高潮也没有到来。

    对于那些等待俏枝儿登场的人而言,外面有热闹看,当然不会放过……

    铛铛铛!

    咚咚咚……

    过场结束锣声结束,而朱红的鼓声,也戛然而止。

    那种感觉,就好像那男女之事,女人刚来了感觉,突然间男人萎了……

    吊在半空中的滋味,自然不太舒服。以至于许多人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却在这时,只见在一旁的房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手中持一只嵇琴,弓子一颤,琴声响起,却正好接住了朱红戛然而止的鼓声!

    “是小乙哥?”

    燕奴看清楚房顶那人的模样,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连忙捂住了嘴巴。

    +++++++++++++++++++++++++++++++++++++++++++++

    感谢:春葳蕤梅花五弄4569冒冒和哈哈书友00蝼蚁且偷生250348923雷雨天在树下057171乌鸦多多尚凌绝心碎的狐狸炯迥然仰天大笑300声飘渺云隐门头沟车神a199103068阴血龙伊红美兰~想破头、取名重裝教士星空的物语苏猩猩我是月飞不乖的潛水艇等书友的慷慨打赏,感激不尽。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