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六章 赌约(下)1/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清晨第一更奉上,苦求推荐票。

    兄弟们很给力,更有匪军飘红,让俺不胜感激。不过万里征途路方行,我们有了一个好的开局,却仍需坚持,坚挺……所以,继续拜求大家的帮助,召唤推荐票和收藏。

    ++++++++++++++++++++++++++++++++++++++++++++++++

    头有点发晕,口干舌燥。

    玉尹深吸一口气,缓缓在长凳上坐下,手微微颤抖。

    “小乙哥,真要和他们作一场吗?”

    黄小七忙端来一碗凉茶,玉尹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抹去嘴巴上的茶水,他突然一笑,“不作一场,只怕事情就不会善了。”

    心里面暗自苦笑:想我前世斯文一世,结果重生了,却要和一个泼皮闲汉打赌!

    若是老爹知道,一定会骂我有辱斯文,打断我的腿不可。

    但正如玉尹所言那样,他若是不应下来,今天这事情,蒋门神绝不会善罢甘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准则!

    蒋门神子承父业,当上了他们那个圈子的行首,一直遵守着那个圈子的规矩。

    这就是蒋门神的规矩……

    闭上眼睛,心仍在怦怦直跳。

    好不容易等情绪稳定下来一些之后,玉尹重又站身来。

    宰杀生猪的事情,总算是有了一个说法。不管以后还会有什么波澜,可至少就目前来说,问题不大。接下来,就是要全力赚钱还债……至于蒋门神的赌约,可以先不去考虑。当然了,还有俏枝儿那桩事,也要有个了结。

    +++++++++++++++++++++++++++++++++++++++++++++

    燕奴是在回来后,听黄小七报告,才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闻听玉尹和蒋门神打赌,而且是私下争跤相扑,周燕奴顿时就急了眼。

    玉尹这时候,已经回家了!

    燕奴匆匆把铺子交给了张二姐和黄小七打理,便急匆匆赶回家中……

    夕阳西下,晚霞照映院中。

    门前的那株古槐,已绽放出一片片嫩绿枝芽,在晚霞中,随风乱舞。玉尹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正在操弄那支嵇琴。不时的,拉响嵇琴,奏出一声声古怪旋律。晚霞照映在他身上,恍若有一层模糊的光晕。

    他脸上带着恬适笑容,正聚精会神调试音调。

    燕奴怀着一腔怒气回到家,可是看到这一幕景色,却突然停下来,扶着门框,静静的看着玉尹。那双动人的明眸中,闪动复杂光彩,轻轻咬着朱唇,却没有打搅玉尹。

    人常说,男人在专心做事的时候,最有魅力!

    而事实上,玉尹全神贯注于嵇琴的时候,让燕奴到了嘴边的责备言语,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是啊,这件事又怎能怪小乙哥?

    蒋门神既然找上门来,那就不是一两句话能解决的事情。恐怕蒋门神早已经有了打算,所以才会登门。小乙哥就算是退让,也只是平添蒋门神的气焰。若小乙哥不答应,恐怕那蒋门神等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里,燕奴也就释然……

    阿爹说过,若真退无可退,那就打他则个。

    小乙哥没有退路,除了应下来,还能有什么选择?

    这桩事,怪不得小乙哥!

    燕奴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不过却没了早先的那份怒意。说起来,还从没有这么认认真真的观察过小乙哥。即便是成了夫妻,大多数时候也是形同陌路。自从岳飞说过那一番话后,燕奴的心结慢慢的打开了……

    那只是儿时的一个梦罢了!

    师兄已经娶妻生子,而小乙哥对奴却是真的好,怎可以再去三心二意?

    只不过,燕奴和玉尹从小长大,却陌生的紧。

    猛然回过心思,却发现自己对玉尹,竟然是一无所知。

    只知道他以前好勇斗狠,却不知道他能使得一手好琴,更能通晓音律。

    认认真真思想,一直都是玉尹在迁就她。

    可是,她却从未认认真真的,却了解玉尹……

    夕阳下,晚风轻拂。

    弥漫着空气里的桃杏芬芳,为这并不算太大的院落,平添几分温馨。

    玉尹操琴,而燕奴扶着门框,螓首轻轻抵在手臂上,痴痴看着……

    晚风,拂起乌黑柔顺的秀发,燕奴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好看的笑靥。

    “小乙哥,以后每天加练一个时辰。”

    晚饭的时候,燕奴往玉尹碗里夹菜,一边看似若无其事的说道。

    “啊?加-练!”

