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卷一 宣和六年 第十四章 唱叫(下)2/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新的一周马上要开始,一场血战即将拉开序幕!

    上周有赖兄弟们鼎力支持,老新成绩斐然。不过新的一周,新的开始,老新呼朋唤友,请兄弟们再支持一把!

    还是那句话,推荐票!!!!!!

    ps:这星期得了个三江,请兄弟们到三江版块领取一下三江票,投给老新,让咱也能得个翰林,跨马游街,风光一把。咱在这里,作揖拜托大家了。

    三江票一日一领取,不费什么事,也不会有什么支出,请大家放心。

    ++++++++++++++++++++++++++++++++++++++++++++

    好似一盆冷水浇下来,让玉尹顿感失落。他走出厨房,慢慢往卧房里行去。可行了一般,他突然停下脚步,扭头道:“九儿姐,若我奏琴,如何?”

    “啊?”

    玉尹郑重其事道:“别的本事我没有,可自家至少还能使得一手好琴。

    这东京城里,风雅之士甚多。

    白矾楼上,更高朋满座,都是有学问的人……

    可惜,瑶琴太贵。一张好的瑶琴,动辄千余贯,根本就碰不得。否则的话,自家抚琴卖肉,说不得也能成就一段佳话。呵呵,好在猪头公送我一支嵇琴,倒也聊胜于无。不如这样,我们就在白矾楼下使琴?”

    使琴,卖肉?

    两相全部相干的事情,被玉尹说到一起,让燕奴感觉着万分古怪,甚至有些别扭。

    而且,她还听出了另一层意思。

    小乙哥似是在说,他最擅长的并非嵇琴,而是瑶琴?

    这瑶琴,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古琴。之所以称之为古琴,主要还是为了和西方乐器加以区别而命名。在中国古代社会里,琴棋书画,历来是被视为文人雅士,修身养性的必由之路。而这瑶琴,乃君子之器,因其清、和、淡、雅而寄寓了文人的风凌傲骨,超凡脱俗的心态,故而在四艺之中,位于首位。

    小乙哥使嵇琴,已经出神入化。

    如果说他的瑶琴技艺比嵇琴还要厉害,又是什么状况?

    而且,他究竟是从何处学来的琴艺?为什么在此之前,从没有听说过?

    燕奴疑窦丛生,但却没有询问。

    她相信,有朝一日,当小乙哥可以说的时候,一定会毫无隐瞒的告知。

    不过,瑶琴昂贵,倒也是事实。

    以他夫妇二人目前的状况,想买一张好琴,恐怕难于上青天。

    只是,这嵇琴卖肉……

    想法非常好,可要做起来,怕并不容易。

    见玉尹兴致勃勃,燕奴也不好再浇冷水。想了一想,她轻声道:“小乙哥要想清楚,若嵇琴卖肉,少不得要被人指责,恐怕会适得其反啊。”

    “这个……”

    玉尹也不禁陷入了沉思。

    但为日后着想,玉尹还是坚持了自己的主张。

    “对了,那俏枝儿何时在丰乐楼献艺?”

    “那却不太清楚……可能吧!我记得曾听人提起过,说俏枝儿每隔几日,便会登台献艺。至于具体日子,我有些记不清楚了,还要打听一下才知道。

    小乙哥,你要做什么?”

    玉尹咬牙切齿道:“没什么,不过是要坏了她的好事。

    嗯,就这么决定了……九儿姐想办法打听一下俏枝儿的事情,我这就去找张三麻子。使些钱,请他找人杀猪,每天晌午让小七接一下,多与他十文工钱,想来也够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去找张三麻子,九儿姐一会儿去铺子里,和小七商量一下。这日子,还是得要正常着来过才好。”

    不等燕奴开口,玉尹就匆匆跑了出去。

    周燕奴站在院子里,有些哭笑不得……

    不管怎么说,这才是小乙哥。什么时候都是风风火火,想到了就要做!

    至于能不能坏了俏枝儿的事?

    燕奴倒有些把握!

    连封宜奴都压不住小乙哥的技艺,那个俏枝儿,能压得住小乙哥吗?

    若她有这本事,那东京上厅行首的位子,就不是封宜奴担当,而是他俏枝儿坐了……

    ++++++++++++++++++++++++++++++++++++++++++++++

    张三麻子住在城外,玉尹倒是知道他的住处。

    找到了张三麻子,把事情与他一说,张三麻子就爽快的答应下来。

    “当是什么事,原来是杀猪。

    这小事,小乙既然开口,张三自不能拒绝。反正我也认得一些杀猪的刀手,待自家与他们说。但是这价钱……咱们就爽气些,一头生猪一贯,如何?”

