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五章 麻烦来了!(上)1/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蓬蓬蓬!

    玉尹被一阵声音吵醒。

    天还没亮,玉尹披衣从床上下来,险些一脚踩翻了窗边的木盆。他摸着黑来到门口,把房门打开来,就见周燕奴和杨廿九夫妇,居然都在。

    张二姐举着火把,照亮了小院。

    而杨廿九则在燕奴的指挥下,把一根根碗口粗细的木桩子插在院子里。燕奴一边帮忙,时不时的还会推一下那木桩,看一看是否插得实了。

    玉尹打了哈欠,含糊道:“九儿姐,你们在做什么?”

    “小乙哥,快过来试试看。”

    “试什么啊!”

    “试试这桩子可插得结实?”

    玉尹揉着眼睛走过,来到桩子前停下,伸手推了两下,然后朝燕奴点了点头。

    “挺结实!”

    “那试试看?”

    “不是已经试了吗?”

    周燕奴笑盈盈说道:“奴是说,让小乙哥上去扎个马来。”

    “啊?”

    这一句话,登时让玉尹清醒了。十八根碗口粗细的木桩子,看上去凌乱,但却暗合河图洛书的方位,高低有序的排列着。虽然没练过,可前世也看过不少电影,玉尹又怎可能看不出这些木桩的真实用处?这是练功用的木桩,只是不晓得这木桩叫做什么名字。难道这是为我所设?

    “小乙哥,这是阿爹创出的罗汉桩,是专门练习八闪十二翻中的站桩翻。”

    果然是为我所设!

    玉尹顿时拉下了脸……

    昨天燕奴说让他练功,他含含糊糊的答应下来。

    本想着到时候糊弄过去,可看这样子,燕奴好像是动了真格,要让他认真练习。问题是,玉尹对这东西,是真的一窍不通。怎么练?如何练?

    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燕奴却滔滔不绝的解释起来。

    原来,这八闪十二翻为周侗结合本门拳脚,融合玉飞留下来的相扑技巧所创。周侗师承谭正芳,是少林正宗传人,隶属于温家流派,也是出身名门。

    北宋以来,少林宗法流传甚广,并开创出四门十派的说法。

    所谓四门,便是赤、伯、蠢、温四家。

    十派则是代表十个拳种,分别是洪、留、枝、名、磨、弹、查、炮、花、龙。

    周侗是四门中温家流派弟子,学得是枝、炮、龙三种拳。

    “八闪十二翻讲的是手脚并重,突出腿活。

    动作要舒展,架势要大。攻防的方法明显,硬功直进,快速勇猛,放长击远。特别是这腿功,要练得和胳膊一样灵活多变,运用自如才算过关。

    当初阿爹教你,虽然没有传授什么技巧,可是把基础已经为你打好……你天生神力,简直身强腿长,正适合这八闪十二翻的架子。其实,阿舅留下的那些架子,也是为了让你修炼这八闪十二翻的基本功。若说基础,小乙哥打得很扎实,所以不需要太费力气。关键是要学会这养气和使力的功夫。”

    说话间,燕奴腾空而起,一脚踹在一根木桩上,只听蓬的一声闷响。

    身形斜掠而起,飘然落在桩上。

    “小乙哥且看奴先使一趟,有什么不懂的,再来询问。”

    燕奴话音未落,身形闪动,在罗汉桩上腾挪。她身子娇小,故而练习的拳法,又有不同。讲的是灵活多变,干净利索,刚柔相济,虚实难测。

    一套拳脚,使得极为漂亮。

    玉尹虽然不懂拳法,可是这融合了这身体所有灵魂印记之后,原先那玉尹的记忆,而今已合而为一。所以,他很快就看明白了燕奴的拳脚妙处,不由得暗自点头。但如果让他说出好来,恐怕也不会说的清楚。

    一趟拳脚使完,燕奴恰如穿云巧燕,飘然落地。

    “小乙哥,该你了!”

    “这个……”

    玉尹脸色变了。

    看可以看,可让他去练,未免强人所难。

    但看着燕奴那一脸的期盼之色,又想到她不辞辛苦的连夜赶工,设好罗汉桩。这份心意,怎么也不能辜负了才好。罢了罢了,不就是练功嘛!

    闭上眼睛,玉尹深呼吸几口气,学着燕奴的样子,腾空一脚踹在木桩子上。

    按照燕奴刚才示范的动作,他应该是借力而起,跃上木桩。

    哪知道,他这一脚下去,就听咔嚓一声,碗口粗的木桩子,竟被他生生踹成了两段。整个人在空中失了平衡,大叫一声,啪的就摔在地上。

    这一跤,可是摔得不轻。

    “小乙哥未仔细看秘册吗?”

    “这个……”玉尹脸通红坐起来,看着燕奴,搔了搔头,“这些天忙碌了些,所以也没时间看。怎地你刚才那么轻易的就上去,我却上不去?”

