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六章 赌约上为盟主诸神承诺的永远贺!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感谢匪军诸神承诺永远的飘红,加更一章,贺!

    ++++++++++++++++++++++++++++++++++++++++++

    蒋十五本名蒋佘,因行十五,故而才有了蒋十五这个叫法。

    早年间也是个横行东京的泼皮,后来接过祖传杀猪的营生,才算收心。

    他还有一个绰号,叫做蒋门神。

    别误会,这个蒋门神和水浒传里的蒋门神,可没有半点干系。特别是在收山之后,平日里虽说有些霸道,但并不是那种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恶霸。做起营生,也是本本分分,也没听说过欺行霸市的行径。

    在此之前,玉尹一直和蒋门神合作,也有些交情。

    仲春的阳光暖暖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桃杏芬芳,沁人肺腑。

    柔柔的春风拂过,拂动玉家铺子门口的布幡子轻轻抖动。马行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玉尹穿着件薄薄的布袍,脸上透着淡淡的笑容。

    “小乙……”

    蒋门神开口。

    但没等他说完,玉尹就打断了他的话。

    “十五哥,自家一直在等你来。”

    蒋门神露出一抹愕然,看着玉尹,突然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说起来,他和玉尹倒是没有什么恩怨,而且以前处的也不错。这一次,也是受了郭京的挑唆,加之有些利欲熏心,所以才拿定主意,断了玉尹的生肉来源。

    说到底,这件事是蒋门神先不义在前。

    玉尹私自宰杀生猪,并将之放在铺子里贩卖,着实触动了这圈子的利益。

    如果玉尹是个普通肉贩子,倒也罢了。

    问题在于,他而今的名气不小。

    不少人都知道玉尹被断了货源,可玉家铺子依旧生意兴隆,便足以说明问题。

    甚至有一些人,私底下已开始偷偷自己宰杀生猪。

    这一来,却使得杀猪行业,受到巨大冲击。当蒋门神他们登门问罪的时候,那些人会把玉尹抬出来说:这件事是小乙起头,若十五哥能治得小乙,自家定遵守规矩。可如果十五哥治不得小乙,自家也没办法。

    东京街头,大大小小的肉铺子不下数百个。

    谁家没雇佣几个刀手?

    即便是安分守己,也不代表可以任人欺凌。这些铺子里,即便是那女人,也敢拎刀动手。蒋门神虽然生气,也不敢逼迫的太过分,以免惹了众怒。

    但行有行规,这件事不解决,终究是个麻烦。

    思来想去,就如郭京说的那般,必须要找玉尹讨个说法才行。治得玉尹,就能治得那些肉铺子。如果治不得玉尹,就要眼睁睁看着这个行当的规矩遭到破坏。自有行会这个机构的存在之后,各行各业都有立有规矩。

    蒋门神即便心里不情愿,也必须要找上门来。

    只是,当他看到玉尹从容的模样,心里面也有些打鼓。

    蒋门神不是没听说,这玉尹也不知怎地,和已故赵相公府上勾搭起来。

    万一……

    蒋门神犹豫一下,一拱手,“小乙,之前的事情,是哥哥做的不对,若有什么得罪,哥哥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不过,家有家法,行有行规。

    小乙也是明白人,自当清楚这勾当里的规矩。

    你私自宰杀生猪本不是大事,奈何你名声太大,若不问个清楚,哥哥这边也不好交代。到时候大家各做各的,乱了规矩,若官府问下来也不好说。

    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玉尹虽说早有准备,可事到临头时,心里面还是有些紧张。

    只是,这范儿一定要拿起来,不能被蒋门神这些人小觑了……

    “哥哥说的甚是,小乙没甚话讲。

    正如哥哥所言,这事勿论对错。事情,自家做了!哥哥划下道来,小乙接着便是。”

    玉尹神情自若,不卑不亢。

    也使得蒋门神对他高看了几分……

    “小乙果然是好汉,不愧马行街玉蛟龙。

    话已经说开了,自家也不啰嗦。自家知你而今麻烦在身,也不想落井下石,为难于你……不如这样,三月二十二,快活林咱们作上一场,如何?”