    “猪鬃和猪骨,却要给我。”

    “这没问题!”

    张三麻子非常江湖,拉着玉尹在家中小坐,很快便找来了杀猪的刀手。

    正所谓这鼠有鼠路,蛇有蛇径。

    如果没有张三麻子的介绍,玉尹想找来刀手,并非易事。

    可张三麻子出面,却变得简单至极。那刀手和玉尹谈好了价钱,便告诉玉尹,从明天开始,玉家铺子的生猪,就由他来宰杀,只管放心就是。

    玉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杀了十几天的猪,昼伏夜出,对任何人而言,绝对是一件辛苦劳神的事情。

    以前和张三麻子的关系没到这一步,他不好开口。

    而今有了交情,也就水到渠成。

    至于张三麻子为什么如此爽气?

    想来和玉尹那日在大相国寺出的风头有关……似张三麻子这种人,说穿了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一个群体。别看手底下有些闲汉,自己也小有家产。但是在那些真正的上等人眼中,张三麻子不过是蝼蚁般。

    他需要有人为他撑起场子,赚些颜面。

    达官贵人?

    张三麻子没有考虑过。

    以他这种层次,也接触不到真正的贵人。倒不如认识几个名人,还能涨些面子……封宜奴那样层次的名人,他也认不得。可玉尹,却认得!

    这对张三麻子来说,已经足够了。

    能让他涨面子,他自然就会表现的爽气。

    解决了这件事以后,玉尹回到家,已经天黑了。

    杨廿九因为在染坊作工,还没有回来。张二姐与燕奴,正操持着晚饭。

    黄小七那边也没有问题,燕奴才一开口,他就答应下来。

    反正于他而言,并不费事。

    不过是接些生肉而已,还有工钱拿,何乐而不为呢?

    黄小七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蒋十五断了玉尹的生肉,可是玉家铺子的货源,却一直充盈。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只要聪明点就能够想出来。

    大家心知肚明,他黄小七也不会站出来,把这事情说破。

    反正,有好处拿就是!

    “二姐的事情,我知道了。”

    晚饭后,燕奴说道。

    “杨大郎要来,倒算不得事。

    只是听二姐说,那可是个夯货……好好干活,咱保他一个衣食无忧,可如果他惹是生非,你就必须把他赶走。小乙哥若答应,奴就应下此事。”

    说穿了,燕奴还是怕玉尹重蹈覆辙。

    好不容易开始正正经经的营生,若那杨再兴是个不省心的,岂不是要把玉尹,在勾回旧路去?燕奴断然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故而提前约定。

    玉尹一听,哪里还能不懂燕奴的意思?

    他本就无心去做那闲汉,于是笑着点头道:“就依着九儿姐说的办吧。”

    燕奴,这才算是露出了笑容。

    烛光下,燕奴的笑容很美,犹如那五丈河畔,盛开的桃花。

    “还有一件事,既然不用夜里作工,那从明天开始,每日五更天起身。”

    “不作工了,何故要早起?”

    燕奴轻声道:“练功!”

    说罢,她站起来,收拾碗筷去了。

    却把个玉尹震得脑袋发懵……练功?

    “九儿姐,练什么功?”

    燕奴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小乙哥从前可是拳不离手,练功不缀。怎地输了一阵,却变得懒了?这些日子,奴可很少见到小乙哥练功呢。

    阿爹那本八闪十二翻,小乙哥还是要好生练习才是,莫辜负了阿爹的期望。

    以前奴见小乙哥辛苦,也就不提了。

    而今既然没了夜工,自然应该好好修炼才是……这练功,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玉尹闻听,不禁苦笑摇头。

    这好端端的,练个什么功呢?

    有那功夫,还不如让我练练琴,说不定更靠谱些……

    可这话,却怎也说不出口来。

    ————————————————————————————

    给兄弟糖苦咖啡的新书做个广告,《史上第一混仙》,书号:2355346

    看多了灵魂穿越,人体穿越。这回哥几个换个口味,来一回灵魂,再带上一个游戏的背包穿越吧。

    而且这背包里面神马都有,这些东西,只有在小说里面才能够看到哇,但是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似的?

    没错,少了围绕在身边的那些美女,哇哈哈哈哈。

    勾搭公主,调戏师姐,和仙子在一旁调调情,和佳人试一下创造人类的方法。

    偶尔搞点小暧昧,偶尔偷看美女淋浴,偶尔泡泡公主。

    前世作为一个终日与小说为伴没有女朋的宅男,这一世他势必要发扬“混混”精神。

    PS:新人新书,求关注求收藏,非无限流,只有暧昧,正人君子看不惯请绕道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