    “是啊!”燕奴抬起头来,盈盈笑道:“难不成小乙哥胜券在握吗?”

    “这倒不是!”

    “快活林李家铺子,奴也听人提过,规矩很大,不过倒也还算公平……阿爹早年曾在那里与人斗过几次,所以奴对李家铺子,略知一二。

    在李家铺子登场的力士,不比街上寻常力士。

    全都是见过血的亡命之徒……小乙哥身长力大,少有人可以相提并论,可如果真与人相搏,怕也就是二级力士的手段。如果不是小乙哥占着怪力惊人的便宜,说不定连三级力士都不是对手。这次蒋门神既然划下道来,绝不可能请一个弱手出战。小乙哥如果不好好练习,胜算不多!”

    对于力士等级的评判,玉尹不是太了解。

    不过,他曾经扑过三级力士,而且大获全胜。所以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的水平,至少在四级靠上。哪知道到了燕奴口中,他那身怪力,却变得一文不值。二级力士吗?也就是个普通的水准,有这么差吗?

    “力士,固然使力,也要讲究使力技巧。

    小乙哥天生怪力,虽技法熟练,却并没有真正领悟到如何使用这怪力。

    这就好比,坐拥金山而不自知。

    加之小乙哥此前与人交手,并没有碰到真正好手……呃,那李宝除外。你别看我,李宝‘小关索’之名不是凭空得来。想当初他和小乙哥一般年纪的时候,周游燕云十六州,与各方名手交手,实实在在打出来的本事。

    他一身技艺,阿爹在世的时候,已经有了六级力士的巅峰。

    而今,恐怕七八级是有的……所以,小乙哥每天必须练功两个时辰。除了八闪十二翻之外,晚上还要与人切磋,增加经验,才能有些胜算。”

    “切磋?和谁切磋?”

    燕奴笑了,“小乙哥先胜了奴,再找别人。”

    玉尹闻听之下,顿时苦了脸!

    和燕奴切磋?纯粹找虐嘛……且不说自己能否下的手,单只是她那一身层出不穷,千奇百怪的功夫,就足够他头疼。目前已知,燕奴身怀碎玉手,燕子飞,叶里藏花鸳鸯脚等功夫。但具体还会什么?玉尹并不清楚。

    和她切磋,岂不是找打?

    “怎么,小乙哥怕了?”

    “怕?谁说的,我才没有怕。”

    “那就这么说定了,从今天开始……”

    “今天就要开始吗?”

    玉尹一咧嘴。

    “早一日开始,便多一分胜算。”

    燕奴一边起身收拾碗筷,一边故作成熟,非常严肃的说道。只是,她那娇柔的模样,怎么也看不出严厉来。玉尹不敢顶嘴,只能苦着脸,应下!

    ++++++++++++++++++++++++++++++++++++

    二月二十二,玉尹重生宣和六年,整整一个月。

    玉家铺子的声音在这段时间里,因为种种原因,收益还算是不错。计算下来,差不多有五十贯的样子。这还是后来白矾楼断了熟肉生意的缘故,否则还会多出几贯来。

    但玉尹和周燕奴都没有感觉到开心,反而心里面沉甸甸的!

    辛辛苦苦,五十贯?

    距离那三百贯的数目,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剩下那二百多贯,从何而来?如果不想些办法,恐怕到了下月,也就是一百来贯。坐在桌旁,夫妻两人看着匣子里的宣和通宝,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小乙哥,这该如何是好?”

    燕奴显得有些气馁,说话也有气无力。

    玉尹摸了摸鼻子,强作镇定,“九儿姐休气馁,还有三十天,总能想出办法。”

    +++++++++++++++++++++++++++++++++++++++++++++++

    感谢:憨啵儿炯迥然夜渔翼本无羽仙家铺子诸神承诺的永远喜歡胖子的胖子铁甲狼骑兵灰尘想当恒星逸辰VS星落241仰天大笑300声伊红美兰de哭泣あ忍住苏猩猩鹰扬万里侯菜鸟中呢精英若似水凋零等书友慷慨打赏,万分感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