    此快活林,同样也不是《水浒》里的快活林。

    它坐落于开封城里,是一处瓦子。但里面的杂耍玩意儿不多,主要是以赌博为主。而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项目,便是相扑争跤……当然了,这相扑争跤和坊间所说的相扑又不一样,更类似于后世的地下黑拳。

    玉尹眼睛一眯,看着蒋门神。

    而蒋门神也正看着他,脸上透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好,自家接着便是。”

    “小乙,痛快!”

    蒋门神哈哈大笑,抚掌对玉尹道:“若小乙扑的好,那之前的帐一笔勾销;若扑的不好,可别怪哥哥对你不客气。咱这行里,自有规矩。”

    “别啊!”

    玉尹眼珠子一转,抬手阻止蒋门神。

    “我输了,任你处置。

    可我赢了,也要有一个说法才是。”

    “嗯?”

    蒋门神环眼一瞪,凶光闪闪。

    “我赢了,我要进这行当……十五哥,别说小乙不晓事。是非对错咱虽不说,可这事情却是你们先挑起来。我输了,命给你都成,我赢了,这圈子里算我一个。只要十五哥点头,咱们这个赌,就算作成了!”

    说话间,玉尹嘴角一挑,伸出手来。

    进这圈子?

    就是说,我从此以后,可以宰杀生猪贩卖!

    蒋门神没想到,玉尹会提出这要求。一双环眼,眯成了一条缝,看着玉尹也不说话。

    “玉小乙,你坏了规矩,也敢提这等要求?”

    “十五哥别和他废话,咱们砸了他的铺子,看他还敢嚣张。”

    蒋门神的随从们,勃然大怒,群情激奋的吼叫起来。

    圈子就这么大,多一个人,就少一分利润。这个道理,大家都很明白。

    “想砸我铺子?”

    玉尹虎目圆睁,突然向前一步,厉声吼道:“自家倒要看看,是哪个敢动手。”

    说话间,黄小七三名刀手拎着剔骨刀,就来到玉尹身边。

    “都给我住手。”

    蒋门神大声喝道,玉尹也摆手,制止了黄小七等人。

    “怎样,十五哥?”

    他依旧伸着手,目光炯炯,凝视蒋门神。

    而蒋门神看着玉尹也不说话,半晌后他仰天大笑,“小乙,好胆气!”

    “比不得十五哥家大业大。

    自家拿命来拼,怎么着也要讨要些好处才是……十五哥,作还是不作!”

    “你这鸟厮,倒是有我当年几分模样。”

    蒋门神伸出手,与玉尹啪啪啪击掌三下。这叫做击掌盟誓,不可反悔。市井之中,没有许多文字讲究,讲的是一个信诺。答应了便是答应,不答应便是不答应。一旦誓约作成,谁若反悔,就等于没有了信诺。

    玉尹说的没错,这件事是蒋门神先挑起的争端。

    你既然做的出事情,就要有本事把事情圆回来,这才是一个行业大哥的行为。

    “哥哥,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

    蒋门神凶目圆睁,回过身从众人身上扫过。

    “这牌子,我给了……了不起这份子,从我这里扣除,与尔等无关。”

    说完,蒋门神又向玉尹看去。

    “三月二十二,快活林李家店,规矩你知道。

    黄昏暖场,戌时开战!若到时候,你如果不出现,那就算做是你输了。”

    玉尹一笑,“那到时见。”

    蒋门神也不废话,转身大步流星离去。

    一干随从,恶狠狠瞪了玉尹一眼,紧随蒋门神走了!

    “呼!”

    玉尹长出一口气,只觉后背湿涔涔的,冷汗淋淋。

    别看他刚才表现的非常镇定,可心里面的紧张,却只有他自己清楚。

    如果刚才真的动手,那麻烦可就大了!

    他在赌,赌蒋门神有些良心。这一点从他平日里的为人处世,能够看出一些端倪。而结果就是,他赌赢了……不管怎样,先撑过去再说。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