    一句话,恰到好处的把尴尬掩饰过去。

    燕奴好笑道:“小乙哥怎忘了借力之法?你身长力大,一脚下去实打实的使力,木桩怎能承受?你忘了小时候阿舅曾教给你,那借力诀窍吗?”

    “呃……”

    玉尹揉了揉鼻子,低下了头。

    借力?借力?

    这玩意儿听上去,好像比弹琴要难多了!

    努力的回忆了一下之后,他再次起身,学者燕奴的样子,再次踏足腾空。

    这一脚,他倒是没有踹断桩子。

    可力道没使到,自然也就无从借力。于是乎,玉尹再一次狠狠摔在了地上。

    燕奴眉头微微一蹙,犹豫了一下,走上前。

    “许是小乙哥久不练功,才会这般。

    再来一次,奴会帮衬一二,只是小乙哥这功夫退步不少,还要勤练才是。”

    虽然燕奴没有责备,但玉尹却感觉万分羞愧。

    他知道这借力的技巧没错,可是身体却显得有些笨重,一下子也配合不来。

    “小乙哥蓄力如张弓,发力似射箭。

    手眼身法,步肩肘腕,包括胯膝在内,都要协调一致。上肢以腰带肩,对肩带肘,以肘带手;下肢以腰带胯,以胯带膝,以股带脚……就好像这样子!”

    燕奴手把手,矫正玉尹的姿势,而后又示范了一次。

    那温热的小手放在玉尹的腰上,传出一种奇怪的力量,告诉他发力的技巧。

    平衡、协调?

    玉尹一边感受着燕奴紧贴着他身体,传来的幽幽体香,一边暗自思忖。

    弹琴,同样要协调。

    勿论是坐姿手臂,还是身体,都要处在一个极为和谐的状态之下。

    他沉吟片刻,猛然学着燕奴那样,一脚踏在木桩子上,默念借力窍门,身体刷的一下子腾起,飘然落在桩子上。

    “小乙哥,稳住。

    脚下要似生根……”

    燕奴欣喜异常,连声提醒。

    只不过,没等说完,玉尹身体一个晃动,就蓬的摔下了桩子。

    这一次比前两次,可是要狠得多了。只摔得玉尹,脑袋瓜子一片空白。

    燕奴露出了诧异之色。

    走上前,把玉尹搀扶起来,她轻声问道:“小乙哥,没大碍吧。”

    “不当事,不当事!”

    玉尹好不容易才算是恢复了正常,看着眼前的桩子,他一咬牙,重又上前。

    “我就不信,我练不成这站桩翻。”

    看着玉尹一次次上桩成功,一次次从桩子上摔下来,而后爬起来再上桩,燕奴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这才是她记忆中那个从不肯认输的小乙哥。虽说而今技巧生疏了很多,但只要练下去,自然可以恢复过来。

    对于玉尹的这种生疏,燕奴还是本能的为他找到了原因。

    定是这些日子没有好好修炼,才造成的结果。

    阿爹说的不错,这练功如逆水行舟,若是疏忽怠慢,就会立刻退步……

    小乙哥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

    当天光大亮时,玉尹坐在一张长凳上,骨头架子都好像散掉了一样。

    怪不得后世人人都知道中国功夫,可是能练好的人,却越来越少!这练功真的是遭罪……如果不是这具身体的底子好,只怕玉尹现在,已经起不得身了。

    不过,受了这番罪,也不是没有收获。

    至少对于这具身体的控制力,又增强了不少!

    不得不说,玉尹这具身体的确很好。十几年的功夫磨练出来,有着寻常人无法比拟的坚韧和强悍。但饶是如此,玉尹还是有些消受不起,再在长凳上不愿起来。

    阳光,明媚!

    仲春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杨廿九上工去了,张二姐也赶去玉家铺子帮忙。玉尹痛并快乐着,沐浴在阳光下,半眯着眼睛,感觉很是惬意。就在这时候,脚步声传来……

    “小乙哥,把上衣脱了。”

    “啊?”

    燕奴脸红扑扑的,站在他身后。

    “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快点脱了,奴好为你擦药酒。

    你今天练得辛苦,如果不调理一下,会伤了筋骨,反而对你没有好处。

    这药酒是阿爹留给我的方子,正好得用。”

    说话间,燕奴手里变戏法似地,多出来了一瓶黑色的药酒。

    把塞子拔下来,立刻传来一股子刺鼻的药酒味道。玉尹呲了呲牙,犹豫片刻后,将上衣脱下来,露出了白净的身子。人言玉尹是马行街上玉蛟龙,这话可不是凭空得来。他的皮肤白皙,在阳光下犹如玉石一般。

    若放在后世,就冲这皮肤,当个什么护肤品的代言人,绝对不成问题。

    +++++++++++++++++++++++++++++++++++++

    感谢哭泣あ忍住苏猩猩菜鸟中呢精英喜歡胖子的胖子星空的物语十三*狼烂肉腥御子煙塵尚凌绝过树风炯迥然鹰扬万里侯若似水凋零仰天大笑300声伊红美兰de逸辰VS星落等书友慷慨打赏,无尽感激。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